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社会与中老年人的脸皮

张鸣 原创 | 2016-08-05 14:1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转型社会 

  走出国门,经常会碰到自己的同胞。虽说他乡遇同乡,并不感到特别亲切,但毕竟这是件好事,说明我们的国人现在有钱了。但是,也经常会遇到尴尬,比如国人的大声喧哗,住进酒店之后,旁若无人的闹腾,公共场所的卫生间,我们的同胞用过了,每每一片狼藉。男同胞撒尿,连坐便器的盖都不肯掀一下。最近,又有消息说,一位大妈在机场掌掴服务员。更可气的是,刚刚有人传在微信上一张照片,又一位大妈,在纽约当街大便,神情非常坦然。

  我必须承认,尽管近些年国人出国旅游的人增长很快,但欧美的发达国家,对于中国游客,还不大重视,以中年人为主体的旅游团,又喜欢自由活动,外语一窍不通,但活动范围却不小。人有三急,内急大发了,找不到厕所,当众方便,估计也是迫不得已。但从另一个方面也说明,我们的游客,尤其是中老年游客,的确脸皮比较的厚的。毕竟,能干出这样事儿的人,以中老年为主。

  人老了,脸皮多少是会厚一点,年轻时不敢干的,敢干了,不敢说的,敢说了。能讲荤段子,能骂人,急了,也敢动手。但是,即便如此,把他(她)放在一个熟人环境里,他(她)还是不大能这样放肆的。

  前一段人们总是在争论,到底是老人变坏了,还是坏人变老了。其实,就是一代没怎么受过教育,又正好赶上转型的人,先后进入了中老年。没有受过合适的教育,这是没办法的事儿。世界这么大,哪里去找中国这样的奇葩国家,在和平时期,居然能十年不办教育,大学基本停摆,还天天鼓动学生娃子搞斗争。其实,对于这一代人来说,更奇葩的,是恰好是在他们身上,赶上了中国的转型。不仅是现代化的转型,还有城市化的转型。原来只适应熟人社会的若辈,冷不丁就转成了城市人。

  在一个陌生人的社会里,所有的事儿,都变了,该讲的规矩,可以不讲了,该有的道德,可以不论了。谁看谁,都有点坏。好些还有单位的人,也就是在单位里有点讲究,一出了单位,在小区里都混不吝。退休了,在公车上,看见不肯让座的年轻人,当然压不住火。这样的人,如果出国旅游,在飞机上打架,在旅店里打架,在旅游大巴上打架,乃至当街大小便,都是可能的。在他们看来,反正谁也不认识谁,做也就做了,回到家里,谁能知道呢?

  然而,这是个网络时代,是个所有的奇葩事都可能被传播开的时代,你的奇葩,有人会义务给你直播的。我真的不知道,一旦这些人的熟人和家人看到这些视频和照片,会做何想?

  转型中的中老年人,的确有点难,但是,千难万难,公共道德这点事,课该补还是得补。损害了公共道德,公共卫生,扰害了公共秩序,就是坑自己,这个道理,不一定非得亲自以身试法才能学会。给自己留面子,就是给自己的子孙留面子。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长在中国的“北极”北大荒。做过农工,兽医。初学农业机械,后涉历史,现在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书。在吃粉笔灰之余,喜欢写点不不伦不类的文字,有的被视为学术著作,有《武夫治国梦》、《乡土…
每日关注 更多
张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