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山:历史的终结?

赵峰 原创 | 2015-01-08 08:44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福山:历史的终结?

 

1989年春,福山发表过一篇名为“历史的终结”文章,宣称经济现代化和政治现代化的过程,并没有像马克思主义断言和苏联宣称的那样,通向共产主义,而是走向了各种形式的自由民主和市场经济。历史将终结于自由民主制度。“纵然我们会质疑要多久之后全人类才能抵达那个终点,但我们不应怀疑某种社会形态就挺立在历史的终结处。”(【美】弗兰西斯·福山:《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P7

就在那一年年底,柏林墙倒塌;再过两年,苏联解体。福山的预言实现了,自由民主制度似乎彻底战胜了其他制度,如世袭君主制,法西斯主义以及共产主义。人们已经越来越清晰地看到,矗立在历史终结处的,正是自由民主制度。“历史的终结”成为新自由主义最漂亮的宣传口号,福山成为国际政治领域最有影响的预言家。1992年,当福山出版《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的时候,自由民主制度迈向全面胜利的趋势锐不可当。苏联解体之后,自由民主制度的影响力前所未有,其他一切可能的政治制度在与自由民主制度的竞争中都在节节败退。除了自由民主制度,不再有其他的制度可能。但是在之后该书的一次次再版中,福山的信心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强。慢慢地,他变得有些犹豫了。1989年的时候,他似乎是看到了历史终结的曙光,看到在遥远的历史终结处自由民主制度的宏伟大厦上旌旗招展,霞光绽放。再往后,历史的发展没有按照他所预想的简单逻辑展开。苏联解体后并没有建立起自由民主制度,独裁和专制仍然在一意孤行;美国向第三世界输出自由民主制度也没有取得预想的成功,第三世界的传统制度虽被撼动却没有如预想般摧枯拉朽应声倒地,美国自身也陷入战争的泥潭而不可自拔。倒是中国成为灰暗世界里的一道亮丽风景,不仅经济在快速发展,政治上也保持着稳定。可是中国却不符合福山所设想的自由民主模式,相反,中国的政治结构被他归结为一种远远不同于民主制度的“威权模式”。

福山变得有些犹豫了。1989年是自由民主形象最鲜明最生动的时代,之后,自由民主的光辉形象变得模糊而暗淡下来。最初福山想要大声呐喊,自由民主是人类社会制度的终结模式,你看,它就在前头迎接我们!慢慢地,他有些犹豫,有些不确定了——“历史终结了——吗?”。自由民主的曙光似乎在慢慢消退。某些一度实施自由民主制度的国家出现了向之前的独裁专制回归的迹象,自由民主制度的发展似乎不是那么一帆风顺。于是,福山试图通过《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说服自己,同时试图向同道和反对者证明:就人类历史发展趋势而言,矗立在历史尽头的只能是自由民主制度。

福山用来证明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政治制度选择的终结形式的关键证据是人类对“承认”的追求。按照柏拉图的说法,人的灵魂由三个部分组成:欲望、理性和激情。欲望诱使人们寻求自身缺乏的事物,而理性则告诉人们获取它们的最好方法。除此之外,人们还寻求别人对自己价值的承认,或者说寻求别人对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人、物或者原则的承认。这种对承认的追求,就源自灵魂的激情成分。福山借用了黑格尔关于承认与历史发展驱动力的某些观念。黑格尔认为,权利是人类存在的目的。真正令人感到满足的,与其说是物质繁荣,而不如说是对人们地位、尊严和价值的承认。奴隶制度下,奴隶承认奴隶主的地位和尊严,但是对奴隶主来说这种承认并不具有真正的价值。真正有价值的,是地位平等的人们之间的相互承认。寻求承认的欲望,是人类历史的最终驱动力。在黑格尔看来,人类历史的主要动力不是自然科学,也不是赋予其力量的日益膨胀的人类欲望,而是一种完全非经济的驱动力,也就是寻求承认的努力。人类历史几千年来的政治问题,可以看作是为解决寻求承认问题所进行的斗争。寻求承认的努力,也是暴政、帝国主义和支配欲望的根源。人类寻求承认的努力,在自由民主制度下可以得到满足,因为在自由民主制度下,人们之间地位平等,人和人之间的相互承认才具有真正的价值。

1989年的时候,福山以为自己看到了弥赛亚的到来,于是兴高采烈地欢呼,历史终结了!但是,历史的发展总是具有无限的可能性的。以有限的观察就试图给历史的发展下一个定论,不仅操之过急,而且显得幼稚而张狂。实际上,福山所看到和观察到的,只是马克思主义在东欧国家的失败或者失势。他看到的只是现象,还没有充分表现为规律。姑且不论马克思主义在东欧国家的失利是否就意味着它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即使马克思主义真的退出了历史舞台,历史的发展还具有除了自由民主制度之外无限的可能性。也许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已成气候的观念,也许是为了给还在努力之中的自由民主制度摇旗呐喊,福山一次又一次祭出了“历史终结”的大旗。在《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中搬出黑格尔及其“承认”,只是为自己面对现实而略感虚弱的内心添加一些信心而已。历史总是要终结的,没有人会对此提出异议。但是,历史终究是终结于共产主义还是终结于自由民主,任何基于有限历史的判断都显得操之过急,任何基于阶级或者集团观念的主张都显得自私狭隘。说人类基于对承认的追求而导致历史终结于自由民主制度,和说人类基于对自由和平等的追求而导致历史终结于共产主义,或者是同样的正确,或者是同样的荒唐。福山所竭尽全力试图证明,只是他所相信并一直坚持的某种观念。这种观念不仅来自他所理解的知识,他所把握的理论,也来自他所接受的生活方式及他从他的社会文化环境中接受的观念。看到福山如此挖空心思证明自由民主制度的合理性及自由民主制度的最终胜利,我甚至对他有些同情。他其实并不是在证明什么,而是在宣扬的他的信仰。

到了最后,福山不仅仅对自由民主制度是否即将到来产生犹豫,而且对这个世界是否真的值得也产生了怀疑。从人们对承认的追求来看,在自由而平等的民主社会里,实现了真正有价值的人和人之间的相互承认。当每一个人都得到平等的人的平等的承认之后,每个人具有相同的尊严和价值,每个人都获得他人相同的尊重和承认。这样——承认也就失去其价值。当承认失去其价值,激情也就消失了。在历史的终结处,“最后的人”就是没有胸膛的人。即使有个胸膛,也是空空荡荡的,没有激情,没有冲动,没有尊严,没有追求。欲望会再次活跃并成为支配性的力量,人于是成为经济动物。

“历史的终结意味着战争和流血革命的终结。如果目的一致,人们就没有为之斗争的大事业。他们会通过经济活动来满足自己的需要,而绝不需要在战场上冒生命的危险。换句话说,他们将重新变为动物,就像在开启历史的流血斗争之前他们所是的样子。狗只要吃饱了,就会满足于整天在阳光下打盹,因为它对其所是的状态没有什么不满足的。它不会为其他狗比它好而烦恼,它也不会为自己作为一条狗毫无成就而愧疚,更不会为世界的某个遥远地方还有其他狗受到迫害而忧心忡忡。如果人进入到一个成功地废除了不公的社会,那么,人的生活就会与狗的生活非常相似。”(【美】弗兰西斯·福山:《历史的终结和最后的人》,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P320

开始的时候,福山还为“历史的终结”而兴高采烈,想不到后来竟变得这样忧心忡忡。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