“放春假”徒有春情【请关注微公号zhoumh9】

周明华 原创 | 2014-08-24 19:58 | 收藏 | 投票

周明华

 职工带薪年休,一直像水中花、镜中月、空中果,徒有其表,未有其里。而且,近年来公众对此的腹诽颇多,但尽快扭转这一局面的措施却柔若无力。政府部门无策,普通劳动者沮丧。最近,点燃这一“古老话题”的主角出现,它是国务院。

国务院公布《关于促进旅游业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鼓励职工分段灵活安排带薪年休假。高等学校可结合实际调整寒暑假时间,中小学可按规定安排放春假,为落实职工带薪年休假创造条件。据悉,从2010年起,武汉一民办学校就试点实行春假和秋假,每年五六月份和十月份各放假48天,他们比公办中小学推迟几天放暑假,以便补上放假的课时。

用放“春秋假”的形式,调节公民休假时间,错开热门景区的黄金周人流“爆棚”,避免“一周旅行一次受累,一年休假挤成肉饼”的尴尬场面出现,从而落实职工带薪年休的权利。因为落实带薪休假,对那些吃着财政饭的党政干部,以及垄断国企来说,当数举手之劳。甚至前些年还曝出过一些地方领导“逼官去年休”的新闻,一些“一把手”带头去践行带薪年休。不过,对广大非垄断、非国企的中小企业,特别是众多民营企业来说,要落实带薪年休,依然还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这从国务院200712月通过自200811日起正式施行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的执行情况状况中可窥其究竟。近7年时间过去,似乎再次印证了“七年之痒”的江湖定论。大多数非公职人员的劳动者,一年四季,几乎没有带薪休假。国家的好政策、好关怀、好法规似乎未能转化为大多数职工的切身利好,他们未能感受到政策的体温。他们只能“望《条例》兴叹”,“带薪休假”就像高空中悬着的一个小苹果,大多数劳动者即便纵身跳跃,也难以够到。  

记得也就是该《条例》颁布施行的2008年,国家旅游局曾向有关部门提出“国民休闲计划”,以促进更多国民参与到国内旅游活动中,促进国内旅游市场获得更大提升,使7年后人均出游2次,出境游将达1亿人次。如今7年时光如白驹过隙,虽然不知道人均出游是否超过两次,但我们只需观察一下身边的人,似乎都在为基本的生活风雨兼程、早出晚归地打拼着,至于去国内甚至到国外休闲旅游,只是少数家庭条件好者的专利。  

不仅“年休如画饼、中看不饱肚”,而且国人现实中还要面对虚高房价以及生活必需品竞相比丑式地轮番涨价、出行成本过高、上学贵、看病贵等多重基本生活负压,不得不先考虑肚子的问题后顾及休闲之乐。2012年有一份调查报告显示:国人休闲时间3年连降,69.4%的受访者存在着不同程度的超时工作问题,每周花在休闲上的时间为10小时以下的占受访者总数的41.1%。没人愿意超时工作,超时工作者要么是手中缺钱,为了那点加班费主动加班,要么劳动保护力度弱化,企业主发号施令强逼员工加班的行为频频出现。   

所以,放“春秋假”只是平等赋权的第一步,后面的工作可谓千头万绪。当前需尽快摸准处于中国较低层次的劳动者的生存实况和劳动保护相关法律法规的执行不力的问题。因为,这一阶层几乎占去了中国劳动者份额中的九成,把他们排除到“休闲”之外,任何文件或口头关怀均像务虚。我们应按《劳动合同法》规定发足他们的加班工资;若不需加班,就必须放假,将节假日、双休日及年休假不折不扣的落实到底。如果违法违规侵犯职工的这一权利,就必受严惩,没有下不为例,不搞“原则上”。

原因无他,依法休假是所有劳动者的法定权利,而非极少数人独享并觉心安的一项怀揣于身的特权。

 

     

关注更多“明话直说”请订阅微公号zhoumh9

个人简介
周明华,媒体从业者,新媒体观察员,专栏作家。 微信公众号:zhoumh9 22298985(QQ) zhoumh989@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