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走来

刘柔燕 原创 | 2015-06-30 15:36 | 收藏 | 投票

          栀子花盛开的季节,空气里弥漫着沁人心脾的花香,叶如碧玉,光滑润泽,花如白雪,纯洁淡雅。石榴花开火红火红,在繁茂的枝叶间燃烧着季节的热情,远远望去,碧绿丛中,星星点点的红,点亮了雨季的天空。大街小巷,飘逸着粽子的香味儿,那是妈妈的味道。

还有姹紫嫣红的月季,枝繁叶茂的梧桐,雨伞一样的樟树,颀长芳香的艾蒿……当这一切呈现在眼前时,我的生日也就到了。

这一切无不提醒着我,那年的六月,我就在这样的季节里呱呱坠地。我在母亲的讲述中,想象着那年那月的情景。

六月一个露珠晶莹,草木飘香的清晨,母亲独自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两旁是青青的稼穑,如茵的芳草,不时有晨鸟的啁啾。当朝阳亲吻大地的时候,母亲用她的外衣裹着刚刚降临人世的我。不久,父亲急匆匆赶到,接过襁褓中的我,一脸的笑容,说了一句:“哎哟,是个黑丫头!”那时就注定了,我和母亲和父亲一世的亲情!

母亲父亲上班,把我放在托儿所。每天,母亲总在我哇哇大哭时赶来,用甜美的乳汁止住我的哭泣。

再大点,我可以自己跟着小伙伴们在村子里玩耍,在田野里奔跑。拔茅茅针,采覆盆子,捉蜻蜓,捕蝴蝶……在草地上打滚,在小河边戏水,在井沿上看倒影……光着脚丫撒欢儿跑,整个村子里都洋溢着我们的欢声笑语。那时的天空格外湛蓝,那时的阳光格外灿烂,那时的日子格外明亮,一直到今天都以这样的形式呈现在我的记忆里。

六岁了,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变得特别嘴馋,父亲常常追着卖零食的给我买冰棍儿什么的。想想没办法,让我去上学。好吧,背着妈妈缝制的书包,扛着小凳子,和小伙伴一起去邻村上学。印象中,小凳子就是桌子,搬一块石头就是凳子。母亲后来常常笑着说,自从读书后,我再也不好吃了。

母亲印象深深的一件事是,下雨给我送伞,发现我把书包顶在头上,鞋子拎在手上,光着脚跟着大孩子往家跑。母亲是心疼我小小年纪就这么懂事,我心想,才不是呢,我觉得好玩呗。

再大点,就去农场总部上小学了。小黑,独木桥,雨,是我记忆里抹不去的画面。小黑,是我家收养的一条小狗。每天尾随我走上五六里路去上学,我上课时,它就在操场上独自溜达。下课了,我去跟它玩。放学了,我们一起回家。1983年的洪灾之后,小黑跟我们失散了,成了一条流浪狗,父亲后来在距家十几里的地方看见了它,唤它回来,它似乎对父亲还有点印象,跟着父亲走了一段路,最后还是离开了。时间,让一些人和事生疏!

上学放学都要经过一条河,河上有一座圆木搭建的独木桥,尤其雨天格外滑溜,过桥就是我的恶梦。每次过桥我都跟着高年级的学生,牵着他们的衣角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屏住呼吸,心都悬着。偶尔一个人过河,那简直就是要命。河水潺潺,我是心惊肉跳,左右摇摆,恨不得爬过去。

那年的六月,雨水格外多,每天早晨母亲送我一段路,我就独自背着书包,穿着雨衣和胶鞋,走在长长的寂静的路上,鲜有行人。一边是大河,一边是水田,清晨的天空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大雨如注,一个炸雷,一道闪电,都让年幼的我惊恐不已。但是,我从来没有告诉父母我很害怕,因为我知道他们很忙很忙。说实话,若干年以后的今天,回忆起那个画面,依然心有余悸。

 

1983年,夏,肆虐的洪水毁了我们的家园。

那年冬天,多年不遇的暴雪袭击灾后的家园。

雪花漫天飞舞,如蝶翩翩。玉树琼枝,银装素裹,好一个童话般的世界!

就是这个冬天,我的人生遭遇了毁灭性的重创。年幼的我,面对着父母的眼泪,并不知道后果的严重。时至成年,我才深深地明白,那一年的冬天,改变了我所有的人生!!!年幼的我,不知道流泪。殊不知,成年以后,多少泪水在暗夜里流淌,冰凉冰凉。

因为这个灾难,我的性格也发生了改变,包括我的人生轨迹。不想赘述,其间的辛酸苦辣,只有经历过,才能深深体会。没有经历,永远只是隔岸观火。只有我,和我的父母才是真正的身临其境。无论怎样的语言,无论怎样的表达,都道不完我经历的,我感受的。只能说,我,走过来了,一路有父母的亲情相伴!

 

在今天,617日,这个特殊的日子里,我只想说,父爱如山,母爱如海!这一生,我们是父女母女一场,如果有来生,我还愿意做你们的女儿,用我的来生报答你们今生给予我的全部的心血!

                                                     ——写于2015年6月17日下午五时 


刘柔燕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江南的雨柔柔纤纤,江南的梦飘飘渺渺,江南的明月多情妩媚。我来自草长莺飞的江南,有着一颗敏感多愁的心,在现实与网络之间寻觅灵魂深处的渴望。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