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行(7):呈坎八卦村

赵峰 原创 | 2017-11-13 17:0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黄山 旅游 巷道 呈坎村 八卦村 

 黄山行(7):呈坎八卦村

2017-11-3

肖师傅帮我买票的时候,售票处还没有上班。

我是当天第一个从外面进入景区的游客。有些游客头天晚上就到了,住在村里的客栈。景区正门口,一群红红绿绿的老头老正在挥着剪刀手“耶耶”地叫唤着,拍着照,听那口音,应该是来自广东一带的。

看了看门口的简介,好像到处都有八卦的符号。据说这个叫做呈坎的古村,已经有1800多年的历史。三国的时候,江西的罗氏家族为逃避战乱来到这里,按照易经的法则选址建村,于是村子的布局,街道的设计,房屋的格局,等等,都采用严格的风水学说为指导。这个村子在历史上就有些影响,出过一些政府要员文化名人。连朱熹都曾经称道说:“呈坎双贤里,江南第一村。”我也不知道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既然宣传手册上都这样写着,就觉得一定说的好话。大概因为呈坎村交通不是很方便,与外界相对隔绝,所以很多古建筑历经数百年还可以较好地保存着。据说现在呈坎村还保存着五街九十九巷,包括不同风格的明清时期的古建筑亭、台、楼、阁、桥、井、祠、社、民居等100多处。呈坎村是黄山地区古建筑保存最多的村落之一,有“中国古建筑艺术博物馆”的美誉

村口有一个水塘,就像宏村那样只是水面不大,池塘里的荷叶已经枯萎。池塘上有座石拱桥,桥的一侧还有个亭子。池边的草地上有一群鸭子,在嘎嘎嘎叫着觅食。池塘的另外一侧是个大晒场,现在被布置为展示农村中国梦的“晒秋”场地。这里的“晒”已经没有原来意义上依靠阳光来晒干粮食的意义,这里的“晒”是网络用语“展示”或者“炫耀”的意思。有一位大嫂正在布置晒场。每天晚上要将展示物收起来,第二天早上展示开来。既然目的只是展示当代农民的幸福生活,而不在于晾晒本身,所以我看到正在晾晒的玉米棒子,很多已经发霉变黑了的。

我在沿着导游图指示的路线行进。池塘北边有道大门,门里似乎很热闹地有人走来走去。我探头往里看了看,引来了一位老者。老者非要拉着我往里走,说到呈坎游览,就要参观各家各户的祠堂,这些祠堂保存完好,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还说,旅游局划定的线路,没有多大意思,那些建筑都是后来仿造的。我有些犹豫。刚才在车上肖师傅跟我说过,在呈坎村的旅游开发过程中,村民与政府之间存在矛盾。因为收益分配没有达成一致,很多家族没有将自己的祖屋纳入旅游规划中,因此现在在旅游规划线路上的,只是很少一部分古建筑。我倒是很想随着老者去看看他说的那些古建筑,但不确定是否真的有那些古建筑,那些古建筑是否真的有参观的价值,还有会不会被骗甚至被诈。为保险起见,还是摆脱了老者,沿着规划路线继续前行。

顺着池塘边,走进一条小巷。前面一道门廊下,坐着几位中老年妇女,看见我过来,就头凑到一起叽叽咕咕商量起什么,一边说话还一边用诡异的眼神看着我。我原先以为是准备向我兜售什么土特产,后来才知道她们是准备向我兜售她们的讲解服务。她们刚才那样鬼鬼祟祟的嘀嘀咕咕,大概是在商量这第一个猎物应该归谁。我在她们身边过的时候,老太太们很客气地说了声:“客人好,欢迎参观。”我点了点头,走过去。一位着红棉袄的老太太跟上我,向我推荐讲解。说呈坎村怎么复杂,容易迷路,迷路就走不出去,还说讲解很便宜,只要十块钱。我说我不需要讲解,我只想一个人走一走,看一看,想一想,我也不是专业工作者,不需要关于古建筑的什么知识。红棉袄的老太太还是一个劲儿尾随着我小心翼翼地唠叨着。我倒是愿意给她十块钱,只要不跟着我,也不给我讲解。最后没有办法,我威胁说你要是再跟着我,我就往回走,就不参观了。红棉袄老太太才知趣地离开。

因为我是第一个进入村子的游客,我走到哪里就会引起哪里的震动。到了一个拐角处,见有几个着制服的男人站在那里,有保安,检票员,管理员,等等。拐角过后是好像是个景点,有检票员引导着我走向大门保安和管理员也随即走过去。我一时没有意识到这些,倒是发现拐角一侧有一个幽深的巷道,那光洁的青石板,那白底泛黑的墙面,很是吸引人。我自前年在贵州的镇远古镇给雨燕拍过一组自以为很漂亮的巷道照片之后,对巷道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我端着手机就进入巷道,将准备迎接我的工作人员在后面。我最近在武夷山的下梅村,也拍过一组不错的巷道照片,自己觉得有些心得。徽州的巷道显然与镇远和下梅村都很不一样。镇远的巷道大多是青石板的地面,青石块的墙面;下梅村的巷道大多是河卵石的地面,泥土或者砖块的墙面。眼前的呈坎的巷道呢,是青石板的地面,石灰的墙面,那石灰本来是白色的,天长日久的风吹雨淋,里面就泛出了黑色。这种白色底子上黑色斑斑点点倒也不难看反给人水墨山水的感觉。清早的时光,巷道里没有什么人。我可以闲庭信步地慢慢观赏,还可以自言自语发表感慨。拐过几道湾,又看到刚才那几位工作人员,原来我又回到了刚才那个景点的门前。看到来,几位工作人员鱼贯进入一道大门。抬头一看,门楣上写着“易经堂”几个大字。没问题,呈坎村叫做“八卦村”,这里展示就应该是八卦文化了。我一进入大厅,就有一着道袍的汉子站起来要我过去抽签。我摆摆手拒绝了他。还好,他也没有纠缠,知趣地坐下,不做声。我知道《易经》是我们祖先留下来的优秀文化遗产,我还知道《易经》里很神奇地蕴含着一些现代科学才能解释的东西,我还知道莱布尼茨曾经从《易经》中挖掘出有关微积分或者最小二乘法的某些原理。但是,我确实不懂《易经》,对此说不出一二来。我不是因为不懂而排斥它,或者反感它,而是因为我身边有几位吹嘘对《易经》深有心得的家伙其实不过是瞒天过海的骗子,他们共同之处就是喜欢装神弄鬼,骗吃骗喝。说实在话,我从来最讨厌的,就是装神弄鬼之人。我沿着指示牌指引的路线,在易经堂转了一圈,没什么感觉,也没什么收获。

继续前行,继续拍照;有感觉不错的巷道,就来来回回走上几圈。慢慢地,游人多起来了。老远听到导游的喇叭声,就跟着他们走进一个叫做“燕翼堂”的古建筑。这又是一座明代的建筑,梁柱及其他陈设都还完好。据导游说,这座建筑的特异之处,不在于其宏伟也不在于其古老,而在于其特殊的结构。这座建筑的设计者,有着很强的消防意识。大厅顶部的天花板,楼板之下有碎石,碎石之下有砂子,砂子之下有薄木板托着。这样一旦大厅失火,先烧着薄木板,砂子和碎石落下,就可以将火扑灭。真是有意思的设计,这户人家的祖先还真有科学头脑。据说,这座建筑因为这一独特的设计,获得前些年联合国颁发的古代建筑消防优秀奖。从燕翼堂出来,继续找巷道拍照。拍着拍着,离开了划定的旅游线路。当我意识到自己走错路的时候,有了些麻烦。一黄狗一户人家院子里跳出来,对着我狂吠;接着隔壁院子里的一也加入了战队。我有些惶恐,只是呵斥着,不知所措。其实几米远处有为妇女在摆弄电动车的,但她对狗子的不友好没有表示什么。我感觉这意味着对游客的不友好,这可能是先前肖师傅所说的村民与政府矛盾的一种反应。

摆脱恶狗的纠缠之后,我返回到划定的旅游路线。不一会,来到村子外围。环秀桥在出现在眼前,这是呈坎村最有名的古建筑之一。整个桥梁都还完好,可以正常使用,南边的桥头还有廊柱,可供人休息。准备坐在廊柱下休息一会儿,顺便吃点东西的,却被桥下河里泛出的臭味熏到。桥下似乎是股死水,河面上满是垃圾和浮萍。阳光下,死水泛出难闻的气味。可是,就在这样的河里,居然有人在洗衣服。那位洗衣的,还是位男子。实在看不下去,准备离开景区。

就在景区出口大门一侧,却有着呈坎之行最重要的一个景点,那就是呈坎村最宏伟最有名保存最完好的“罗东舒先生祠”。我进入参观的时候,意外地见到了罗老师。

赵峰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