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治理呢?

曹许明 原创 | 2016-05-29 14:1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反腐 

 

该如何治理呢?

 

 

下面是名博花玉喜同志发表在人民网强国博客上的一篇文章:

 

在群众身边究竟有哪些“微腐败”?

原创于: 2016-05-24 13:43:45

 

 在群众身边究竟有哪些“微腐败”?

花玉喜

 

2016112日至14日,在中纪委十八届第六次全会上,总书记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称:相对于“远在天边”的“老虎”,群众对“近在眼前”嗡嗡乱飞的“蝇贪”感受更为真切。“微腐败”也可能成为“大祸害”,它损害的是老百姓切身利益,啃食的是群众获得感,挥霍的是基层群众对党的信任(2016523日央广网)。

习近平总书记这一重要表述,切中当前基层、尤其是农村腐败的一种严酷的现实状况。那么,在基层、在农村、在普遍的群众身边,究竟存在哪些严重的“微腐败”呢?

这些年来,中央针对农村不知出台多少“惠民”政策、措施?然而,一切“惠民”政策、措施都可能遭遇权力“打劫”!扶持救助“特困户”政策,有多少应该的“特困户”未必获得“特困户”扶持救助,村干部的有些亲戚往往就一定是“特困户”。当然,有的“特困户”得到“特困户”扶持救助,就一定要对村干部感恩戴德有所表示,否则你一定不是下一次的“特困户”。村干部们在种粮补贴等方面做文章的手段更是不甚枚举!中央的一切惠民政策、惠民措施都可能被他们大打折扣!村民有事盖一个章最起码也需要两包烟或是奉上200元盖章费!

农村群众的土地是农民群众的“命根子”,然而,这些年由于经济发展,尤其是城郊农村的农民土地、农民土地利益不断被掠夺、蚕食。参与对农民土地、土地利益掠夺的,包括基层乡村政权、开发商、公安部门,包括基层“黑社会”组织,他们互相紧密勾结。农民土地日益萎缩,农民土地利益被大肆侵吞。

有多少基层官员任意巧取豪夺侵犯群众利益,群众敢怒不敢言!多少流氓村官把持“村级”政权;有的村官搞雁过拔毛、挖空心思虚报冒领;有的村官高高在上漠视群众疾苦;有的村官甚至横行乡里、欺压百姓。他们恶迹斑斑怎么就入了党?有多少基层政权“黑社会化”!你对他既无能为力,又怎么也动不了他!有多少基层纪委、基层司法部门、基层官员、黑社会是一个密切的帮派团伙,成为压榨基层群众的“团伙!农民群众受了委屈欲哭无泪,农民们告状无门!或许,这一切只是基层腐败的冰山一角!

国家针对教育出台不收学生学费、免费供应书本等相关政策,而教育系统强加给学生的各种教辅用书、学习资料、校服远胜国家的投入。教师们用尽心机的各种“强制”的补课,不知让家长的负担增加了多少倍?家长为了孩子有苦说不说!教育领域的腐败人人都知道,基层纪委装聋作哑看不见!

国家为了基层农村群众不至于因病返贫,出台了医疗保险和医疗补贴相关政策。然而,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救活了一些行将倒闭的乡村小医院,却并没有减少群众多少医疗负担!国家投入、群众医疗的费用被医院负责人、医生通过药品回扣,药品涨价抽取去了,这其中肥了多少个人?最普通的各种去火、止痛等常用药也披上“新外衣”。药价严重虚高,基层纪委心知肚明却也不管!除了少数大病医疗的人,群众的实惠未看到!医药利益链条上不知牵扯多少基层腐败官员!

基层群众利益遭遇层层盘剥:一个自来水问题,你可能遭遇几次“户头费”,还会经常断水。基层群众纠纷中弱者遭受流氓欺凌现象很普遍,因琐碎小事可能遭遇流氓严重威胁,即使被打伤了也可能告状无门!群众遭遇种种社会不公你向上反映,相关官员互相推诿根本不办事,彻底的“为官不为”!你打“热线”电话一百次,依然是刻板的几句敷衍的官话。一些在为民便利民意下的“热线”电话成为严重浪费人力资源的“摆设”!

基层“微腐败”最大的根源、最普遍的现象是“为官不为”!他们只干和群众争利的事!他们任意腐败却从不把群众方在眼里。这是基层严重腐败的一种现实状况!基层的“微腐败”不可怕,可怕的是“微腐败”没人管,其最根本原因是基层纪委严重“失效”!

这些基层“微腐败”看起来涉及群体很小,涉及资金较少。但广大城乡基层是治国理政的基础单元,人民群众与基层官员接触最多,对发生在身边的腐败案件感受最为深刻。基层官员的多少“微腐败”却是迈向贪污的重要一步!基层官员的多少“微腐败”,可能成为基层社会“大祸害”!基层的“微腐败”直接损害老百姓切身利益,啃食的是群众获得感,挥霍的是基层群众对党的信任。基层的“微腐败”直接严重割裂群关系,严重动摇党在基层的执政基础!

反腐触角大力向基层延伸,惩治基层“微腐败”不仅是中央高层推动的重大举措,也是全社会共同反腐要求!然而,一些市、县纪委成为堵塞反腐的一道“关卡”!基层政权腐败形成一道厚厚的像乌龟背一样的“硬壳”,很难攻克!

习近平在讲话中强调,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强调对基层贪腐以及执法不公等问题,要认真纠正和严肃查处,让群众更多感受到反腐倡廉的实际成果。显然,触碰基层政权赖以腐败的乌龟“硬壳”,触碰基层政权的“微腐败”,必将是一场反腐硬仗!

 

花玉喜同志只是提出了问题,没有提出如何治理的办法。那么该如何治理呢 ?我认为,如果按照我在E政广场提出的建议的方法做,就能解决这个问题。这些建议是:

 

基层治理三策http://ezheng.people.com.cn/proposalPostDetail.do?id=418874&view=1

建议基层选举干部引入竞争机制http://ezheng.people.com.cn/proposalPostDetail.do?id=1297998&boardId

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方案

http://ezheng.people.com.cn/proposalPostDetail.do?id=592921

http://bbs1.people.com.cn/post/1/1/1/150070270.html

 

 

 

 

 

 

曹许明

 2016.5.29

 

 

 

电邮地址: caoxumin2008@126.com.

QQ592479843.

电话号码: 18696135289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当过兵,进过厂,工农兵也!曹许明大学毕业。在南通四建到今十年。电邮地址:caoxumin2008@126.com. QQ:2501563693. 电话号码:13986141696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