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为什么没有真正的爱

安持今 转载自 慧田哲学 | 2015-09-16 12:0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 中国人 
中国人没有真正的爱,也不知道什么叫真正的爱。这个论断不是通过经验归纳得到的,这个论断也不排除极个别中国人是有或曾有过真正的爱的。

但就其作为一个民族来讲,普遍地客观地说,中国人从未有过真正的爱,不知道真正的爱。这个论断是通过对中国人的精神的考察得出的,这种考察同时是对这个论断的客观的真正的证明,是经验无法推翻的。

真正的爱以内在精神层面上的自由意识为前提,但中国人从来没有内在的精神层面精神水平的自由意识,这种自由意识中国人就其作为一个民族来讲两千年来始终没有达到,现在仍然没有达到。

表面上看,中国人都主张人人平等同意人人平等,甚至都接受近代西方人的观念:人的本性是自由的。但在内在精神上,在根子骨里,中国人没有这种自由观念。我们不妨举个例子,与这个例子类似的现象每天都在大量发生,是中国人生活中极普遍的现象。

两个普通人,都不是 官,也不是大款,这两个人似乎可以平等交往,可以平等地恋爱。但如果其中一个人当官了,或者突然成大款了,他们的似乎平等独立的关系十有八九要变,肯定会 变,他们的平等独立关系一定保存不住,很快就会丧失,这就是所谓「人阔脸就变」,一当官脸就变,中国人的本性基本都是如此,中国人根深蒂固的官本位观念就 证明了这一点。

这很可悲,却是事实。你们将来一定会亲身体验到这一点。

为什么?因为中国人即便有所谓平等自由独立的意识,这种意识只是理智层面道德层面上的抽象观念,「中国人在内在精神的层面上从来没有过人的平等独立和自由意识」,从来不承认不知道人本性是自由的,这可以从中国传统文化中,从占统治地位的儒家思想中找到大量的证明。

在理智和道德层面上, 儒家的一些说法似乎表明它承认人与人是平等的。但我们知道,理智和道德观念只是外在的表面的我,精神才是内在的真正的我。在内在的精神层面上,传统儒家是 不承认人的平等的,儒家根子骨里是主张人有高低贵贱的等级之分的,比如长幼之分、君臣之别、大人与小人之分、劳心者与劳力者之分,还有父母官、子民、草 民、黎民、使民、畜民之类的说法都证明了这一点。

「儒家不知道不承认平等,对人的自由本性更是完全无知」。这里就不引经据典来证明我对儒家的这个批评了,有心人可以在儒家的四书五经中处处发现儒家对人的自由本质的绝对无知。

当然一个世纪以来中国人一直在反传统,相当长时期很多中国人一直在反儒家。别看从五四以来中国人一直在反传统反封建,但一个民族的已经成熟了的精神是很难变的,而个人的精神更完全是由民族精神规定和塑造的,个体精神和民族精神是同一的。

由于中国人从来没有产生像斯多葛哲学和 基督教这样的在精神层面上认识到和承认人的平等自由的这样的哲学和宗教,在精神层面上也不理解不接受域外先进民族的先进文化,如鼓吹和论证人的平等自由和 自由的爱的斯多葛哲学、康德哲学和基督教等,故两千年多来中国人的精神未曾有过质的变化,所以今天的中国人基本和古人一样,在内心中,在内在的精神层面上 不理解不承认人的本性的独立平等自由。

两千多年来中国有无数次改朝换代,也经历了不少重大的社会和政治变革,但所有这些变革都是表面文章,基本没有触动中国人的内在精神。

由于中国人在精神层面上始终不知道平等、自由,而真正的爱以自由为前提,故作为一个民族来说,中国人不知道不理解何谓真正的爱,没有也不可能有真正的爱。

上面我从学理上逻辑上指出并证明中国人就一个民族来讲,中国人没有真正的爱,不知道真正的爱,到今天仍然是如此。

下面,我列举几个在中国人的爱情关系中极普遍极常见的情况,来具体证明我的这个论断。

在人类所具有的爱中,男女两性爱情是最常见的,两个已不是孩子的青年或成年人的爱是最应该尊重相爱双方的独立平等和自由的。但中国人即便在两性爱情中,都很少有真正承认和尊重对方的独立平等自由的时候,很少有真正的无私的爱。

我们在中国人的所谓爱情中可以极普遍地见到,相爱的一方干预、否定对方的独立平等自由:

我为你付出牺牲了,你就得服我管,你是我的了,你得听我的,你这个不能作,那个必须作,否则就是不爱我,爱我为什么不听我的。显然这里没有真正的爱,没有无私的爱,而主要是做交易,利益交换,是算账,看我亏没亏。这里没有无私只有自私。

中国人的所谓爱情的另一个常见的病态现象是依赖,认为我们俩相爱了,我为你献身了,你就得对我负责,你得管我,养活我,我这辈子就靠你了,我的一切麻烦都得靠你给我解决。

中国女性对爱情常常持有这种观念。在这种所谓爱情中女性完全丧失了自我,完全没有独立的自我。

并且这种爱情根本不是无私的,持有这种病态的依赖型爱情观的女性其实相当程度上是在做交易,用自己的青春、美貌、肉体来换取自己几十年的衣食无忧,这根本不是爱情,只是自私的利益交换。

爱情当然首先是为了所爱的一方而否定自己牺牲自己,心甘情愿地为对方牺牲自己的独立甚至是自由,这好像是丧失了自我牺牲了自我。但要知道,所谓「心甘情愿地牺牲就是自由地牺牲」,所以这种无私和牺牲是以自己的独立自由为前提的,这反而是对自己的独立自由的一个有力证明。

无私的爱自由地牺牲自己无条件地接受对方,这意味着也要接受对方的独立自由这一点,而绝不是不管对方意愿把自己强加给对方。被爱方如果接受了爱并懂得爱的话,他(她)也一定是如此。

故可知,真正的爱情是以在内心中知道和承认自己是自由的,对方也是自由的为前提,「爱就是两个独立自由的我的精神的统一」。

有必要指出的是,有上述依赖型爱情观的人(常常是女方)并不只是在这种所谓的爱情中才丧失了自我,她们原本就没有自我,中国人大都是如此,不光是女性,因为中国文化就是精神上无我的文化。

与中国人没有真正的爱现成对照的是,西方人就其作为一个民族来讲是懂得真正的爱的,2000年来西方人一直都有这种爱,甚至在基督教产生前的古希腊人那里也有真正的爱。

基督教是无条件的爱的宗教,故基督教产生后的西方人知道真正的爱,有真正的爱,这不奇怪。但基督教产生前的希腊人为何也有真正的爱?真正的爱是精神的事,古希腊人有真正的爱,这只能是由于希腊民族精神的缘故。

希腊民族精神亦即希腊 人的精神已经是一种自由的精神,我们可以从希腊文化的几乎一切方面看到这一点。比如希腊城邦中的公民自由、希腊神话中诸神的自由等。希腊人在理智层面也充 分意识到了自己的自由并引以为豪,比如伯里克利在雅典阵亡将士上的著名演说(修昔底德《伯罗奔尼撒战争史》第2卷第4章)就是如此。

希腊人不仅有自由,更有真正的爱,真正的纯粹的爱在希腊人的生活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我们首先在希腊宗教希腊神话中能见到大量的人与人之间、神与神之间甚至是神与人之间的真挚优美的爱情。

纯粹的真正的爱情是希腊人生活中的一非常重要的内容,这表现为爱神阿佛洛狄忒(罗马人称为维纳斯)被希腊人尊为奥林匹斯山上的12主神之一,她是希腊人最重要的崇拜对象之一,这表明希腊宗教其实已是一种爱的宗教了。

真正的纯粹的爱甚至在与爱最远的希腊人的理智生活中亦有一席之地,柏拉图最著名的哲学对话中就有一篇是专门来歌颂和考察爱的(《宴饮篇》)。

爱不仅以自由为前提,真正的精神的自由亦必然会导致真正的爱。

希腊人的自由与基督教的自由及近代西方人的自由相比是有缺点的,希腊人还不知道一切人都是自由的;希腊人天真地把他们的自由看作是祖先和神明所赐,而不知道人的自由是根基于最内在的普遍人性本身。

但希腊人的自由确乎是真正的精神的自由,故这种自由必然会产生真正的纯粹的爱。

有人或许会说,你只是在谈论希腊神话和宗教中的爱,并没有谈现实中的希腊人的爱。其实,从纯粹的爱在希腊神话和宗教中占如此重要的地位就完全可以明了,希腊人的生活中有纯粹的爱,纯粹的真正的爱必然在希腊人的现实生活中占重要地位。

我们不同意说宗教只是现实生活的反映,但确乎可以说,宗教与现实生活的本质方面一定是一致的同一的。如此我们原则上阐明了,为何西方人作为一个民族2000多年来一直有真正的爱。

Via:慧田哲学编|卿文光《中国人为什么没有真正的爱》
个人简介
死亡,哲学最后的沉思
每日关注 更多
安持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