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认皮鞭的人们

张鸣 原创 | 2016-07-07 13:51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规则 

  小区门前的路上,安了红绿灯,但是这组红绿灯没有配探头,所以,有的车见红灯会停,有的则否,加大油门,风驰电掣一般地过去,让过马路的大爷大妈们,胆颤心惊的。这样敢闯红灯的好汉,如果碰上警察,一般都会很乖。国人认账的,是皮鞭,只要有皮鞭在,就一定会遵纪守法。皮鞭一消失,想怎么胡来就怎么胡来。

  胡来的人们,也有倒霉被抓住的时候,这种时候,他们就会忙着找人“铲事儿”,真的铲不了,上了法庭,一定会找关系,贿赂法官。从闯红灯到上法庭,从来没有人相信他们会被公正地对待。行为选择,没有法律和规则的考量,有的,只是侥幸。

  在没有人(包括探头)看着的时候犯规,对国人来说,是一种便宜。奉行的原则,就是有便宜不赚王八蛋。所以,能犯规,一定会犯规,闯红灯,不规则地穿越马路,排队加塞,都是便宜。犯规犯法,一旦被抓住了,一定会用西方人看来更大的错误来弥补此前的过失,争取贿赂法官,收买当事人。国人在西方吃这样的亏,已经不止一次了,下次碰上,肯定还是有人再这样干。能用贿赂解决问题,在国人看来,也是一种便宜。因为以往的经验告诉他们,不贿赂,自己的损失会更大。打死也不会有人想到去争取自己正当的权益,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法庭审判公平公正。

  在帝制时代,皇帝客气的时候,认为百姓是他的子民。但实际上,百姓只是牛羊,皇帝的牛羊,由皇帝指定一些牧者来管理这些牛羊。因此,地方官又被称为某某牧,州牧或者县牧。

  做牛羊的人,由于不过是两脚羊,所以,不大可能经常期待被善待,偶尔碰上一次,不是感激皇恩浩荡,就得称颂清官大老爷英明。日常经验告诉他们,所谓天下,都是皇帝的,所谓规矩,所谓王法,都是皇帝用来治他们的。无论怎样,自己都是永恒被治理,被盘剥,被压榨的一群人。循规蹈矩做良民,实际上是吃亏,破坏规矩做暴民,要被镇压。唯一的活路,就是趁着皮鞭还没高高举起之际,钻空子犯一下规,能占便宜,就占点便宜。一旦被抓住,经验告诉他们,只能通过贿赂,才能减轻惩罚。作为被治的一方,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又能怎么样呢?一边是治人者,一边是被治的,一边是皮鞭,一边是牛羊,还能想象会有其他的选项吗?

  当家做主这样的事儿,作为口号当然可以喊喊,但是落在地上却太难了。难怪《动物庄园》里的动物,当家做主之后,依旧还是牛羊。做惯了牛羊的人,当然只认皮鞭。为官家干事的时候,需要皮鞭,平时生活,也需要皮鞭。没有皮鞭,他们即使扎堆在一起,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从前,还有乡绅,还有宗族,现在连这个都没有了。偶尔有人想要自组织做点事儿,上头还不放心,纳税人和公民,都成了忌讳。所以,凡事都得上面出面张罗,张罗不好,也得上面出面。单单交通秩序这一件事儿,北京这样的首善之区,都得靠警察和探头,一旦离开,立马天下大乱。这样的国度,这样的社会,真是让人害怕。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长在中国的“北极”北大荒。做过农工,兽医。初学农业机械,后涉历史,现在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书。在吃粉笔灰之余,喜欢写点不不伦不类的文字,有的被视为学术著作,有《武夫治国梦》、《乡土…
每日关注 更多
张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