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之莫须急---德川家康的生存之道

聂荣君 原创 | 2015-04-27 21:2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德川家康 

人的一生有如负重致远,不可急躁。以不自由为常事,则不觉不足。心生欲望时,应回顾贫困之日。心怀宽恕,视怒入敌,则能无事长久。只知胜而不知败,必害其身。责人不如责己,不及胜于过之。此乃日本家喻户晓的名句,德川家康的座右铭,也成为了许多日本人的生存之道。

德川家康,于1603年在江户(也就是后来的东京)创立幕府,直到1868年的“明治维新”,德川幕府维持了近三个世纪的长治久安,在政治、经济、军事、宗教、社会、文化等方面都有着辉煌的成就,为推动日本进步奠定了基础。日本史上,德川家康无疑是一个标志性人物,他已经潜意默化地影响了近代日本民族性格的形成,在此,笔者希望能对其独特的生存取胜之道解读一二。

人质时期的历练:坚强的意志强健的体魄

日本战国时期(1467-1615),像我国的三国时期一样群雄割据,各国诸侯之间为争夺地盘连年征战。松平竹千代(德川家康幼名)正诞生于此时,三岁与母亲分别;六岁时,被作为人质父亲抛弃在敌国的土地上;八岁丧父;十六岁匆忙路过故土后,又立刻成为了新的人质,但不能主动掌握自己的命运。

颠沛流离的生活也塑造了独特的德川家康:作为人质的少年家康在观战孩童之间的“掷石头会战”中,令人意外地判断人少的一方将会赢得胜利,果不其然,人少的一方力量集中,人多的反而松懈,被打的一哄而散,这就是少年家康的机智。特殊的人质经历造就了特殊的性格。不难看出,这个少年却出奇地成熟、冷静并且颇有城府。

苦难带来的是一时的伤痛,默默承受磨难,坚定意志,咬紧牙关,保持上进心,勿忘大道。战国的大道即是一统天下,创造太平盛世,为此,各家诸侯贯彻自己的意志,却都未能夺得最终得天下,融汇孙子兵法的第一武将武田信玄,匆忙奔赴皇宫时死于肺病;崇尚大义的军神上杉谦信,也没能逃脱病魔的镰刀;被人称为魔王的织田信长,受到下属明智光秀的背叛,魂断本能寺;继承其霸业的,与家康与魔王共舞的丰臣秀吉,也屡屡败给家康;纵观寿命,家康最长寿,享年74岁,,在岁月的较量里,家康看着自己的对手一个个败给了时间的洪流。健康是数字“1”,而后的都是“0”,若是没有了“1”,则最终只能回归“0”。

逆境中的奋起

与强国结盟,为其效力的同时,家康也有着自己的算盘:在乱世之下,如果采取消极政策,举国没有战意必然官兵离散;然而若采取积极策略,虽然会损兵败将,但若能愈战愈勇,剩下仍能共创天下,因此,在早期看似不可能出击的战役中,家康采取了攻势,虽然付出了血的代价,但也为家康的行军积累了经验。

日本历史演进模式正是如此,美国黑船侵入日本后,日本明治维新快速崛起,二战失败后,在废墟之上惊人的经济复苏,传承的正是德川家康奋起的意志。山冈庄八先生长达13卷的《德川家康》的诞生背景大致如此,在日本被迫接受美国式改造时,本书对于如本国民性格的重塑,文化意识的输出,产生深远影响。

附强的生存之道

在今川氏与织田氏的战斗中,生存在夹缝中的家康洞察玄机,今川氏大势已去之时,家康并未立刻与今川氏断交,一面取得了今川氏的谅解,一面同日后的霸主织田信长结为同盟。日后又与各自开疆辟土又互为防御,成为了统一历史进程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物。

家康出于弱者的生存之道大致为:“附强”:现在为强者,预见其转为弱者,可依附--现在的强者必有即得利益可获,若机会达到,则露出獠牙;而现在未必强,将来可能是劲敌的,也要默默打好算盘,也应低调行事。未来的强者才是最可怕的敌人,放在当下,合作共赢可以是时代的选择,而在兵荒马乱,尔虞我诈的战国年代,则要以生存为至上之道,一边深度时势,一边把握机会,一鸣惊人。而与强者共处的情况下,充当盾牌也为小国赢得了尊重,正如上文,也令自己得到了历练。

来看看现代小国的主要生存方式:自保的中立政策,依附强国;一分为二的分裂。国土不大,但资源丰富的日本选择了附强的国家战略,明治维新到经济复苏,犹如再一次看到了家康的选择。不能否认的是,这确实是一种让经济成功的方式,当美苏争霸时期,日本埋头经营,由于背靠美国,摆脱了许多干扰,日本的GDP位居世界第二长达31年。

笔者个人看法是,日本确实在经济上取得一定的成功,但对于历史的暧昧态度以及一些极端或不负责任的言论,以及以迂回的“价值观外交”,过于依赖美国的发展理念,不难解读为不能审时度势的体现,而这一点后文将提及。《周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我相信这句话值得日本仔细研究一番。

忍与审时度势

在日本有这么一个故事,三岁小孩也能轻易道出:若杜鹃不啼,织田信长说:杀之不足惜;丰臣秀吉说:诱之自然啼;德川家康说:待之莫须急。这三段话刻画出战国三杰的形象,一代霸主织田信长,以性格暴戾嗜杀闻名,乱世枭雄所向披靡的霸气可见一斑;出身卑微一介平民的丰臣秀吉,善于谋略设计,用头脑思考解决问题;卧薪尝胆,宁为瓦全的德川家康,在忍耐中等待时机的到来。再看看三人各自的结局:织田信长最终遭到下属的叛乱,命丧黄泉;丰臣秀吉第一个结束乱世,但最终做上了统一亚洲的白日梦,仍饮恨大阪城,德川家康蛰伏了40年之久,于秀吉死后终于出手,实现了自己的大志,待到了杜鹃啼鸣时。

这种忍耐精神,也被称为德川式的乱世生存哲学,对后来日本的影响甚至是奠定了近现代日本民族的性格。二战后日本对于美国的卑躬屈膝,在众说纷纭中却默默复兴,此乃德川式忍耐,德川精神无疑为日本提供了文化的支柱。

众所周知,日本疯狂的加班文化,职场高度的压力,高居的自杀率皆与一贯的忍耐有关。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忍耐的日本上班族,达到了精神的崩溃点,刃落心上,以极端的方式结束了生命;刃悬心上,谈何容易,此乃心之修炼,也乃成大事者必备学问,“小不忍则乱大谋。”其中忍的时机也至关重要,要能审时度势,对形势做出准确的判断和明智的抉择,柏杨先生称其为“无情的忍耐后,施展无比的谋略。”

纵观当今大势:历史上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逐渐让位于合作共赢的理念,合作逐渐成为国家间发展的主旋律。从社会学政治学概念出发,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指的是在法治不完善的社会,专制生活,人际关系个人和组织关系都遵循弱肉强食的规则,武力成为决定命运、决定生死存亡的决定性力量。丛林法则仍旧是众多情况下需要重视的基本规则之一,忍,仍然是一个大学问。面对逆境时,德川式忍也好,勾践式忍也好,拿破仑式忍也好,沉着的心态,冷静的思考,蓄势待发,相信这是走向觉醒的一个开始。

从审时度势来看,二战战败的日本选择了依靠大发横财,以及成功实施马歇尔计划黄金时期的美国作为依靠,全力复苏经济,参与众多经济合作项目,例如:G7(西方七国首脑会议),ADB(亚洲开发银行),WBG(世界银行集团),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不难看出,美国在其中都起到了主导地位,日本也起到了重要作用,相对的,中国地位是远不如的,甚至有意排斥中国的参与。时值今日,有望出任亚投行第一任行长的金立群曾竭力拉拢日本加入,并许以第一副行长、单独理事职位等优待。因顾及美国的态度,日本没有轻易点头,这一切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泡影。日本政府摇摆不定的态度无非是纠结于顾及美方的合作关系,又不能全然不顾企业的利益,迟迟不能果决。与之相对的,日本部分媒体、智库与党内有关人士却有着较为明智的态度:抵制亚投行是徒劳无功的选择;从最新的消息得知,日本终于坐不住了,申请加入亚投行,如此看来,在经济方面上,日本不乏的审时度势的人才;然而在历史问题上,日本政府的态度似乎总是暧昧不清,远不如德国态度,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会勇于承认自己的过错,希望日本政府能认识到在当前愈来愈崇尚合作共赢的国际关系下,历史问题同样关乎国家形象的塑造,影响着国际关系的发展。

“对不起” 文化

相传:日本江户时代,由德川家康所领导的德川幕府,为了掌控占全国总人口80%的农民、工人及商人们,除了每年对这些人课徵很重的税赋之外,还颁布了士农工商的身分制度。当时的社会中,就属士(武士)的地位最崇高,武士们可以学习武术及学问,出门时腰际间还可佩带著两把武士刀。要是农夫、工人及商人对武士有所不敬的话,武士甚至被允许当场杀了那个对武士无礼的人。这种当街杀人又不用背负刑责的行为叫做“切り舍て御免”(kirisute-gomenn)。“御免”原本的意思是“免除刑责令”。但杀人毕竟是坏事,想必杀人的武士心里也会有罪恶感吧!使得原本只有“免除刑责令”之意的“御免”流传到后来变成“对不起”的意思了。而“御免+下さい”(请给我御免)则变成(对不起)的敬语形式,后来被省略为“ごめんなさい”;也就是当今常用的口语“对不起 ”。

ISIS劫持的日本汤川遥菜被撕票后,其父亲发表了对社会道歉的一封信:“这次事件,真是各大家添麻烦了,非常对不起!以政府为首也非常尽力,从心里深表感谢。”

那么如此解读日本社会的道歉文化,是否得当呢?道歉是否并非出于高尚的道德,伟大的文化,是否出于一种自我保护的处事哲学?笔者能力有限,不能做出更深刻的解读。但至少如此看来,德川家康是不是需要为德川幕府下所诞生离谱的“对不起”,担当责任呢?

 

德川家康,身上着实有后来人值得学习之处,另外,很多有关当代日本民族性,日本的现象,人格气质,历史等等方面的能够追根溯源,都能够从他身上找到答案;从了解的角度来说,德川家康的一生便是半个战国史,并映射出近现代的日本形象;从邻居的角度来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古通今也是极佳的行动;从逐渐多元化与开放的社会来说,出于对这个世界的好奇来说,了解与认识还需暂且放下一些循常老调,更多的观察和认识还需读者亲自体会了。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价值中国网实习编辑,好奇心强,热衷工作,善于学习,望各位前辈多多指教!
每日关注 更多
聂荣君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