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社会原理(81、82)

戎小捷 原创 | 2017-10-13 09:20 | 收藏 | 投票

第四节  文明社会的内部发展机制
 

我们知道,如果一个鸡蛋中有了授过精的胚胎,那么,它就具有了内在的发展演化的动力。但如果光有发展动力,而缺乏一个具体合适的发展机制,例如长达21天的母鸡的孵化,那么它仍旧发展不起来。人类文明也是这样,它也需要一些具体的发展机制。
让我们先来看一下历史。在整个人类历史上,有一个显著的事实就是欧洲文明的快速发展(无论是经济上的分工度还是科研上的分工度都不断提高)。与之相对照,古老的埃及文明、两河文明、波斯文明、印度文明以及中华文明,虽然都比欧洲文明先产生,但却发展缓慢,甚至停滞不前。而更令人惊讶的是,尽管早期的欧洲文明——先是克里特岛文明,后是古希腊罗马文明,均先后遭到了一次大的毁灭,以致中断了一段时期(几百上千年),但当它再次复兴的时候,又以其快速的发展速度而后来居上,再次在世界文明中占据了主导地位。显然,这背后一定隐藏着一些深刻的必然性的原因,否则欧洲文明决不可能先后两三次重复性地后来居上。那么,这个原因究竟是什么呢?是什么样的一种机制促成了某些文明社会的快速发展呢?
    我们先从理论上来探讨一下文明社会内部的发展机制。我们在前面已经反复说过,所谓的文明社会,就是在社会中发展出了行政、市场及理念这三大系统的社会;我们又已经知道,在一个文明社会中,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三大系统所占的功能份额并不一样。在有些社会中,是某一种社会系统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另外两个社会系统处于附属的地位(仆从)。而在另一些文明社会中,这三大系统却能保持一个大致均衡的比例。实际上,我认为,从根本上来说,正是这种不同的文明社会所具有的不同的结构形态给其各自的发展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让我们先来看一下三大社会工具系统的力量基本均衡时的情况,也就是当文明社会的结构处于433式形态时的情况。在基本均衡的前提下,当某一个社会系统中产生出了新生的、虽弱小但有发展前途的正面因素时(所谓“正面因素”,即指它不仅对本系统长期有利,而且对另外的两个社会系统也长期有利),显然,它必将受到本系统中传统的、强大的旧力量的压制;但由于在整个社会中还存在着另外两个有力量的系统,于是,这个新生力量就会必然地去寻求另两个有力量的系统的帮助,以抗衡本系统中旧力量对它的压制。而另两个社会系统出于本身利益的考虑、或出于和产生出了新的正面因素的那个社会系统相抗衡的考虑,也愿意支持这个新的正面因素。于是,这个新生力量,就会由于得到两股外系统力量的帮助而变得强大起来,以致有可能和自身系统中的强大的旧力量相抗衡,并具有了发展自己、壮大自己,从而最后战胜本系统中旧的传统力量、并取而代之的机会。
当然,这个基本机制适用于文明社会中所有的三个社会系统。因此,我们可以说,正是三大社会系统之间的这种外部的相互抗衡,造成了各个系统内部由于竞争压力而产生的正面的新生力量,不断发展,不断壮大,不断新陈代谢,从而推动了三大社会系统分别地不断向正面方向发展演化;而三大社会工具系统的各自不断的发展进步,自然就促成了由其所构成的整个文明社会的不断发展进步。而且,这种进步会不断加速。因为我们在前面第七章中曾经说过,在一个文明社会中,任何一个社会系统的不断完善,都有赖于另外两个社会系统的不断完善。这里再举一个例子,例如,某一个社会的行政系统弊病的更有效的克服,需要另两个系统提供更有效的物质手段和更有效的理论指导;同理,另两个系统的不断完善,也有赖于行政系统的更好的宏观管理和更合理的协调安排。
    而与此相反的是,在一个文明社会中,如果某一个社会系统的力量过于强大,而另两个社会系统的力量过于弱小(例如其文明形态为622式或811式),则上述的发展原理或发展机制就不会出现。因为当那个极强大的社会系统中出现了正面的弱小的新生力量时,由于其它两大社会系统的力量过于弱小,它们对这个新生力量所能提供的帮助微乎其微,几近于零,因此这个弱小的新生力量无论如何也无法和强大的传统旧力量抗衡,以致它必然会走上夭折的道路。至于另外两个弱小的社会系统中所出现的更加弱小的新生力量,也不会得到那个强大的社会系统的帮助。因为从根本上来说,这样做会使这两个相对弱小的社会系统强大起来,不符合那个强势社会系统本身的利益(有损于强系统的霸主地位),且不会给这个已经很强大的社会系统带来任何暂时的、马上就能看得见的好处(正面因素往往带来长期利益,负面因素往往带来短期好处)。
总之一句话,我的猜想是,在任何一个文明社会中,三大社会系统的力量是否大致相等,或至少其中某两个相对较弱的社会系统的联合力量是否足以和那个较强大社会系统的力量相抗衡,是该文明社会能否不断快速发展的关键所在。(当然,要想让这三大系统之间发生相互抗衡、相互制约、相互促进的作用,有一个先决条件,即它们相互之间必须发生紧密的利害关系。前述的古罗马文明的三大社会系统之间没有紧密利害关系,各自分别靠无偿奴隶劳动来供养,因此衰亡了。)
让我们再来具体看一看历史上的有关事实。例如,拿欧洲历史上著名的宗教改革运动来说,从整个欧洲的范围来看,当旧的罗马天主教会(理俗系统)内部分化产生出了新生力量——新教之后,它得到了部分想借新教的力量来和罗马教会势力相抗衡的一些世俗国家政权(行政系统)的大力支持(如德国的腓特烈、英国及北欧诸国以及最后的法王等),因而得以发展壮大起来。不仅从全欧洲的角度来看及理念系统内部竞争的角度来看是如此,即使是从某一个具体的国家内部来看,从理念系统内部和行政系统内部竞争的角度来看,情形也是如此。例如在英国,清教运动在和英王的斗争中,就得到了苏格兰地方政府的支持(或者说,苏格兰地方政府在和英王的斗争中得到了清教运动的支持)。再比如法国境内的胡格诺教派,在其发展壮大期间也得到了地方大贵族纳瓦尔王亨利的有力支持。
理念系统或理俗系统中产生出的新生力量不仅易得到行政系统的帮助,更易得到市场系统的支持。这方面比较典型的当属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各种新思潮、新艺术的代表人物们常常得到大商人及大银行家们的资助,从而不仅能使自己生存下去,还能更专心致致地进行创造性的思维活动。当然,市场系统对新理念的支持方式还有更重要的另一方面。我们在前面第五章分析理念系统的影响力时,曾讨论过传播手段的巨大的、甚至具有决定意义的作用,而市场系统往往就是靠提供传播新思维和新观念的手段来起到这个决定性的支持作用的。例如法国18世纪下半叶的启蒙思想运动,就是靠市场系统的图书发行机制来扩大自身的影响力的。具体例子如《百科全书》的发行,正是在市场系统自身逐利性的努力下,才使各种档次、各种开本的《百科全书》扩散到了法国社会的各个阶层。
不仅行政系统和市场系统会出于自己不同的目的而支持理念系统中的新生力量,反过来,比如,理念系统和行政系统也会支持市场系统中有前途的新生力量。这种现象尤以当代最为常见。例如当代各国中的绿色能源、绿色食品、绿色环保产业,均不仅得到行政系统的财政补贴,而且得到理念系统在宣传媒体上的大力宣传推广。这就使得这些不仅仅开发成本高,而且初期产品的成本同样高昂,从而使其无法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但却有着可持续发展前途的新生产业们不仅能够生存下来,而且还可以不断积蓄力量,直至最终对旧的产业力量战而胜之。
同样,市场系统和理念系统也会支持行政系统中的新生力量。例如我们比较熟悉的,上世纪初我国的辛亥革命,当旧的全国性的行政系统已大大衰弱,不再占有绝对的压倒优势,此时,新生的行政力量——独立的南方诸省就大多得到了本地商会的支持,以及当地舆论界的大力声援,从而具有了和旧的行政系统进行抗衡的起码力量。而20年代,中国国民党更是在东南沿海市场系统的财力支持下,在理念系统(包括共产党)的极力支持声援下,占胜了旧的北洋军阀行政系统,取得了北伐战争的全面胜利。
总之,综合以上两节的讨论,我们大致可以得出这样的一个初步结论,即,就单一的一个文明社会来考察(假设没有外部其它文明社会的影响),如果一个文明社会的结构形态是811式的,那么这个文明社会逐渐衰亡的可能性要远大于其逐步发展的可能性;如果一个文明社会的结构是433式的,那么这个文明社会不断发展的可能性要远大于其逐渐衰亡的可能性;而如果一个文明社会的形态是622式的,那么这个文明社会最大的可能或是停滞或是发展极其缓慢。
为了对文明社会的演化有一个更形象、更直观的了解,下面我们仍然尝试用坐标示意图的方式来描绘一下单一文明社会(不存在其它文明社会的影响)的衰亡和发展曲线。我们这里把一个文明社会分工度的不断下降视为一个衰亡过程,而把一个文明社会分工度的不断上升视为一个发展过程。
我们先来考察一下811式结构形态的文明社会的情况。为了使讨论尽可能简单明了,这里我们只关注那个非常强势的社会系统的运行状况,而忽略那两个非常弱的社会系统的运行状况。下面分别是行政811式文明和市场811式文明的发展、衰亡坐标图(略):

 从坐标图中我们可以看出,无论是811式的行政文明还是811式的市场文明,它们都有可能不断向前发展,也有可能不断向下衰亡(如果那个强势系统中产生了负面因素而又不能得到有效校正),虽然两者的衰亡过程大不一样:行政强势文明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向下跌落,而市场强势文明是逐渐扩散式地向下蔓延。
我们再来考察一下433式文明的情况。这里,我们同样出于简明的原因,先完全忽略掉理念系统,并忽略掉行政系统和市场系统间不大的差距,假设在整个文明社会中行政力量和市场力量是相等的,并进一步假设两者之间相对独立(比如假设,在一个文明社会中只有10个工厂,其中5个是国营的,5 个是民营的。5个国营工厂彼此间有着上下游之类的经济联系,5个民营工厂彼此间也有紧密的经济联系;但5个国营工厂和5个民营工厂之间并没有一损俱损式的紧密的经济联系。当然,这种情况并非实际完全存在)。由于相对独立的市场系统和行政系统各有两种可能的演化趋势,于是,就会出现以下四种可能的相互组合的情形:(略)




    从上面的坐标示意图我们可以看出,当文明社会处于(e)的状态时,会高速发展。而当文明社会处于(f)的状态时,虽然市场系统出问题了,但由于行政系统此时是健康的,那么整个文明社会虽然暂时停止了发展,但还不至于跌入衰亡的命运(就像上世纪30年代初的世界经济危机和本世纪2007年开始的金融危机,虽然市场系统崩溃了,但由于有行政系统的救市,整个文明社会不会一下崩溃)。当文明社会处于(g)的状态时,虽然行政系统出问题了,但由于市场系统是健康的,因此整个文明社会也不至于全面崩溃(例如中国的晚明时期行政系统腐朽了,面对极少数倭寇的入侵竟然束手无策。但好在市场系统还基本健康,在地方商界的大力协调帮助下,戚继光终于取得了抗倭战争的胜利)。而仅仅当文明社会处于(h)的状态时,也就是当市场系统和行政系统同时出了大毛病时,整个文明社会就会跌入衰亡的过程。这就好比当前由次贷危机引发的美国经济危机中,如果美国政府也同时腐败透顶了,就像晚清政府那样,那么,美国政府将不仅不能救市,反而会趁机捞一票,从而加速市场系统的崩溃,进而整个美国社会跌入衰亡过程。
现在,让我们来一般性地假设任何一个社会工具出现故障(内部完全失衡)的可能性都是50%,那么,通过上面对811式文明和433式文明坐标图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的更精确些的(当然只在理论上相对而言)结论:1、811式文明衰亡的可能性约占50%;2、433式文明衰亡的可能性仅占1/4,也就是25%(e、f、g、h四种可能中的h)。也就是说,不仅从过去我们所讨论过的维持文明社会内部和谐的角度,而仅从避免衰亡的角度来看,433式文明也要优于811式的文明。而实际上,我们在上面讨论433式文明时还有意忽略了力量与市场、行政系统不相上下的理念系统。而如果理念系统是健康的,那么,即使行政系统和市场系统同时出了毛病,在理念系统的号召下,人民也会起来造反,用极端的手法来校正市场系统和行政系统。这就好比在目前的美国金融危机中,假设政府腐败无能,那么在舆论媒体的号召下,美国人民也会“起义”,从而挽救整个美国的命运,避免最终的大崩溃。总之,如果考虑上理念系统,并考虑到理念系统自身健康的可能性也是50%,那么,433式文明真正跌入不可挽救的衰亡过程的可能性就只占12.5%了(25%×50%=12.5%)。
最后,如果我们再考虑到,在文明社会发育成熟后,在三大社会系统彼此均衡之后,三大社会系统彼此互补并相互制约监督时(参见《文明的结构》一章),那么,各个工具系统的失衡、腐败的可能性都大大降低,从而三大系统同时失衡、腐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了,也就是整个文明社会此时衰亡的可能性已经降低为零,从而整个文明社会陷入长期停滞或发展缓慢的情况(出现(f)和(g)的状况)的可能性也几近微乎其微了。
                                                                                                       

正在读取...

戎小捷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北京人,80年代毕业于河北师范学院中文系。长期担任教师及杂志社编辑。1995年辞去公职,专心研究、写作。爱思考,喜欢另辟蹊径,探究事物本质。作品文字浅显,观点独特,成一家之言。
每日关注 更多
戎小捷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