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在世之界·第一章 现象,1哲学的出路

郭松合 原创 | 2016-01-09 13:58 | 收藏 | 投票

                           ——看清永恒与尊重现实

 

   我们说过,作为“爱智慧”的哲学主要依赖世界的存在而存在,要想靠近哲学的永恒内核,哲学家其实可以绕过哲学史与哲学学科去直面世界。但因为“世界是什么”是由本身的“在世心点、动能半径和适应边界”来决定,哲学学科关切的内核就寓于这“三个要件”之间也许有人说了,既如此,你大可以横空出世,直接描述心目中的《在世之界》有多好,真正的世界y一凸显,“哲学是什么”不就无证自明了?哈,貌似很时尚,微信时代的阅读习惯就是直奔主题,如果把哲学的鸡肉炖成“心灵鸡汤”直接导入脾胃就更爽了。但笔者有自己的独立想法。

 

   1·复合结构

   假如笔者在首篇直切主题,直接拉伸《在世之界》,拓展“三个要件”的内部体量,可以想见,纵横拓展后的可描述世界不但是个人的也是永恒的;不但是个体的也是人类的;不但是民族的也是全球的;世界,不但指人类所处的有形国界还在指外层空间的动能边界;世界不但在呈现内心的思想逻辑边界还指向宗教的精神关切边界;最后,世界本身不但是心灵的也一定是一个别样的宇宙。

   但要描述“世界”的这个展开面貌,《在世之界》至少要纠结到哲学史、环境伦理学、天体物理学和宗教神学这四个典型论域对世界的观感,要注意着四个论域留下过什么名言名句啊。实话说,《在世之界》倒希望获得这些论域的观点支持,但也对这些学科成见所可能产生的干扰也有足够的估计,在科学语境和宗教语境对哲学地盘大肆入侵的当下,直接言说《在世之界》并不具有煮一碗清汤挂面的优势。《在世之界》有极端自律的任务。因为笔者心目中的世界不单单具有多个层序,关键是它们的层序结构是相互缠绕的。这样的世界观在描述展开后,其中的脉络不再单纯,而呈现为“三个要件”的复合缠绕结构。与此呼应,世界的描述任务显然是哲学的而不能是别的话语习惯。《在世之界》必得以哲学形式描述一个与纯客观宇宙相呼应的价值结构,任务的重心,显然在于捋顺一单元的“三个要件”将如何现身为复合结构。那么,既是哲学,还要尽可能排除读着对文学诗学散文的情绪依赖,尤其不要吊成一锅令人垂涎的“心灵鸡汤”。

   显然,这样的哲学自律如果单靠对世界的感性表现是撑不起来的,哲学不是艺术。于是,“世界是什么”虽然要本身的“三个要件”来决定,而如何展开世界的三个要件,笔者的哲学自律又必须要哲学的清醒在场。那么,在这样的哲学际遇中,搞懂时代哲学并不在场的原因就很必要。在日常感受中,把“世界”二字当成一个家常词汇,哲学和世界当然是都在场的。但如果把“世界”展开为“在世之界”进而再展开为“世界”的“三个要件”,以往的哲学形态马上变得陈旧不堪,旧有的哲学话语在跟随哲学史、伦理学、物理学和神学咧咧一阵后,忽然遭遇了“在世之界”的飞速发展就瞠目结舌了。为什么呢?

 

   2·观念位格

   因为,处于实践解构中的旧哲学多半已渗透进现实世界,这可以从人们的观念位格上看得出来。生活中的哲学受众本来有限,如果把有限的哲学受众分成两大拨,一拨把哲学当学问,仅满足于将自身变成一部人肉版的哲学史。他们的观念位格处在时间序的集体记忆之内;另一拨好哲学则不求甚解,当明白了所有的哲学都应该化入生活才有价值时,最智慧的融化方式当然是抽出旧哲学中的“三个要件”并用自己生命的成长逻辑伸展它,其实当代的许多优秀企业家和管理者,他们都是这样一部人肉版或事业版的智慧集成块。他们的观念位格在于对时间序中集体记忆的总体突破

   在第二拨当中,对旧哲学的理解越深,对哲学文本的资源榨取的越充分,其实也更容易把这种资源转化成一种排斥哲学更新的精神负担,因为,这些人的价值走向将被旧哲学的资源内涵所改写,改写的结果无非是“哲学生活化”,化成各有滋味的“心灵鸡汤”,最后被这些“心灵鸡汤”豢养成各种面貌的精神尤物。他们的观念位格跟生命所依赖的时间序列完全重叠。再加上对一切哲学从不感冒的那群受众,其实也可以理解为一个非文本的哲学生活群,也就是“哲学生活化”的原生态群体,各自透着电影或纪录片中那种路人甲路人乙似的日常面目。他们是不言语的哲学本身,但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一颦一笑中,你仍可以看出它们的信仰倾向以及各自所处于世界中的观念位格。他们的观念位格在于葆真生命与时空之间的多维可能性。

   虽然三个哲学受众群分属不同的价值共同体,但因着生活群落之间的相互挤压和时代生产力的鼓荡,对剧变中的世界外貌淡漠麻木是生活的常态。对比观察哲学旧的固有立场和飞速发展的世界,时代精神是在自觉不自觉地反映为各种的世界观,但当对这些五颜六色的观念进行细化分区后,其实全部的“在世”者仍可以看成两大群体。其中,最大的一个群体往往对历史、对历时事件的排列顺序、对时间序中的集体记忆充满了回顾意识,他们就是据说中怀有乡愁的那群人,他们的观念位格多数处在时间序中的集体记忆之间,保持着方向突破的多种可塑性

   然而绝大多数在克罗齐的著名论断中并不能真正苏醒。克罗齐是说过“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这句话用中国文化的表达习惯即“世者,时也;时者,事也”。事情和事业其实还有另一个空间逻辑上的伸展向度,这就是创意精神的孤独走向,我们可以从貌似孤僻的人身上看出一类时间观念淡漠容易丢东忘西的精神创意者,他们活在“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的横切面上。当陈旧的哲学形态面对飞速发展中的世界瞠目结舌之际,唯有真正的精神创意者才能突破历史空间的闷罐子,并将自己生命中的“三个要件”在多维时空的生命延伸逻辑中拉伸开来。在笔者看来,他们的观念位格跟《在世之界》的“三个要件”相重合,当世界的“三个要件”以其复合缠绕走向呈现出多维的时空结构时精神创意者的生存论结构需要拿新形态的哲学为他们辩护。而《在世之界》所说的新哲学,实际上就是从这个多维的时空向度展开关切的。

 

   3·细化互渗

   但我们也需要平心看待创意生活之外的条件土壤。世界的“三个要件”就像身体里的毛细血管和毛细神经,旧哲学和世界在解构的互渗之间显现为文化的日常态,它们之间无时不在与生活发生着细化精致的沟通精神含量浓郁的创意生活相比,谁也不能视为不正常。

在极端的时候,如果芜杂的时代声音遮蔽了我们头上的永恒阳光,哲学可以进行思想解蔽;如果文化专制垄断了创造精神朝向永恒的探索的触角,哲学可以进行思想批判……但哲学中的“三个要件”本身就需要与生活发生互渗沟通,以保持鬼神莫测的细化常态。既像莲花塘里的腐殖质,透着腥臭和清新的生机气息;又像身体的成长自然会促使着装趣味和审美倾向发生各种变化,于是就像裁缝得来那些珍重的尺度又必须去频繁适应身体的生长而去修正调整自身一样,人类对永恒价值的关切就这样跟活态生香的日子细化互渗着。

   在活态世界面前,世界的永恒特质会暂时隐身显现为另一种细化的永恒模样。在此意义上,哲学的失语也可理解为必要的沉默,既不需要解蔽,也不需要批判。承认了这个环节的合情合理,然后才说,这将渐渐暴露出独独属于哲学自身的一些问题。

   香艳的日子和电影中的《小时代》也有自己的承受极限。经济学对哲学的实践解构就像哲学渗透生活的催化剂和加速器,正加速催化着哲学和现实之间的细化渗透节奏。各种的生活群落和利益共同体在催化机制中日益肥胖,在科技生产力的鼓荡之下,就像世界的内脏,再也不能承受腹腔内容的相互挤压了。“在世”者并不一定都会沿着创意生活的逻辑进行多维时空的价值突围,世界正在盲目扩展中令五脏六腑积累着并不均衡的能量元素,世界正在受着口味刺激下的自动升级,在时间记忆的错觉中自我欺瞒,并在自我欺瞒中加重着难以救药的横向肥胖。

   换个角度说,科学技术不就是这个时代的洪水猛兽,而如何建立看待审视科学技术的价值体系才是关键。具体到《在世之界》的话题上,最好给现有的科学主义予一个更超越的价值审视结构,令生活从容于创意用心,让生活因创意而健康,这才能拢住科学主义的笼头。显见的事实是,世界的臃肿腰围仍在往横里乍开着,世界的营养元素与价值配置方式是不均衡的,典型的表现,为数最多的人群并没有朝创意精神的天空竖向筹划自己的生活,世界的创造性活动整体不足,尤其是时下的中国经济,中国经济的配置模式在过多地促生着人们对现世价值的平面占有,实际上真正的创意产出是灌水的。一句话,是哲学人学的精神模型失控了!

   在此之际,《在世之界》就要呈现“三个要件”体量扩展情形,呈现“在世心点、动能半径和适应边界”之间清汤挂面般的本色关系,新哲学秉承的新任务,《在世之界》要对此做出自己的价值判断。

 

   4·何以永恒

   这样的话,哲学的新任务就鲜明地凸显出来,同时,旧哲学之所以陈旧的原因也非常明瞭。这就不能说哲学是被这个物欲的时代遮蔽了,哲学文本落满了时间的灰尘怪谁呢?时代哲学中的价值结构显出了疲于应对的陷落,貌似是陷落为因,被遮蔽是果,且还在遮蔽和陷落之间造成了现有价值和原有价值之间的结构断裂,究其原因还在哲学自身。陷落是“哲学的自陷”;遮蔽也是“哲学的自蔽”,是哲学和哲学家自己没出息,挨不着世界什么事。哲学的失语意味着本体地盘的自我取消,似乎哲学终老,要面临学科死亡了。但在笔者看来,《在世之界》出示的“三个要件”并不能证明哲学面临寿终正寝,哲学起死回生的药方是绕开哲学史的负累去直面世界的整观存在。这正应了马克思的规劝,属于观念自身的错,就要用事实中的逻辑去纠正观念,而不能从本本到本本用观念中的逻辑去纠正事实。

   这正如,裁缝的复苏是服装设计师的复苏,是对服装审美趣味以及对审美走势的关切性复苏;哲学的复苏就是对世界的疯狂长势充满关切之际的立场复苏。一堆衣物杂乱地堆在床上会令我们看不出其中的褂子裤子内衣和外套,但拎起来穿到模特身上就会一目了然。哲学的现有视域不能满足于在琳琅满目的经济学方法和商品世界中“观世界”,而是促使“世界观”视域远远超出现实世界的发展视野。哲学视域,得有如来佛监察孙猴子筋斗云的动态体量。作为意识形态的法眼,哲学是生还是死,取决于自身视域到底在技术发展(孙悟空)本事以内还是以外。哲学的更新,就是将旧哲学中原有的“三个要件”“移步不换形”地扩容为新哲学的超越结构。新旧哲学的价值结构没有本质的不同,要害的环节就在于“世界观”的体量是大还是小,还有,是不是还跟着科学与神学瞎咧咧。

   世界的永恒性一向是哲学的核心话题,是哲学的名片,一张分量最重的名片。一个人要想摆脱“生命的不可承受之轻”以获得典重的精神分量,唯一的治疗方式是以创意精神怀揣到哲学中的永恒内核。至少,喜欢典重的人总要对“世界何以永恒”有所思考。明白了新哲学的任务,那么,世界的永恒性也就是用哲学的方式去抽取,抽取互渗在哲学和现实之间的创意精神,通过“三个要件”的展开,令人在多维时空的价值突围中完成超越。人也因超越而独立,因独立而永恒。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国画家,思想者。从东方哲学的进路关切传统艺术(情感管理)、传统产业(企业管理)、传统文化(精神管理)等领域背后的统一性,并把这个统一性当成了自己的学术研究课题,目前,对传统文化和价值理性的互联网化产生了理论上的…
每日关注 更多
郭松合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