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绚丽背后的凄迷

蔡思琼 原创 | 2015-11-11 12:3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瓷器 

   陶瓷-----绚丽背后的凄迷

                    蔡思琼

陶瓷是陶器和瓷器的总称。中国人早在约公元前8000年就发明了陶器。瓷器是汉族劳动人民的重要发明之一,是汉族劳动人民的智慧和力量的结晶。景德镇陶瓷大量系艺术陶瓷、生活用瓷和陈设用瓷,以白瓷为著称,素有"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磐"之称,品种齐全,瓷质优良,造型轻巧,装饰多样。景德镇有瓷都美誉。

这些绚丽多彩的名贵瓷器,通过各种渠道,沿着路上"丝绸之路",海上"陶瓷之路","行于九域,施及外洋"为传播中华文化艺术,经贸交往,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对世界文化的丰富和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

常见的陶瓷原料有粘土、石英、钾钠长石等。陶瓷原料一般硬度较高。除了在食器、装饰的使用上,在科学、技术的发展中亦扮演重要角色。陶瓷原料是地球原有的大量资源粘土、石英、长石经过加工而成。而粘土的性质具韧性,常温遇水可塑,微干可雕,半干可压、全干可磨;烧至900度可成陶器能装水;烧至1230度则瓷化,可完全不吸水且耐高温耐腐蚀。其用法之弹性,在今日文化科技中尚有各种创意的应用,因此广泛应用于现代生活各个领域。

陶瓷制作过程工序很多,有八九个连续工序。

可是我们在享受陶瓷给我们带来的方便和美之余,是否能够想到现代陶瓷背后的凄迷和 伤痛?

江西,人杰地灵的江南水乡,这里有秀美的自然风光,是连片绿油油的农田,有连片郁郁葱葱的山峰。江西经济虽然还较靠后,但环境排名却靠前。

 

灰色的厂房,灰色的天空,路边的绿化也落满了灰尘,看起来最白的却是公路上的白色虚实线和在天空中飘散的浓浓白烟,最终消失在天空中,分不清哪里是云、哪里是烟。

           

排污口与被污染的河流

可是在高安陶瓷城,情况却完全不是这样的。这里地处鄱阳湖平原,地势平坦,距离湘赣边境的罗霄山脉还有较远的距离。本应是鱼米之乡的地方,但现在却连饮水吃饭都成问题。

小山坡上种的是油茶,村民原来可以靠卖油茶挣些钱。后来为了建厂,小山坡被推平了,地里却再也长不出油茶了。

田地里偶尔可见的庄稼,长势也十分不好,就像得了重病的小孩。一位老农告诉我们,粮食作物减产了很多。

工业污染污染了土壤,污染严重的地方水稻会颗粒无收。

从征地到开发再到生产,陶瓷城有不少村都有人因为征地、拆迁、污染补偿等问题上访过,不少基层干部倒下,但村民并没有完全站起来。有的村民得到了一些补偿,有的上访群体遭打严厉打击,直至彻底分崩离析。

灰色弥漫在陶瓷城的空气中,也浸蚀了脚下的土地,灰色笼罩着陶瓷城和他周围的村庄。

产业转移使珠三角的政府腾龙换鸟,内地的政府张开怀抱,佛山大批工厂内迁到这里,高安要打造一个陶瓷城,污染也随之而来。

村民对工厂原本抱有极大的希望,可以就近工作了,再不用跑到遥远的沿海去打工了。我这是对于更好生活最朴素的渴望,可却没有人告诉他们,工厂除了就业机会,带来经济利益,同时也带来了污染恶魔。

当地村民不知道的是,这些陶瓷厂在佛山丢下了多少尘肺病患者。所有打工的积蓄最终都不够看病的。多年以后,这里将步佛山后尘。无药可救的尘肺病正悄悄包围这里。

当面对粮食减产,水中鱼不能够吃,  需要从外地运入时,无论如何,谁也无法平静下来,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他们的子子孙孙怎么办呢?

这里很少看到年轻的工人,年轻人不愿意呼吸这么浑浊的空气,都到沿海外地去打工了,那里空气再差,也比这里好。

陶瓷厂的老板也不会长期在这里,等到赚个钵满盆满后,他们也会扬长而去,去寻找新的地方赚钱。

政府官员,甚至基层的农村干部,在征地和建厂中大捞一笔后,也会加入逃离一族。

离不开的是普通的农民,从征地到生产,从开始到结束,他们得到的只有微薄的工资,今后或许还将因治病失去,却失去了土地、健康,甚至包括一部分人的生命。

自陶瓷城兴建以来,这里的感冒、咳嗽等病症多了起来,出生不久的小孩子都会浑身起痘痘,条件好的家庭直接把小孩带出去,免遭受苦。

可是经济困难的家庭无法选择离开,那么他们孩子的记忆的天空就只有灰色了。

走在被污染的河畔时,你是否会想到,如果自己生活在这里,又该如何选择呢?

经济发展的同时,政府和相关部门是否应该为老百姓考虑多一些切身的利益呢?不要让永久的伤痛刺激着原本勤劳善良的人民,留一片蓝天给孩子。

个人简介
蔡思琼,男,江西赣州上犹人,东北师大研究生学历。 赣州益福源名家风水规划院 院长。 中国传统文化国际研究院专家委员、易学教授, 中国风水学院理事,国际注册风水师。 中国易学四柱风水应用研究院理事,易学专家…
每日关注 更多
蔡思琼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