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秋孤旅

徐国进 原创 | 2017-11-21 10:0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末秋孤旅 

 末秋孤旅

 

《踏莎行·末秋孤旅》

郁郁中年,浩茫心绪。一时兴起做孤旅。风光满目末秋碧。天涯何处无须计。

大好河山,故国烟雨。敞开怀抱凭栏意。神州残梦剩几许?文明望断策略寂。

 

   

115日正对着一个星期天,小女儿返校的高铁票是1240分,把小女儿送到火车站,看着她进站后,我已经打定主意做一次独狼式的自驾游,路线也已经在心中定好,那就是平遥—西安—洛阳一线。

对于中国文明的起源而言,以郑州、西安、太原构成的地理三角形是中华民族最早的有文字记载的文明发祥地。所以,我心中早有沿着这样的路线走一走的打算,意在寻找一下中国文明的起点。

想写一本研究姬昌和《易经》的书——这才是我决定独自驾车远游的真实原因。

 

从平遥到达黄河壶口瀑布,已是下午的5点左右,在壶口住下后,便去看黄河。见到壶口瀑布,是第二天上午10点钟左右,壶口瀑布让我深感大自然的神奇之力,壶口瀑布让我感到黄河之水的洪荒、磅礴、激荡、以及势不可挡的力量。而飞架在壶口瀑布之上的那道彩虹,无异是阳光与大地的奇妙结合,美不胜收、妙不可言。 

从壶口到西安正好经过黄帝陵,我是一定会拜谒的。最吸引我的当然是传说中皇帝亲手栽植的那颗松柏,她已经在风雨中屹立了大约5000年,依然枝叶丰茂,苍劲古朴。

   战争是伴随着人类在地球上出现的社会现象。人类的冷兵器时代的战胜主要以人数取胜,我们可以想象这种形式战争的残酷性。皇帝是中国传说中一个人物,后人推算他大致生活在公元2697-2599炎帝与皇帝合盟打败过蚩尤,后来两个氏族之间又发生过阪泉之战,皇帝战胜炎帝而取得部落盟主的地位。

满族入关建立清朝后,清朝皇帝对黄帝陵的拜谒十分频繁。这大概是满清王朝致力于快速融入汉族社会的一种方式。在进入20世纪后,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和邓小平等人都有为黄陵的题词。我想到的一个人物是——张国焘1897-1979他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北京大学生,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在中共建立初期,他的地位仅此与陈独秀和李大钊。
   193842日张国焘抵达黄陵所在地,因为4国共两党共同祭拜黄帝陵的日子。张国焘时为陕甘宁边区政府代主席,故代表中共一方参加祭拜活动,国民党一方是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蒋鼎文。祭拜仪式完毕,张国焘便没有再回延安,而是旋即南下,与中共诀别。毛泽东在《西行漫记》中对斯若讲,他与张国焘从认识开始便无法建立起友谊。我想,这应该是因为两人的人格特质与教育水平造成的巨大差距,从成长经历看,张国焘是北大的学生领袖,毛泽东在北大是一个下层的图书馆管理员;在中共党内,张国焘有着直接受命前苏共的天然的政治优势,而毛泽东却是一个有着鲜明的农民气质依靠组织工农武装力量的领袖。

俄国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暴力革命的样板,把中国社会直接割裂为两大政党领导的政治集团,为之后的中国深深埋下了一颗暴力革命和政治运动的种子,中共从1920年代组建,大致经历28年的武装战争,夺取了中共大陆的国家政权。共产主义实践在19491976年的毛泽东时代对中华民族造成至今仍然无法完全愈合的难以形容的创伤,中国人民经历了一场历时近30年的无休无止的政治运动的社会灾难。现在,俄国已经彻底否定了十月革命与列宁,中国大陆做到这一点尚待时日,但可以肯定会为期不远。

 

    

从西安出发到洛阳,与秦始皇兵马俑擦肩而过。一来是因为收到老父亲的手机微信,要我尽早返家,在远方的游子能够体验到“父母在不远游”的圣训,然而,我们的时代毕竟不同于孔夫子的时代。另一方面,在内心深处对于从秦始皇到毛泽东的统治者的由衷厌恶与反感,才是我不去参观兵马俑的真正原因,我认为那些东西是一种不祥的出土之物。

    事实上,从春秋战国时期或者可以追溯更早,中国便存在着一种“厚葬”的风俗,孔子是主张厚葬死者的,孔子死后被葬于曲阜城北的泗水岸边,弟子们以对父亲之礼仪对待孔子大多为其服丧3年。子贡孔子坟前盖了一间小屋,为守坟6之久其实,这是一种全然没有意义的礼仪。厚葬的风俗及其主张受到来自墨子的严厉批判,墨子主张葬丧从简。然而,中国的厚葬传统一直延续着,不仅普通家庭如此,帝王将相更是如此,这从历朝历代遍布祖国大地的帝王陵寝就能够得到明证,这也是中国的历代统治者穷奢极欲的明证。

   路过兵马俑,我大概一生也不想亲身去看秦始皇打造的这样的东西了,所谓的兵马俑是世界第八大奇观的宣传,在我看来只是有些中国人的自我吹嘘而已。路过华山服务区,停车休息一下,也正好远眺一下华山的雄伟和壮阔。

   如果有心情的话,我一定会去看看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工程——都江堰。

 

    

平遥古城、西安古城、洛阳古城——让我深切感到中国历史的沉重和灰暗,甚至于当我站在古墙之下的时刻,有一种明显的窒息的感应。固然,不容否认这之中包含着历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但是,中国人的智慧往往在统治者的驱使下被误导和误用,甚至于普通百姓往往把本来不属于文明的成果视为一种文明的表现。

——是我们民族历史的最为悲凉的物证。表现的是我们民族历史的封闭、保守、被动、防范、愚昧甚至于荒唐。而倾尽一国之力驱使着不计其数的劳役筑墙的历史,从秦始皇便开始了。

中国古代的城完全没有“市”的含义。城市为了政治统治和军事工事而建造的,城里的人多是官吏与服务于官吏的从属人员,再就是军队作为城池的保卫力量而存在。一般的民众进出城门都受到严格的监管,城门更是定点开关,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只要有水源,一座城池外还建造一道护城河,目的即是防范入侵的武装力量。

——这是中国历史的多么沉重的标志啊!

 

从白马寺到大雁塔,见证着佛教在中国传播的完整过程。白马寺是佛教在中国传播的一个凝固的起点,而大雁塔则是佛教传播鼎盛时期的产物。两者相差大致6个世纪,相距大致300多公里。

汉明帝的“夜梦金人”肯定真实不虚。但是,我认为,这个梦也肯定是汉明帝刘庄早已知晓佛教存在的产物,有了这个梦,汉明帝便能够找到一个可靠的理由引导他人接受佛教,根据这个梦,他就可以以此向印度派遣使者,并且邀请远在西方的高僧一路东来。

据说汉明帝的梦做在公元64年,而白马寺建成大致在公元68年,由此请来了迦叶摩腾、竺法兰两位祖师。

我认为,汉明帝把佛教请入中国,肯定有着更加深远的用意。其时,从他的祖上汉武帝刘彻采纳董仲舒的文化政策——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已经相距大致200年的时间,即从公元前134年到白马寺建成的公元68年,大约整整2个世纪过去了,然而儒家的治国之术以及价值形态并没有能够真正发挥良好的影响,汉明帝刘庄处于更新社会文化的目的,必须自觉地向外寻找一种可以替代儒家的崭新的意识形态,因此才有了允许佛教东来的政策选择。

以白马寺的建成为起点,佛教在统治者的推动下以铺天盖地之势一路东来,无论在官方还是在民间,其影响力迅速超过儒家的影响。

佛教在南北朝时期已经充当中国社会的主流的意识形态。北方的云冈石窟和中原的龙门石窟是最能够证明佛教的繁荣。

中国的源自《周易》的文化没有形成一种普遍的宗教意识。周易在后来的传承中被当作一种占卜的工具,中国人在继承《易经》的过程中完全把周易的原意扭曲了。《周易》中表达的一系列闪烁着人类真理思想的光辉,正如在春秋战国时期昙花一现的墨家学派一样,在秦朝之后完全丧失了正确的学术上的继承性。在我看来,《易经》的伟大,表现在她所表达的——天下文明的社会追求、开物成物的产业意志以及对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描述——天下一致而百虑、殊途而同归。这些思想无不散发着无限的真理光芒。

 佛教没有能够引导和催生出汉民族的科学意识,对于社会的政治治理,更是一脉相承。不管刘庄引入佛教的真实目的何在,其实,佛教在中国,除了形成了民间一系列的生活习俗之外,对于改善汉民族的思维方式没有任何有益的帮助,甚至于可以说,更加剧了中国社会的停滞不前和不断沉沦。

 

在日常生活中,每一个小人物才是最真实的社会文明的承载者和表现者,我们对于文明的认知也是从具体的日常生活中与普通人的接触中感受的。

在我的孤旅过程中,对于一系列中国历史和中华民族文明的宏大思考,显得空洞而缺乏实际的意义。而我独自一人与他人的接触却是具体的,最主要的是从路上开车、住店和吃饭几项活动中,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一个城市的真实的人文水平。

把两顿晚餐的经历记录一下:在西安的饭店吃饭,实惠而廉价,服务可谓周全而细致。一次晚餐,我点以一菜一汤和一碗米饭,服务员把我要的小份汤上错成一大盆,这被另外一个主管立即发现,带着浓重的陕西口音对我说——把小份上成了大盆,错了。然后向后厨去看。我开始吃饭,当服务员从我身边经过时,我问——是不是换一下?她立即说——吃吧吃吧,按小份结算。西安不愧为一座拥有几千年文明历史的古城。

到洛阳的哪天已经接近傍晚,晚饭时下起雨来,我在古城的小街走了很久,看到一家较大的饭店进去坐定。感觉实在没有好点的饭菜,而且在西安的两天肚子总是吃的很撑,便点以一道——拔丝红薯。这道拔丝红薯上来后我大为吃惊,它只是切成小方块的红薯撒上白糖而已,根本不能拔出丝來。我便对老板娘说——这是拔丝红薯吗?老板娘回(正宗的河南话)——这是正宗的拔丝红薯!我说——怎么拔不出丝來?她的回答让我目瞪口呆——是你来了,要是别人来俺还不给他做哩。我的天,这真是印证了人们对于河南人形象吗?饭后结账时,我便有意与这位老板娘多说几句,问她——你有多大?她说——你猜。我伸手指回——40?她说——俺有那么年轻嘛?快50了,老了。我对她笑道——俺都60了,也不觉的老。旁边桌上吃饭的一桌人已经大笑了。这个饭店的主人就是当地祖祖辈辈生活在此的老居民,他们的身上仍然带着典型的农民的气息。

离开西安有一种惜别的情绪,而离开洛阳却又一种逃离的感觉。西安可谓名副其实,洛阳却徒有13朝古都虚名。周公姬旦最早从西安一代东来,走到洛阳一带时通过占卜定夺,开始建造这座城池。今天,周公姬旦的在天之灵仍然注视着洛阳吗?

 

人生何尝不像一场有意安排的长途旅行呢?你吃了许多许多的苦、走了很长很长的路,不过只是为了到达一个目的地、看到一个景点、感受一种风景。人到中年万事休,但我总认为中年的生命最为富丽壮阔。中年人同样应该更多地仰望星空、也应该更多地眺望远方。

走一走孔夫子周游列国的线路以及丝绸之路,也是我的心愿。

独自驱车2000多公里的孤旅结束了。返回石家庄市的两周里一直在阅读和思考《易经》,姬昌是一位伟大的囚徒,他把伏羲的八卦推演成64卦。其实,在我看来,《周易》是姬昌这个囚徒留给后人的一部伟大的日记。

究竟如何写一本系统地描述姬昌和《周易》的书籍,我依然万分困惑,不过原则已经清晰了。

 

 

                                             徐国进

                                         20171121

个人简介
在社会中漂泊,先后从事教育与金融工作。对人生幸福的感悟是:健康与平安。对美好人性的理解是:感恩与宽容。对社会存在的期盼是:公平与博爱。对民族未来的追求是:自由与文明。
每日关注 更多
徐国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