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焕仙先生事迹

付蕴德 转载自 袁焕仙先生事迹 | 2015-08-02 00:0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张凤篪 袁焕仙 吴梦龄 

    摘自 《袁焕仙著述集》,东方出版社,2014

 

     先大人讳其章名焕仙字世杰,四川盐亭县麟瑞乡龙顾村人。少有逸才,倜傥不羁。健谈论,善画,工书,早以辞章闻,未尝齿及。清末,应童子试,年十三,名列前茅,先宿震之。辛亥革命后,毕业于四川法政学堂。 

     夙接纳英贤,奋志边疆。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年)署越嶲县知事。会护法军起,从故国民革命军军长张午岚唱义南中,会于宁远,事败,张午岚走山泽死。先大人从别道呼援,为敌得,拘越嶲县署中。既而敌帅陈云皋悉蔡锷任护国军讨袁总司令,熊克武为四川招讨使,于是自宁远抵越嶲,释其禁,并面畀以三要职,先大人固辞,乃礼送先大人返省垣。旋熊克武任四川都督,高先大人才德,委任盐边县知事。嗣后川军内讧,争战时起,军首多羡其才调绝伦,竞相延揽。先大人谋为弭乱,安谧人心,常折中鼎俎于其间。曾宾直、鲁、豫十四省巡阅使署及川康绥靖公署高等顾问。

     民国十五年(一九二六年),广州革命政府在北伐进军中,委杨森为国民革命军二十军军长,驻防万县。杨委先大人署理夔关监督,兼任联军总司令部军法处长。夔关监督,优署也,理之,清守如旧。凡决狱,必穷状允证,既定狱,犹原情宥三,尤其矜重死刑。盖先大人夙承庭训:“无残心,无奸行,无恣逞以杀生。”更因决志心宗,以拯世济民为本。如是数年,平反大狱者数数,活人无算。市众无不津津乐道“青天再现!”

     先大人素仰佛乘,精研内典。年四十,见国家多难,人心缘溺,于是罢政,栖心宗下,师吴兴吴梦龄先生,谘决心要,朝夕不替,虽饔飧不济,而坚毅不懈。更遍参海内大德: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夏历二月,投汉阳归元寺,参鄂之翘楚秀空老和尚;是年四月,缘苏州李印泉先生穹窿山谒道坚老和尚,语而契机。同年五月,至苏之报国寺,皈依印光大师。此三因缘,详见《维摩精舍丛书》一函《酬语》。

     先大人师吴公讳梦龄,梦龄公师张公讳凤篪,凤篪公广东顺德龙江乡人,官四川冕宁县知事入蜀。初成童,毕诵六经诸子,通百家学,固庭训家学渊源者也。生性不喜习举业,年十六,事扬州瑞安悟和禅师,悟公上人具“正法眼藏”,一见器之。篪公服膺事侍者三年,行业纯一,品操高洁,戒律精严,欲出家为僧,不得父命而止。寻侍郭尧卿夔。夔,江南隐君子也,沉潜儒典,尤深易理,故篪公精易。既遇明眼良师启迪,又丁年明至道,卸职清居,尝游学于蓉城新都两地,与谢子厚、吴梦龄、文泽先诸大老,咏和唱答,函教面请,亦师、亦友,亦指点归家路之师也。又尝与新都宝光寺无穷、贯一诸阇黎,更以师友情谊,交接亲密。直指心性一脉正法,得赖篪公播种于蜀,培牙茁壮于蜀,而又遍寰宇焉。

    窃闻先大人尝于成都十方堂禅院苦参“德山小参不答话”句,忘餐废寝,至于嘶喑。住持昌圆法师见而悯之,虔为加持,终于更阑闻隔壁开门声而豁然大悟。

     民国三十一年(一九四二年),先大人掩关于灌县灵岩,历时数月,复行七会。尊宿贤俊以函候,或访或参者,实繁有徒。而亲味醍醐,深沐法乳者,莫不欣欣然自幸也。灵岩七会既已,诸方长老,共省中贤明缁素尊宿,集成都文殊院而议曰:“比来禅德寥寥,曹溪南华寺虚云老和尚,宗门哲匠也,驻陪都,幸密迩,宜派重员迎其宾省,矜式来学。”众可之,推昌圆法师与先大人往逆。丁行,昌公病,先大人之首座弟子南怀瑾侍师往。时虚老正应当道行救国息灾法会于狮子山之慈云寺。师徒抵寺往谒,通来意,与虚老酬对过从五日,数数拜请驾行,虚老许以明岁冬来,“不然,与老居士道谢辞行矣。”先大人悚然挽以住世,虚老颔之,于是亲书一偈赠之。偈曰:“大道无难亦无易,由来难易不相干,等闲坐断千差路,魔佛难将正眼观。”

     民国三十二年(一九四三年),蜀中硕彦大竹箫敬轩、巴县朱叔痴,荣县但懋辛、潼南傅真吾等众,百数十人挽先大人,主导维摩精舍于提督东街成都三义庙。时以先生陆沉既久,凡庸轻蔑,邪外交诋,不少为顾。秋九月,精舍有榴十年不花不实,于兹吐艳,一蒂三花,大众休之。一时军政首要、学者士子,家妇贩夫都先后来集,问道求法。先大人不辞风狂雨晦,隆冻骄阳,日必造舍,餍众启请,随缘说法,迪人心慧。集众无不心领神会,欢跃而去。先大人常解私囊,煮茗品众。人有供奉者,辄设午餐,以飨贫困参客。而家固贫亦不之顾也。

     为谋求宏法,尝从当时执政遴选为国大代表。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去南京,向心佛乘者咸来礼问。又成立首都维摩精舍。时陈诚、陈立夫、周宗岳等执弟子礼,时来参叩,但以佛法供人,不及其它。人强询以政,不得已,揭《我之国是》,但求全国团结以御外侮,安息以厚民生。

     先大人曾赴台湾讲学,时有日本东本原寺和尚来参叩问法,和尚顶礼三拜,长跪举右手而伸出一指曰:“请问先生这是什么?”先大人起而厉声曰:“我日你妈哟!老子这里一样都莫得,东比西画作么!”和尚惊起拂衣而去。此因缘若以俗情观之,全为逆水之机,毫无顺水之意。当时左右侍亦有怨“先生脾气太不好”者。先大人平然!竖日,和尚具备仪礼恭敬顶礼谢恩,复长跪,请为弟子,同偕之日本僧人、台湾善知识多人,都恳请为弟子,恳求留台。异口共赞曰:“先生之勘人斩葛,不下宋之妙喜!希有!希有!”闲谈间及程仪长官接收台湾涉及寺庙事,先大人曰:“你寺无佛法?”和尚曰:“有。”曰:“胡有斯言?”和尚曰:“高明。”曰:“低暗也无!”和尚复顶礼!先大人之语不亦宜乎。(子贡曰:“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故台、日善知识再恳祈留台,先大人固辞。逾年返川,回盐亭原籍竞选国大代表,志在宏扬佛法。落选后,遂留成都,主导维摩精舍如故。

     一九四九年前,先大人常往来于内江、重庆、潼南、盐亭、中江各地,任众参叩,敷演大乘。觉者都合十而相庆曰:“幸运,幸运,得遇正法眼藏!”四九年后家居休养,嗜道者亦每往参谒,接渡如常。一九六六年,文化大革命初起,溘然圆寂。享年八十(一八八七至一九六六)。

      先大人常写日记,累数百册,颇富懿言嘉行及史料。又作诗、文、词、偈及楹联千百章,都在文革中散失,《维摩精舍丛书》第一函雕板亦毁。第二函未及汇刻亦毁,现尚保存者,仅《心经三讲》,《通禅与王恩洋》,《东方学术之函讨》,《说庄子齐物论》四部而已。

                          嗣女 袁叔平沐手拜撰

               夏历岁次癸未年(二○○三年)端午吉日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