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富人进天国,好比骆驼穿过针眼”

苏小和 原创 | 2017-11-02 15:25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信仰 德索托 

  人做事情,主要靠人的行为的“目的导向”推动。

  目的在这里,既是原因,是动力,也是方向。而目的导向的形成,来自于一个人的已然形成的观念秩序,是一种习惯的观念秩序推动人赋予自身的目的意义。

  在人的理性范围之内,这种观念秩序是可以比较,可以交流,可以改进,可以更新,可以重构的。通常意义上,一个人的观念秩序如果不曾更新过,这个人就是一个活着的死人。

  只有把问题意识推进到这一步,我们才可以说,真正对一个人的观念秩序构成更新动力的原因,动力和目的,是一个人对上帝话语的倾听与保守。

  也就是说,关于人的行为的“目的导向”,事实上是一个三一模型:

  ——终极意义上,人的行为的“目的导向”只有在符合上帝话语的时候才是正确的;

  ——任何由人自身所给定的人的行为的“目的导向”可能都是错误的;

  ——人的行为,是一种关于人的行为的“目的导向”的改进过程。

  这个三一模型,一方面作为一个观念的秩序而存在,同时也作为一种思想的方法论而存在。依靠这个三一模型,我们对人的行为的“目的导向”展开辨析,可以让我们看见一个人或一个组织的行为的可能性,也可以预见一个人或一个组织可能遭遇的错误,以及一个人或一个组织可以走多远。重要的是,当一个人理解了这个三一模型,他从此拥有了一种关于自己的行为的“目的导向”的调整能力和开放式纠错的能力。

  公共意义上,我们以明朝为例,通过观察“朝代政治”现象,可以看出人的政治行为的“目的导向”的重要性。明朝作为一个已经消失的政治共同体,它的错误就在于“目的导向”的陷阱。也就是说,明朝之所以成为一个朝代共同体的动力和原因,是人们建立和固化明朝;而明朝作为一个朝代共同体的目的,也是为了建立和固化明朝。明朝成为人们赋予自身的“目的导向”,因为也成为人们全部的动力和全部的方法。常识告诉我们,任何由人所赋予的“目的导向”可能都是错误的,其错误之处在于,明朝作为一个目的导向的存在,由于把明朝作为一个终极的“目的导向”,因而失去了明朝的内在的改进能力和纠错能力。任何当下的具体的事物都是有限的,这种有限的事物不能既作为原因又作为结果,不能既作为动力又作为方法,不能既作为动机又作为目的。“以自由看待发展”,这里的自由必须是既作为动力的自由也是作为目的的自由,否则自由就可能导致人们丢失开放纠错的能力。正是这种纠错能力的丢失,明朝作为一个政治共同体,最终走向灭亡,就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个人的意义上,人们通常会把财富的增加作为我们人生的“目的导向”。也就是说,我的生命的目的是为了增加财富,我的人生的方法也以增加财富为方法论。常识告诉我们,任何由人所赋予的“目的导向”可能都是错误的,其错误之处在于,当我们把财富的增加作为我们的目的,同时也作为我们的方法,意味着我们完全忽略了财富的中性特征。任何中性的事物都仅仅具有工具的效用,长久来看,推动一个人朝前走的动力和方法,是思想,是观念秩序,是观念秩序所依赖的上帝信仰。当我们抓住了财富,却忽略了观念和信仰,我们就失去了自己的开放式纠错的过程与可能性。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终于可以理解圣经的话语,“富人进天国,好比骆驼穿过针眼。”圣经的意思并不是鼓励人们贫穷,也不是轻视财富的工具意义,事实上财富在人的过程理性上具有工具性的建设性意义。但这并不是人的生命的全部,圣经提醒人们,财富是中性的,当下的,这种中性的财富和当下的利益,不仅无助于人致力于永恒的建设,反而导致人们过度迷恋这个世界,直接把财富当成了永恒。人来自上帝,归向上帝,人的目的导向是进入上帝的国度,推动我们走进上帝国度的,不是财富,而是圣灵,是我们对上帝无所不在的信心。

  这种关于人的行为的“目的导向”的讨论,深刻地影响到了人类的经济学思想。

  现代经济学理论主张经济学只需要关注改进的过程。这样的观点可以有效抑制人们在目的给定上的乌托邦倾向,赋予人的理性务实和经验主义的优美。但经济学的创始人斯密早就说过,即使人类按照自己的理性把这个世界打造成一个极其富裕的世界,对于一个必死之人而言,这又有什么意义呢。而法国的涂尔干也有类似的感慨。

  所以,关于人的行为的“目的导向”,关键在于讨论,在于辨析,而不是简单地放弃。奥派经济学理论认为,人是方法论个人主义的人,人是主观偏好之人,这个主观偏好的存在,会推动人不由自主地思考人生的目的是什么,这是每个人都会展开的目的导向命题。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现代经济学理论主张放弃目的导向的讨论,就是一个狭隘,短视和肤浅的思想格局。立足于这一点,米塞斯对人的行为的辨析,强调人的行为的目的意义,就是一个具有古典经济学意义的建构,米塞斯的工作,奥地利学派的工作,事实上是对斯密传统的回归。

  如果理解了这种隐蔽的经济学思想史流向,就能理解,为什么在当代奥地利学派的学者中间,会出现德索托这样的直接把基督信仰和人的行为整合在一起进行辨析的经济学家。

  也正是在德索托这样的学者身上,我们可以判断,中国的奥派经济学者的问题意识还存在巨大的空白地带,他们需要回到斯密传统,回到斯密的观念秩序,回到斯密的信仰。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财经作家,独立书评人。1968年出生于常德市临澧县。苏小和在《南方周末》 、《南方人物周刊》、《南都周刊》、《新京报》、《东方早报》、《上海证券报》等多家媒体开设书评和人物专栏,与王晓渔、戴新伟、成庆等人发起运作《中…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