箴言片语辑( 2016-1-1)

田成杰 原创 | 2016-01-01 23:37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评论 笔记 箴言 文摘 

   箴言片语辑 2016-1-1 整理/简评:田成杰

 

  在辨别专制政府与黑手党的实质性区别时,我经常感到自己愚钝无能。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吴思/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1月出版。

 

  他们是一批具有现代意识的政治家,明白社会财富的增长必然在一定程度上削弱国民党的独裁,明白不通过政治领域的放权,经济领域的改革无从开展,在专制独裁的腐木上,是开不出盛放的经济之花的。

  ——《另一个“中国”》,方曌/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6-29

 

  ……正确结论来自多元化的声音,而不是权威的选择。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一看法现在和将来都是无稽之谈,然而,我们却当作决定命运的赌注。

  ——美国勒尼德·汉德法官

 

  罗马人凯撒大帝,威震欧亚非三大陆,临终告诉侍者说:“请把我的双手放在棺材外面,让世人看看,伟大如我凯撒者,死后也是两手空空!”

  ——的确伟大!

 

  年轻的王蒙,在这种苦逼诱供之下,拼命自己打自己,想自己有什么不符合党的方针的偶然动念。…这个青年作家就此开除党籍,先打发下乡,后发往边疆,达二十五年之久。成了“阳谋”的典型牺牲品。

  ——《思痛录(增订纪念版)思痛补录》,韦君宜/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1月出版。

 

  人们为他(冯定)的哲学思辨光环笼罩时,纷纷为其叫好,一旦环境险恶,学术问题上升到政治高度,他又成了人人弃之不及的烫手山芋。

  ——《故国人民有所思:1949年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侧影》,陈徒手/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5月出版。

 

  就像奥运会帆船选手提醒我们的那样,只要有正确的策略,我们都可以逆风前行。 

  Yet as the Olympic sailors will remind us, the right tactics will propel you ahead even now.

  ——杰奥夫·科尔文(Geoff Colvin,《财富》杂志高级编辑)

 

  他(邓小平)充满好奇和热情,但并没有对他看到的日本新技术一味说奉承话。如果过于谦恭的话,他可能会受到“崇洋媚外”的指责,因此他得把握好分寸…他既承认外国技术的价值,又没有伤害中国人的自尊。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道德操守是官僚集团自始至终卖力挥舞的一面大旗,它翻滚得如此夺目,根本就不容你不重视。我完全承认,道德的力量是有效的,海瑞的刚直不阿可以为证。但道德的力量又是有限的,海瑞的罕见和盛名也可以为证。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吴思/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1月出版。

 

  ……普通德国人觉得“除了开会和纳税之外,他们没有被强迫做更多的事;他们认为服兵役、当秘密警察和定量配给是理所当然的(谁不这样认为呢?)”。既然如此,“服务于专制政权是自然的和非常明智的”,而专制政权对“那些想有一份工作、一所住宅”的人们有一些要求,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于是,接受专制的现实便似乎成了一种理想的自由选择。

  ——《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徐贲/文,载《经济观察报》,2014-1-6

 

  文章的一个最大特色,是将自己(王芸生)的引路人和新记《大公报》的三位开拓者,做了多少有些妖魔化的描述。

  ——《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杨奎松/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5月出版。

 

  在发言者的讲话中,亚洲以及非洲各民族的历史、文学等都与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思想联系在一起,这与大礼堂富丽堂皇的装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我看来,所有的主题都牵涉到政治,无疑是反知识的行为,只会弄巧成拙。

  ——《费正清中国回忆录》,费正清/著,闫亚婷、熊文霞/译。中信出版社,20138月第1版、第2次印刷。

 

  虽然中国经济发展得不错,但如果这种经济发展是建立在难以找到正当性的、掠夺性的不平等制度基础之上的,那么这种繁荣就是不稳定的,蕴藏着巨大的潜在风险。

  ——《企业江湖》,肖知兴/著,中信出版社20128月出版

 

  高瞻远瞩公司的经理根本不接受在短期绩效和长期成功之间必须选择其一的说法。他们先为长期努力,同时又用极为严格的短期标准自我要求。

  ——《基业长青》

 

  …那是(社)党的三句口号: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一九八四》,[]乔治·奥威尔/著,唐建清/译;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1月第出版。

 

  公共选择理论证明了,中央集权下的政府官员也是利己的,一切行为的最终目标都是为了实现自己个人利益的最大化。

  ——《历史没有新故事》,梁小民/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2-9

 

  这是一位资格比我更老的老党员。他只为说了一句人民很重要之类的话,毁掉了自己的大半生。直到胡耀邦同志逝世后,报纸开禁了三四天,登出亲赴胡家流涕吊唁的有这个葛佩琦,我才明白大约是胡耀邦亲自过问才救出了这位冤枉一生的第一号大右派!

  ——《思痛录(增订纪念版)思痛补录》,韦君宜/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1月出版。

 

  冯定写作时不爱引用领袖人物的著作,甚至在编写“辩证法认识论”章节时,都不主张引用毛主席《实践论》和《矛盾论》的原文。这让年轻人大为惊讶,只能悄悄地用主席的原话而不加引号…冯定这种不唯上、平实的学术个性,确实为以后的悲剧埋下了祸根。

  ——《故国人民有所思:1949年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侧影》,陈徒手/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5月出版。

 

  一个从来都不肯改变观点的人仿佛死水一潭,只会滋生思想的爬虫。

  The man who never alters his opinions is like standing water, and breeds reptiles of the mind.

  ——威廉姆·布莱克(William Blake,英国浪漫主义诗人)

 

  日本领导人在邓小平访日期间的言行,也对日本民众起了很好的作用。甚至多年以后,年轻人在评价接待过邓小平的老一代日本领导人时,都将他们称为“大人物”——这个称呼的意思是,他们不同于后来那些陷于财政琐事和无聊的派阀之争的人。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俸禄外收入已经在事实上获得了合法地位。以不同的名目,按不同的数量收受财物,已经成为未必明说但又真正管用的潜规则。这就意味着清官从上到下全面消失。与此同时,正式的俸禄制度则成了名存实亡的制度。这套正式制度也确实不配有更好的命运,它就像善于将老百姓逼上梁山一样善于逼官为盗。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吴思/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1月出版。

 

  极权统治的“实惠”(给谁和不给谁)成为操控普通人“自由选择”的无形之手。即使没有人威胁他们必须有所选择,他们也还是自愿选择不做那些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选择。由于这种“自由”的非自由选择,常识失去了主导选择的作用。

  ——《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徐贲/文,载《经济观察报》,2014-1-6

 

  像多数经历了新旧时代转换,在旧中国曾经取得过相当学术地位或社会声望的学者文人一样,进入新中国以后,他(潘光旦)的人生辉煌基本上走到了尽头。

  ——《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杨奎松/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5月出版。

 

  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史沫特莱健在的话,她会对最近被揭露出来的“文化大革命”时期江青的劣行作出何种反应。我猜想,以她反政府的倾向,假设她在1957年还没有发现MZD是如此专权,她也定会骂不绝口。或许,在合适的时间去世是保持“中国人民之友”称号的唯一方式。

  ——《费正清中国回忆录》,费正清/著,闫亚婷、熊文霞/译。中信出版社,20138月第1版、第2次印刷。

 

  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内,居然也依靠类似的机制(移民)来获取发展的动力,而且其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获得一个相对平等的身份,无法在工作地取得平等的居住权、工作权、社保权、儿女教育权等,这件事情在人类历史上确实属于一个独一无二的现象。

  ——《企业江湖》,肖知兴/著,中信出版社20128月出版

 

  在高瞻远瞩公司和对照公司之间,自我改进是最突出的差别之一。

  ——《基业长青》

 

  写日记并非不合法(没有什么不合法,因为不再有什么法律了),但日记一旦被发现,就完全可以肯定:他会受到死刑的惩罚,或至少在劳改营里待上二十五年。

  ——《一九八四》,[]乔治·奥威尔/著,唐建清/译;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1月第出版。

 

  所谓“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薯”,除了刚入官场时的理想主义乌托邦,或者是极个别儒家教育出的官员…绝大多数官员把这句话作为托词,既骗别人,也骗自己,作为一切恶行的挡箭牌,也作为对自己恶行的一种安慰。正如土匪杀人放火打着“替天行道”的招牌,完事之后,又去信佛求得心理安慰一样。

  ——《历史没有新故事》,梁小民/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2-9

 

  中国的可怜的老百姓,太容易高呼万岁。

  ——《思痛录(增订纪念版)思痛补录》,韦君宜/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1月出版。

 

  北大社教运动可谓一波三折,党内矛盾深重,涉及中央高层诸多的纠葛,每个拐点都是惊心动魄。冯定问题无形中成了上下勾联的节点,几方势力都要通过它来影响、操纵运动的走向,以此在形象上抹黑对方,赢得有利于自方的政治安全感。

  ——《故国人民有所思:1949年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侧影》,陈徒手/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5月出版。

 

  幸福与美德、好心情无关,更无关乎身边的物品,幸福只是 “生长”——当我们猛注意到自己的成长、变化时,我们觉得幸福。”

  Happiness is neither virtue nor pleasure nor this thing nor that but simply growth, We are happy when we are growing.

  ——叶慈(William Butler Yeats,爱尔兰诗人、剧作家)

 

  他(邓小平)的同胞都相信毛时代教给他们的东西,认为西方工人受着剥削,邓对他们解释说,其实不是那么回事:日本工人挣的钱能够买房子、买车、买那些中国还根本没有的家电。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一个变质的政府,一个剥削性越来越强,服务性越来越弱的政府,自然也需要变质的官员,需要他们泯灭良心,心狠手辣,否则就要请你走人。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吴思/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1月出版。

 

  ……“皮奥里亚”成为一个象征,每一个以敌情观念和筑墙方式建立起来的意识形态堡垒都是一个皮奥里亚,它害怕战争,但却需要敌人。在它精美的高塔中,“理论被设计成最宏大的秩序和最庞大的复杂体,这些理论要求只承认它们形成于其中的各种非世界性和理念”,结果是,居住在里面的人们,他们被政府欺世盗名的陈词滥调给灌醉,如迈耶所说,他们“总的智力水平下降了”。

  ——《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徐贲/文,载《经济观察报》,2014-1-6

 

  他(潘光旦)强调:“中国向无‘主义’这个名词”,凡是主义这样东西,都是从西洋引入的。这种外来的东西不仅必然存在着橘逾淮为枳的问题,而且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国人一知半解的问题。

  ——《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杨奎松/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5月出版。

 

  GD是集联邦最高法院与罗马教皇作用于一体。

  ——《费正清中国回忆录》,费正清/著,闫亚婷、熊文霞/译。中信出版社,20138月第1版、第2次印刷。

 

  如果说签证和护照制度是人类不得已而创造的一种约束人口在国家之间自由流动的制度,在一个国家内约束人口自由流动的户口制度的正当性在哪里?如果说这种制度是计划经济时代的遗产的话,为什么要口口声声发展市场经济,一方面要人家承认我们的市场经济地位,另一方面却在市场经济的最重要的要素——劳动力——上维护这么一种封建式的人身依附关系?

  ——《企业江湖》,肖知兴/著,中信出版社20128月出版

 

  高瞻远瞩公司的根本在于转化核心理念和独特追求进步的精神,使之融入组织结构的所有层面,化为目标、战略、战术、政策、程序、文化习性、管理行为、建设蓝图、支付制度、会计制度、职务设计,一句话,化成公司的一切作为。

  ——《基业长青》

 

  两分钟仇恨活动的内容每天都不一样,但戈尔施泰因始终是出场的主要人物。他是第一号卖国贼、最早玷污党的纯洁的坏人。一切后来的反党罪行,一切的背叛行为、破坏阴谋、异端邪说、离经叛道,都直接源自他的教唆。

  ——《一九八四》,[]乔治·奥威尔/著,唐建清/译;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1月第出版。

 

  在中央集权专制下,官员的权力是绝对的,绝对而不受约束的权力就必然产生绝对的腐败。

  ——《历史没有新故事》,梁小民/文,载《经济观察报》,2015-2-9

 

  张家口专区竟出现了一位“万首诗歌个人”,或曰“万首诗歌标兵”。他一个人在一个月里就写出了一万首诗!当然,我们谁也没见过他的诗。只听说他的创作经验是,抬头见什么就来一首诗。譬如出门过铁路见田野、见电线杆……都立即成诗。写成就投进诗仓库——一间空屋。

  ——《思痛录(增订纪念版)思痛补录》,韦君宜/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131月出版。

 

  细翻当年厚厚一叠的会议简报,充斥大量带有固执偏见、私人恩怨的政治术语东西,再加上欲置人于死地的决战意味,实际上是极为劣质、说尽空话、伤人到底的斗争游戏言语…

  ——《故国人民有所思:1949年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侧影》,陈徒手/著,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5月出版。

 

  普通的财富会被偷走,而真正的财富不会。无限珍贵的东西在你的灵魂里,无法被夺走。

  Ordinary riches can be stolen real riches cannot. In your soul are infinitely precious things that cannot be taken from you.

  ——奥斯卡·王尔德(Oscar Wilde,英国作家)

 

  他(邓小平)从日本之行得出的结论是,“一定要抓管理,光搞生产是不行的,还要提高质量。”百年以前,中国的爱国者坚持“中学为体,西学为用”。邓小平用“管理”这个中性词提倡学习西方,同时表明他对社会主义和GCD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念,这就使他既能够引进比技术更先进的东西,又能减少中国保守派的抵制。

  ——《邓小平时代》,傅高义(Ezra F. Vogel/著,冯克利/译,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编辑部/译校,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

 

  恶政好比是一面筛子,淘汰清官,选择恶棍。

  ——《潜规则:中国历史中的真实游戏》,吴思/著,云南人民出版社20011月出版。

 

  “生活是一个连贯的过程,一个流动的东西,根本不是一系列动作和事件的组合体。生活流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裹挟着您,而您这边完全不费任何力气。在这个新的层次,您生活着,您每天都活得较为舒服,您有了新的道德观和新的信条。您已经接受了您五年前或一年前无法接受的那些事情,您已经接受了那些您的父辈——即使是在德国——都无法想象的事情。”

  ——《他们以为他们是自由的》,徐贲/文,载《经济观察报》,2014-1-6

 

  由于国人对西洋的语言、文化懂的有限,影响到国人对这种或那种主义能够理解者少,穿凿附会、囫囵吞枣、哗众取宠者多。如今仅凭这种一知半解的所谓“主义”,即一变而成一派人的政治主张…进而更将此种一知半解的“主义”“成一条真理,一派信仰”,结果也就弄成了当今党同伐异的工具和武器。

  ——《忍不住的“关怀”:1949年前后的书生与政治》,杨奎松/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5月出版。

 

  当纳粹打开毒气罐实施“最后解决”方案时,基督教精神在哪里?在(中国)这样一个以礼仪著称、追求教育事业的国家里,中国的“平均主义者”却将其私愤发泄在这些知识分子身上(指文革行为),儒家思想又在哪里呢?

  ——《费正清中国回忆录》,费正清/著,闫亚婷、熊文霞/译。中信出版社,20138月第1版、第2次印刷。

 

  如果说美国经济发展模式很大程度上依靠外来移民的外源性增长,西欧国家更大程度上依靠内源性增长…中国更需要的是一种西欧式的内源性增长模式,通过尊重每个个体,承认每个个体的权利、挖掘每个个体的潜力,实现一种缓慢、平衡但持久的增长。虽然定量指标上看起来没有那么眩目,但这种建立在平等关系基础上的增长才能是真正可持续的增长。

  ——《企业江湖》,肖知兴/著,中信出版社20128月出版

 

  高瞻远瞩公司创造了一个包容所有员工的整体环境,不断向他们灌输一组极为一贯、互相强化的信号,使他们几乎不可能误解公司的理念和抱负。

  ——《基业长青》

 

  有的时候,温斯顿的仇恨根本不针对戈尔施泰因,而是相反,针对老大哥,针对党和思想警察;在这种时刻,他的同情转向屏幕上那个孤独的、被嘲笑的异端分子,转向谎言世界中真理和心智健全的唯一守护者。

  ——《一九八四》,[]乔治·奥威尔/著,唐建清/译;上海文艺出版社,20151月第出版。

 

   田成杰

  2016-1-1

  www.earm.cn/田成杰2016-1-1

我的更多文章: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