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嘉珉辑】索甲仁波切《西藏生死书》语录

陈嘉珉 原创 | 2015-05-02 09:19 | 收藏 | 投票

1.  我们对于死亡的处理方式相当重要。死亡是生命中最关键的时刻,每一个人都应该在安详和圆满的氛围中去世,都应该确信自己将被最佳的精神关怀围绕。(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修订版序,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Ⅲ,陈嘉珉辑)

2.  每一个修行人都梦想在上师面前死去,能有让上师引导他走过死亡的福气。(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5,陈嘉珉辑)

3.  痛苦可以是一个深度的自然净化过程的一部分。(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5,陈嘉珉辑)

4.  现代西方社会虽然有辉煌的科技成就,对于死亡、死亡当时或之后所发生的事却缺乏真正的认识。(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8-9,陈嘉珉辑)

5.  世界上最伟大的精神传统,当然包括基督教在内,都清楚地告诉我们:死亡并非终点。它们也都留下来世的憧憬,赋予现世生活神圣的意义。然而尽管有这么多宗教的教义,现代社会仍是一片精神沙漠,大多数人认为这一生仅止于此,对于来世没有真正或真诚的信仰,因此大多数人的生活缺乏任何究竟的意义(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9,陈嘉珉辑)

6.  我终于体悟到,否定死亡的悲惨结果,绝不止于个人层面,它影响着整个地球。由于相信人生就只有这一世,大多数现代人已经丧失长远的眼光。因此,他们肆无忌惮地为着自己眼前的利益而掠夺地球,自私得足以毁灭未来。(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9,陈嘉珉辑)

7.  现代工业社会是一种疯狂的宗教。我们正在铲除、毒害、摧毁地球上的一切生命系统,我们正在透支子孙无法偿付的支票……我们的作为,就好像我们是地球上的最后一代。如果我们不从心理、心灵、见解上做一番彻底的改变,地球将像金星一般变成焦炭而死亡。(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10,陈嘉珉辑)

8.  对于死亡的恐惧和对于来生的无知,使得我们的环境受到变本加厉的毁灭,正威胁着一切生命。(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10,陈嘉珉辑)

9.  如果人们相信今生之后还有来世,他们的整个生命将全然改观,对于个人的责任和道德也将了然于胸。(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10,陈嘉珉辑)

10.  如果人们丝毫不信这一世之后还有来世,必然会创造出一个以短期利益为目标的社会,也不会对自己行为的后果多加考虑。目前我们已经创造出一个残暴的世界,一个很少有真正慈悲心的世界。(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10,陈嘉珉辑)

11.  我们的社会只迷恋年轻、性和权力,却逃避年老和病衰。当老年人完成了他们一生的工作而不再有用时,我们加以遗弃,这不是很可怕的事吗?(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11,陈嘉珉辑)

12.  我们大多数人只有在临终的那一刻才会珍惜生命,这是多么可悲啊!我常常想起莲花生大士的话:“那些相信他们有充足时间的人,临终的那一刻才准备死亡。到那时,他们懊恼不已,岂不是太迟了吗?”(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12,陈嘉珉辑)

13.  佛教把生和死看成一体,死亡只是生命另一章的开始。死亡是反映生命整体意义的一面镜子。(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13,陈嘉珉辑)

14.  西藏的著名诗人密勒日巴尊者Milarepa如是说:“我的宗教是生————无悔。”(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14,陈嘉珉辑)

15.  就像小孩子玩捉迷藏,我们蒙住了自己的眼睛,以为就不会被别人发现。(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P19,陈嘉珉辑)

16.  一个人诞生,他的烦恼跟着一起诞生。有些人活得越久,会变得越愚蠢,因为他为了逃避不可避免的死亡,就会变得越来越焦虑。(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0页,陈嘉珉辑)

17.  藏语称身体为“I”,意思是“留下来的东西”,像行李一样。每次我们说“I”时,就是在提醒自己,我们只是旅客,暂时住在此生和此身。因此藏族人并不以全部时间改善外在环境,以免让心分散,他们够吃、够穿、有屋住就满足了。如果我们继续像目前这样,埋头苦干追求物欲,就会六神无主,失去人生的目标。旅客住进旅馆之后,如果他们神智正常的话,会重新装潢房间吗?(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3-24页,陈嘉珉辑)

18.  如果你呼出一口气,却再也不能吸气,你就死了,就那么简单。(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6页,陈嘉珉辑)

19.  有些著名的西藏禅观大师在晚上就寝时会把杯子倒空,杯口朝下放在床边。他们从来不确定隔天是否会还用得着这杯子。他们甚至在晚上就把火熄掉,免得余烬在第二天还烧着。他们时时刻刻都想到可能会死。(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6页,陈嘉珉辑)

20.  我们的使命是求得平衡,发现中道,学习不沉溺于现代生活的享受。其中的关键在于要单纯,不要过分扩展外界活动,而是要让我们的生活越来越简单。(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7-28页,陈嘉珉辑)

21.  每当我们迷失方向或懒散的时候,观照死亡和无常往往可以震醒我们,让我们回归真理:生者必死/聚者必散/积者必竭/立者必倒/高者必堕。(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31页,陈嘉珉辑)

22.  反省还是可以慢慢带给我们智慧。我们注意到自己一再掉入那不断重复的模式里,也开始希望跳出窠臼。当然,我们也许还会再掉入其中,但慢慢地我们可以跳出来,有所改变。这首题为《人生五章》的诗,道出了全部讯息:1.我走上街,人行道上有一个深洞,我掉了进去。我迷失了……我绝望了。这不是我的错,费了好大的劲才爬出来。2.我走上同一条街,人行道上有一个深洞。我假装没看到,还是掉了进去。我不能相信我居然会掉在同样的地方。但这不是我的错,还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爬出来。3.我走上同一条街,人行道上有一个深洞。我看到它在那儿,但还是掉了进去……这是一种习气。我的眼睛张开着,我知道我在哪儿。这是我的错,我立刻爬了出来。4.我走上同一条街,人行道上有一个深洞,我绕道而过。5.我走上另一条街。(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38-39页,陈嘉珉辑)

23.  伟大的密勒日巴尊者说:“见空性,发悲心。”(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47页,陈嘉珉辑)

24.  我们把生命造成黑暗狭小的笼子,却又把它当做整个宇宙。由于我们被关在这个笼子中,很少有人能够想象另一个真实面。(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52页,陈嘉珉辑)

25.  现代世界中,只有极少数人具有了悟心性的品质。因此,即使要我们想象证悟到底是怎么回事,或证悟者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都是难事,如果要我们想象自己也可以证悟,那就更难。(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65页,陈嘉珉辑)

26.  在现代世界中,许多人都缺少自爱和自尊,我们的整个展望都建立在自己能力有限的错误信念上。这就否定了我们可能觉醒的一切展望。更可悲的是,这违背了佛法的中心思想:我们本来是圆满具足的。(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65页,陈嘉珉辑)

27.  即使我们要开始想自己有证悟的可能性,如果没有人开示心性法门或告诉我们绝对有可能体悟心性,只要一看到我们日常生活的心绪完全是愤怒、贪婪、嫉妒、怨恨、残酷、欲望、恐惧、焦虑和纷乱,就会永远扫除证悟的任何希望。(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65页,陈嘉珉辑)

28.  但什么是最好、最快、最有效的方法呢?第一步是练习禅坐。禅修可以净化凡夫心,揭穿它的假面具,除尽习气和迷惑,让我们能够在因缘成熟时认清我们的真面目。(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67页,陈嘉珉辑)

29.  心受到无尽的妄想波浪蒙蔽,错将现实世界分为:主和客、自和他、存在和不存在、生和死。由这些分别并进一步生起邪见——感觉、贪欲、执取和生存变化的牢狱。(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70页,陈嘉珉辑)

30.  学习禅坐,是你这辈子所能给自己最大的礼物。唯有透过禅定,你才能踏上发掘真性的旅程,找到你想活得好、死得安详所需的定力和信心。禅修是通往证悟之路。(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71页,陈嘉珉辑)

31.  禅定可以把心带回家,但首先要修习专注。……专注的修习,就是要把散乱心带回家,借此可以把生命的不同层面集中起来,这称为“安住”。这是佛教徒禅定道上的第一个修持,也就是“止”(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75页,陈嘉珉辑)

32.  上师决定给他一个一劳永逸的回答:“看,禅定就像这个:当过去的思想停止,未来的思想还未生起时,当中不是有个间隙吗?”“是的。”这个学生说。“那就对了,延长它,那就是禅定。”(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93页,陈嘉珉辑)

33.  即使出生为人,那些有很大福气接触佛法的人更是稀有难得;而真正把佛法牢记心中,表现在行动上的人,更是寥寥无几。(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37页,陈嘉珉辑)

34.  我们如何认知这个世界,完全取决于“业的景象”。上师们用一个传统的例子来说明:有六种生命在河岸边见面。对人来说,河流是水,可以洗涤和止渴;对鱼来说,河流是家;对天神来说,河流是带来喜悦的琼浆玉液;对阿修罗来说,河流是泪水;对饿鬼来说,河流是脓血;对地狱道的众生来说,河流是熔化的岩浆。(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37页,陈嘉珉辑)

35.  自我和我执是一切痛苦的根源。(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41页,陈嘉珉辑)

36.  在你的生命中,一直有两个人活在你身上。一个是聒噪、要求很多、歇斯底里、诡计多端的自我;另一个是隐藏的精神生命,它宁静的智慧声音,你偶尔才会听到或注意。(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44页,陈嘉珉辑)

37.  人类的所有精神导师都告诉我们同一件事:活在地球上的目的,就是与我们基本的、证悟的自性结合。“国王”派遣我们来到这个陌生的、黑暗的国度,其任务就是证悟和体现我们的真实存有。完成任务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踏上精神之旅,以我们的一切热诚、智慧、勇气和决心来转化自己(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52页,陈嘉珉辑)

38.  最重要的是教法的真理,而不是老师这个人。这是佛陀提醒“四依止”的原因: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了义不依不了义;依智不依识。(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56页,陈嘉珉辑)

39.  当你继续寻找时,寻找本身就会变成固执的观念,把你征服。你变成一位修行的观光客,忙得团团转,却没有一点成就。(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57页,陈嘉珉辑)

40.  我们此生的功课,就是要一再练习把我们与上师的智慧心结合,让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个动作,包括坐、走、吃、饮、睡、梦或醒,都能够很自然地遍布上师的存在。(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76页,陈嘉珉辑)

41.  大圆满法又是什么呢?大圆满法不只是一种教法,它不是另一种哲学,不是另一种复杂的系统,不是另一套诱人的技巧。大圆满是一种状态,那个本初的状态,全然觉醒的状态,一切诸佛和一切修行法门的心要,个人精神进化的极致。藏文的“大圆满”在英文中往往翻译为“Great Perfection”,我并不赞成这种译法,因为“Great Perfection”有种必须经历漫长而艰苦的旅程才能圆满的感觉,这实在与“大圆满”的真义相差太远了。“大圆满”的真义,莫过于它是我们的本性自我圆满的状态,根本不需要去圆满它,因为一开始它就是圆满的,仿佛天空。(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79页,陈嘉珉辑)

42.  你也可以把心性想象成镜子,具有五种不同的力量或“智慧”:它的开放性和广阔性是“虚空藏智”,慈悲的起源;它巨细靡遗反映一切的能力是“大圆镜智”;它对任何印象均无偏见是“平等性智”;它有能力清晰明确地辨别各种现象是“妙观察智”;它有潜能让一切事物成就、圆满、随意呈现是“成所作智”(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81页,陈嘉珉辑)

43.  诚如敦珠仁波切经常说的:“目前我们的本觉就像婴儿,搁浅在强大的、念头不断的战场里。”(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87-188页,陈嘉珉辑)

44.  过去的念头已灭,未来的念头尚未生起时,这间隔中不就有当下的意识:一种清新的、原始的、即使是毫发般的概念也改变不了的清楚而纯真的觉察?是的,这就是本觉(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89页,陈嘉珉辑)

45.  有一个方法可以想象这种情况,好比你正骑着太阳光回太阳去:你立刻追踪念头回到它们的根源——本觉。(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90页,陈嘉珉辑)

46.  大圆满法的大秘方就是当妄念生起时,立刻看穿它们的本来面目:本觉本身的能量鲜活有力地显现。当你逐渐学习这么做时,即使最激荡的情绪也无法掌握你,也会消融,就像狂浪涌起、怒吼,而后沉回海洋的风平浪静中。(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90页,陈嘉珉辑)

47.  我们活着时,很重要的是圆满修行地明光道明光的结合,以及让生起的念头和情绪自我解脱,因为每个人在死亡的刹那,地明光会大放光明,只有学会如何认证它,才有完全解脱的机会。(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91页,陈嘉珉辑)

48.  地明光和道明光的结合,以及念头和情绪的自我解脱,就是最深层次的禅定。(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91页,陈嘉珉辑)

49.  我们的态度必须像莲花生大士所说:虽然我的“见”可以像天空那么广阔,但我的“行”和我对因果的尊敬却必须像面粉粒那么细密。(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194页,陈嘉珉辑)

50.  生命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与他人建立无所顾忌而贴心的沟通,其中又以与临终者的沟通最为重要。(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02页,陈嘉珉辑)

51.  当你想帮助临终者时,你必须检查自己的每一个反应,因为你的反应将反映在临终者身上,大大影响到他,并决定你是在帮助他还是在伤害他。(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08页,陈嘉珉辑)

52.  我认为,加速自己成长的方法,莫过照顾临终者,因为他让你做一次对于死亡的深度思考和反省。照顾临终者时,你会深刻地了解到,什么是人生最重要的问题。学习帮助临终者,就是开始对自己的临终不畏惧、负责任,并在自己身上找到不曾觉察的无量悲心。(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09页,陈嘉珉辑)

53.  我们最大的恐惧就是对于恐惧本身的恐惧,愈逃避,它就变得愈强大。(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09页,陈嘉珉辑)

54.  佛教上师强调临终时要意识清醒,心要尽可能清明、无挂碍和宁静。达到这个状态的首要条件,就是控制痛苦,而非遮蔽临终者的意识。(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10页,陈嘉珉辑)

55.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生的错误还是可以挽回。(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10页,陈嘉珉辑)

56.  有时候,临终者会比医生预计的多活几个月或几个星期,经验到深刻的肉体痛苦。克里斯廷·朗埃克发现,这样的人要放下而安详地去世,必须从他所爱的人口中听到两个明确的保证。第一,允许他去世;第二,保证在他死后,生者会过得很好,自己没有必要担心。(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12页,陈嘉珉辑)

57.  当人们问我如何允许某人去世,我就会告诉他们,想象坐在他们所爱的人床边,以最深切、最诚恳的柔和语气说:“我就在这里陪你,我爱你。你将要去世,死亡是正常的事。我希望你可以留下来陪我,但我不要你再受更多苦。我们相处的日子已经够了,我将会永远珍惜。现在请不要再执著生命,放下,我无比诚恳地允许你去世。你并不孤独,现在乃至永远,你拥有我全部的爱。”(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12页,陈嘉珉辑)

58.  我希望这本书能让全世界的医师非常认真地允许临终者在宁静和安详中去世。(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15页,陈嘉珉辑)

59.  没有哪一种布施意义大过帮助一个人好好地死。(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15页,陈嘉珉辑)

60.  当你安住于心性之中并把一切事物直接看成、虚幻和如梦一般时你就安住于所谓的究竟或绝对菩提心(absolute Bodhicitta )的境界中。(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35页,陈嘉珉辑)

61.  有一件事你必须确实知道,施受法会伤害到的唯一东西,正是伤害你最大的东西:你的自我、我执、我爱,这是痛苦的根源。(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40页,陈嘉珉辑)

62.  诚如寂天菩萨所说:任何人如果想迅速提供保护,给自己和他人,就必须修持那个神圣的秘密:自他交换。施受法的这个神圣的秘密,是每一个传统的上师和圣人都知道的秘密。(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41页,陈嘉珉辑)

63.  【特蕾莎修女(Mother Teresa)语录】我们都期望神所在的天堂但这一刻我们就有能力与他同在天堂。快乐地与他同在的意思是:像他一般慈爱,像他一般帮助,像他一般给予,像他一般服侍,像他一般拯救,一天二十四小时都与他在一起,在他的苦难化身中接触他。(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41页,陈嘉珉辑)

64.  我撰写这本书的主要动机,就是把西藏具有疗效的智慧推广给全人类。(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44页,陈嘉珉辑)

65.  当我们不知道如何给予面临死亡的人们尊严和希望,如何给予他们帮助时,把人送上月球的科技又有什么真实意义呢?(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44页,陈嘉珉辑)

66.  对于那个老人的颤问:“你认为神会原谅我的罪恶吗?”我会回答:“宽恕本来就存在于神性之中,神已经原谅你了,因为神就是宽恕。‘犯罪是人,宽恕是神。’但你能够真正原谅你自己吗?这才是问题所在。”(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48页,陈嘉珉辑)

67.  一个人若认为自己所经历的痛苦是毫无价值的、完全无用的,这大概是人生最可悲的事。(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55页,陈嘉珉辑)

68.  我奉劝每个人,尽力和临终者在死亡来临前就一起把执著和悲痛处理掉:一起哭出来,表达你们的爱,说再见,试着在死亡真正来临前,完成这个过程。可能的话,亲友最好不要在临终者断气的那一刻过度悲伤,因为临终者的意识在那一瞬间特别脆弱。《中阴闻教得度》说:你在临终者床边的哭声和眼泪,对他而言,就是雷声和冰雹。(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62页,陈嘉珉辑)

69.  上师蒋扬钦哲的《开示心要》:“在死亡的那一刻,放下一切执著和嗔恨的念头。”(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263页,陈嘉珉辑)

70.  严格说来,解剖或火化尸体,最好在人死后三天才做。不过,在现代社会中,人死后三天内都不动他,可能不切实际,但至少在碰触或移动尸体前,应该为死者修颇瓦法(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306-307页,陈嘉珉辑)

71.  现代物理学指出,当我们探究物质时,它呈现出能量和光的大海,我发现这一点很有建设性。戴维·博姆说:“物质是浓缩或冷冻的光……一切物质都是光的浓缩,以平均小于光速的速度,反覆地以特定模式运动。”(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315页,陈嘉珉辑)

72.  这些黄色、绿色、蓝色、红色和白色的光,皆为黯然迷蒙的光,是由忿怒、贪婪、愚痴、欲望、嫉妒和傲慢累积而成的习气。这些情绪分别创造了六道:地狱、饿鬼、畜生、人、阿修罗、天。(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322页,陈嘉珉辑)

73.  不要爱上人道的暗蓝光。这是你的贡高我慢累积而成的习气之道。如果你对它执著,将坠落人道,重受生、老、病、死之苦,失去出离尘世泥沼的机会。(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323页,陈嘉珉辑)

74.  在业风的席卷下,你将到达未来的父母亲正在做爱的地方。看到他们,你的情绪立刻被拉住了。由于过去的业缘,你开始自发性地感到强烈的执著或嗔恨。对母亲的向往和喜爱,以及对父亲的憎恨或嫉妒,将导致你转生为男婴;反之,则转生为女婴。(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328页,陈嘉珉辑)

75.  濒死经验者从他们与死亡的接触或“光之生命”的出现带回的中心讯息,和佛陀及中阴教法所说的完全一样,那就是:生命最基本、最重要的品质是爱和知识、慈悲和智慧。(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381页,陈嘉珉辑)

76.  我想到基督教以三位一体来代表神的属性和作为,从圣父的基础地,透过圣灵的微细媒介,以人身示现化身为圣子基督。如果我们把基督看成化身,圣灵看成报身,把两者的绝对基础地(圣父)看成法身,是否也可以启发一些想法呢?(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401页,陈嘉珉辑)

77.  我也想到印度教把神的性质分为三个层面:显现、心识和妙乐。印度教认为神是这三种力量同步、极乐的爆发。它们与三身也有很有趣的对比:报身也许可以比喻为神性中的妙乐能量,化身为神性中的显现,法身为神性中的心识。(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401页,陈嘉珉辑)

78.  这些年来,我和各种科学家有过许多交换意见的机会,越来越感到惊讶,佛法和现代物理的发现竟然如此类似!很幸运,西方许多主要的哲学和科学先驱也已经注意到这点,正努力研究。(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403-404页,陈嘉珉辑)

79.  想到顶果钦哲仁波切和他为人类所做的奉献,就可以发现,在他的身上,聚集和展现了西藏送给世界的礼物之伟大。(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414页,陈嘉珉辑)

80.  学习如何死就是学习如何活;学习如何活就是学习不仅在这一世,还有在未来世该如何做。真正转化你自己,并学习如何让转化的生命再生来帮助他人,是帮助世界真正最有力的方法。(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417页,陈嘉珉辑)

81.  让我安慰他人,而不求被安慰;让我了解他人,而不求被了解;让我爱别人,而不求被人爱。(索甲仁波切著、郑振煌译《西藏生死书》,浙江大学出版社20114月第1版,第419页,陈嘉珉辑)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陈嘉珉(1958—):《周易》管理哲学家,宗教与姓名文化学者,玄学思想家,价值中国首届最具影响力百强专家。青少年时期半农半读,当过五年放牛娃和两年专职农民,后读书、教书兼修证、游历、访查。主要创新理论:灵哲学与外层…
每日关注 更多
陈嘉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