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欲以月薪6600元聘退休交警疏堵 律师:不合法

何厚桢 原创 | 2017-10-13 12:1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交警疏堵 
作家路金波发微博招聘退休交警。
作家欲聘人疏堵 交通队:将协调处理
因早高峰拥堵,昨日,作家路金波在个人微博上表示欲以个人身份聘请退休交警,月薪6600元。
路金波说,早上出门时,朝阳区马泉营西路和香江北路口的红绿灯坏了,堵了七八十辆车,自己指挥了半小时交通。“这个路口白天车流量小,但早上送孩子的校车、私家车很密集,经常拥堵”。
对此,相关部门表示,该路口红绿灯为自建,线路出现问题致无法显示,目前正协调乡政府处理。
作家“指挥交通”半小时
“本人以个人身份,聘请一名退休交警。工作时间为每周1-5早晨7:30-9:00。工作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马泉营西路和香江北路口。每月合计工作时间约33小时,月薪6600元。欢迎私信联系。介绍线索成功者付酬2000元”。
昨日9时许,作家路金波在微博上发布上述招聘启事。
随后,其又发微博表示,这个路口附近有多所学校、居民区,2016年立起电线杆,之后设立红绿灯。几星期前,灯坏了,昨天早上他指挥了半小时交通。
路金波告诉新京报记者,自己2011年9月起住在这个区域。该路口东北角是奥特莱斯商场,西南角是马泉营家园,西北角还有英国哈罗学校、启明星学校等多所学校。早上送孩子的校车、私家车很密集。“周一,我在700米内堵了90分钟,今天早上(堵了)40分钟。”
公开资料显示,路金波现任果麦文化传媒公司董事长。2000年前后因网络写作出名,曾以笔名“李寻欢”与宁财神、邢育森并称“网络文学三驾马车”。
路口红绿灯坏了近一个月
昨日,新京报记者在现场看到,路口四个方向立着的红绿灯,均没有亮灯。路口来往车辆以轿车为主,偶尔有大型货车经过。由于没有红绿灯,车辆临近路口时,一些司机都会减慢速度通过。
“这个路口红绿灯坏了,有时路过我会按喇叭,但还是要多看下,特别注意些。”出租车司机张先生说。
“平时工作日还好点,一到周末大家都去附近的奥特莱斯购物,路就堵得不行。”司机杨师傅提到,这个路口的红绿灯时好时坏。
此外,马泉营西路方向上的四个灯,两个不亮;香江北路方向的两个灯也不亮。附近居民介绍,坏了有一个月,过马路全靠自觉。
随后,记者以市民身份询问北京市朝阳交通支队亚运村大队。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经初步调查,马泉营西路和香江北路交叉口的红绿灯为自建,线路出现问题导致无法显示,目前正在协调乡政府处理。“我们也注意到灯坏了有近一个月,不知当时是谁建的,目前队里正与乡政府协调。”
■ 对话
路金波:“花钱能修好灯,我也愿意掏”
昨日,新京报记者对话作家路金波。他表示,红绿灯坏了近一个月,当时事发路段堵了七八十辆车,严重影响交通。因此想花钱找个退休交警在这个路口协调引导,就像社区志愿者那样。“也有人担心这属于非法执勤。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如果不能聘请,花钱能修好红绿灯的话,这个钱我也愿意掏。”
“早上堵了七八十辆车”
新京报:早上通过这个路口的时候,交通状况如何?
路金波:我7点40分出门送孩子上学,走到马泉营西路,快要到交叉路口时,发现路被堵得死死的。一辆10多米长的卡车应该是从香江北路自东向西开,车头已经到了路口中心,结果被一辆小白车给别住了。同时,马泉营西路南北两侧也都是车堵在那里,就像个死结。我的车子到那里,等了十多分钟,一动没动。
新京报:看你发微博说,自己下车指挥了半个小时交通?
路金波:刚开始我也不愿意下车,因为孩子在车里,离开的话会哭。但后来实在等不下去,就下车到路口引导一下。当时有七八十辆车堵在那里,说实在的,那时候,司机们心里肯定都想着,只要车能动弹,别一动不动就行。
那个十字路口,两条路都是双向单车道,相当于有八条路,当时只有一条路没堵上。我就先让那个别住大卡车的小车和围住卡车的其他车都转到那条路上,车辆先给大卡车让行。只有它走了,这个结才能算打开。
新京报:这个十字路口一直都这么堵吗?
路金波:我2011年搬到这里,发现这个路口就没有红绿灯,也没有交警。到2016年路口装上红绿灯,此前这里的红绿灯时好时坏,但没过两三天,就又好了。这回坏的时间比较长,有三四周了。
这个路口白天车流量比较小,只是早上7点半到9点这个时间段,送孩子的校车、私家车很密集,所以比较堵。比如这周一,我家到孩子的幼儿园距离只有600多米,结果堵了90分钟。
“拥堵问题不解决不行”
新京报:这是你第一次引导交通拥堵吗?
路金波:不是,之前去大理、五台山旅游时也引导过。去大理那次,快到景区时,路上遇到交通事故,一辆小轿车横在路上。交警在忙事故处理,也没顾上疏解交通。堵了将近俩小时,眼看天都黑了,我下车走了1000多米去找交警,帮忙挪一下车,让后面堵的车先过去。
新京报:为什么这次想要聘请退休交警?是一时气话吗?
路金波:不是气话,是认真的。路灯好的时候,这个路口没那么拥堵。但现在坏了近一个月,每天早上在这里花费那么多时间,的确得不偿失。
如果路灯一直都修不好,我宁愿自己掏钱聘请一个退休交警,在早上七点半到九点这个时间段,在这个路口协调引导,就像社区志愿者那样。
新京报:截至目前有人介绍线索吗?
路金波:微博发出去后还真有人私信给我线索。说自己家里有个亲戚是交警部门的一名退休干部,可以帮忙推荐。不过他也表示,担心我们这样属于非法执勤。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如果不能聘请,花钱能修好红绿灯的话,这个钱我也愿意掏。
新京报:有网友为此点赞,也有的认为是在炒作,你怎么看?
路金波:这个真不是炒作,也没这个必要。这是属于公共服务,花钱雇人引导交通,我也能受益,毕竟这个问题不去解决真的不行。就拿今早例子来说,路口七八十辆车堵在那里,这就意味着至少有七八十名市民上班要迟到,至少有三四十名小朋友会错过第一节课。目前这个问题存在,于我来说,真的会降低幸福感。
■ 说法
个人名义聘请退休交警不合法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表示,个人指挥交通或以个人名义聘请交警或执法人员,是不合法的。
《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五条规定,交通信号包括交通信号灯、交通标志、交通标线和交通警察的指挥。“此处交通警察指的是,通过公务员或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事业编制人员的资格考试,隶属于公安交警队这一国家机关的一种专业警察。”韩骁解释。
此外,由于编制名额有限,还存在大量工聘编制的交警,即俗称的“交通协警”,但其聘请人也只能是国家公安交警部门,而不能是个人。
“因为交警指挥交通实质是一种行政授权,单一的个人没有这个权力。”韩骁说,因此,个人聘请的交警不具有指挥交通权力,更没有处罚违章和侦查交通肇事案件的权力。
对于作家路金波欲以个人名义聘用并发工资的行为,韩骁表示,其性质是私人聘用,即只在雇佣者和被雇者间存在劳动合同关系,一旦因指挥失误或其他原因导致安全事故发生,路金波需负全部责任,得不偿失。
“他的出发点是好的,想着有人指挥交通,保证路口通行安全。但这种方式并不可取,错误的指挥比没有指挥更为可怕”。韩骁提议,可以及时向当地道路、交通设施的养护部门或管理部门反映,让其设置警示标志并及时修复红绿灯,保障交通。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老师、记者编辑、编导、主编、主任等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