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收官之战

靳海光 原创 | 2017-01-07 21:53 | 收藏 | 投票

 本打算11月跑完黄山国际登山越野挑战赛就结束2016年的个人赛事活动,但是看到“国际越野跑挑战赛”的广告宣传还是不免动了心,赛事是央视旗下的公司举办的爱江山系列挑战赛的收官之战,官宣说CCTV5+全程参与报道,我想既然是收官之战那就收官吧,于是报名参加了27公里的赛事,当然更吸引我的有可能遇到飘雪,在雪中参加越野跑更是一种别样的体验。

 
从决定报名到比赛开始不过两周的时间,很显然,时间有点仓促,有了黄山越野跑的经验,主要的训练在下坡跑方面,重点在腿部力量的训练。12月的跑量减少了很多,但体能储备还够,12月16日满怀希望的踏上北京之旅。
 
很担心北京的雾霾天,比赛前一日抵达北京,一股弱的冷空气刚刚吹散雾霾,北京冬季难得一见的水晶蓝,只是好景不长,不到一天的功夫雾霾卷土重来。
 
 
 
12月17日是比赛日,早上五点就起床了,所住酒店早餐供应要六点钟,组委会提供的大巴发车时间就是六点钟,从酒店到发车点要一刻钟的时间,酒店的早餐根本来不及。胡乱吃了点面包,喝了一点牛奶,带上两根香蕉到安河桥北赶组委会提供的大巴。一出酒店门就感受到了北京凌晨的冷,鼻腔有些干痛,当时还是以为北方干燥天气所致,后来发现不是,接下来我会提到。
 
说好六点发车的大巴,推迟了一刻钟才发车,典型的中国特色,不管什么活动,总是有人迟到,迟到的人还总是心安理得,没有感觉是浪费别人的时间。大巴在黑暗中前行,因为夜里睡眠不足,开足暖气的车厢摇晃的很容易入睡,所以也没有感觉的路途有多长,到了凤凰岭自然保护区刚好七点,不知道是太靠北方的原因,还是因为进入山区,太阳居然还没出来,蓝蓝的天空挂着半轮月,月亮只有在这空明的山区才显得如此高洁净。幸运的是这远离城区的地方也远离了雾霾,至少我不会成为吸尘器了。
 
 
 
赛事的组织是我遇到较差的,离7:30开赛只有不到半小时的时间,组委会相关人员还没有完全就位,问何处存包也没人搭理,过了好大一会才看到有人进入景区大门,才知道比赛起点设置在景区内,没有检录处,参赛包寄存处很小,我想两千多人的赛事,如何存得下。幸好我把不需要的东西留在了酒店,本来想寄存的厚外套就随身携带吧。
 
时间到了比赛开始节点,但是比赛还没有准备好,这就是央视的作风吗?繁文缛节的一系列讲话,终于有人带领大家做热身操了,比赛正式开跑已经快八点钟了,可笑的是最终组委会提供的成绩开赛时间是从7:30算起的。
 
 
 
 
北方的山区植被没有南方丰茂,尤其是在冬季。凤凰岭岩石嶙峋,晨光下还是有点风貌的。
 
 
赛道出乎意料的虐,起点到龙泉寺是一段354米爬升,4.3K的不规则台阶路,这一赛段是相对轻松的平均配速九分钟左右,接下来的龙泉寺到神泉路段仅仅只有114米的爬升是一段山区公路,总算可以找到路跑的感觉,配速迅速回到5分钟,本以为后面的赛道也是如此,谁料想这仅仅是热身。
 
从神泉开始是一大段台阶路,这是最长的一段爬升(总计1213米),有台阶的的道还算好,有部分是土石路段,相当的滑,这一段是向阳的山坡,路面干燥碎石子让你脚下打滑,比台阶路更费力。与路况相对的,这一段的景色也格外的秀丽,蓝天少许的白云,在接近山顶的时候远望雾都,真是令人感慨,蓝天下被雾霾笼罩的帝都,这么近又那么远,几百米的空间上面清澈,下面混沌。过了飞来石迎来一段野径,这才是最困难的一段。
 
 
 
北方的山植被多数是荆棘丛生的灌木,在灌木丛生的小道里穿行需要格外的小心,不小心就会被划伤,有点后悔穿的是阿迪足球训练裤,这样的路段最好是牛仔服或者是硬壳的户外服装。衣服坏了没什么,心痛新装,刺痛肉体更难受,所以这个路段走的十分辛苦,也是格外的小心。这里的配速迅速下降到了25分钟左右,可怕的是这样的路段居然很长,断断续续的有近7公里,这一段对体力的消耗也是相当的大,因为是野路,中间根本没有补给,只能靠自己带的食物和饮料,倒霉的是当我口渴难忍时,发现保温杯没有拧紧盖,一路颠簸饮料已经所剩无几,所幸还有两根香蕉和几块巧克力帮我走完这段魔鬼赛道。
 
到了大风口,终于可以轻松一些,相对平缓的林间小路,但其中也会遇到暗冰,而随后路段会经常遇到,因为我们来到背阴坡。到了鬼屋,下到公路路段终于迎来了补给站,有热米粥喝,在寒冷的冬季这样的补给太重要了,补给站耽误点时间,问工作人员才走了一半,看到用时已经四个小时,心中暗惊,这样的速度是我所没有预料到的,上个月刚结束的黄山越野20公里也不过四个多小时,我觉得是小看了北京这个赛道了。
 
我参加的这一组别关门时间是九小时,报名的时候还想,九个小时太长了吧,我觉得五个小时就能完赛,完赛后下午还有时间去圆明园游玩一下,现在我明白了,今天只能耗在这场越野挑战赛上,能赶上关门时间就不错了,再也没有其他非分之想了。
 
鬼屋到阳台山,是一段因多处大面积塌方而废弃的盘山公路,弯弯曲曲有6K,累计爬升520米,我的感觉组委会提供的资料是错误的,他们计算距离是地图平面,而我们走的是上上下下的山路,后来有北京的跑友验证了我的说法,实际上整个赛道应该有34K,而不是报名的27K。
 
 
 
阳台山下去是一段景区公路,从报名提供的资料上看没有多大的爬升了,心里感觉胜利在望,痛苦的日子结束了。一路跑下山去,精神和身体都松弛了,到了打卡点,工作人员给了我们当头一棒,指向另外一段山坡,说27公里转向右边一个山峰,眼望山顶足足有三百多米高,令人崩溃的是路极其难走,全是砂石土路,没有台阶,这样的路段爬上去是何等的吃力,坡陡路滑,关键身体刚放松下来,又迎来如此挑战,衣服湿了干,干了又湿,寒冷的季节里这真是挑战极限啊。
 
几乎是耗尽全身的力量终于爬上山顶,全身再次被汗水浸透,又迎来荆棘丛生的下山野道,这一路段暗冰最多,报名的时候曾经幻想银装素裹的北方山脉,穿行其中该是怎样的诗意,麻蛋!幸好没有下雪,要不然这样路怎么走,即便如此还是滑了几跤。
 
时间从没感觉如此漫长,走不完的野路,时间来到了六小时,总算遇到了石阶路,走了没多久,感觉这不规则的石阶路也是很苦难的,想想黄山陡峭的台阶路都没有畏惧,偏偏在这北方的野道遇到了此生最难的路,也许是时间耗得太久,脚开始痛,每下一个台阶都觉得痛,硬硬的石板不想落脚。终于体会到了组委会宣传的亚洲最难赛道的原因了,各种不同路况,甚至还有大面积的滑坡。
 
与我相似的人太多,从阳台山下来就遇到一组北京当地的跑友,据说他们跑全马的成绩相当不错,基本可以在四小时以内完赛,遇到这样的赛道也吃不消了,路到半程就感觉跑了一个全马,果然路跑与越野有很大的区别。
苦撑着终于到了公路,遇到工作人员问距离终点还有多远,告知还有四公里,我问工作人员你们这是27公里吗,我现在都不止27公里了,怎么接下来还有四公里?路段是怎么测量的?
 
4公里的路,如果是平时也就是二十分钟的时间,对于精疲力竭的我,这成了畏途。没办法咬牙慢跑吧,毕竟是下坡的公路。四十分钟后看见了终点,本来想走了,看到终点有这么多镜头等着,硬撑着也要跑起来,用冲刺面对终点。
 
最后的慢跑多少缓解了身上的疲劳,7小时10分完赛,终于可以在终点吃到组委会提供的食物,又喝了几碗粥,这个时候最想喝的也是粥,毕竟寒冬里水太凉。因为太疲劳,身体抵抗力急剧下降,再遇到风寒,当天晚上眼睛、鼻腔、牙齿无处不痛,原来早上鼻子干痛是感冒的征兆,夜里发烧,头痛欲裂难以入睡,第二天去长城游玩的计划取消。
 
 
 
别了2016的赛事,挑战赛其实挑战的是自我。
 
附:比赛时间信息
 
本文为悦跑圈跑友原创投稿,转载请注明出处及链接。
 
 

靳海光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财经评论员.搜狐个人博客请点击http://jqyy88.blog.sohu.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