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片语辑( 2015-9-1)

田成杰 原创 | 2015-09-01 15:5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评论 笔记 名言 箴言 文摘 

   箴言片语辑 2015-9-1 整理/简评:田成杰

 

  在林肯看来,紧急状态下的专政不会构成这个(民主)政体的致命的缺陷,因为,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既能强大到充分维持自己的生存,又不会因为强大而破坏人民的自由。”

  ——《宪法专政的教训》,严博非/文,《经济观察报》,2015-3-30

 

  在我们这一代人中,我们要忏悔的,不仅仅是坏人的尖刻言词和过激行为,还有好人令人震惊的沉默。

  ———马丁·路德·金

 

  对于这个擅长舞文弄墨的集团,要撇开它的自我吹嘘和堂皇表白,才能发现其本来面目。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吴思/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1月出版。

 

  涉及人的基本权利,个体的人格和尊严,我们不可以用功利主义来衡量。我们政策的正当性不能仅仅看它是不是有利于经济发展,是不是有利于提高效率来衡量,正如我们不能从是否赚钱来评价卖淫一样。

  ——《改革,要从功利主义转向权利优先》,张维迎/文,《经济观察报》,2014-7-14

 

  卢安克说:“我的学生要找到自己生活的路,可是什么是他们的路,我不可能知道。我想给他们的是走这条路所需要的才能和力量。”

  ——《看见》,柴静/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月第1版。

 

  …张东荪告诉家人说,会上北大的人骂得很厉害,“自己学哲学,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北大、清华教授看不起我,我也看不起他们,因此结了怨,一犯错误就都来了”。

  ——《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杨奎松/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5月出版。

 

  全体北京人民都在挖防空洞,以此作为防备苏联进攻的措施。活血这是一种鼓舞士气的手段,然而肯定无疑的是,这些防空洞并没有实际效用,其本身也相当危险。

  ——《费正清中国回忆录》,费正清/著,闫亚婷、熊文霞/译。中信出版社,20138月第1版、第2次印刷。

 

  经济发展之于西方,是一种内生的现象,健康的公众意见表达机制使得他们能够尽量在经济、社会、伦理、环境等各个方面的发展中实现平衡。

  ——《企业江湖》,肖知兴/著,中信出版社20128月出版

 

  在刺激进化式进步时,永远不要忘记保存核心。

  ——《基业长青》

 

  “若不彻底摧毁旧的社会结构,就无法建立起现代化的中国。”正是基于这种普遍认识,才有了视传统为洪水猛兽,有了打倒孔家店。但狂飙突进的结果简直令人瞠目结舌,共产主义乌托邦理想与中国古代大同社会理想庶几合一。甚至今天社会主义三步走的宏伟规划,与康有为提出的据乱世、升平世、太平世的演进秩序也几乎完全相同。

  ——《他者的中国史》,瓦当/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4-27

 

  …中国海关的改革,并不一定由英国人来管理,“中国尽可以雇用中国人、英国人、法国人等等。”没想到文祥马上回答,“用中国人不行,因为显然他们都不按照实征数目呈报”,并且以原来管理上海海关的薛焕为例,说他近三年来根本没有报过一次账。

  ——《大清王朝唯一不贪腐的衙门》,张宏杰/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4-27

 

  问题出在他们那些朋友来往的信件上面。他们当然很不满周扬领导下的文艺干部,称之为“马褂”,也不满对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的崇奉,称之为“图腾”。但不满也只是不满。令人不解的是,信中提到蒋介石时,引述他的言论采用的是肯定口气,但是又看得出这与这些人平日的言行完全矛盾。

  ——《思痛录(增订纪念版)思痛补录》,韦君宜/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1月出版。

 

  傅鹰骤然成了一个鲜明的风向标,他被钦定为“中右标兵”,据说是毛泽东过问此事。按中央的说法,划右派标准以傅鹰的言论为标线,超过傅的言论程度就是右派分子。

  ——《故国人民有所思:1949年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侧影》,陈徒手/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5月出版。

 

  在学会喜欢你已有的东西以前,你永远不会得到你喜欢的东西。

  You will never have what you like until you learn to like what you have.

  ——歌德(Goethe,著名德国作家、诗人)

 

  邓小平在1978年对李光耀说,美国在越南期间,中国向越南运送的货物按当时的价格计算在100亿美元以上,甚至超过了朝鲜战争时中国对朝鲜的援助。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在辨别专制政府与黑手党的实质性区别时,我经常感到自己愚钝无能。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吴思/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1月出版。

 

  他(卢安克)说很多人都试图帮助他,“城市人好像不太愿意承受各种事实,就想出各种改变事实的手段。但我都不愿意走那种非常规渠道,因为这样的渠道和手段才让我们的社会变得不公平。”

  ——《看见》,柴静/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月第1版。

 

  事情最后也确是张东荪预计的那样了结的:1954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新的中央政府成立,张东荪等一批被认定有问题或表现不佳的民主人士,通过新的人大选举,彻底被排除在新政府的名单之外了。

  ——《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杨奎松/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5月出版。

 

  前大使时不时地跟我们提到前国家主席刘少奇的错误,颂扬MZD当前的路线。我们对此表示怀疑,问他道:“假如刘少奇如此邪恶,那他如何能身居高位呢?”然而每当这个时候,他就转变话题或是以午间休息为由不再继续讨论。

  ——《费正清中国回忆录》,费正清/著,闫亚婷、熊文霞/译。中信出版社,20138月第1版、第2次印刷。

 

  在这种慌不择路、先赚了钱再说、不管白猫黑猫的机会主义发展战略下,除了少数几个大城市还能聚集到一定数量的中产阶级,还能产生一点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外,多的却是这种迟早会榨掉最后一点使用价值,然后被无情抛弃的樟木头式的城市。

  ——《企业江湖》,肖知兴/著,中信出版社20128月出版

 

  高瞻远瞩公司的核心理念好比自然界的遗传密码。遗传密码在物种变化和演进时保持固定,高瞻远瞩公司历经所有的突变时,核心理念也保持不变。

  ——《基业长青》

 

  佛教文化成功地实现了中国本土化,而基督教文化却没能如愿,倒是民主和科学这两个相比之下更工具性的“陪嫁丫鬟”被捧上神坛,拥有了意识形态的功能。特别是科学的意识形态化,是一个大可商榷的问题。

  ——《他者的中国史》,瓦当/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4-27

 

  …当英国人赫德(Robert Hart)来到北京,与恭亲王奕䜣具体谈到海关改革时,“恭亲王与赫德谈了一些中国官场上极为敏感的话题。恭亲王说,中国官员几乎无人可信。对比之下,外国人的报告较为可靠。”

  ——《大清王朝唯一不贪腐的衙门》,张宏杰/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4-27

 

  毛主席亲笔批示下来,宣布胡风们完全是拥护蒋介石的,是一个反革命集团……

  ——《思痛录(增订纪念版)思痛补录》,韦君宜/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1月出版。

 

  大跃进时,化学系在报告中说一年内完成了一千多项科研项目。傅鹰对此不以为然,他几次向校方提意见说:“根据系里教师的力量水平,一年内完成几项就很不错了。有时一个纯化一个原料也得要三个月的时间,二至三个月内怎能完成几百项?这些数字层层上报,领导也无法核对,这样献礼不够严肃。”

  ——《故国人民有所思:1949年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侧影》,陈徒手/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5月出版。

 

  不要因为别人没有达到你的要求而气恼,因为你自己也达不到自己的要求。

  Be not angry that you cannot make others as you wish them to be. Since you cannot make yourself as you wish to be.

  ——托马斯·坎佩斯(Thomas Kempis,德国僧侣学者)

 

  当1966年周恩来和邓小平会见胡志明时,他们对越南人的抱怨有深切感受:胡志明说,中国军队的傲慢表现就像历史上经常入侵越南的中国军队一样。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合法伤害权是很值钱的。有了这种权力,没有钱可以有钱,没有敛钱的规矩可以创造出规矩…即使这规则不合法,也可以转弯抹角将它装扮起来——广大群众爱护人民警察,凑点钱表达他们的感激之情,这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吴思/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1月出版。

 

  他(卢安克)不需要安慰,不需要去知道自己是多么重要。他说过:“以为自己的名字能给别人力量,是最坏的一种幻觉或者邪教。”

  ——《看见》,柴静/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月第1版。

 

  迄今为止,我们几乎找不到当年留在中国大陆的著名知识分子,还有谁曾经在这一运动中宁折不弯,靠抗争渡过了这一关。几乎所有著名知识分子,当年或真心,或违心,都经历过被迫检讨交代自己政治历史和检讨批判自己政治及学术思想的情况。

  ——《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杨奎松/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5月出版。

 

  那次晚宴我们还见到了一位老朋友,社会学家费孝通。他刚刚从“干校”(“五七干校”)回来,在那里他学会了如何种植棉花。此外,他向我们展示了他结实的肌肉,那是他给站在墙上的泥瓦匠抛砖时练出来的。

  ——《费正清中国回忆录》,费正清/著,闫亚婷、熊文霞/译。中信出版社,20138月第1版、第2次印刷。

 

  在可预见的将来,中国的沿海大都市与内地之间的差距将会拉得越来越大,在一个更大规模上复制“樟木头现象”:大城市成为车水马龙的五星级酒店,内地成为垃圾遍地的厂房和工棚,所谓“城市欧洲化,农村非洲化”。

  ——《企业江湖》,肖知兴/著,中信出版社20128月出版

 

  韦尔奇继承的并不是一家管理严重失当的公司,正好相反,他的前辈正是雷金纳德·琼斯,琼斯戴着“美国最受崇敬的企业领袖”的美名退休…琼斯是“当前美国企业界最有影响力的人”。而且不只一次…盖洛普民意调查更把琼斯列为1980年“年度风云企业CEO”。

  ——《基业长青》

 

  …传统文化的很多内容因不够科学而遭“扬弃”,马克思主义最初在林林总总的外来学说中赢得国人青眼,也是因其以科学自居,正好满足了时人对科学的迷信。

  ——《他者的中国史》,瓦当/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4-27

 

  通过一个多月的接触,恭亲王奕䜣对他的诚实、能干和专业素养非常信任。他甚至说,“如果我们有100个赫德,我们的事情就好办了”。

  ——《大清王朝唯一不贪腐的衙门》,张宏杰/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4-27

 

  (冯大海)这个原来壮实高大的人,此时已经变得躬腰驼背,面色灰暗,只知目不斜视地低头走路了。他完全成了一个囚徒!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被派去看守他的那个公务员是有肺病的,每天和他在一起,硬是把肺病传染给了他!

  ——《思痛录(增订纪念版)思痛补录》,韦君宜/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1月出版。

 

  强势运动之下,有些老教师成了惊弓之鸟,只看风头讲话,北大、清华、北医等学校的不少教员不敢查阅必要的科学文献,只求盲目实践、为了保险不惜工作重复。北大化学系张青莲教授说:“乱哄哄,一场空。”傅鹰则…表达得更尖锐:“现在是以任务消灭学科,北大摧残胶体化学。”

  ——《故国人民有所思:1949年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侧影》,陈徒手/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5月出版。

 

  头脑中两种不同的想法在拉锯,却还能照常履行职责,这是对一流人才能力的考验。

  The test of a first-rate intelligence is the ability to hold two opposed ideas in mind at the same time and still retain the ability to function.

  ——弗·斯科特·菲茨杰拉德(F. Scott Fitzgerald,美国小说家)

 

  1975813日,即美国人撤出越南后不久,身患癌症、面色苍白的周恩来在医院里对越南最高计划官员黎德寿说,中国已经无力为越南的重建提供大量援助。中国被文革搞得元气大伤,自己的经济也捉襟见肘。周恩来说:“你们越南人得让我们喘口气,恢复一下元气。”但是就在同一个月,中国其他官员欢迎了柬埔寨副首相的到来,并答应在未来五年为他们提供十亿美元的援助。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犯人在监狱和班房中冻饿病死,或者叫庾毙,官府是不用承担责任的。这是比巡航导弹还要厉害的一种武器。巡航导弹固然是低风险伤人的利器,毕竟还需要花钱生产,而庾毙几条人命却不用你掏一文钱,甚至还能帮助你赚点囚粮、囚衣、医药和铺盖钱。合法伤害权的根基既然如此美妙,抽出许多粗黑的枝条,开出许多贼花样,一概在情理之中。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吴思/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1月出版。

 

  卢安克要的不是别人按他的方式生活,恰恰是要让人从“非人”的社会经验里解放出来,成为独立的自己。人们不需要在他那里寻找超我,只需要不去阻止自己身上饱含的人性。

  ——《看见》,柴静/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1月第1版。

 

  问为什么报纸不登天气预报,“回答是美蒋飞机经常来轰炸,发表气象预报会给敌人提供情报”。

  ——《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杨奎松/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5月出版。

 

  …费孝通处于某种受压制的状态,被告知不准与我们用英语交谈。随后,当我们访问它所在的中央民族学院时,他也依然保持沉默,而由学校的负责人——一位毫无民族学背景知识的军宣队员自命不凡第给我们作了一番概述。此时,我们感到我们所有的教授朋友都受到了严格的控制,他们被允许前来欢迎我们,但仅此而已。

  ——《费正清中国回忆录》,费正清/著,闫亚婷、熊文霞/译。中信出版社,20138月第1版、第2次印刷。

 

  “城市欧洲化,农村非洲化”的结果是中国社会阶层、地域、城乡之间的断裂……这一轮外向型经济主导的经济增长,留下的不仅是环境成本、资源成本,最大的问题是给中国未来政治经济制度改革埋下了难以估量的隐性成本。入不敷出、资不抵债之日,也许就是中国的权贵们又像蝗虫一样飞离这片灾难深重的大地的时候?

  ——《企业江湖》,肖知兴/著,中信出版社20128月出版

 

  我们根据回报率替通用电气不同CEO领导的时代排名后发现,韦尔奇在7个不同的时代中排名第5…根据通用电气、美国股市和西屋的平均年度股票投资回报率排列通用电气历代CEO的表现…韦尔奇和前辈相比,分别排名第2和第5,是极为优秀的,但还不是通用电气历史上的顶尖人物。

  ——《基业长青》

 

  马克思主义似乎为迷路中的中国提供了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一套完整理论,而苏俄的成功,又为中国革命道路提供了方法,二者结合的诱惑力可谓巨大。

  ——《他者的中国史》,瓦当/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4-27

 

  鸦片战争之前,因为非法鸦片贸易的猖獗,海关官员最主要的来钱方式变成了庇护鸦片走私。各级海关关员都“广泛地参与了走私活动,并从中获得了巨额的经济利益。所有的人,从最高级的海关监督到最低级的杂役,都参与了这种腐败…走私变得极为平常,有时竟然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的”。

  ——《大清王朝唯一不贪腐的衙门》,张宏杰/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4-27

 

   田成杰

  2015-9-1

  www.earm.cn/田成杰2015-9-1

我的更多文章: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