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密是否会支持苏格兰独立?

赵峰 原创 | 2014-09-25 06:3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合并 斯密 独立 英格兰 苏格兰 

斯密是否会支持苏格兰独立?

 

2014年9月19日,苏格兰举行独立公投,结果以55%的反对率没能通过。我本来幸灾乐祸地期待着世界格局会因这次公投而有所变化的。如果苏格兰真的独立了,经济学的历史至少有一小部分需要重写,比如再说亚当·斯密是英国古典经济学的奠基人就不再合适了。公投的失败使我的幻想破灭,有些沮丧的我想到一个问题:如果亚当·斯密在世,他是否会支持苏格兰独立?

 

苏格兰议会与英格兰议会的正式合并,发生在1707年。我们的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出生在合并之后十六年的1723年。说起来,斯密与合并事件勉强还有点关联。不过,这种关系发生在他父亲老亚当·斯密身上。1705年,老斯密被任命为苏格兰权贵劳顿伯爵的私人秘书。劳顿伯爵和阿盖尔公爵的政治联盟是当时推动苏格兰与英格兰议会合并的主要力量。因为老斯密对合并事业作出的贡献,1707年,安妮女王授予他“古老苏格兰王国境内所有军队法庭或战争委员会军法监督官”一职,后来又被任命为海关专员。这样看来,斯密一家是苏格兰与英格兰合并的受益者。

整个苏格兰经济,尤其是苏格兰的重要港口城市格拉斯哥也是苏格兰与英格兰合并的受益者。苏格兰与英格兰合并之前,英格兰对苏格兰实施恶劣的隔离、限制和封锁的政策,严重制约苏格兰经济的发展。合并之后,英国政府对苏格兰的政策宽松、灵活和便利了很多。不仅赋税降低,管制放松,格拉斯哥还成为垄断英国对北美进出口的港口。对北美大量的贸易往来使格拉斯哥前所未有地繁荣起来,格拉斯哥商人也因为贸易的繁荣而大发横财。斯密对贸易繁荣带来的格拉斯哥的经济发展自然乐观其成,但是他对英国对北美的重商主义管制政策还是持批评意见。在斯密看来,英国利用宗主国身份制定的管制政策,造成宗主国与殖民地之间贸易条件的不平等,英国的经济发展以及格拉斯哥的贸易繁荣是以殖民地人民的利益受损为代价的。他尤其反对宗主国所鼓励和支持的北美殖民地的奴隶制度。他说,英国对北美殖民地的剥削,是“对人类最为神圣的权力,明目张胆的一种侵犯。”(伊安·罗伊:《亚当·斯密传》,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P70)

就在斯密出版他的《国富论》之前,北美掀起独立运动。斯密对美国的独立,一直是支持的态度。在《国富论》中,斯密说:“建议英国自动放弃它对殖民地的一切统治权,让它们自己选举地方长官,制定自己的法律,自己决定对外媾和宣战。”(斯密:《国富论》下,商务印书馆,1974年版,P187)斯密支持美国独立,主要是出于经济的考虑。从经济的角度看,在当时的局势下,维持殖民地是一件耗费巨大而受益甚微的事情——维持三万人的驻军,是英国财政的巨大包袱。与其勉强拴在一起,磕磕绊绊,矛盾丛生,不如放手,两相便利。另外,斯密早就预料到,殖民地发展神速,其经济及综合实力不断提高。随着宗主国与殖民地国力对比的变化,其独立是早晚的事情。斯密在理论和政策上都支持美国独立,他是美国独立运动领导人富兰克林的好朋友,在《国富论》写作中,富兰克林向他提供了大量有关殖民地的材料。

 

对美国独立的态度是一回事儿,对苏格兰独立的态度又是一回事儿。

在斯密的时代,苏格兰和英格兰合并时间还不长。因为苏格兰经济社会发展相对落后于英格兰,苏格兰人往往受到英格兰人的歧视和欺负。斯密在牛津大学就学期间,苏格兰人就经常受到英格兰同学的歧视和欺负。不过,作为一个学者和思想家,斯密显然并不特别在乎这些鸡毛蒜皮。英格兰有着先进的科学和技术,有着进步的文化和制度,这是作为英国人的斯密所欣赏和引以为自豪的。而这一切,也正是苏格兰人应该学习和提高的。

1756年3月,斯密给《爱丁堡评论》写过一封信,讨论欧洲的思想文化现状。斯密说,英格兰人的天赋和发明创造精神最好地体现在自然哲学中培根、波义耳、牛顿的著作中;1707年国会合并之后,苏格兰人已经将自己视为培根的同胞和继承人。“作为一位不列颠人,我深感荣幸”。(伊安·罗伊:《亚当·斯密传》,浙江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P230)看到英国在自然科学方面的领先地位,尤其是牛顿的学说被世界公认,被英国的竞争对手法国所推崇,这是全体英国人——包括苏格兰人——的骄傲。可见,尽管苏格兰和英格兰之间可能存在某些小小的摩擦,作为思想家的斯密对英格兰的科学和文化在内心里是信奉、理解和认同的。实际上,斯密在爱丁堡大学讲授英国文学的时候,他所推崇和宣扬的,就是英格兰朴实而平直的文风。英格兰相对苏格兰的进步和发展不仅体现在科学和文化上,还体现在政治和经济制度方面,这也是斯密认为值得苏格兰学习和借鉴的地方。

斯密不会赞成苏格兰独立,还有重要的经济方面的原因。按照斯密在《国富论》中阐述的思想,国民财富增进的重要手段是深化分工,因为分工可以提高效率,改进质量,推动技术进步。分工的深度决定效率提高的程度,从而决定经济发展的速度。但是,分工的深度又受制于市场范围。在一个广阔的市场上,工序分工可以被深化到很细的环节;而在一个狭小的市场上,分工的深化将受到抑制。增进国民福利的关键在于深化分工,而深化分工的关键又在于扩张市场。如果苏格兰从英国独立出来,不仅会缩小英国产品的市场,也会缩小苏格兰产品的市场。市场缩小的结果是分工深化受到限制,效率改进受到限制,国民福利的增进也受到限制。

斯密可能还会担心重商主义的沉渣泛起。在斯密的时代,贸易保护还被看成是保护国内市场从而保护国家利益的法宝。在一国国内,地区之间经济封锁的危害已经被普遍认识到,地区割据在政府倡导下正在逐步被废除。如果苏格兰独立,原来的地区关系变成国与国的关系,曾经废除的管卡可能被再次启用,曾经废除的管制措施可能再次复活。斯密毕生致力于批判和清算重商主义,相信他不会愿意看到重商主义因为苏格兰的独立而兴风作浪。

 

这样来理解,即使2014年9月19日斯密出现在格拉斯哥或者爱丁堡的投票站,他也不会投支持票。

想到这些,我也就不再沮丧了。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