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车与“服务意识” 一道撂荒(关注微公zhoumh9)

周明华 原创 | 2014-08-31 19:2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校车在大城市的确不算什么稀奇物,但对偏远山乡的孩子来说,一直是以手加额翘首巴望的奢侈品。但近日展读报纸,却发现有人压根儿没把校车当一回事,似乎有它不多、无它不少。

这篇报道称,浙江温岭市城西街道芷胜庄村与一般村落并无二致,但这个村子里齐刷刷停了52辆色泽鲜艳的崭新的校车,而且一停就是近1年。这些车系安徽驻台州商会投资约2000万元购置,原计划在温岭成立一家校车公司,以解决当地民工子弟学校学生接送的难题,却因市场需求不足,被“撂荒”快一年,甚至成了一些人解决内急的“公厕”。

未到过这片临时的“停车场”,仅从照片上一眼望去,杂草之间,村头一角,一大片锃亮、崭新的校车未上岗就“光荣退休”了。甚至悲情地成了一些人遮风挡羞释放排泄物的临时厕所,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服务意识”的闲置,不能不说是暴殄天物,浪费有限的资源。

实际上,一提到校车,我们的胸口隐隐作痛。远的不说,自2010年至今近5年来,全国至少发生43起,约八成均有致死情况,死亡人数达到153人,其中多数是幼儿。根据事后说明显示,车辆超载成为校车事故的罪魁祸首,司机无行车资质及车辆不符合规定也是悲剧发生的主因。就在今年7月中旬,湖南湘潭校车翻入水沟,导致11人死亡,其中包括8名幼儿。总之,不断曝光的因低质校车上路,或司机非法营运,或违规超载等,发生一起接一起的校车安全事故,一次次揪紧国人心扉,舆论也跟进强烈关注。

不过,舆论的关注毕竟有个“审丑”周期,或者说有更多的丑需要媒体去审视。很快,社会对校车的议论又归于平静,间或有官员或专家出来亮一下嗓子,敲几下桌子:要么说我国财力不足,民生投入的地方太多,要让所有孩子上学放学都有校车可乘,还无法在短期内解决。至于何时解决,没有时间表。一些地方,为了安全起见,反而因噎废食般地简单取消校车,让离校较远的孩子们,上学放学甩着小火腿。于是,“让孩子多睡一个小时”的关怀,再一次沦为一句只有温度没有密度的口号。

从这篇报道中,无法看出安徽驻台州商会和温岭教育局的对错,他们之间争辩一年之久,不像是大人吵架,更似小孩斗嘴,也似“玩过家家”游戏。商会认为,自己当初投资购车是为了解决农民工子弟接送难,而且当初得到教育局官员的首肯,他们表现出支持的态度。但商会真正要启动项目时,教育局官员当初的热情却降温;而教育局则坚称,早在购车前,就已经明确告知对方,校车公司不可行。亦即“涉足校车”有市场风险,入市需谨慎。

其实,现在纠结于对错已经毫无意义,也不利于将这52辆校车冼尽铅华在温岭或调配到其他地方及时上路。不管商会当初的动机是否真的纯善,但购就这群崭新的校车却是既定事实。一边是还有大量农村小学的孩子们以手加额盼望校车款款开来,一边却是因为商会与教育局的商议不和而搁浅这么一大群校车,任由一些“解内急者”上车方便,两者再有理由,恐怕都难以拿到台面上来呈现。

所以说到底,校车大量“撂荒”,且长达一年之久,原因还是出在意识层面,一些人没有真正把手中的那个“公饭碗”当一回事。“公仆是请来为人民服务的,纳税人是真正的雇主”,诸如此类意识,依然是哄鬼睡觉的催眠曲。市场需求真的不足吗?若不足,为何不在商会动议之初就明确告之?即使温岭城西街道小学对校车的市场需要已达饱和,也不应就此停下双方沟通程序,比如温岭其他偏远山乡的小学需要校车吗?虽然我们不能肯定需要校车的小学还有很多,但我们完全可以这样说,温岭其他小学“吃掉”这52辆校车是容易的。  

北大原校长胡适曾说过,“看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主要看他们怎样对待孩子,怎样对待女人,怎样利用闲暇时间”; 一位美国总统也说过,我们不知道哪辆校车里的孩子将来会是美国总统,所以校车的安全性必定为最高。实际上,我国一些偏远山乡的小学,从未见过专用校车的身影。此类“道理说教”如今已如汗牛充栋,但一些人的脑子似乎仍未转过弯来,仍坚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管理哲学”,反正不是自己掏钱购的校车,你爱撂荒就撂荒吧,你即便“进化”为公厕也与俺们没多大干系。

 

 

更多“明舌如刀”文章请关注微公号zhoumh9

个人简介
周明华,媒体从业者,新媒体观察员,专栏作家。 微信公众号:zhoumh9 22298985(QQ) zhoumh989@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