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草是个什么东西?

赵峰 原创 | 2017-12-19 06:0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消费 旅游 西藏 虫草 

 虫草是个什么东西?

2017-12-6

昨天晚上浏览微信朋友圈,看到有关虫草的两则信息。一则属于科普,说据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的检测,虫草中砷含量超过国家安全标准极限值的10倍。这则科普信息有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天价的冬虫夏草有毒,要钱,还可能要命。”据说,前段时间,每克虫草卖到将近600元,差不多黄金价格的两倍。另一则信息属于营销,说虫草是冬季进补的良品。

虫草是个什么东西?是一种高级的滋补品还是一种因为稀缺而高价但其实无用也无害的东西,或者是一个既高价又高毒的东西?关于虫草是好东西还是坏东西的争论,在我听说“虫草”两个字的时候就存在了。商人说是好东西,科普说是个坏东西,医生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那时候还有西藏朋友送的一盒据说是顶级的虫草,只知道是很“高级”的东西,但不知道具体作何用,后来不知道到哪儿去了。

我去西藏的时候,进入那曲,就有广播介绍那里是优质虫草的主产区;当时邻座一位来自甘肃但已经在西藏安家二十年的汉子说,他就是在那曲挖虫草发财的,现在不挖虫草了,开了宾馆;我后来到林芝,见到逃难到那里的校友小周,说他一开始到西藏,举目无亲,又没有资本,于是就挖虫草。很辛苦,但来钱快。掘到了第一桶金,后来开了牧场,又办起旅行社,开了客栈。我见到小周的时候,他已经是小财主了。他的旅行社,也卖天珠、藏红花、玛卡和虫草。现在,外地人已经不准在西藏挖虫草了。在藏区旅游当中,只要遇到导游,就会推荐天珠,藏红花和虫草。带我们到扎什伦布寺的那位来自广西的导游,一路说自己如何如何热爱西藏,如何如何爱岗敬业,又攻击大昭寺售卖宗教法器是亵渎神灵,最后还是带领大家走进一家专门经营天珠、藏红花和虫草的“法物流通部”。我后来在昆明的餐厅,经常看到以虫草作为佐料的菜品。比如虫草汽锅鸡。据说只有那么二三根虫草,还不知道熬过了几次,但价钱是普通汽锅鸡的几倍。于是我知道,不管虫草是个什么东西,是真的补品还是假的补品,都是高级的东西,是相当值钱的东西。

后来在中央电视台节目中,经常看到虫草的广告,就是告诉大家将虫草磨成粉吃效果更好的那个。能够将广告做到中央电视台,应该是好东西吧,也应该是能发大财的东西吧。可是,转念一想,中央电视台也不过是商业机构,只要有钱赚,什么广告都可以做。上了年纪的人可能还记得很多年前的“秦池酒”,曾经在中央电视台广告招标中夺得第一名;在二十来年前就敢在中央电视台一年投下几个亿的广告费,看起来实力不凡。后来大家都知道,那所谓的“秦池古酒”,不过是一车皮一车皮从四川拉到山东的小作坊散酒。那时候,大街小巷,各种餐厅卖的都是“秦池”。现在,这个牌子已经很少看到了。

在一档央视的旅游节目中,介绍了虫草的挖掘和交易。虫草生长在三千五百米以上高山草甸上,只在西藏和青海的部分地区有分布。挖虫草是一件很艰苦的活计。在挖掘虫草的季节,藏民们会从很远地方聚集到产地,整日就趴在山坡上,一寸一寸土地翻找。这东西很稀少,很难发现。因为高度用眼,对眼睛伤害很大。虫草商人会事先与挖种草的藏民就品级和价格协商好,到时候直接从藏民手上收货。因为这东西很稀少,很珍贵,因此也就很危险。危险不仅仅在于环境,比如山高坡陡,天寒地冻,还在于人为的安全问题。在虫草挖掘地,经常会有偷窃、抢劫。由于条件艰苦,有时候人们会放纵自己的投机心理,于是在虫草挖掘地,会有赌博的娱乐,当然也就会有赌博的灾难。在央视的节目中,虫草商人一个个富得流油,他们与国际大商人联系,赚取一箱子一箱子的美元,有的甚至还有私人飞机。挖虫草的藏民住在四面透风的帐篷里,啃着方便面,有的因为天冷冻伤了,有的因为滑下山谷摔死了。其实,在虫草的商品链中,赚钱的只是那些大商人,就一般挖虫草的藏民而言,他们的辛勤劳作不过挣点生活费,再加上医疗费而已。受到最大伤害的还是土地。藏地高寒山区的草甸,大多土层不厚,只在地表有薄薄一层土壤。挖虫草是极端破坏土层的行为,一棵虫草挖起来,就有一片土层被破坏,而周围的土层也会连带受到影响。很多出产虫草的地方,地表已经永久退化了。

于是我想到了非洲的象牙。当初的欧洲人,只是把象牙用来做台球,也算是一种奢侈品。一头大象,自由自在在非洲草原生活,就因为殖民者看上了它美丽的牙齿,它就连自己的命也保不住了。自由主义经济学经常讲富人奢侈消费的结果有助于促进穷人的就业从而有利于社会福利的增进。可是,从象牙消费中我们看到的却是自然和生态的灾难。对了,像非洲大象一样因为自己的某种优越性而陷入灭顶之灾的还有藏羚羊。用藏羚羊绒做的披肩是奢侈品中的极品,是欧洲贵妇们最向往的东西。据说顶级的藏羚羊绒披肩柔软得可以整条从一个小小戒指中穿过。也就是因为藏羚羊绒披肩的珍贵,导致对藏羚羊的屠杀。还好,我们现在已经觉醒,对藏羚羊有了比较好的保护。所以,商业的世界并不像商人们宣扬的那样自然而美好,富人的奢侈消费不一定带来世界的和谐和繁荣。就像每一颗钻石和每一件象牙饰品中都渗着鲜血一样,每一颗虫草也是罪恶和鲜血的凝结。

虫草受到追捧,显然与“西藏”的神秘性有关。西藏或者西藏人,有着某种完全不同于汉人和汉文化的东西。他们对宗教的虔诚,他们对精神生活的坚持,他们在生活中体现出的淳朴和天真等等,都是我们曾经有过但早已经被抛弃的东西。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很美好,也很稀罕。人们很容易对那些自己曾经拥有但已经失去的东西产生好感,甚至向往;我认为这些年人们疯一样往西藏跑并假模假式佩戴藏式饰品的原因,就是这种向往的表现。人们向往西藏,至少是一种美好的境界。但一件美好的东西,向往向往就可以了,没有必要一定要占有。保有天珠或者食用虫草,其实就是试图占有的一种形式。似乎佩戴天珠或者食用虫草,就意味着在一定程度上分享了西藏,成为西藏的一部分了。其实这真的只是自欺欺人,只是成为商人的俘虏。商人以藏文化在忽悠你,你看到的是藏文化,而商人看到的只是商机。本来你的占有也没有问题,如果这种占有能够促进文化交流,甚至能够为藏区财政做出贡献,也是善事一桩。可是,如果真如前面那条微信所说——“天价的冬虫夏草有毒,要钱,还可能要命”,这就大无必要了。如果再想想虫草的挖掘可以破坏生态,破坏我们母亲河源头的环境,那么你的虫草消费就有了更大的问题了。

由虫草我又想到另外一个话题,攀登珠峰。前些日子听朋友说他准备去攀登珠峰。我所了解的这位商人朋友,五十多岁,也不是特别的身强力壮,也不是体育迷或者登山迷,甚至连王石的那种艺术情怀也没有。只是他有钱。据说,只要出钱,三五十万,就可以登顶。反正出钱就能找到人,背也要把人背上珠峰。我又感觉到珠峰的可怜。前些天也是在微信朋友圈里看到一则信息,说前往珠峰的路上,到处都是攀登者留下的粪便。真是恶心啊!我们心目中神圣的世界最高峰,仅仅因为是最高峰,就要蒙受人类这样的侮辱。那些登山者,以攀登珠峰作为自己实现人生价值的途径,以此炫耀自己的精神和意志,体力和财力,可凭什么要让珠峰来承受这样的污染呢?

我接触过很多内地的“西藏迷”,他们一年要去一次西藏。有的出于宗教的目的,有的出于猎奇探险的目的,也有的出于商业的目的。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们对西藏的民风民情都很热爱,很向往,都希望在每一次旅程中都得到灵魂的洗涤,精神的超脱。这样的精神当然是值得敬佩的。但是,我要说的是,如果你真正热爱它,就让它在那里,少去打扰它,也不要去改变它。你一次次去打扰它,势必会改变它,最后你还是你,而它已经不是它了。我所接触到的那些藏民,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其实他们就只想在自己安静的环境里听天由命过自己的生活,他们对你们或者你们带去的一切,既不喜欢,也不欢迎。就算你脖子上挂满天珠,满肚子装的是虫草,他们一眼就看得出你不是与他们一类的人。

个人简介
没有经过思考的生活是不值得的。 ——苏格拉底
每日关注 更多
赵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