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轻能为掌上舞的赵飞燕:谁是那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史遇春 原创 | 2017-10-13 09:19 | 收藏 | 投票

编撰:史遇春

汉元帝刘奭[shì](公元前74年~公元前33年)初元四年(公元前45年),赵飞燕出生在一个家境贫寒的平民家庭。

赵飞燕刚出生,父母不想养她,就将她抛弃了。她却三天不死,于是,父母又将她抱回家养大。

​年纪稍长,赵飞燕便以良家女子的身份进宫做了宫女(并不是勾栏或者奴婢)。她曾在阳阿公主家学习歌舞,因为她的舞姿轻盈如燕飞凤舞,故而得名为“飞燕”。

鸿嘉三年(公元前18年),汉成帝(刘骜,公元前51年~公元前7年))即位十多年了,年纪也已经30岁了,他的后宫虽也有生育,但却没有一个存活的皇子。这一年,汉成帝外出游乐,来到了阳阿公主府。阳阿公主把养在府中的良家女子都叫出来,以取悦汉成帝。赵飞燕勾人魂魄的眼神、清丽动人的歌喉、婀娜曼妙的舞姿,一下子就让汉成帝倾倒了。汉成帝当日就要将赵飞燕带回宫。据说,回宫之后,赵飞燕很有心计,她开始就使了个欲擒故纵之计,一连三夜拒绝了汉成帝的召幸,这更激起汉成帝征服之心。汉成帝得手后,夜夜临幸赵飞燕,专宠她一人。

后来,汉成帝听说赵飞燕还有一个妹妹赵合德,人长得非常漂亮,又温柔妩媚,连赵飞燕都自愧不如。于是,汉成帝便下令将赵合德也招入宫中。此后,赵氏姐妹“俱为婕妤,贵倾后宫”。

汉成帝许皇后的姐姐用巫蛊来诅咒后宫有身孕的妃子,结果不慎被发觉。赵飞燕趁机告发许皇后等人,为自己的上位展开了残酷的斗争。太后王政君得知此事后大怒,下令彻查,最终,许皇后被废。之后,汉成帝欲立赵飞燕为皇后,但太后嫌弃她出身卑微,不是侯门女,坚决不同意。

永始元年(公元前16年)四月,汉成帝先封赵飞燕的父亲赵临为成阳侯,以此来提升赵家卑微的身份;六月,封赵飞燕为皇后,封赵合德为昭仪,大赦天下。

赵飞燕成了皇后,汉成帝对她的宠爱渐渐不如以往。这个时候,汉成帝更宠爱赵飞燕的妹妹赵合德。

赵合德居住的昭阳舍极尽奢华,中庭是彤红之色,殿内油漆一新。门限以黄铜襄饰,并涂上金粉。上殿的阶梯用白玉砌成,殿内壁上露出带子一般的横木均以金环装饰,同时还镶嵌了蓝田玉壁、明珠、翠羽等奇珍,其富丽奢侈,为诸宫之最。据传,自有后宫以来,从未有过这样奢华的宫殿。

赵氏姐妹相继专宠十多年,但都没有子嗣。

绥和元年(公元前8年),定陶王刘欣来到长安。他的祖母傅太后私下以许多金银珠宝、珍玩布帛贿赂赵飞燕姐妹,打通关节。在赵氏姐妹的帮助下,一直没有子嗣的汉成帝决定立侄子刘欣为太子。

太子刘欣作为养子即位,这就是汉哀帝(公元前25年~公元前1年)。汉哀帝感念赵飞燕的拥立之功,尊赵飞燕为皇太后,封皇太后的兄弟赵钦为新成侯、皇太后的侄儿赵䜣为成阳侯,赵氏一门两侯,地位显赫。

几个月后,司隶解光弹劾赵昭仪怂恿皇帝杀害许美人、中宫史曹宫所生的皇子,称“赵昭仪倾乱圣朝,亲灭继嗣,家属当伏天诛”,并要求追究赵氏一族的罪过。汉哀帝于是下令免去赵飞燕的兄弟新城侯赵钦、侄儿成阳侯赵䜣的爵位,贬为庶人,家属被驱赶至辽西郡。议郎耿育上书为赵飞燕求情,对解光揭出的杀害皇子案持怀疑态度,痛斥其落井下石。

汉哀帝得继皇位乃赵飞燕大力促成,加上她与哀帝祖母傅太后关系密切,在弹劾案中,并未予以追究。赵飞燕总算保住了皇太后的位子,但却被太皇太后王政君和王氏家族所仇恨。期间,有大臣说赵昭仪罪责甚大,家属均要连坐,其矛头直指赵飞燕,但汉哀帝没有处理。

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六月,汉哀帝驾崩,与汉哀帝不睦的王氏外戚集团东山再起。汉哀帝的宠臣及外戚都遭到了严厉的打击清算,傅太后、丁太后被挖坟,赵太后被废……独尊王政君。王莽挟太皇太后王政君下诏曰“前皇太后与昭仪俱侍帷幄,姊弟专宠锢寝,执贼乱之谋,残灭继嗣以危宗庙,悖天犯祖,无为天下母之义。贬皇太后为孝成皇后,徙居北宫。”一个月后,又下诏将赵皇后和汉哀帝的傅皇后一起贬为庶人,赶她们去看守自己丈夫的陵园,当天二人一同自杀,赵飞燕比妹妹赵合德多活了六年。

轶闻

​“赵后腰骨纤细,善踽步而行,若人手持花枝,颤颤然,他人莫可学也”。“踽步”是赵飞燕独创,其手如拈花颤动,身形似风轻移,可见其舞蹈功底深厚。赵飞燕还自创“掌上舞”,“掌上舞”又称“掌中舞”因舞蹈体态轻盈,仿佛可以置于掌中,故得名。此舞后成了赵飞燕的一个独有标志,亦可比喻女子舞姿轻盈。

创作

《归风送远操》,赵飞燕所著诗歌,又称《'归风送远曲》。

秋风起兮天陨霜,怀君子兮渺难忘,感予意兮多慨慷!

天陨霜兮狂飚扬,欲仙去兮飞云乡,威予以兮留玉掌。

后人吟咏

唐朝李白《怨歌行》:十五入汉宫,花颜笑春红。君王选玉色,侍寝金屏中。荐枕娇夕月,卷衣恋春风。宁知赵飞燕,夺宠恨无穷。沉忧能伤人,绿鬓成霜蓬。一朝不得意,世事徒为空。鹔鹴换美酒,舞衣罢雕笼。寒苦不忍言,为君奏丝桐。肠断弦亦绝,悲心夜忡忡。

唐朝李白《阳春歌》:飞燕皇后轻身舞,紫宫夫人绝世歌。

唐朝李白《清平调·其二》: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唐朝徐凝《汉宫曲》:水色帘前流玉霜,赵家飞燕侍昭阳。掌中舞罢箫声绝,三十六宫秋夜长。

南宋辛弃疾《摸鱼儿》: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辽朝萧观音《怀古》:宫中只数赵家妆,败雨残云误汉王。惟有知情一片月,曾窥飞燕入昭阳。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写文章,我是认真的。我署名,我为自己负责。一个乡下读书人,恋乡土,爱读书……
每日关注 更多
史遇春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