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则失根,躁则失君——青年勾践的人生之误

李海波 原创 | 2015-03-19 12:29 | 收藏 | 投票

 

吴国厉兵秣马的这几年,越王勾践在干什么呢?说起来很不好意思,自檇李之战后的这几年,勾践除了自己的“出则禽荒,入则酒荒”的娱乐事业外,他什么大事都没干。

 

当然,这也怨不了勾践。

 

首先,年龄所定。勾践那时候还只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小伙子,少年不识愁滋味,国家怎么治理?百姓怎么富强?未来如何谋划?这些问题他还来不及思考,也不懂得思考。换句话说,我们二十岁的时候思考过这些国计民生的大事吗?

 

第二,眼光所限。当时的越国,位处蛮夷之地,东海之滨,其民“不拘礼制,愚疾而垢”。你能指望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这片环境中成长选拔出来的越国君臣,有深远的战略眼光吗?这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

 

第三,成功所障。作为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人初登王位,稀里糊涂就将敌国老王撂倒致死,这成功来得太容易了。原来不可一世的吴国居然这么不堪一击,本来就崇巫信鬼的越国上下就更加迷信和崇拜了:莫非我们的大王是吴国人的天然克星?莫非真的是天降神人来拯救越国的?我们说,“偶然的成功比失败更可怕勾践的沾沾自喜,群臣的放松懈怠,举国的盲目崇拜,在一片“吾王圣明,用兵如神”的歌功颂德声中,越国整体迷失了。

 

第四,条件所困。当然,我们也不否定越国本土就没有智慧贤能之士,但是你无论具备怎样的远见卓识,你都使不上劲。知道为什么吗?越王勾践天天忙着狩猎追禽,经常一出门许多天不见人影,你有意见向谁提?好不容易等到勾践回宫,他却又开始了胡吃海喝,饮酒作乐,你的建议怎么提?提出来有没有预期效果?

 

贤人君子处世,事事时时要用心。如果一件事不认真留心,便会轻举妄动。心一松散,万事不可收拾;心一疏忽,万事不入耳目;心一执着,万事不得自然。

 

范蠡和文种再有智谋,也只能摇头无语。还是先把心头那份改造越国,称霸天下的战略梦想暂时放一放吧,富民强国利天下的时机还没到来。

 

当听说吴国正在日夜勤兵操练军士,要用三年时间不惜一切代价伐越报仇的消息后,越王勾践起初并不在意。他心想:“你爹都被我给打败了,你小子有何能耐?”勾践错误地把侥幸胜利当做了常规胜利,把局部战况放大成了整体战力。他认为,吴国要向我越国兴兵报仇,还不具备那个能力和实力,你们群臣何必草木皆兵,耸人听闻呢。该干嘛干嘛!我嘛,还是继续享受玩乐带来的愉悦快感。

 

这就是年轻人常犯的错误——轻狂。老子道学告诉我们,“轻则失根。”勾践因为轻狂而轻敌,因为轻敌而给自己埋下了不可逆转的祸根。

 

虽说勾践对吴国“勤兵备战”的行为并不在意,但是,随着时间的不断推进,吴国喊出的三年之期已经近在眉睫了,再加上吴国不断传出并放大的舆论攻势,勾践开始焦虑并失眠了。

 

焦虑症这是一种持续不安、紧张、恐惧等的情绪障碍或者是缺乏具体指向性的心理紧张和不愉快的期待情绪。我们试想一下,当我们自己重复不断地获得某种别人欲加害自己的消息后,尽管我们也不太相信这个消息的真伪,或者说不太相信对方真有能力来害你,但是你会不会时不时的想起这件事?当外界不断重复的舆论与内心逐步加强的暗影持续深化下去时,你会不会感到身心均陷入一种过度疲惫状态紧张和不安情绪莫名滋生?当你突然间发现离对方划出的时间框框越来越近时,你会不会感觉到有一张无形的网正悄悄潜入你的头顶,对你形成一种压迫性制约?在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办?是不是很想大声呐喊出来,撕破这种心理煎熬的痛苦,无论成败,只为解放自己的内心。

 

好不容易捱到第三年,勾践实在憋忍不住,不行,我不能这样做对方砧板上的鱼肉,坐等对方攻讨,我要先发制人,趁吴国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再出奇兵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勾践终于呐喊出来了:“要打仗是吧?那我们就好好地打一场吧。即刻对吴宣战!”

 

急则躁,躁则动,动则乱。年轻的勾践迫于心理压力,为求得心安,他继“轻则失根”的错误之后,他又犯下了老子严厉批评的第二个错误——“躁则失君”。

 

《史记•越王勾践世家》说:

 

“三年,勾践闻吴王夫差日夜勤兵,且以报越,越欲先吴未发往伐之。”

 

                                                                        —— 本文摘自李海波《道解范蠡》

 

个人简介
李海波,号终南先生,道学学者、国学讲师、职业谋士、国际道商文化研究院院长、安徽涡阳县人民政府高级顾问、中国道商知识体系奠基人。主要著作有《势—人生谋势之道》、《道商》等。
每日关注 更多
李海波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