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求诸己”与“独善其身”

徐国进 原创 | 2016-02-04 01:03 | 收藏 | 投票

 “反求诸己”与“独善其身”

 

中国需要“反求诸己”与“独善其身”的内政外交方略。在内政上——反求诸己,外交上——独善其身。如此,中国才有可能走好21世纪百年。

《孟子·离娄上》:“行有不得皆反求诸己;其身正而天下归之。”

《孟子·尽心上》。“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孟子(公元前372年——前289年),孟子出生在孔子逝后的大致100年,他生活的年代,广袤的中原大地早已彻底的“礼崩乐坏”,因此,他在成年后,也是像他所崇拜的孔子一样带着弟子、怀抱一颗推行仁政的理想而周游列国,结果同样是到处破壁。据记载,他率领弟子,约44岁时出游齐国,50岁时出游滕国,然后返邹。不久又拜访了代理任国(今济宁)国政的季子;接着由任到梁(魏)见梁惠王,55岁左右,由梁再次到齐国。“凡出行,后车数十乘,从者数百人”,显然,孟子是一位富裕的学者。公元前308年,孟子已65岁,终于停止了他20多年的游说生涯,退居邹国,从事教学与著述——“序诗书,述仲尼之言,作《孟子》七篇,以诏来世。”

孟子在离开齐国的时候,与学生充虞路的对话中说道——夫天未欲平治天下也;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此刻的孟子正值40多岁的盛年,因此,其豪言壮语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也表明他胸怀着一种崇高的浩然之气。

孟子是长寿的,但是,他在仕途上比起他所崇拜的孔子更为生不逢时,可以说,孟子虽然胸怀大志,但是终其一生却没有赢得一官半职。只留下了一个儒生的美好清名。

孟子为我们贡献了许多闪烁着人性光芒的思想价值,其中“反求诸己”和“独善其身”最具有现实的借鉴意义。把这两句话拿到21世纪初的中国,对于中国的内政和外交政策的制定上,仍然是具有现实指导价值的简明而含义丰富的词汇。

显然,中国自古就不缺乏治国理政的正确的价值观念和原则,所缺乏的,是真正按着这些正确的价值和原则进行实践活动的统治者。为什么会这样?

让我们面向有文字以来的全部中国历史“反求诸己”——“家天下”的大汉民族,在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上,从来没有真正走好过自身社会的发展之路,尧舜禹的禅让制只是一种传说,而且传说的如此富于诗意,然而,真实的情况如何,我们已经不得而知,只能依靠想象得出判断。“只有周而甚详”,周朝实行的是“封建制”或者“分封制”,把不同的地域分封给不同的直系亲属去治理,到东周之后,各个诸侯国便开始不再听命于周天子,而是各行其是,并且相互征伐,这便形成了后代史学家称之为的“春秋战国”时期。最后是秦帝国于公元前221年实现的统一,在秦朝过后,曾经有过几次官史中宣传的所谓“盛世”,但其实,真实的情况恐怕只是徒有虚名罢了。秦朝确立起来的政体一直延续到1911年满清王朝被辛亥革命推翻。

让我们面向20世纪百年中国历史“反求诸己”——当中国遭遇3000年未有之大变局的20世纪之初,以191110月辛亥革命为标志,固然推翻了“家天下”的皇权专制体制之后,中国并没有能够通过辛亥革命而走上真正的人间正道,孙中山先生立志创建的共和政体一直处于名实不符的状态中。据研究表明,辛亥革命后创建的政党大致有300多个,而到1921年之后,中国的政治舞台上,仅存了国民党和共产党两支拥有武装军队的政党,这两个政党分分合合,最终在抗日战争结束后的1945年,又进行了长达三年的最大规模的生灵涂炭的内战。19461949年的国共内战,彻底标志着20世纪良好的政党制度发展的失败。内战中只有胜利一方的政党,而不是整个中华民族与全体中国人民。

五四新文化运动高举起民主、科学的旗帜。然而,这两面旗帜随之被淹没在军阀混战和国共两党的战火中。

20世纪中国饱受暴力革命、军事战争、政治运动的摧残和折磨,只是世纪们的1980年,才开始走上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改革开放之路。

     让我们面向30多年的改革开放时期“反求诸己”——毫无疑问,我们身处其中的改革开放时期,的确是中国有文字记载以来最为光辉灿烂的一个时期。在这个时期里,中国社会的产业分工处于爆炸性的发展状态中,社会商品与劳务得以发散般的丰富和多样化的扩张,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如此这般的大规模发展和变化。在社会物质财富的增长方面,这是一个30年超越以往3000年的时期。

     不容置疑,改革开放时期就像一架的绚丽的彩虹,飞跨在中国20世纪与21世纪之间。这个时期的中国过于生动,以致于任何理论都无法准确描绘其真实的面貌;同样,这个时期的社会丰富性来的如此之迅速,以致于所有的理论观点都不能准确地抓住其实质。

不过,就目前说来,有关对于改革开放时期的认识,存在着泾渭分明甚至于截然相反的看法。这是十分容易理解的。

出于情感上的对于改革开放时期的讴歌以及批判,都不是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最好的方法。显然,在改革开放进行了30多年之后的现在,中国必须首先在理论上对这个历史阶段做出全面而正确的认识,从而为中国超越“经济中心”的改革开放模式找到正确的途径和方法。

从现实的角度看,中国的反求诸己就是要总结改革开放时期的经验教训,从而在政策上为中国社会的前行确定道路和正确的方法。

在外交方面,中国需要走出邓小平确定的韬光养晦策略,由“韬光养晦”转向“独善其身”。198994日,邓小平在同中央几位负责人分析当时国际形势时指出:对于国际局势,概括起来就是三句话:第一句话,冷静观察;第二句话,稳住阵脚;第三句话,沉着应付我们千万不要当头,这是一个根本国策。概言之,就是要韬光养晦

可以肯定,21世纪是人类社会的全球化局面的进一步延续和成熟的世纪。人类需要在政治、经济以及文化的各个主要的领域里设计出崭新的体制框架,从而超越18世纪70年代开始确立的工业革命的社会模式,这需要全人类共同创造出崭新的知识形态。从21世纪开始,国家关系将不再以军事实力的抗争为主要方式。当然,在可以预见的未来,军事仍然是国与国竞争的一个重要的领域。

独善其身的外交方略,即是中国向国际社会传播中华民族的文明价值,即是致力于运用一切有效的方式方法向全世界贡献科技发明成果,即是以一个崛起中的大国消弭和化解一切战争因素,即是努力吸收其他国家的先进生产力和良好文化形态。

外交成功的前提是内政的成功。也就是说,外交的成果取决于中国社会内部的良好发展力。因此,内政成功是外交的基础。

    站在21世纪第二个年代的中国,再也没有继续失败的资格和老底。可以说,中华民族的20世纪百年,在社会发展的整体方面是失败的。

21世纪中华民族必须坚定不移地沿着产业革命之路奋然前行。只有如此,才能够在社会进步与发展方面赢得成功的基础和可靠的保证。而目前看,我们国家在现实政策以及理论形态方面,仍然没有把产业革命的任务视为这个国家的轴心使命。

中华民族亟需像瓦特、爱迪生、爱恩斯坦般的杰出的科学家和发明家,当然,中华民族也迫切需要为中国创建崭新制度的伟大政治领袖人物。中华民族站在新文明的起点上,这个崭新的文明体系需要价值体系、制度体系和产业体系的共同支撑。

 权力者的谎言固然让人愤恨,而愚昧者的牢骚也更叫人厌恶。对于中华民族而言,贫穷和愚昧是一对孪生子,是可以互为因果的两个社会因素——贫穷导致愚昧或者说愚昧产生贫穷。

     中华民族需要成为具有伟大精神力的民族。这仍然是中国发展与进步的难点。在21世纪,中华民族需要创造出崭新的、超越性的知识体系,并且首先在生命科学、能源科学与空间科学等主要的科学领域做出突破性的贡献,才能够为全人类的文明进步做出独立的贡献。

中国需要无数位仰望星空的思想家、宣传家,需要无数位以创新知识为己任的科学家、发明家,需要无数位脚踏实地而又深通社会文明方向的政治家,需要无数位具有高尚情感和理智的教育家,需要无数位满足民众需求的企业家——由此,中国才能够真正走在全人类文明的前列。

眼下的中国,其政治作为依然幼稚而短见、内讧而缺乏条理,其经济行为依然卑微的只认金钱和眼前利益,其文化中尚未涌现出一种能够引领中华民族进行一场社会文明升华的强大的思想力量。固然,我们这个拥有13亿人口之众的国家,处处充满矛盾与不和谐,但是,中华民族必须从现在起,高举起一杆文明的旗帜,昂首挺胸走在世界民族之林中。

在政治上,21世纪中国注定是一个由“党天下”向“民天下”的转型世纪,在经济上,是一个以科技发明为先导的产业革命的世纪,在文化上,是一个把现代汉语升华为世界上主要的科学语言的知识体系的创新世纪。这三中力量,必须相互促进、并驾齐驱、相得益彰。

21世纪中华民族的文明事业,注定是全人类文明事业中的最为绚丽多彩和引人入胜的事业。因为中华民族的文明事业不仅属于中国,更将属于全世界。

 

                                                  徐国进

                                                  2016/2/4

 

个人简介
在社会中漂泊,先后从事教育与金融工作。对人生幸福的感悟是:健康与平安。对美好人性的理解是:感恩与宽容。对社会存在的期盼是:公平与博爱。对民族未来的追求是:自由与文明。
每日关注 更多
徐国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