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胜选打了西方精英们的脸

邱林 原创 | 2016-11-10 11:1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美国大选 特朗普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爆出震撼世界的最初结果:一直被西方精英们看好并押宝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11月8日在与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的最后对决中败在阵来。这位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妻子2008年、2016年两次冲击美国大选,但终究不是奥巴马、特朗普的对手,先后输在了选举的最后一公里。

  特朗普赢了,成为新一届美国总统。然而,从他一开始参加选举,西方精英们打他打得太狠了,他被贴上各种邪恶的标签,他的获胜将导致美国传统政治价值的颠覆。这样的颠覆会有多严重,美国社会是否有能力促成它的软着陆,将是对美国体制弹性的考验。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是美国近代历史都未曾有过的政治家,说特朗普是一个独特的“政治生物”也不为过。在选举的每一个阶段,他所带来的影响正在变得更深、更广泛。虽然特朗普是美国政坛中整体上最不讨选民喜欢的人物,但支持他的美国选民对他的喜爱可能也是最强烈的。

  这说明,美国以及西方精英们并不看好特朗普,甚至希望共和党推举其他人取代他,一些西方主流媒体也充斥着为他喝倒彩的声音。在西方政坛和舆论场,许多精英更不希望特朗普入主白宫。美国中情局前局长迈克尔·海登称,即使特朗普当选,美国军队和中情局或将拒绝服从“特朗普总统”。

  英国经济学人智库今年6月发布的《全球风险评估》报告,将“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列入全球十大危机。报告称特朗普敌视穆斯林和自由贸易,若当选将扰乱全球经济、加剧美国政治及国家安全危机。该报告认为“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风险指数有12分,表示有“中度可能和为全球带来大冲击”。

  在打压特朗普的同时,西方精英们均把目光投向了希拉里,并认为希拉里是西方传统政治精英的代表人物。在他们看来,希拉里本身问题不大,政策主张中规中矩,言论平衡周详。她上台才会延续从克林顿以来经过小布什、奥巴马以来的对外政策。因此,他们纷纷把宝押在希拉里身上。

  例证一:在8日之前,多数美国华尔街人士预期希拉里获胜几率较高。倘若特朗普最终赢得大选,标普指数或将面临抛售暴跌;如果希拉里赢得大选,美股应可保持涨幅。帝国资产管理公司总裁彼得·科斯塔表示,如果特朗普赢得大选,他预计市场在短期内可能面临约10%的跌幅,如果希拉里赢,纽约股市将会上扬。

  例证二:日本官方以及主流媒体几乎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希拉里身上,其口径也基本一致——希拉里当选机率远大于特朗普,如当选犹如是“美国送给日本的圣诞礼物”。安倍也迫不及待地想和“心目中”的美国“总统”希拉里会面了。日本官方透露,希拉里一旦当选,安倍最早于2017年2月下半月访美并举行日美首脑会谈的计划。

  显然,西方精英们的主流价值都偏离了时代,而且一些西方主流媒体严重背离了中立客观的新闻报道原则,它们故意误导选民,所做民调大部分掺了假。但事实很快就证明,特朗普的支持者实在太忠实,特朗普的煽动力也实在太强。正是众多支持者,通过手中的选票,把特朗普送入了白宫。

  希拉里与特朗普竞争总统之位,实际上是精英和草根的巅峰对决。只不过,由于精英与草根在对两大问题认识上的差距,让特朗普抓住了机会?因为多数选民都认为如今精英们根本不了解广大民众诉求,也没有办法解决民众真正关心的问题。于是,他们希望有个人能跳出来,而特朗普正是这个人。

  显而易见,特朗普的胜选打了西方精英们的脸。从他参选开始,西方精英们一开始是打趣嘲置讽,但随着初选态势的,人们不得不打起精神重视这个“混世魔王”。尽管特朗普的一些行为、话语相当不政治正确,但现在美国霸权地位正在衰落,国内各种社会矛盾逐步激化,给美国民众风雨欲来摇的感觉,他们现在会骂特朗普,但是投票时他们会感觉这个时代选个成功又野蛮的人做总统会更好,至少他们相信他会给美国打出新的天地。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