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道与谋食

肖乐义 转载自 360 | 2015-08-07 09:16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佛法 

 谋道谋食见德行,或进或退启玄牝。

要权要利凡人事,弘法济生圣人心。
《论语》里孔子说君子“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君子把道看得比衣食重要,宁可贫困而活,不会背道而生。这是一种人格境界。过去,佛道两家也发扬这种精神,道士自称“贫道”,和尚自称“贫僧”,意思依然是谋道不谋食,忧道不忧贫。财富会成为修道者的劳累,财富也会引诱修道者去奔名逐利而生出各种妄想、烦恼,乃至罪业。现在社会的“佛道商业化”、“宗教商业化”便是这样产生的。刘一明真人在《通关文》里列了修道的五十多个关口,其中有《财利关》,我把原文引述如下:
“至圣云:‘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老祖云:‘不贵难得之货。’又云:‘不见可欲,使心不乱。’吕祖曰:‘堆金积玉满山川,神仙冷笑应不采。’此皆教人不可贪图财利,有坏大事也。但财有世财法财之别。世财者,金银珠玉是也;法财者,功德精诚是也。
图世财者重金银而轻功德,千谋百计,明取暗窃,损人利己,轻出重入。恨不得天下之财,为我一人所有,世间之利,为我一人独得。无财不觅,无利不搜,舍身拼命而不顾,瞒心昧己而不管。有了十贯想百贯,有了百贯想千贯,有了千贯想万贯。贪心不足,至死不肯回头。殊不知大限一到,纵然富如石崇,财似万山,买不转阎王老子,避不过生死轮回。只落的罪孽随身,满载而归,分文银钱不能带去。到的此时,悔之何及?更有一等迷瞪汉,只知积财,吃也舍不得,穿也舍不得,又不肯恤孤怜寡,又不知扶危救困,独为看财奴、悭贪鬼。断气在于眼前,而犹吩咐子孙如何生财,如何聚财。何人少我债,何处有我钱。呜呼!三寸气断,万有皆空,此身亦不属我,何况于财,岂不愚哉?
积法财者,重功德而轻金银,俯视一切,万缘不起。积功累行,苦己益人,广行方便,以性命为珠宝,以仁义为金玉,以惜气养神为货利,以存诚保真为富有,以清净无为为家业。至于尘世金银财宝,犹如石土视之。盖以所求者,先天之真宝,而尘世一切假宝,何足恋之。学道者若有些儿贪财谋利之心,便碍大道。虽修行人,此身未离尘世,不能全废世财,亦当见利思义,随其自然,不得分外贪求。即遇自然之财,还当审其来历,可取方取,可弃则弃。所谓以义为利,外虽取而心未尝取,何碍于取。
昔孔子周游列国,孟子游食诸候,未尝不受诸候之赆馈,皆出自然,非强求也。即我长春祖师,始而粒米文钱不敢妄贪,劳其筋骨,饿其体肤,受人之所不能受,忍人之所不能忍,及至苦尽甜来,否极生泰,为宋金元诸帝之隆宠,有赐未尝不受。然受之而祷雨救旱,禳灾扶国,与夫修造宫观,大兴教门,皆用财得当,然亦是先积法财,而后借世财立功也。
世间糊涂学人,不知急求法财,而只以世财为重,哄骗十方,为衣为食,挪账累债,又一功不行,一德不积,来生与人填还。求其为人,尚不可必,何敢望仙?更有一等造孽头,指东化西,拐骗善信,不做一件好事。赌博闹酒,每因几文钱,轻则口角争吵,重则打架横行。又有一等假道学,口道德而心盗跖,装模作样,俨然神仙。一见钱财,便露马脚,争论多寡,不顾廉耻。
吾尝谓性命不如二百钱,诚然也。吾劝真心学道者,速将财利关口打通,不可见利忘义,心生贪图。须知的堆金积玉,买不得生死,财多累多,利多害多。与其背道而亡,莫若守道而死,还有好处。否则利心重而道心轻,正不胜邪,妄想明道,难矣。”
注意刘祖师的这一段话,处处都是精诚,都是法诀,都是心髓,真修道人,一定要“以性命为珠宝,以仁义为金玉,以惜气养神为货利,以存诚保真为富有,以清净无为为家业”。这才像个修道之人。
《通关文》里还有《贫困关》,刘祖师说:
“至圣曰:‘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中庸》曰:‘素贫贱,行乎贫贱。’孟子曰:‘贫贱不能移。’紫阳翁曰:‘贫子衣中珠,本自圆明好。不会自寻求,却数他人宝。’此皆教人守死善道,处穷困而不为贫困所移也。
夫修真之道,与世法相反。原欲弃富贵而就贫贱,去奢华而守恬淡。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磨炼切蹉,去假求真。即刀兵水火,疾病灾患,皆所不计,何论穷困!若受不得穷困,遇饥寒而生烦恼,值艰难而起无明,便是以饥渴之害为心害,养其小者为小人,认假弃真,与道相隔,何时能进道岸乎?殊不知性命事大,衣食事小。重衣食而轻性命,如何修的性命?夫图衣食者,仅可养皮肉;修性命者,却能保天真。天真若失,虽身肥体壮,如豕如牛,外人形而内兽心,即生如死,岂是务道之人?昔长春真人龙门七载,磻溪六年,常受饥饿,至死不变;太古真人赵州桥定坐,饥寒不避,生死不顾;丹阳真人弃巨富而入铁查,却饱暖而就贫淡,把茅盖顶,岩居穴处。以上诸公,受人之所不能受,苦人之所不能苦,皆从穷困中而成大道。世间胡涂学人,受不得困苦,耐不得饥寒,稍遇艰难,受些淡泊,即便自生烦恼,恨天怨地,邪思乱想,不守本分,设法编转。如此行为,穷困且不能受的,如何能在大危大险之中过去的?故学人必以受的穷困为要着,若稍有惧怕厌恶之心,即此一事,便是挡路高山,害道大魔,寸步难移。吾劝真心学道者,速将穷困关口打通,心如铁石,意若寒灰,随缘度日。饿也如此,冻也如此,即冻饿身死也是如此,绝不以穷困小事,忘却性命大事。如此行去,一心一意,真履实践,以道为己任。未闻道者,终须闻道,已闻道者,终须成道。祖师暗里自有安排,决不教冻饿坏真正学道人。否则,丰衣足食,自自在在,作事受不得一些苦难,当不得一些贫淡,妄想明道,难矣!”
对刘真人的告诫,我深有体会,我曾在修道之初,吃尽千辛万苦,不辜负大道,不辜负己灵,如刘祖师所言,“绝不以穷困小事,忘却性命大事。”我在工地上打工、工厂里看门而潜心修道之时,经常身无分文,食不果腹,很多时候不得不辟谷度日,为贫困所迫也。但道心未退。如今,虽非富贵,衣食无忧,正好一心办道。我的信念是:“绝不以名利小事,忘却性命大事。”我不以道术谋人财,不以道术妄求名。安心著述,淡然修证,以“为往圣继绝学,为古真扶道脉,为如来承家业,为众生护慧命,为后学立法门”为吾志愿。这些德操信念来自我中学时代对刘一明真人教诲的研修。
真正有道之人,谋道也谋食,根底是高尚的道德生活,绝不会为了利益而违背道德。这样的有道之人,何时进而入世,何时退而出世,非常有智慧。进退之间能把握大道之玄机。这个玄机是生化万物的能量源泉“玄牝”。开启玄牝,既会有生化的能量,那是大宇宙无尽的元气,又能获得大道的本体智慧。这智慧,是大道本身具有的,人能合道,智慧自有,道即吾心,吾心即道,心道无二,万妙自成。
第三句,是很多年前张玉仙灵应诗里的一句。我引用在此处以告诫自己。真修道,不谋名利,更不羡慕权势。《通关文》里有《荣贵关》,荣贵,是权与利的体现,也是权与利的根基。刘祖师云:
“《道德经》曰:‘虽有拱璧以先驷马,不如坐进此道。’至圣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悟真》曰:‘不求大道出迷途,纵负贤才岂丈夫。百岁光阴石火烁,一生身世水泡浮。只贪利禄求荣显,不顾形容暗瘁枯。试问堆金如岱岳,无常买不来无?’邱祖曰:‘心安不说三公位,性定强如十里城。’此皆教人以道义为重,而不可贪恋荣贵也。夫荣贵,有天爵之荣贵,有人爵之荣贵。天爵者,道德仁义是也;人爵者,功名禄位是也。
求人爵者,读书攻苦,十年寒窗,日夜用功,废寝忘食,不知费尽多少心思,耗了多少精神,方得功名到手。虽得功名,而大小又不可必。或有发秀而不能发科者,或有发科而不能会进者,或有会进而不能登仕者,或有登仕而得失存亡又不可保者。如此艰难,耗散精神,消化气血,以真换假,图此虚名,荣在何处?贵在何处?更有功名未得而伤痨早发,痰喘气促,行动艰难,性命莫保,岂不可伤可叹?其所谓荣贵者,不过所坐者轿,所乘者马,所衣者纱罗绸缎,所食者羔羊海味,徒以壮身体,充口腹,耀人耳目。究之身心大伤,受福无几。大限即到,临时荣贵莫恃,与无荣贵者同一泯灭,何贵乎荣贵?
修天爵者,饱仁义而味道德,敛浮华而就朴实,蓄精神而养正气,尊德性而道问学;不肯以真换假,不肯以苦为乐,自尊自贵,自足自满,宠辱不到,咎誉难加,造化不能拘,阴阳不能移,吉凶不能近,完成本来乾元面目,天地喜悦,鬼神尊服,方且披天衣,食天禄,享天寿。其荣贵永久长存,较之尘世霜露之荣贵,何啻云泥之异?
吾劝真心学道者,速将尘世虚假荣贵关口打通,好作出世真正荣贵事业。打通尘世荣贵关口,不是教避荣贵,是要于荣贵境遇处,做出不贪荣贵的实落工夫。或处荣贵而恃荣贵,或居荣贵而贪荣贵,或出荣贵而不忘荣贵,或见荣贵而知是荣贵,或遇荣贵而谄媚荣贵,皆是不曾打通关口。若实实悟的荣贵能乱人之性,荣贵能迷人之心,荣贵能骄人之气,荣贵能败人之德,荣贵能纵人之恶,荣贵能伤人之身,荣贵能送人之命,荣贵是大苦,荣贵是火炕,荣贵是泥涂,方是打通关口,可以出入乎荣贵之中,而不为荣贵所伤矣。
昔人亦有在荣贵场中成道者,如鲍靓、淮南子、东方朔、许旌阳、梅真人、葛仙翁、抱朴子、罗状元,俱是大隐居朝,成就大事。盖缘早已看的开,识的透,故在大火里栽莲,泥水中抛船。借世法而修道法,显晦逆顺,人莫能测,非贪荣贵也。
不但出世者要看破荣贵,即入世者能看破荣贵,自然别有个主见。得志则忠君爱民,尽心竭力,做出一番经纶大事,绝不与虚位素飱者相同;不得志则独善其身,修道立德,品行高超,亦不与庸愚混世者相等。昔伊尹相汤,非图荣贵,盖欲以斯道觉斯民也;孔子周游列国,孟子游食诸侯,岂是求荣贵?盖欲行其道以救世也。至于周、程、张、朱,皆是不贪荣贵,可仕则仕,可止则止。自古大圣大贤,皆是以道为重,不在荣贵上着意也。
世间胡涂学人,看不破荣贵,或居荣贵又舍不得荣贵,或自不荣贵而羡慕荣贵,或结交势利之家而谋利,或往来公侯之门以为荣。既贪荣贵,又想修道,迷迷昏昏,邪思乱想,捉东捞西,无怪乎碌碌一世,到老无成。吾劝真心学道者,速将世路荣贵关口打通,处荣贵者忘其荣贵,无荣贵者莫羡荣贵。以明道为贵,以成道为荣。庶乎志念归真,前程有望。否则,以假荣贵为真荣贵,荣贵一念结于胸怀。茅塞灵窍,妄想明道,难矣!”
刘一明真人的原文不再注解翻译,读者多读几遍就能会心会意。刘祖师批评的那些巴结权贵、结交豪门的修道者,特别是一些在修道界有点名声、手握法诀的人,喜欢游走于权贵之门,奔波于富豪之家,经常以所谓“阴阳双修”、“长生久视”法门引权贵富豪乃至“土豪”们上钩。这些人并不是真心修道的人。
真修道,刘祖师以上所言永不过时。
“弘法济生圣人心”,修道的人只有断除了财利关、荣贵关,安贫乐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才会以广大心、无我心去弘法利生。真正能弘法利生的人,是有圣人心量的人。修学者一定要把所有的修学,最后落实在弘法利生上。所有的大成就者真正的成就不是功夫、神通、个人的果位,而是成就后的弘法利生。这方面要修学《华严经·普贤菩萨行愿品》。
个人简介
本人出售外汇精确交易图表,十万元一张,闲聊试探者免言!
每日关注 更多
肖乐义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