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失罗老!

黄鸣 原创 | 2015-06-15 09:59 | 收藏 | 投票

                                                                                                                 ——沉痛悼念人生导师罗振涛先生

今天(2015年6月15日)上午10时,在北京市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罗振涛罗老的遗体告别仪式,痛失罗老,痛惜罗老,遥寄哀思。?

得知罗振涛老师于6月11日2时51分在北京逝世的消息,我非常难过。罗老的逝世,对我而言,不仅是失去了一位好领导,好老师,更是失去了一位我在太阳能事业的坚定支持者、鼓励者和导引者;对于太阳能热利用行业而言,不仅是失去一位德高望重的产业联盟顾问,更是失去了一位支持太阳能光热强标壮志,用质量保行业健康发展的倡导者和守护者。

一想到盖棺定论,围绕着罗老的音容笑貌,围绕着太阳能事业,牵出一段长达几十年我和罗老的友谊。

从年轻开始想进入太阳能行业时,我去北京出差,只要有机会就去拜访太阳能行业的老前辈,罗振涛老师就是最和善的一位老师。罗老在1983-1985作为 ALT访问学者,主修太阳能,在太阳能方面的认知及相关太阳能的知识,在中国太阳能行业排在前列,这也是我有幸作为后辈学生从罗老处直接受益之处。

2000年起,罗老担任了太阳能热利用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节能协会太阳能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太阳能热利用产业联盟执行理事长,这十几年中国太阳能光热产业,从草根成为节能环保产业的先锋产业,与罗老的积极推动有着密切的关系。

罗老重视质量,在皇明“首条真空管自动流水生产线建成全球发布会”时,时任中国太阳能热利用专业委员会主任的罗老抚摸着高速运转的真空管自动流水生产线激动地说:“这条全球领先的真空管生产线的建成,绝不仅仅是工业制造技术层面的突破,它拉开了太阳能热利用工业化的序幕,使太阳能热利用产业步入了一个新的时代。”为了保证中国太阳能健康的发展,罗老积极推动强制标准的执行,当我站出来曝光行业的黑幕,罗老是行业内我的坚定支持者,他知道我黄鸣不是为一已私利,他言“消费安全是核心问题,联盟也在借鉴黄鸣提出的一些建议,向国家主管部门正式上报了部分强制性标准立项的事宜”。 他的推动使比如在非承压水箱内胆板材厚度宜不小于0.5mm、安装、配件等等强标方面能立项,得到了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可。

知我懂我者,罗老是众多老师中的一位,当记者向看着我在太阳能行业长大的罗老问他对我的评价时,他说:“黄鸣是个怎样的人?在工作当中,在事业当中,他就是那样一个苦苦追求的人,他把太阳能事业当作他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2003年我当选为全国人大代表的那一天,时任中国太阳能热利用专业委员会主任的罗老给我打电话说:“黄鸣,祝贺你!你要记住,你不仅仅是山东的人大代表,更不是你皇明的人大代表,你是整个太阳能产业的惟一一个全国人大代表,所以要求你为整个产业奔走呼号,作为产业的代言人、作为产业的代表来说话。”  罗老的几句话,犹如给我打了一针镇静剂,使我从高度兴奋状态转向冷静的思考中。原以为人大代表不过是个荣誉,没想到责任这么重大,更没想到行业领导对我的期望值这么高。我不能辜负领导和选民的信任,要尽心尽力地履行职责,所以,从那一天起我就再也没有忘掉自己是代表整个行业,代表整个节能减排事业来做代表工作,这才有了后面我的《太阳能强盛中国》的使命传播,才有了在北京罗老和我们发起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可再生能源法》的起草会议及后来《可再生能源法》两年就顺利通过的故事。

今年在北京举行的“十三五”光热规划会议,罗老抱病参加,他提了几个问题,一是十三五期间,要让社会彻底转变“重电轻热思想”。太阳能光热产业让亿万老百姓洗上了热水澡,这是推动文明进步的一个大脚步,光热更大的潜能还没有开发,它要像光伏找到电网落地那样,找好了合适的载体,把光热利用的大作用发挥出来。二是太阳能光热人一定要创新。技术创新是动力,管理创新是保证,市场创新是目的。光热是新能源利用之本,是众多光热人的创业之本,丢什么不能丢本。

……

斯人已去,声音犹存,这是前辈留给正在路上及太阳能后来者的殷切希望,从太阳能热利用大国走向世界强国是罗老的一个夙愿,也是我们太阳能光热人追逐的梦想,我们会更加努力,让中国太阳能光热产业服务人类服务全球。

   罗老永垂不朽!

 

 

 

 

 

 

个人简介
黄鸣,国际太阳能学会(ISES)副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届、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中国节能协会副理事长,中国农村能源行业协会副会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皇明太阳能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
每日关注 更多
黄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