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美国大选的吊诡

张鸣 原创 | 2016-11-11 14:01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特朗普 

  此次美国大选,事先几乎没人站台的川普,出人意料地取得了胜利。而在选前几小时,由于FBI做出了对希拉里邮件门事件不起诉的决定,各路民调,绝大多数看好希拉里。被认为是搅局的爆料大王阿桑奇,皮里阳秋地说,川普不可能赢,因为财团不支持他,学界精英不支持他,媒体也不支持他,娱乐界明星更是烦他。其实不仅如此,美国多数的盟友,也不支持川普,连他代表的共和党大佬,也不支持他。

  然而,令所有观剧的人大跌眼镜的是,川普赢了。

  对我来说,最吊诡的事情,莫过于美国的民调。像这样民调大失水准的现象,在美国选举历史上,据说只出过一次,而且错得也没有这样的离谱。美国的选举,是世界上少见的成熟选举,各种民调的科学性、准确性,是经过千锤百炼折腾出来的。在技术上,几乎无懈可击。此番居然会出如此大的错,真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可以肯定地说,不是做民调的人自己出了偏差,就是被调查的对象,故意隐瞒了自己的意向,有意欺骗了媒体。而前者出错的可能性不大,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后者了。

  这样的现象,也不是不可能。在网络时代,社交媒体如此发达的条件下。民调多年一贯的老套路,大众已经熟知了。有人串通起来,有意跟民调机构和媒体恶作剧,当然也没有问题。社交媒体,就是可以做到在短时间内让很多人都有同一个共识,同一种恶作剧的趋向。

  然而,民调的吊诡,背后是美国的社会出了问题。在传统制造业迅速衰落之后,美国的底层白人,在迅速变化的时代面前,变得很难适应。他们的收入,也许没有人们想象的那样,有特别大的滑落,但他们跟社会精英相比,其相对的落差,却大了太多,多到了他们难以承认的地步。社会学告诉我们,相对剥夺感,是一种特别令人难以忍受的感觉。对于大众而言,在他们生活还比较安逸的时候,他们是会习惯地跟着社会精英走的,一个篮球明星,一个娱乐达人,都会带动他们的众多粉丝为他们喜欢的政治人物投票。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的话,他们尽管未必懂,也是会尊重的。

  然而,在今天,他们却不相信了。传统的底层白人,虽然相对人数已经在减少,但数量依旧可观,他们向上,感觉到了与精英的落差,向下,感觉到了拉美裔和亚裔的挤压。他们感觉,已经从主人的位置被扔了出来。甚至连美国的黑人,也感觉到了其他种群的竞争(毕竟他们来的早些)。如果说,美国曾经有过垮掉的一代,现在则存在着被抛弃的一代,这一代的愤怒,一直是被忽视的。

  草根与精英的撕裂,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的严重。这种撕裂,让草根感觉到,精英们说什么都不能信,你这样说,我就得反着来。在我看来,倒未必是川普的大嘴,口无遮拦的话,真的打动了他们。反倒是精英全体一致的反对川普,使得他们找到了支持的对象。

  选举,是一个大众的事儿,凡是大众的事儿,从来就不会是一个完全的理性选择,尤其是在人们普遍感到不满,又找不到出路的时候。当今这个转型时期,这个传统工业时代崩解的时代,原本就积累了太多的不满和怨恨。这种转型的阵痛,显然比当年从农业时代转型工业时代还要大,问题更加严重。在选举中发泄一下,也是理所当然。

  当然,选择了川普,肯定不意味着选对了人,可以化解或者解决草根在转型时期的困窘。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转型的痛苦,依旧会存在,谁都无法逃避。也许,今日欢呼川普的草根,过不了多久,就会发现,他们又上当了,选的人,还是一个讨厌的精英,比此前他们讨厌的人,更加讨厌。

  当然,制度摆在哪儿,坏也坏不到哪儿去。就像当年的里根,上台之初,众人忧心忡忡,上台之后,大家长出一口气,什么怪事也没有发生。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长在中国的“北极”北大荒。做过农工,兽医。初学农业机械,后涉历史,现在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书。在吃粉笔灰之余,喜欢写点不不伦不类的文字,有的被视为学术著作,有《武夫治国梦》、《乡土…
每日关注 更多
张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