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瓜记

朱国成 原创 | 2015-07-27 14:2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西瓜 瓜农 

卖瓜记

朱国成

上承前几天写的《种瓜记》,今天回忆旧时卖瓜的几个片段。

从村子里第一家“破地”——第一家开始摘瓜,村子里的老少年们的注意力就集中到瓜盘上了——正是这个原因,“盘”这个词对于我并不是新鲜,“大盘”不过是炒股嘛,俺们村在二十年多年前就用来表示西瓜价格了。从这个时候开始,人们碰头之后三五句里总是离不开瓜盘了。

一般在下午67点的时候开始摘西瓜、装车,若是一亩地西瓜一般隔天摘一次,第二天凌晨34点的时候就赶到县城的批发市场上。夏天到这个时间,天已经不是全黑了,而是那种灰白的颜色,村里一家家地灯开始亮起来,女人们为男人们准备一点简单的早饭,然后就出发了。在二十多年前,村里多的是牛马拉车,牛蹄马蹄“得得”的声响连成一片,虽然前后都看不太清楚,但从声音上可以知道从村子到县城的路上牛车马车已经练成长长的一条线。大多数男人都在地上走,农民对自家的牲口心疼的很,只有少数女人才坐在车上。男人们边走边聊着天,主要的内容是今天的行情会咋样,二道贩子们如何地压价,而哪些二道贩子人还不错,等等。

晴天的时候怎么样都好说,不过是早起赶路,若是赶上下雨天,那么就非常受罪了。因为西瓜熟了而不摘、不卖是不行的,没有几天西瓜“瘘”(lou)了。因此,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气,瓜是一定要卖的。当时还是土路的时候,牛马拉车就更加辛苦,赶车的就不是走路那么轻松,而是要时刻注意避开路上的深坑,而一旦不小心车陷到其中,那么麻烦就大了。

村里赶车到县城的路程大约要一个小时,而随着走路,天也就渐渐地亮了。

到了市场,人们就将车一排排地停好,车辕斜向上,让一车又大又圆的西瓜把卖相亮出来。然后将累了一路的牛马卸下来,拿出准备好的草料,让它们歇着。男人们会先在市场上到处走走,问问今天的行情,留下女人和我这样的半大小子看车。

农户卖西瓜不是一个个地零卖,而是批发给北京、天津来拉瓜的批发商,我们管这种人叫做“二道贩子”不断地有瓜贩子在通道上走来走去,看货色、问价格,若是感兴趣而价格又相差不大则会扯一扯。那个时候西瓜的批发价格是一毛几分钱,两毛钱以上那就是很高的价码了。记得有一次我家的西瓜卖了一毛八,一车西瓜一千多斤总共卖了将近两百块,父母高兴的很。因此,就在一分两分上男人们和瓜贩子互不相让,现在想想,一分钱也不过是十块钱而已,但对一分钱掰成两半花的农村在的确要争一争的。

到现在也不知道瓜贩子之间是否有勾连,总之每天瓜贩子给出的西瓜价格总是出奇的一致,成色好一点的西瓜贵不上两三分钱。有些脾气倔的男人看着自家又大又圆的西瓜卖不上自己满意的价格,就是不卖,而随着太阳越来越高,瓜贩子一个个装满了汽车,同村人一个个套车离开,也就蔫了下来。有人实在咽不下这口气,就赶车去县城里走街串巷地零卖,倒也有人因此而卖个好价钱。当然,小称往外零卖,斤两上一定损失不少。

总之,每次总能听到谁谁家抻到最后,也没有卖出高价,谁家去了就赶上一个好说话的二道贩子,却卖了今天最好的价格。最后我也没有弄明白,究竟什么策略才对。

谈妥了价格,就要过秤。过秤的时候猫腻儿很多,村里人一般要相互帮忙的。当时过秤用的不是磅,而大多数还是用那种大台秤,一头将西瓜筐或口袋挂在秤钩上,两个人抬起来,一头一个人拨动秤砣,读出斤两,旁边有瓜贩子和种瓜人分别记录。瓜贩子拨动秤砣的时候,总是要秤杆高高的挑起,要占种瓜人的便宜,而村里人则要将秤杆打平。一般抬秤的都是种瓜的,也有瓜贩子要抬秤的,这时则要小心瓜贩子做手脚,他们用脚在西瓜筐下一顶,就有三四十斤的出入。还有瓜贩子在秤上作手脚,干脆每家都要带上大秤,瓜贩子又信不过种瓜人的秤,于是要对同一筐西瓜分别用两杆秤称过,看看是否相符。当年很小,其他的门道知道的真不多,但总能听到谁家叫瓜贩子用秤给撅了。

过完秤就要算总钱数了,一般瓜贩子很快就算完了,但是村里人则要慢得多,而且要反复地算上几遍,生怕算错了。卖西瓜时候多是暑假,每家都会让自己在上学的孩子跟上,算数则是他们的事情了。瓜贩子先算完,但是并不会报出来,而要等着村里人先报,报低了就按村里人的,报高了则要再跟着村里人算过,还要讽刺上几句,村里人报以几声憨厚的笑声。总有人家算错了钱数,然后心疼不已,最后的结果往往是骂自家还在上小学的孩子,给你上学的钱算是填了瞎窟窿,连个数都算不对。

西瓜倒到瓜贩子的汽车上,换回薄薄的几张钞票。套上车、往回走的时候,往往是八九点的光景了。牛马们歇了几个小时,有了力气,而人则是又渴又饥。若是行情不错,会买上几根油条、喝上一碗豆浆,但大多数人家都是吃自家带的干粮,或者干脆回到家再吃,家里的女人们也还在家里饿着肚子惦记着自家卖瓜去的爷们、孩子呢。

回去的路上,牛马车则稀稀拉拉的,没有了来时的气势。空车上,往往是爷俩斜靠着车帮,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每到这个时候,父亲总是会反复地跟我说要好好上学、要跳出农门之类,这些二十多年前的话现在已经不记得了。

一亩地西瓜能有一万多斤的产量,差不多要十多车,隔天摘瓜卖瓜的话,就是二十多天的时间。卖西瓜虽然辛苦,但毕竟每天都能看到钱进账,这二十多天是村里人笑容最多的时候。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研究重点集中于战略人力资源管理,对企业绩效、薪酬管理保持持续思考,目前的兴趣集中于集团人力资源管控方面。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