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大秦岭绿起来,美起来——开启国家美芯工程

党双忍 原创 | 2017-11-24 21:2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大秦岭 父亲山 

  大秦岭是中国地理版图的一部分。然而,这并不是普通的一部分,而是极不寻常的一部分,一个功被天下,德被四海,万世景仰,全球瞩目的特殊地理结节。

  亚洲、欧洲、非洲三块陆地组成了地缘政治语境下的“世界岛”。从地球卫星影像图上看,在世界岛亚欧大陆的中央,存在一条东西走向的巨大山地高原。我们形象地称之为“世界岛中央龙脉”。世界岛中央龙脉的东方之首,即是中国大秦岭。大秦岭走上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即与昆仑山链接,而昆仑山发端于帕米尔高原。由帕米尔高原向西延伸,经伊朗高原、亚美尼亚高原,直达阿尔卑斯山。也就是说,大秦岭是世界岛中央龙脉的东方之首,阿尔卑斯山是西方之首。举世瞩目的“一带一路”,是从古长安到古罗马之路,也是沿世界岛中央龙脉从东方之首——中国大秦岭到西方之首——阿尔卑斯山之路。

  在中国人心目中,昆仑山是“万山之祖”,“龙脉之祖”,也称“天下第一神山”。中国进入新时代,我们完全可以用全球视野和中国视角,去看待世界地理,去描述世界风水,发现一个新世界,定义一个新世界。由此出发,我们可以看到,在地球上不仅有中国昆仑山,也有“世界昆仑山”。所谓“世界昆仑山”,即是“世界岛中央龙脉”的总称。中国昆仑山链接着大秦岭与帕米尔高原,当中国昆仑山走下青藏高原后,即是大秦岭。反过来,中国昆仑山是走上青藏高原的大秦岭。世界昆仑山将中国大秦岭与欧洲阿尔卑斯山链接在一起,中国大秦岭是世界昆仑山的东方之首,欧洲阿尔卑斯山是世界昆仑山的西方之首。世界昆仑山=大秦岭+中国昆仑山+帕米尔高原+伊朗高原+亚美尼亚高原+阿尔卑斯山。以这样的观念老看,中国大秦岭是世界昆仑山的一部分,且不是一般的一部分,而是在东方起始的那一部分,也即世界岛中央龙脉的东方之首。

  大秦岭处在中国腹心地带,是与中国昆仑山一脉相承的中央山脉。在中国生态系统中,大秦岭可以称得上是“芯片”。芯,一曰地理中心,二曰生态精髓。大秦岭既是中国地理中心,又是中国生态精髓。大秦岭是中国南方与中国北方分界线,两大母亲河——黄河与长江的分水岭,有中央水塔、生物基因库之称。大秦岭与黄河、长江构成的“一山两河”地带,是中华文明的源区,也是美丽中国的重要标志。因在中国生态和中华文明中的特殊重要性,大秦岭被视为中华父亲山。大秦岭的绿水青山,就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金山银山。

  党的十九大明确指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这是新时代建设生态文明和美丽中国的理论基石。绿水,源自青山。善治国者必治水,善治水者必治山,善治山者必兴林。治水之本在治山,治山之道在兴林。兴林治山,盛世之举,强国之道。大秦岭是中华父亲山。建设美丽大秦岭,永葆大秦岭绿水青山,是建设美丽中国的重大课题和历史重任。

  过去,我们着眼于大秦岭资源开发利用;现在,要更多着眼于大秦岭生态保护修复。过去,我们花上万亿修筑水电工程;现在,要花大力气建设美丽大秦岭。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中国已进入“强起来”的新时代。进入新时代,保护和改善大秦岭生态环境要有新作为。要不失时机,抓紧实施“国家绿芯工程”,推动大秦岭由“绿起来”向“美起来”转型发展。加快恢复森林面积,提高森林覆盖率,将大秦岭建成广被绿色的“森林国芯”;着力提升森林质量,健全森林生态系统,维护生物多样性,生产更多优质水源,更洁净的空气,使大秦岭成为生态功能强有力的“生态国芯”;下决心提升森林景观水平,发展园林景观艺术,以及田园景观,人文景观,让大秦岭真正成为“美丽国芯”。

  森林是陆地生态系统的主体,也是大秦岭的主体。而森林,也有“主体”,一字蔽之曰:树。树是植物界的王者。树的产出,可以概括为四个方面:(1)生态产出。森林以树木群落为载体,以光合作用为龙头,以光热水气土和动植物交互作用为基础,为陆地生态环境提供干净的空气、清结的水源,以及生物多样性。(2)景观产出。森林是大地的花衣。树木的花、果、叶、枝、干、根,以及四季变化,皆是人类审美对象。以树木群落生发出的森林景观为载体,或人工园林景观为载体,辅之以必要的观景设施,提供人们野外郊游、休闲健身以及生态审美生态环境。(3)果实产出。树木的果、实、叶、汁,用作食用、药用,皆是有益的智慧之果。由此,人们发展出果园技术和果实经济。(4)“要命”的“材”。材,由木与才会意,意思是树中有才者即是材。材,几乎是树干的别称。树干是木材、薪材的主要来源,为数千年传统文明提供建材和能源服务。然而,树干也支撑着生态产出、景观产出、果实产出,一旦索取树干,得到木材薪材,必然意味着终结了树木生命,上述“三大产出”与树木生命“同归于尽”,也就意味着森林生态解体,真可谓是“一毁具毁”,尽皆不存!

  新时代新林业新使命。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就是要发展新林业;保护好大秦岭,就是要发展新林业;实施“国家绿芯工程”,就是要发展新林业。所谓新林业,就是提供优质生态产品的林业,就是生产优美生态环境的林业,就是夯实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生态之基的林业。新林业,也是美丽林业,即以建设美丽中国为目标的林业。说到底,新林业就是“去材化”的林业,就是保有树干的林业。新林业的目标,不是木材薪柴,不是材山柴山,而是优质生态产品、优美生态环境,是绿水青山,也就是金山银山。新林业是生态产出、景观产出、果实产出“三位一体”的林业,是以森林业为主体,以园林业和果林业“两翼”的“一体两翼”林业。

  实施大秦岭“国家绿芯工程”,在现阶段面临的主要问题,可以概括为“四有四缺”。即(1)有小缺大。在人们心中,嵩山、华山、武当山、太白山、龙门山、麦积山、九寨沟……都有着响亮的名声,而这些合在一起——大秦岭缺少与之相适应的地位和名声。(2)有线缺心。人们熟知大秦岭是黄河与长江的分水岭,中国南方与北方的分界线,而对大秦岭是中国腹心,中国绿芯,中华父亲山……缺乏应有的认知自觉。(3)有绿缺美。1998年长江流域爆发大洪水,人们深刻反思了破坏大秦岭森林带来的严重生态恶果。之后,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需要,加强大秦岭水源涵养能力建设,大秦岭生态地位上升,保护修复力度增加。但是,在建设美丽大秦岭上,无论是认识还是行动,皆缺乏力度。(4)有分缺合。大秦岭涉及青海、甘肃、四川、陕西、河南、湖北、重庆6省1市,各省市各守其土,各吹各号,各自为战,分兵出击,分别行动,分开有力。因为缺乏整体意识,难以整合力量,没有形成国家统一意志和统一行动。

  实施“国家绿芯工程”,要扎实开展“六心”行动。(1)识心。要让“中华父亲山,国芯大秦岭”成为全体中国人的共识,要让更多中国人了解到,大秦岭蕴藏着中国生态密码与文化密码,值得世代中国人敬仰,世代中国人爱护。(2)护心。大秦岭不仅是岭内6省1市的“后花园”,更是全体中国人的“中央公园”。保护大秦岭是6省1市的责任,也是全体国人的责任。要举国家之力,开展大秦岭专项保护行动,实施好天然林保护,扩大自然保护区数量,创造条件创建不同类型的大秦岭国家公园。采取果断举措,有效防止以开发建设为名,造成新的生态破坏。(3)绿心。实施退耕还林,恢复与重建森林,科学经营森林,提升森林质量,加快大秦岭森林生态系统修复,实现“浅绿色”向“深绿色”的升级转型。大秦岭内及周边城市,要加大力度,悉数建成国家森林城市,使大秦岭成为名副其实的中国森林宝岛。(4)美心。大秦岭是地球北纬30-35°的绿色奇迹。作为世界岛中央龙脉东方之首,与西方之首——阿尔卑斯山相比,具有大体相当的“绿色”。然而,大秦岭难以与阿尔卑斯山比“美色”。要在深化“绿”的基础上,加快升级“美”,坚持植绿造美,精心梳妆打扮,向世界呈现美丽秦岭。真正让大秦岭成为东方的阿尔卑斯山,当代中国的上林苑。(5)赏心。森林秦岭,生态秦岭,美丽秦岭,无疑是大自然赐予中国人最厚重的礼物。要依托森林生态资源、风景资源,发展森林服务业。举办森林公园,建设森林小镇,发展森林综合体。富起来、强起来的人们,一定会走进大秦岭,亲近大秦岭,欣赏大秦岭。大秦岭将成为中国乃至世界休闲度假、森林康养、旅游观光的重要目的地。(6)治心。绿水源自青山。在治水上,我们已经探索形成了颇具特色和富有成效的“河长制”。在兴林治山上,在大秦岭保护上,也应加快制度创新,体制机制创新,尽快形成中国特色的“林长制”,抑或是“青山首长制”。使大秦岭的每一个山岭,都有绿起来、美起来,每个山岭都有责任首长、责任人。

           2017年11月24日夜于磨香斋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党双忍,经济学教授,生态文化学者,三农问题专家。现任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陕西省林业科学院院长。毕业于西北农林科大。先后担任省农业厅处长,宝鸡市长助理,中共宝鸡市委常委等。出版《学习力》、《制度并轨与城乡统筹》、…
每日关注 更多
党双忍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