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全球化下的中国科技与文化战略

徐国进 原创 | 2017-11-25 10:30 | 收藏 | 投票

 21世纪全球化下的中国科技与文化战略

 

21世纪,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制度上以及意识形态上的冲突即将终结,或者说,经过起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全球化的洗礼,两大社会制度阵营的对抗已经终结。但是,在21世纪上半页,由于人类社会运动的巨大惯性特点的制约和习惯势力的影响,人类尚不能立即找到和建立起超越工业革命所形成的社会模式,这既是人类在21世纪面临的最大可困境,也是人类面临着的一项必须完成的历史任务。也就是说,人类各国尚不能再断时间内建立起超越工业革命形成的崭新的社会模式,原有的国际格局在一个较长的时间里将仍然是困扰人类前进的障碍。

在西方的历史中,按着李约瑟的观点,欧洲的文艺复兴、宗教改革、资本主义的形成和现代科学的发展,四种情事的前后发生彼此关联。的确,我们回看欧洲历史运动的逻辑,李约瑟指出的这四项历史性事件是彼此互为前提条件的。

21世纪以及中华民族的长远未来,我们可以肯定,中国部可能重复西方国家的发展之路,中国必须站在西方国家发展的成果之上,走出一条从来未有的人类社会的发展之路。

21世纪中国社会的发展取决于如下两个关键性因素的发挥程度:一方面取决于对国际上先进的高新科技革命成果的适应力和应用程度;另一方面取决于本国的知识体系升级和技术创新能力。中国的建设必须自觉底纳入到统一的国际分工的潮流中,依据全新的产业标准和战略安排自身社会的发展。中国的发展决不是在所有的产业领域都从头做起,如果那样,我们就会在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里一直跟在他国的后面拾人牙慧。中国必须避免使自己成为先进国家淘汰落后生产力的场所,而是应该成为孩子尽量使自己站在高科技成果的基础上发展自己的国家。

显然,人类欲要建筑一种超越工业革命以来形成的社会模式,就必须再造人类社会的知识体系,更新科学知识的内容和研究方向。人类在生命科学、能源科学和空间科学三大领域里的突破,将重新构建起社会运行所需要的知识体系,从而确立起一种不主要的依赖于权力和金钱两个因素的社会运行机制。

在目前看来,真正实现这样的社会目标,不仅困难和遥远,甚至于是不可能的。因为全人类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主要的仍然运用原有的价值观和方法论作为着眼点回答和解决我们社会面临的现实问题。

中华民族必须认识到:比权力和金钱更重要的因素是知识和智能,比民主和自由更高层次的价值是文明和幸福。在构建一种崭新的社会模式过程中,当然无法完全像快刀斩乱麻一样地隔断过去,也不能期待在没有根基的情况下建立起一个空中楼阁。人类走向美好未来的步伐是一步一步实现的。但是,如果人类的头脑中没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那么,人类可期的美好未来决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自然到来。

20世纪,以五四新文化运动为标志,中国在社会的知识体系的建设方面,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在改革开放时期,在各个不同领域里涌现出了许多优秀的科学家。

中华民族从21世纪开始,如何创建出一种建立在西方工业革命基础之上的社会知识体系?这是一项对于中华民族社会发展和文明进步带有根本性和前提性的问题。在21世纪,中国必须解决好这个问题。历史上,中国不是现代科技和知识体系的创立型的国家,中国在1980年鸦片战争之后到整个20世纪结束,在整个社会领域里,都处于向西方学习和接受的状态下。

在现有的社会发展环境中,建立起中国的思想家、科学家、教育家队伍,共同打造人类文明所需的崭新的知识体系。这是中国的一项重要的国家任务。可以说,没有完整而系统的知识体系的构建和确立,中华民族社会要想超越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哪根本就是痴人说梦或者痴心妄想。因为,中国不可能在没有超越西方国家的知识体系的情况下,成为一个超越西方国家发展水平的强国。

 创建中国社会的知识体系的任务,当成一基础性的与核心性的国家战略,这是中国21世纪现在起必须着手去做的工作。而中华民族在吸纳全人类科技成果基础上的崭新的知识体系的形成过程,正是中华民族走向人类文明最前列的奋斗过程。一旦中国在社会的知识体系方面整体性和尖端性的领域超越了西方,中国也便在“自强不息”实现了崭新社会模式的确立。

因此,如下的几个方面的具体工作,需要提高到国家战略制定方案的议事日程上来:

    第一:制定一个完整而可行的知识体系的创新战略。

第二:以文明核心概念的价值体系的树立。

第三:精心设计和安排中国下一步的产业结构。

第四:在改革开放时期30多年后,为全社会设计一种基于公平的制度体系。

    21世纪中国社会的发展:一方面取决于对国际上先进的高新科技革命成果的适应力和应用程度;另一方面取决于本国的知识体系升级和技术创新能力。中国的建设必须自觉底纳入到统一的国际分工的潮流中,依据全新的产业标准和战略安排自身社会的发展。中国的发展决不是在所有的产业领域都从头做起,如果那样,我们就会在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里一直跟在他国的后面拾人牙慧。中国必须避免使自己成为先进国家淘汰落后生产力的场所,而是应该成为孩子尽量使自己站在高科技成果的基础上发展自己的国家。

发达工业国一切成熟产业向中国的移植,或者中国国内在一切成熟行业方面的建设,都只是中国国内20世纪百年产业发展缺陷的一种补充。而决不是中国社会发展的必须的战略需要,比如在改革开放时期里,汽车业是一个具有巨大市场需求的行业,但是,如果中国把汽车业的发展视为一种发展战略,那么,中国在这个领域里就将不拥有丝毫的良好的未来。从现代汽车业的科技进步来看,传统的汽车在不久的将来即将被更加先进的交通工具所取代,而中国所建的大规模的汽车厂,只能成为一个个无用的废墟。当然,企图在断时间里超越传统汽车业,对于中国是一种不现实的要求。中国交通工具的制造行业,必须研发出可替代传统汽车的新产品,才能够从整体上跨越世界汽车业转型的困境。

 没有社会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也就没有整体性的社会道德水平的提高,中华民族的整体文明也就无从得到升华。而中国社会物质财富的极大丰富,需要中国制定完整的科技与文化战略,并且加以正确的实施。

中国的产业技术基础仍然十分薄弱。甚至可以说,在中国社会的产业发展和产业结构方面,我们在相当程度上重复了西方工业化的老路。当然,中国的工业化大发展的20世纪80年代,比之欧洲国家的18世纪6070年代的情况,具有不同的性质

21世纪中国的发展和进步,主要取决于中华民族的知识创新能力。中华民族在21世纪还仅仅是自身社会创新型发展的开端。

21世纪,中国必须制定和拥有自己国家的核心战略,这个战略应该围绕科技和文化为核心而制定。然后,中国的外交、军事、经济等方面的政策方向,全力服务于和自觉支持这个核心战略目的的达成。只有如此,中华民族才能够通过21世纪百年的努力而成为世界民族之林中的伟大民族,中国才能够经过21世纪百年的奋斗而成就为一个伟大的国家。

中国社会的文明发展动力,不可能来源于任何外在力量的帮助,而必须是发端与自身社会的伟大想象力、发明力和创造力。这是1840年以来中国向西方学习了大致一个半世纪时间的历史结论。

 

 

                                                   徐国进

                                                20171125

 

个人简介
在社会中漂泊,先后从事教育与金融工作。对人生幸福的感悟是:健康与平安。对美好人性的理解是:感恩与宽容。对社会存在的期盼是:公平与博爱。对民族未来的追求是:自由与文明。
每日关注 更多
徐国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