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十九大98岁年长代表万海峰-万祥军:老将军高风亮节

  党的十九大98岁年长代表万海峰-万祥军:老将军高风亮节

中国新闻采编网 中国新闻头条网 万权报道:“万海峰离休后,与夫人赵政一道,在北京一座优雅宁静的四合院里颐养天年。”万祥军主任对记者说:将军家客厅有两帧书法条幅,一帧是原国防部部长张爱萍上将的题词:“勿逐名利自蒙耻,要辨伪真休奴颜。”另一帧是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王庆新赠送的墨宝:“万世勋名警碧海,千秋鸿业箸青峰。对党的十九大最年长党代表之一,98岁的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原委员、副国级领导,原成都军区政治委员万海峰的走访和访谈是我们国家政策研究室中国国情研究中心的重要工作,对万海峰上将的走访约在将军家中进行。少顷,将军身着灰色便服走进来,头发花白面色红润身板硬朗。“你好,你好,欢迎!”随后一一握手。将军的朴实与热情,让我们到访的一行人员此前的紧张烟消云散。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璀璨将星中,有一位传奇人物---万海峰,1933年7月,当时13岁的他加入红军参加中国工农红军第28军。1935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7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保卫鄂豫皖苏区的游击斗争;经受过抗战硝烟的洗礼;解放战争苏中七战七捷、孟良崮、淮海和渡江战役留下他的身影;建国后挥师入朝参战;1976年参与指挥了唐山抗震救灾。1982年任成都军区政委,又参与指挥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共第十二届中央委员、十三大代表,中顾委委员(1987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第五、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1955年9月被授予大校军衔。曾获3级八一勋章、2级独立自由勋章、2级解放勋章。1988年9月被授予上将军衔。1998年7月被授予2级红星功勋荣誉章。1998年9月离休。2015年9月2日,习近平主席为万海峰亲授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图示:“对党的十九大最年长党代表之一,98岁的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原委员、副国级领导,原成都军区政治委员万海峰的走访和访谈是我们国家政策研究室中国国情研究中心的重要工作。”万祥军对记者说。

图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颁发仪式2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

图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颁发仪式上习近平主席为万海峰将军颁发纪念章。

图示:万海峰将军回顾我军人民战争历程,

图示:万海峰出席2015年6月27日长征精神红色旅游火炬传递活动新闻发布会。

图示:万海峰出席2015年6月27日长征精神红色旅游火炬传递活动新闻发布会。

图示:大型档案纪录片《永远的红军》影像素材移交仪式在北京举行,91岁的万海峰上将、95岁老红军王定烈、百岁老红军王定国、94岁老红军胡正先、96岁老红军方子翼和94岁老红军蒲文清六位老红军应邀出席。《永远的红军》在全国范围内抢救性采访和拍摄健在的老红军150人!

 

从严治家不特殊革命家风代代相传

“万海峰的几个子女,按照父母亲自幼灌输的‘路要靠自己闯’的教诲,在各自的岗位上勤勤恳恳地发奋工作。他们和父母一样,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从来不曾指望身居高位的父亲私下里给自己帮忙,为自己提供什么优越的条件。”万祥军向记者表示,在这个家庭,我们还可以体会到革命家风代代相传的传统。同时,也能看到不特殊的家风。他们一不攀比,二不埋怨,凭着真才实学,一步一个脚印地开拓自己的事业。

万祥军说,长期以来,在万海峰夫妇言传身教、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在这个由三代14口人组成的大家庭里,敬老爱幼,互谅互让,其乐融融,从来不为一点琐事而争吵,一派团结和睦的氛围。作为独生子女的第三代,在嘻笑打闹中有时难免发生些磕磕碰碰,每当这时,各家的父母都严格管教自己的孩子,从不争长护短。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初起,万海峰的子女,一个个相继从学校跨入社会。这个时期,也正是万海峰担任成都军区领导职务的时期。他的一些老战友、老部下出于部队对他的关心,总想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给他的孩子们一点照顾。每当这时,万海峰总是婉言谢绝,明确说:“孩子们的前程要靠他们自己去闯,决不能让他们养成依赖父辈的坏毛病。否则,把我们的下一代都娇惯成‘八旗子弟’,党和国家的前景不堪设想。

1970年,长子晓平从南京航空学院毕业,正待分配。孩子从小在军营长大,对军队有特殊感情。他想:“如能分配到军队工作,待遇相对也会比地方高些。”当儿子向万海峰夫妇流露这种心愿时,万海峰恳切地说:“你想到军队工作,我们不是办不到。但我们不能搞特殊化,工作的分配,还是要服从国家的需要,听从组织的安排。”就这样,晓平愉快地到天津一家工厂当了技术员。

万海峰任驻河北唐山某军副军长时,他的女儿、次子、幼子相继中学毕业,都是在驻地应征入伍的。每到征兵时节,负责征兵的他的老部下,总想把万海峰的子女招到自己部队,以便在今后的培养和使用中给予可能的照应。万海峰则认为,孩子们在这种环境里肯定得不到严格要求、严格锻炼,不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反而会给部队造成不良影响。因此,他立了一条“家规”:不允许儿子到自己领导的部队当兵,也不允许女儿到夫人赵政领导的驻军医院当兵。

女儿晓荆参军后,被分配到北京军区在郊区门头沟新建的第268医院。晓荆一入伍就和男兵一样,成天搬石头、垒砖头,从事艰苦的营建工作。次子晓松参军后,也被分配到北京军区比较艰苦的工程兵某舟桥团。

1969年,幼子晓援初中毕业。当时正值党中央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万海峰想,作为军队一个领导干部,应该带头响应党的号召。于是,他和夫人一起做晓援的思想工作,并为他置办了下乡用的衣被、餐具等。后来,鉴于国内外形势,中央的政策有了变化,要求部分应届毕业生参军,这才让晓援根据自己的志愿,应征到海军某潜艇支队当兵。

1972年,万海峰调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时,组织上为他在北京东直门内北新仓盖了一套住房。开始,6口之家,加上工作人员10来口人,由于子女均未成家,倒也不显得拥挤。后来,几个孩子先后结婚,生儿育女。不算工作人员,就是个大家庭。

子女单位每逢分房子,人们总认为其父亲是高级干部,住房一定宽敞,为此先考虑别的困难户。于是,4个子女、配偶加上第三代,大小12口人,不得不与万海峰夫妇一起挤在这个小宅院里,加上万海峰的秘书、保卫干事、司机、警卫员、炊事员的办公室、工作间,有的工作人员结婚后,在附近找不到住房的,还得挤出一间房子来作为家属宿舍。这就使得这套四合院式的平房,显得拥挤不堪。

“照顾大局,注意影响”,万海峰夫妇是这样要求自己,也是这样教育子女。孩子们在各自的工作单位里,每逢分房,都自觉做到不争、不比、不吵、不闹,一切听组织上安排。在北京军区总院任副主任医师的晓荆,按规定可住三室一厅的单元房。但看到医院里无房、少房的困难户太多,宁愿和丈夫、孩子挤在万海峰家1976年抗震时搭的一间简易房里,也不向组织上伸手。

在这个大家庭里,至今还沿袭了战争年代的那种“军事共产主义”传统:逢年过节,子女婿媳从各自的工作单位领回的那份鱼肉禽蛋之类的食品,都自觉交到食堂统一处理,没有一个“打埋伏”的。每当节假日,全家想包顿饺子改善伙食,子女儿婿媳都自告奋勇争着帮厨,大厨房里洋溢着一片欢笑嘻闹的喜庆景象。

万海峰接受习近平主席颁的发抗战纪念

“万海峰老将军接受了习近平主席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万祥军对记者表示,接受颁章的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是:刘汉生、李力安、安志文、赵东宛、庄炎林、吴庆彤、万海峰、蒋顺学、刘振华、朱光、魏金山、于丁、梁斌、史保东、孙庭江、李占瑞、林上元、佟荣芳、陈立人、张素久、马·阿·加列耶夫、陈香梅、小林宽澄、塔·戈·舒德洛、杰·温雅德、尤·尼·亚斯涅夫、约瑟夫·沃伦·史迪威、托马斯·拉贝、苏曼加拉·博卡、马克·白求恩。

伟大胜利千秋颂,历史功勋向未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颁发仪式2日上午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30名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帮助和支持中国抗战的国际友人或其遗属代表颁发纪念章并发表重要讲话(讲话全文见第二版)。习近平强调,实现我们的目标,需要英雄,需要英雄精神。我们要铭记一切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作出贡献的英雄们,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戮力同心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强、俞正声、刘云山、王岐山、张高丽出席纪念章颁发仪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张德江主持仪式。同时,刘奇葆、许其亮、范长龙、栗战书、郭金龙、杨晶、杨洁篪、郭声琨和房峰辉出席纪念章颁发仪式。 中央和国家机关有关部门、军队有关单位、有关人民团体和北京市负责同志,接受颁章人员亲属以及70名少年儿童代表参加仪式。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中央决定,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名义,向约21万名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或其遗属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表彰他们的历史功勋,彰显他们的荣誉地位,体现了对抗战英雄的深切关怀和崇高敬意,体现了对历史的铭记和对伟大抗战精神的弘扬。

在热烈的掌声中,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他首先代表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向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表示崇高的敬仰,向抗战老战士、老同志、抗战将领,向帮助和支持中国抗战的国际友人致以崇高的敬意。习近平在讲话中指出,我们在这里隆重举行仪式,颁发“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目的是表达对抗战英雄的崇敬,弘扬伟大的抗战精神,宣示中国人民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开创未来的坚定决心。

纪念章正面铸有抗日战士浮雕、延安宝塔山、黄河、橄榄枝、光芒图案,寓意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决定因素,中国共产党的中流砥柱作用是抗战胜利的关键,全民族抗战是抗战胜利的重要法宝,颂扬抗战老战士老同志和抗战将领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作出的历史贡献,展现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和世界和平发展的光明前景。

万海峰将军倡议举办长征精神火炬传递活动

为了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80周年,全国红色旅游工作小组办公室主办的“薪火相传,再创辉煌”长征精神红色旅游火炬传递活动新闻发布会,于2015年6月5日在北京召开。出席会议嘉宾国家政策研究室中国国情研究中心主任、全国工商联执委万祥军表示,老将军万海峰也出席了本次活动,根据活动组委会的安排,火种采集活动于8月5日至8月22日进行,并在9月6日至10月18日完成,历时三个月,行程一万多公里。

万祥军明确,在万海峰老将军的倡议下,火炬传递活动将在沿途各站点开展“寻找红军足迹、口述红色历史”媒体采集活动;“缅怀革命烈士,祭奠红军烈士”纪念活动;“保护红色遗产,发展红色旅游”万人签名活动;“长征精神手拉手”捐助红军小学活动,“保护红色遗产万人签名”以及红色旅游发展座谈会,群众性红色文艺演出活动等,积极推进红色资源库的建设,更好地挖掘保护和利用红色资源,让更多的人参与红色旅游活动。

本次活动分为火种采集和火炬传递两个部分,将涉及全国15个省市、26个县参与,30多个红色旅游景区互动。火炬传递途径12个省,分别是江西省瑞金市、广东省梅县区、湖南省炎陵县、湖南省通道县、广西省兴安县、贵州省黎平县、贵州省遵义县市、云南省威信县、云南省寻甸县、四川省石棉县、重庆市开县、四川省松潘县、青海省班玛县、宁夏省隆德县、陕西省铜川市、陕西省延安市、陕西省吴起县、甘肃省会宁县、宁夏区西吉县和甘肃省华池县。

“发生在80年前的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是人类历史上的一次壮举,不仅创造了战争史上的奇迹,还形成了伟大的长征精神。”万祥军对记者说,通过此次活动,大力弘扬长征精神,发展红色旅游肩负的责任重大,使命光荣。学习和弘扬长征精神,对于我们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时代价值。”长征精神,追忆红色经典。不仅缅怀了革命烈士,还发扬了红色传统,传承了红色基因。

在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全国红色旅游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效,红色经典景区4A级以上景区达到142个,其中5A级景区22个,接待超过100万人次的景区93个,仅红军长征文化为主题的景区就有100多个,许多红色旅游景区成为了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阵地,成为教育人民、引导社会的重要课堂,成为大学生社会实践、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重要场所,在加强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建党九十周年系列采访嘉宾万海峰

“在百忙中,我接受了一个建军九十周年对老将军的系列采访任务,对嘉宾万海峰将军的采访我们并没先追溯战火纷飞的岁月,而是从2010年上映的一部国产影片—《唐山大地震》谈起。电影中展现的震后断壁残垣,与解放军手举红旗从四面八方赶来救灾的情景,让老将军再次回忆起了那段岁月。”万祥军说。

将军语速不快、吐字清晰,言谈话语间透着对唐山人民感情的愈久弥深。“在唐山大地震纪念馆里,有几个雕像,其中一个是我的,做的很像。”他咧嘴笑说,现在外出遇到唐山老乡,还要拉拉家常,问问唐山的发展。将军的秘书指着储物架上一块石头对记者讲,2008年发生的四川汶川地震,时刻牵动着将军的心。老人专门向组织捐献了一个月的工资,并托人带回了这块灾区的石头。

1976年7月28日凌晨3时42分,拥有106万人口的唐山市发生7.8级地震,唐山瞬间被夷为平地,死难群众达24万余人,重伤16万余人。万海峰长期任二十四军主要领导,二十四军军部就在唐山,他曾经在唐山工作近20年,见证了唐山从一个破落的小镇建成我国北方工业重镇的全过程。在此危难之时,时任北京军区副政委的万海峰主动向中央军委请战,要求参加抗震救灾。军委经研究同意了万海峰的请求,任命他为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副总指挥。

28日上午,万海峰就乘飞机冒雨赶赴唐山,透过霏霏细雨,一幕幕灾后惨景深深地震撼了将军的心灵:昔日繁华的唐山已不复存在,断垣残壁中,只能从树木的残干中辨认原来的街道。幸存者零零散散分布在废墟上,好似一群原始的生灵。远处,公路断裂,铁轨扭曲……在临时支起的简易帐篷里,将军擦了擦湿红的眼睛,开始了紧张的抗震救灾指挥。

抗震救灾,首要的是勘察灾情,万海峰熟悉唐山每一个角落,他不容置疑地冲在最前线。他不顾大小余震不断,摇摇欲坠的楼房、墙体随时有倒下的危险,奔走在断壁残垣间视察灾情,看望受灾群众和前来救援的部队指战员。他指挥部队迅速抢救被埋压的群众,维护社会治安。

一天,万海峰巡查灾情时,无意间发现了一幕惨不忍睹的场景:一个中年男子从废墟中扒出了几具男孩的尸体,尸体上沾满了沙砾,可这名男子不做任何处理就将尸体一具具往车上扔。车上的两个青年人,则像装垃圾一样用四齿耙将尸体往车里搂。见此情景,万海峰急忙走上前去,用颤抖的声音劝道:“老乡,不能这样,冷静点,给孩子包裹一下。”他转过身来,又对装车的青年说:“同志,你们辛苦了。不要那样,要用手搬,死难者都是我们的亲人啊!” 回到指挥部,万海峰立即建议:“对遇难者遗体的处置,也应怀着深厚的感情。尸体不能赤身裸体,一定要包上。这不是小事,反映着我们抗震救灾的精神面貌,每具遗体要写上名字,让人家知道埋在哪里,这件事要做细!”他的这个建议当即被采纳并迅速执行了。

万海峰虽没有学过医,但他清楚地知道大震之后必有大疫的“铁律”。唐山大地震发生在炎夏酷暑,尸体腐烂速度惊人,空气污染相当严重,解放军战士在救援时因氨中毒而昏倒的事情时有发生。当他发现人们为了省事,在公园的空地上就地掩埋遇难者的尸体时,惊得连声高呼:“不能这样做,要闹瘟疫的!”他就此事在指挥部会议上以嘶哑的声音呼吁:“大灾之后必有大疫,这是历史教训,不能麻痹!那么热的天,很多尸体开始腐烂,活着的人就在尸体附近生活,一定要把尸体运到郊外,不能让活着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赶紧报告中央,组织强大的防疫队伍来唐山,开展防疫工作!”

正是在万海峰的建议和多方协调下,抗震救灾指挥部成立了卫生防疫指挥部,迅速调运大批卫生防疫药物,抽调专业防疫队伍,发动群众开展防疫大战,并先后出动飞机、防化车和各类消毒汽车,对唐山市反复进行空中和地面喷洒,还为灾区军民普遍注射了预防针。这场空前规模的防疫战,使唐山避免了大灾之后出现大疫,创造了人间奇迹!

到10月上旬,万海峰在唐山日夜奔波了100多个日日夜夜,在那场与自然灾害短兵相接的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将军的唐山情愈久弥深。许多年后,他还饱含深情地对人们说道:“我每年都会到唐山看看,因为我也是半个唐山人啊!”

“采访即将结束时,我们注意到一张将军参观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照片。”万祥军说:谈到祖国的繁荣发展,万海峰说要感谢党的领导,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90年,新党员要倍加珍惜现在的环境,吃苦在前、困难冲在前的精气神儿不能忘记。朴实的话语里流露出,“九十高龄一兵”对祖国人民的拳拳之心,对党的深情厚感。

图示:1986年2月万海峰陪同邓小平视察成都部队。

图示:1989年8月万海峰在成都接待朝鲜人民军崔光大将。

图示:万海峰将军出席会议。

图示:万海峰将军出席会议。

图示:2003年万海峰全家福。

 

回顾万海峰特殊战役曾生俘日军少尉

“人民战争是我军战无不胜的法宝”,万海峰老将军说。在和万祥军的访谈中,万海峰老将军围绕这一主题深情回顾了中国革命走过的不平凡道路,用一个个战斗故事勾勒出人民战争波澜壮阔的历史画卷。 “1933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在抗日战场上纵横驰骋的老将军万海峰回忆起烽火连天的革命岁月,激情满怀,壮志不已。”万祥军向记者表示:这位由一名放牛娃成长为共和国上将的高级将领,谈到中国革命之所以能走出低谷、取得成功时,高度赞扬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在中国革命中发挥的巨大威力。他说,人民群众永远是军队的靠山。只有发动群众、依靠群众、为了群众,中国革命才有坚强后盾,人民军队才能从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

万海峰回顾说:1920年底,我出生在河南光山县槐店乡万河村万黑塆一户普通农户家里,由于家境贫穷,找人取名是要给钱的,父母就给干脆叫我 “毛头”。参加红军后,已经是一名红军战士了,我想,总不能还叫“毛头”吧,便鼓足勇气请高敬亭政委给自己取个名。高敬亭当即就答应了,沉思片刻说:“我们红军,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这个战斗集体,像海洋一样大,像山峰一样高,部队和个人都有光辉灿烂的前程。你姓万,就叫万海峰好不好?”从此,红二十八军的花名册上就出现了“万海峰”这个名字,一直到如今。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参加过保卫鄂豫皖苏区的斗争和三年游击战争。抗日战争初期,任新四军四支队司令部警卫员,后入新四军皖南教导总队学习,结业后,先后在新四军江南、苏北指挥部任参谋,1941年6月起,先后任新四军苏中军区第四纵队独立旅七团二营营长,泰兴独立团、靖江独立团、如西县独立团、苏中三分区独立团副团长,新四军一师一旅作战科副科长、一师一旅教导大队大队长。先后参加过著名的黄桥决战、苏中反扫荡等重大斗争。

解放战争时期,历任华中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部作战科科长,十八师五十四团副团长,第三野战军第二十四军七十二师二一六团团长。率部参加了苏中七战七捷、涟水保卫战和莱芜、孟良崮等战役。后又参加了平汉路破击战、豫东、淮海、渡江、解放长山列岛等战役和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四军七十师参谋长,七十一师副师长,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四军炮兵室主任,参加指挥了志愿军夏季反击作战,后任七十二师师长,1953年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二级国旗勋章。1954年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1955年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1959年9月起,先后任二十四军七十二师师长,二十四军副军长、军长,1972年任北京军区副司令员,1975年任北京军区副政治委员,1982年任成都军区政治委员。

1920年9月,万海峰出生在河南光山县泼河乡椿树店村,父亲万田润老实巴交,辛苦了一辈子,仍然地无一分,田无一垅,只有两间破草房。万家早先生得二个妮子,现在喜得贵子,该起个响亮的名字,然而求人起名要花银子,夫妻俩一合计,就起了个乳名叫“毛头”。毛头3岁那年,母亲肖氏积劳成疾,过早离开了人世。全家的重担压在万田润身上,他拖着残腿到光山县城给一财主打工,全家仍难糊口。为养活全家,他只得将两个还不到10岁的女儿送人当童养媳。

毛头7岁时,奶奶过世了。父亲在外帮工,家里只剩下孤苦伶仃的毛头一人,幸得隔房的二姑收养。已经懂事的毛头,一心想为姑妈减轻点负担,他放牛、割草、打柴、担水,见活就干。乡亲们夸他懂事、勤快、机灵、有出息。他自然得到姑妈的抚爱。

1924年,董必武派几个共产党人回光山县,成立了党组织。在黄麻起义的影响下,光山县委组织农民多次暴动。1929年,徐向前来到光山柴山堡“扩红”,招兵买马。1932年,红1军副军长兼红1师师长徐向前,率部攻取光山县城。此后,红4方面军、红25军、红28军先后在光山县留下了革命的火种。

红军的言行举止,解开了毛头心中的“疙瘩”;“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是穷人的队伍”这一真理,在他幼小的心灵里打下了深深烙印。他慢慢地懂得:跟着红军才是出路,参加红军才有盼头。

1933年7月12日,万海峰跟着二叔经过十几天的跋山涉水,找到了转战于天台山的光山独立团。从此,万海峰正式成为一名光荣的红军战士。在一次转移中,万海峰与部队失去联系,正在他精疲力尽之际,巧遇红二十八军政委高敬亭将军,高敬亭将万海峰留在身边作为警卫员。

红28军政委高敬亭对毛头说:“红军战士怎能叫毛头呢?我们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这个战斗集体,像海洋一样大,像山峰一样高。毛头,你就改名为海峰吧!”他十分珍惜这个名字,暗自发誓:决不辜负高政委的期望,要在革命熔炉里冶炼成才。

1941年1月,国民党苏鲁皖边区游击军副总指挥李长江投降日军。新四军第一师师长、苏中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粟裕奉命指挥一师及苏中独立第七团寻歼李长江部。粟裕决定派时任新四军江南指挥部侦察参谋的万海峰出任二营营长。万海峰时年21岁,一天连长都没当过。

万海峰二话不说,一上任就指挥全营官兵在姜堰(今泰县)的石家岱镇用3天功夫打了个两战两捷,歼灭李长江部600余人,战士们竞相奔走,交口相赞:“小营长指挥我们打了个大翻身仗!”不久,万海峰奉命到苏中军区第三分区所属的泰兴县担任县警卫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刚到泰兴,万海峰就碰上日伪军纠集6000余兵力,兵分8路向三分区根据地的中心区域“扫荡”。他临危不乱,率部在一个叫姚岱的小镇歼灭日军烟养义少尉以下20余人,俘虏2人,开创了苏中敌后根据地生俘日军的纪录。

7月,万海峰赶往靖江县警卫团任副团长。一上任,他就接到县委命令,由他和政治处主任董铁山率部奔袭靖江县城,向抗战4周年献礼,借此提高新四军的声威,鼓舞民心。任务很艰巨,压力也很大。万海峰化压力为动力,在听完董铁山和两位营长关于地形敌情的介绍后,他紧锁的眉头倏地打开了,一只大手重重地拍在了桌子上:兵分两路,用奇兵!

这天夜里,万海峰带着一营和特务连借夜幕掩护,悄悄向靖江县城体育场的日伪军据点开进,另一路则由董铁山率二营直奔伪警察所而去。一靠近据点,万海峰就下令战士分散到各个方向,同时向据点射击,这一招果然管用,据点里的日伪军搞不清到底哪个方向上有人,不敢贸然行动,纷纷龟缩在据点里。

万海峰立即命令特务连长瞿熙趁乱冲进牢房,解救了被囚禁的十几名抗日军民。万海峰这边打得轰轰烈烈,董铁山那边也不甘落后,他带领部队向伪警察所猛攻,30多个睡梦中的伪警察眼瞅着逃跑无望,纷纷缴枪投降。结果半个小时不到战斗就结束了。

1942年6月,万海峰奉命率领警卫团攻打靖江守敌重要补给中转港——八圩港。八圩港易守难攻,万海峰便让手下的4个连各自抽调精干力量组成4个突击排,1个排牵制港东核心据点敌人,1个排攻歼港西敌据点,1个排袭击停在港口的敌船队,1个排则负责打击从靖江县城赶来的敌增援部队。一番部署后,万海峰换上了一套伪军官的行头。

一队穿着伪军军服的队伍带着10来个挑着箱子的民夫,出现在了八圩港东边的核心据点的吊桥前。守卫的哨兵正在打盹,听到动静,惊醒过来,端着枪探着脑袋厉声问道:“什么人?口令!”只见一名年轻的伪军官挥了挥手,大声说道:“自己人!我们从南京押解军款物资去泰州,为确保安全,今晚要在这里过夜。快放下吊桥,让我们进去吧!”

正当据点里的伪军们做着光洋美梦时,过了桥的伪军和民夫突然“翻脸”开起火来,打得他们哭爹喊娘。就在据点内枪声四起的时候,停在港口十多只敌船跟着燃烧了起来。“同志们,我们成功了!”原来,那位年轻的伪军官正是万海峰。在他的精心指挥下,警卫团奇袭八圩港大获全胜,新四军则无一伤亡。

1947年1月,华东野战军成立,万海峰任副团长的部队改编为华野六纵十八师五十四团。4个月后,该团奉命挥师南下,参加挫败蒋介石对山东解放区进攻的战斗。5月12日,正当五十四团准备参加攻打白彦城守敌的战斗时,野司首长陈(毅)、粟(裕)发来指示,命令十八师迅速北上鲁中地区,迂回至敌背后攻占垛庄,配合大部队围歼已进至孟良崮的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整编第七十四师。

当时,因为团长职位暂空,身为副团长的万海峰就成了五十四团最高军事首长,他毫不畏惧地带领全团指战员走在全师的最前头,冒着敌机袭扰的危险,一路翻山越岭,夜以继日地向垛庄疾进。经过连续40多小时的强行军,万海峰成功地带领部队穿插至垛庄西南岱山寺西侧的无名高地上。

天快亮时,万海峰指挥部队配合友邻的五十三团,从西、北、南三个方向,出其不意地向垛庄发起猛攻。驻垛庄守敌仗着自己手中有美式装备,加上这一带地形奇特怪石林立,以为我军不敢进犯,没有修筑什么像样的工事。在我军强大的攻势面前,守敌很快就溃不成军,五十四团只发起一轮进攻,就轻松拿下孟良崮一侧的天马山。

1952年,万海峰所在的二十四军入朝参战,军长皮定均极力推荐他担任炮兵主任。二十四军历史上从未有过统一的炮兵指挥机构,万海峰又是步兵出身,一切都要从头学起,而且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臻于完善,其压力可想而知。令人称奇的是,万海峰进步神速,很快就指挥得游刃有余了。

他先是提出“游动炮群”作战的思路,利用突然、近迫、猛烈的急袭,打击敌炮兵,收取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效果,并创造性地将这种战术推广到高炮部队,提倡游动设伏,奇袭敌机,弥补了我军高炮炮型老、射击高度不足的弱点。在一次攻击敌无名高地的战斗中,万海峰沉着指挥炮兵对该高地的美军阵地实施15分钟急袭,并展开延伸射击,有效地压制了敌军火力。次日,敌军以30辆汽车满载后续部队集结时,万海峰又指挥炮群以3分钟火力急袭,歼其大部。战后数据显示,仅万海峰指挥的炮兵就歼灭美军1800余人,战绩斐然!

戍边西南万海峰铸铁肩

1982年金秋,北京军区副政委万海峰被任命为成都军区政委,当选为中央委员,在出席了党的十二大后,千里赴任大西南。“身上千斤重担,身后千军万马”,军委首长的一再叮嘱,饱含着对他的无限信赖和期待。

万海峰上任时的成都军区辖四川和西藏,1985年夏全军精减整编,成都、昆明两大军区合并,新组建的成都军区,其战略区包括云贵川藏三省一区的230万平方公里,周边与7个国家接壤,有7000公里边防线,担负着对越防御作战和反对地区霸权主义蚕食我领土的重任,部队建设与军事、政治、外交斗争融为一体。新的军区党委8名常委中,7名是从其他军区的军职干部提任的,两个老班子中只有万海峰留任。他担任成都军区主官8年,紧紧团结一班人,围绕加强边防建设这个中心,开展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

万海峰特别注重西藏和老山前沿地区。他两进西藏、四上老山,深入一线连队和边防卡哨,考察战备工作,着眼长远建设。首次进藏一个多月,年愈花甲的他每天乘着越野车在雪山峡谷间来回颠簸,2个师、3个军分区、5个边防团和65个分散小单位,都留下了老将军坚实的脚印。两年后他再次进藏,检查了西藏军区所属机关、部队及重点地区的边防连队和哨卡,他把军区党委和机关对广大基层官兵的关怀和温暖,播撒在戍边战士的心田。

自1985年夏昆明、成都两军区合并后,万海峰把老山、者阴山中越边境斗争又列为工作重点。5年中他先后4次深入老山、者阴山看望一线部队官兵。1987年7月,他刚从千里川藏线调研返回成都,又风尘仆仆地踏上云南边疆的热土。他深入前沿阵地,进坑道、钻猫儿洞,亲身体验前线官兵的生活:一线阵地工事狭窄、潮湿,蚊蝇成群,鼠害成灾;战士长期屈身洞内,90%的人员烂档,遍体湿疹。看到这一切,万海峰立即责成有关部门给前线送去适应猫儿洞的健身器材,将新研制的“烂档松”等药品送到前线。

万海峰在实践中,总结和叫响了“两老精神”。一是“老西藏精神”即“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创业”;二是“老山精神”即“祖国利益高于一切,为了祖国舍得一切;对祖国、对人民赤胆忠心,舍身忘生,英勇奋战;无坚不摧,无敌不克;吃亏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

在万海峰的倡议下,全区各部队深入开展了学习弘扬“两老精神”的专题教育,“两老精神”在西南边防万千官兵中锤炼着、丰富着、发展着。多少热血青年,在西南战区这个考场上,用鲜血和生命书写着人生的正确答案;多少时代的“宠儿”,在西南部队这座大熔炉里,磨炼了意志,升华了思想,净化了灵魂。

8年来,万海峰深入实际,察实情、办实事、求实效的优良作风,深深烙在西南战区干战的心头。1990年4月,他满怀眷恋之情,告别灌注了8年心血的西南战区。所到之处,许多老边防、老高原、老基层怀着无限深情,目送万海峰离去的背影而热泪盈眶……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万祥军,经济学学士,经济师,记者编辑、营销企划人。工作主要涉及新闻媒体、协会商会、大健康医药产业和营销企划四个方面。 1988年毕业于山东大学,1990年上海中医药大学完成第二学历,曾具体从事过财务、税收、审计工作。专业…
每日关注 更多
万祥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