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六)

宋圭武 原创 | 2015-03-24 20:3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杂谈(六) 
杂谈(六)
 
孙子与老子的辩证法
 
大家学《孙子》,互相按《孙子兵法》来博弈,最终大家都成了孙子,个个可怜,就像孙子一样。若大家都学《老子》,无为清净,大家都按此方式生活,最终博弈的结果是大家都成了老子,个个有精神。从社会角度看,每个人都想成为老子,但中国社会为什么人总是成不了老子,就是因为大家博弈,总是按《孙子》的思路出牌,自然就难成老子。
 
人类的财富并没有增加
 
人类的财富,都在地球上。技术只是转变了财富存在的形式。所有权只是将本来属于地球的东西,或是属于别人的东西,重新界定而已。所谓人类财富的增加,只是一个虚幻值而已。从平衡角度看,有些人赢利,必然有些人亏损。或者是这一部分人赚另一部分人的钱;或者是现在的人赚后代人的钱。从整个空间和整个时间看,最终所有的赚和所有的亏都是平衡的,赚与亏相加等于零。
 
金融制度需要创新
 
金融是现代经济体系的心脏。资金是血液。未来的金融制度应体现:稳定性、公共性。所谓稳定性,就是金融制度应让金融系统稳定运转。所谓公共性,就是要限制金融系统的赢利水平,要更多体现为公共服务的特点。金融系统的过度赢利,对整个经济系统是不利的,最终会导致心脏肥大,但肌体贫血,最终结果是心脏也遭殃。另外,金融衍生产品,本质是迎合金融牟利的需要,应大幅度限制。对于存款,要取消利息。对于贷款,要实行高利息。这样做,有利于降低银行风险,同时,也有利于放缓经济增长速度,同时,也不影响一些有利润前景行业的发展。对于银行的高利润,应大部分属于国家。国家可将这部分收入,用于社会保障制度开支。                             
 
什么是有意义的生活
 
意义是什么?意义其实是人类自设的一个范畴。既然是自设,就只能自娱自乐。上帝给人类规定了什么意义,不得而知。如此,其实人类本质是生活在无意义的黑暗中。因为自己规定的意义本质是无意义,最多只具有世俗意义,而上帝规定的神圣意义人类又不知道。既然如此,我们又如何寻找有意义的生活?唯一的出路就是看透意义。看透了,我们也就解脱了,最终意义这个魔鬼也就不纠缠了。但看透并不是一切看透。保持敬畏,保持对未知世界的敬畏,保持对神圣意义的敬畏,虽然我们不知道神圣意义在哪里,但我们还是要保持敬畏,则最大可能会让我们有意义。
 
人类应乖乖呆在地球上
 
人类最终要为自己的不老实付出代价。不安分守己,轻举妄动,放纵欲望,最终人类会毁灭在这种行为中。比如,发射卫星,送飞船到月球等,这些微小的举动,集小成多,最终极有可能改变地球的运行轨道和月球的运行轨道,让人类进入万劫不复境地。目前发现月球正每年以几厘米的速度离我们远去,产生这种现象是不是与人类对月球的行为有关?需要认真研究。人类真正的理性是本本分分,按谨慎的方式进行生产和生活。总之,我们应乖乖呆在这个地球上,上帝眷顾老实本分之人。也许我们不能最终阻止地球的毁灭,但谨慎本分的生活和生产,肯定会延长人类的存活时间,这应是没有问题的。
 
找个好朋友很重要
 
人本质是孤独的。孤独的人最需要朋友。而朋友必须是好朋友,不是狐朋狗友。好朋友是多样的。书本可以成为好朋友,同事可以成为好朋友,师生可以成为好朋友。不管怎样,人不可能没有任何朋友。朋友是灵魂的依靠。好朋友是一个人灵魂的土壤,既提供了依靠,也提供了营养。如果自己是国家栋梁之才,更需要找个好朋友。作为土壤的好朋友,他会滋养你最终成为参天大树,造福大众。所以,好朋友也是佛,找好朋友,也是一个找佛的过程。反之,不好的朋友就是魔鬼。魔鬼会引诱你犯罪,引诱你走向邪恶的路。
 
日子
 
日子,一天一天过,一年一年过,十年十年过,就这样过。太阳升起,落下,又升起,又落下。月亮,圆了,缺了,又圆了,又缺了。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梦中人,何时惊醒。白天不知夜滴黑,夜里不知白天白。茫茫宇宙,日子在何方。苦难的人,总是在制造苦难。儿童,一个初来世界的天使,被多少魔鬼毁灭。对儿童的伤害,是人类最大的罪。人啊人,日子在无形无声中,展露人的本性,不管是恶的,还是善的,都平铺开,让上帝看。
 
如何区分好人与坏人
 
好人与坏人,很难区分,不过有一个方法可以考虑。好人遇到不公平,多半会忍让,同时也不将自己的不公平转移发泄出去,伤害无辜。而坏人则不然,遇到不公平,不仅不忍让,还会转移出去,伤害无辜。还有一个办法,喝酒。酒醉可以麻痹伪装的神经,让人露出本性。好人酒醉了,总是说好话,做好事。坏人喝醉了,总是说坏话,干坏事。
                                                  
 
精神贫困是最大的贫困
 
没有精神,最终就什么也没有。对个人而言,从目的角度看,没有精神,物质存在就是一种没有意义的存在,而没有意义的物质存在,无异于等于零的存在。从手段角度看,没有精神,在小成靠智、大成靠德的语境中,必然最终缺乏获取物质存在的后劲,其长期的物质财富预期值最大可能应在零以下。对社会而言,没有精神的个人互相博弈,最终就是囚徒困境,社会整体陷入低效率均衡中,其长期结局必然是社会总体贫困。反之,有精神,就什么都有。个人有精神,从目的角度看,物质存在具有了意义,死的物质变成了活的物质。从手段角度看,有精神,让个人财富不断增长具有了雄厚的社会资本支撑。对社会而言,有精神的个人互相博弈,最终必然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双丰收。
 
德兰修女的箴言
 
人们经常是不讲道理的、没有逻辑的和以自我为中心的不管怎样,你要原谅他们即使你是友善的,人们可能还是会说你自私和动机不良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友善当你功成名就,你会有一些虚假的朋友和一些真实的敌人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取得成功即使你是诚实的和率直的,人们可能还是会欺骗你不管怎样,你还是要诚实和率直你多年来营造的东西  
有人在一夜之间把它摧毁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去营造如果你找到了平静和幸福,他们可能会嫉妒你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快乐你今天做的善事,人们往往明天就会忘记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做善事即使把你最好的东西给了这个世界也许这些东西永远都不够不管怎样,把你最好的东西给这个世界你看,说到底,它是你和上帝之间的事而决不是你和他人之间的事
 
德兰修女是伟大的
 
德兰修女对上帝的怀疑并没有降低其人格魅力,恰恰更体现其人格巨大魅力。一个人在怀疑的情况下,仍然坚持按上帝的信念行事,这需要克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痛苦,而不是仅仅一个层面的痛苦,这需要何等的意志和毅力。德兰修女走了,但德兰的故事并没有结束。因为人间的苦难还远没有结束,也许还在加重。有苦难的地方,必有德兰修女的身影。德兰修女是人类良知的化身,只要人类的良知还没有完全泯灭,德兰的故事就不会结束。人类良知的毁灭与地球的毁灭是同一天。
 
死亡成了国人精神的解脱点
 
没有来世的文化,必然是焦虑的。因为精神无法放到未来层面上,未来世界必然是虚空的。面对虚无的未来,死亡成了最真实的符号点。由于没有未来来开拓现在的空间,于是,死亡也就成了关注焦点。许多精神叙事都是通过死亡的意义来展开。死了,也就一了百了,现世的荣耀最终都是短暂的,都具有过程意义,这减少了追求现世荣耀的压力,从而一定程度降低了人活在现世的焦虑感。于是,没有未来,死亡的魔鬼本身成了神,成了解救人精神世界的神,火葬场也成了教堂,当一些人焦虑时,精神或肉体一到火葬场,焦虑感消解大半。
  
为什么替罪的总是羊
 
羊是善良美好的化身,一辈子吃草,不伤任何人,自己被人吃了,还要做人的替罪品,这是什么道理?似乎在道德逻辑上说不通。按理说,蛇罪大恶极,人类的罪也是由蛇引诱而生,为什么蛇不能做替罪品?对于替罪羊的故事,人类需要反思。
 
人性是公平
 
爱是神性,神性是奉献,是自己对社会付出多,得到少。人性是公平,公平就是人与社会的等价交换。做到等价交换,就是君子。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道就是公平。兽性就是自私贪婪。自己付出少,希望得到多,就是兽性。要人成为神,不容易,但人至少应成为人。如何成为人,基本原则应是,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在一个不公平的社会里,必然人少兽多。所谓建设一个公平的社会,其实质也是要建设一个符合人性的社会。几千年的中国社会,长期的不公平,让人性淡出,兽性泛滥。自私麻木,成了社会精神的主题。
 
智慧不等于知识
 
智慧是高贵的,知识无所谓高贵。有智慧的人未必知识丰富,有知识的人未必智慧高超。智慧往往是德性与知识的一种混合。社会发展需要知识,但更需要智慧。如今,有知识的人多,但有智慧的人少。
 
腐败分子是依附人格
 
其实,许多腐败分子物质并不贫困,最根本是精神贫困。而精神贫困最主要表现之一,就是人格残缺,人格属于依附型人格,没有独立人格。由于人格依附,没有独立人格,所以,腐败分子必然缺乏独立精神,缺乏自尊人格。由于没有自尊人格,于是,需要借助物质力量和外部力量来弥补其自我人格尊严的不足。于是,似乎坐上更高级的车子,爬上更高一级的位子,穿上更阔气的衣服,有更多的女人追求,就更显自信。若没有了这些,就失魂落魄,整日郁郁寡欢,抱怨牢骚。这样的人,面对巨大的物质和权力诱惑,不腐败就很奇怪。
 
为什么不能以成败论英雄
 
一个人的成败,有主观因素,也有客观因素,有确定性因素,也有不确定性因素,如此,自然不能以成败论英雄。有的人虽然胜利了,但靠的是外界的因素,靠的是不确定性因素,这样的人能说是英雄?比如抓彩票,有的人很聪明,但抓了多次,就是抓不准,但有一个傻子,糊里糊涂一次就抓准,就中了500万的彩,能否说这个傻子就是最聪明的,就比抓了多次没有抓上的人聪明?答案显然不对。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在一个偶然性大的社会,英雄往往是狗熊。靠运气和机会取胜,不是真本事。一个只有靠真本事才能赚钱的社会,才是一个好社会。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有些人是靠真本事赚钱,但有些富起来的人,并不是靠真本事,这些富人其实在人格上,还是垃圾。
                          
艺术总是低于自然
 
艺术是人造的,自然是神造的。人造的,自然抵不过神造的。艺术越能反映出自然真正的神韵,艺术越有价值。比如绘画,越有价值的绘画,应越能反映出所画自然风景的神韵。雕刻也是如此。如此,真正的艺术在自然中。自然是上帝最精妙的艺术品。由于人类总是有罪,所以,任何人类的艺术,总是要刻上罪的痕迹。而罪本身,则让艺术暗淡。只有无罪的艺术,才可与自然等同。真正的艺术家,是善本身。人对社会的奉献,是用善的色彩涂抹世界的天堂。
 
政府的产品是公平正义
 
政府,顾名思义,就是正义之府。正义之府,最主要的产品就是公平正义。政府是裁判员,裁判员的职责就是主持公道。为了主持公道,政府需要修好赛场,需要划好跑道,需要维持好秩序。企业的主要目的是追求利润,但企业在追求利润的过程中,未必符合公平正义原则,这需要政府来调节。个人的价值是追求自由。但个人在追求自由的过程中,也未必符合公平正义原则,在这种情况下,也需要政府出场,来调节个人行为,让其符合公平正义原则。若政府不追求公平正义,也追求经济效益,这样的政府本质就是企业,这是政府行为的异化,是政府对自身本质的背叛。
 
恶果总有恶因
 
一个人犯了罪,判刑惩罚很重要。但对社会发展而言,则需要更深层次反思,为什么一个人会犯罪?恶果总有恶因。任何恶都不是独立的。但刑法只是惩罚一个局部的恶,而对恶因却无法追究。未来的刑法,应注重整体的追究,这样的刑法才是好刑法。穷人偷东西,与富人偷东西,应有不同惩罚。对富人而言,偷东西所体现的恶要重于穷人,因为穷人具有生活所迫性,而富人则没有。不公平是社会最大的恶。因为不公平的社会会导致许多人犯罪。一个人犯罪,社会层面的主要原因是不公平,个人方面的主要原因则是智力发育不成熟,或因遗传所致,因为据研究,犯罪倾向也具有一定的遗传性。
 
 
 
 
 
                                       
                                             宋圭武2014年9月29日写于兰州
 
 
 
 
 
个人简介
宋圭武,男,汉族,1964年生,甘肃靖远人,中共甘肃省委党校智库工作站教授,主要研究方向为三农问题、经济理论和中国经济改革问题。先后毕业于西北师范大学数学系、上海交通大学研究生院,获理学和经济学双学士学位。2000年,…
每日关注 更多
宋圭武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