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原色幼儿园与大数据

郭朝晖 原创 | 2017-11-29 13:29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大数据 三原色幼儿园 

  警方对三原色幼儿园的处理意见刷屏了、争议很大。争议的原因是证据没有了、很多事情说不清了。与过去不同的是:这次摄像头没坏,但硬盘坏了。作为长期从事数据分析的人,我有话想说。

  讲工业大数据时,我常提到摄像头的典故。我的师傅王洪水先生过去多次对我说:工业大数据记录要像摄像头一样,把过程完整地记录下来。摄像头到底有多大作用呢?我接着讲宝山某豆腐厂的故事:他们在车间内安装了摄像头,员工操作规范性加强,质量上升。

  昨天,在一家国家级智库开会时,我提到数字化转型的价值所在。数字化转型的成败决定于经济性;数字化转型的经济性主要是通过优化取得;优化的前提是优化空间确实存在。但问题是:优化的空间在哪里啊?很多企业和领导是看不到的,所以也就不知道该如何优化。

  为什么看不到呢?我的观点是:优化空间总是被隐藏的!显然,有话空间存在,意味着现在“不优化”;有优化空间的地方,往往就有见不得人的地方、有部门利益、有私心或能力不足。当事者当然不愿意被人、尤其是领导看到。这个空间到底有多大呢?举个可以说的例子:民企沙钢今年1~10月有136亿的利润,让很多国企汗颜。试问:差别到底在哪里呢?

  我们知道,智能制造强调感知、强调透明化,本质上就是让问题“看得见”、不被“隐藏”,有问题能及时纠正,效益自然就上来了。所以,我一直强调:数字化的本质是科学和真实;有了科学和真实,管理水平才能上去、效益就提升了。

  有了摄像头或者大数据,即便领导不在,下面的人也不敢做坏事。这时,有人要谋取私利,就要选择在摄像头看不到的死角去做,或者干脆把摄像头搞坏。在工厂里,有意破坏的现象也屡有发生。这种“斗争”就像抗生素与细菌的斗争一样,是持续的、不断进化的,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所以,有了摄像头、有了大数据,也不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三原色幼儿园出事,摄像头没坏,硬盘却坏了。小概率事件的发生,难免让社会产生怀疑。有没有什么办法进一步研究呢?我想是有的:三原色幼儿园是个连锁幼儿园,有摄像头的不止一家。社会上最怕的是:所有加盟幼儿园都是这样的;而三原色自己强调的却是:出问题的独此一家。这个问题是可以验证的啊!

  作为长期搞大数据分析的人,最常用的办法就是进行大数据对比分析:不妨把所有三原色加盟幼儿园的录像都调出来,让家长或者警察看看。如果只有一家有事,则还三原色幼儿园以清白。反之,如果很多家加盟幼儿园都有虐童事件,就该让这家幼儿园关门、法人也应该以渎职罪论处。

  但是,如果多数幼儿园的硬盘或摄像头都坏了呢?.......按照科学哲学的观点,人们没有办法证明他们一定做坏事。但是,从统计学的原理上看,小概率事件大概率发生,做坏事的概率就太大了.....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宝钢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每日关注 更多
郭朝晖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