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竖一:亟须厘清“四个全面”及其关联者关系

(来源:华声在线)

      文/罗竖一

  2015年3月12日,光明网发表署名为南京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研究中心教授孟宪平的理论文章《“四个全面”是实践论、方法论、辩证法的有机结合》认为,“四个全面”中,“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纲领性目标,“全面深化改革”是社会发展的不竭动力,“全面从严治党”是社会发展的方向引领,“全面依法治国”是社会发展的制度保证。以“深化改革”之“全面”、“从严治党”之“全面”、“依法治国”之“全面”,推动小康社会之“全面”,能够使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动力支持、制度保障、方向引领融为一体。

  就一定角度而言,孟宪平先生对“四个全面”的解读是比较到位的。然实事求是地讲,此类解读流于形式,显得空洞、乏力,而且不接地气,尤其是没有点到最为根本的“天地人合一”之大道,而该“大道”恰恰是习近平这位中国最高领导人、政治大家、思想大家、文化大家和改革大家都颇为认可和高度肯定的。正因如此,习近平才明确指出,“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事实上,正像2015年2月27日,笔者于华声在线等多家媒体公开发表的一篇时评文章所讲,纵观有关解读或新闻报道,我们不难发现,其多是从中国现行执政党的经典理论或某些惯常角度出发的,有的甚至落入了程式化的俗套。

  多年来,在我们的体制内或理论界,包括社会其它层面,往往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辩证法之类的分割开来,甚至试图以辩证法之类的剿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际上,像辩证法之类的恰恰是根源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之《易经》和《道德经》的。而且,正如北京市政协委员耿奎所讲,中央明确提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及习近平所讲的“培养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紧密结合培育和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扬光大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促进家庭和睦,促进亲人相亲相爱,促进下一代健康成长,促进老年人老有所养,使千千万万个家庭成为国家发展、民族进步、社会和谐的重要基点”等一系列指示,其实都出自古老的‘易经’之中”。

  那么,“四个全面”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关联方的关系究竟如何呢?

  笔者认为, “四个全面”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而“四个全面”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物质化、具体化、渠道化、体系化、飞跃化。

  对此阐述,著名学者、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即2013年11月26日习近平参观中国孔子研究院时所点赞的《孔子家语通解》和《论语诠解》两书的作者,于2015年3月12日晚于微信上直言道:“说点好!完全赞同!”其他包括全国人大代表向平华、戴海蓉、张青娥,以及全国合作经济工作委员会常务主任兼秘书长龙荣臻、《中国人一定要懂的法律》一书主编谢海涛、张家界国学教育研究会会长昌发军和台州市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王极毅等众多社会有识之士,也给予了高度肯定,或产生了强烈的共鸣。

  实际上,作为中国国务院主办的中央直属党报——《经济日报》,即党中央、国务院指导全国经济工作的重要舆论阵地之官方网站中国经济网,于2015年3月10日,在其之前已发表笔者有关“四个全面”的时评文章的基础之上,再次将上述观点汇总《中经网友点赞四个全面: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就要不留“短板”》一文中。

  道理其实非常简单,那就是,我们的理论界和体制内,包括社会其它层面,如果对习近平或中央有关提法的解读不够,甚至出现偏差,那么,肯定会影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弘传、践行,也影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培育和弘扬,还影响“四个全面”的落实,等等。

  简而言之,笔者罗竖一认为,当下中国亟须厘清“四个全面”及其关联者关系。也就是说,诸如“‘四个全面’必须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四个全面’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物质化、具体化、渠道化、体系化、飞跃化”之类的深层解读,当早日成为中华民族之共识。

个人简介
曾经的新闻人,现在的评论人。
每日关注 更多
罗竖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