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面情缘

舒三明 原创 | 2017-12-19 20:3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散文 

              一面情缘

舒三明

腊月二十八的上午下班后,文友急匆匆骑着自行车去邮政局办理汇款,半道上,不小心撞了一下一个弱不禁风、摇摇欲坠的老大妈,她倒在地上了。

文友吓得脸色卡白,迅速下车扶起了老大妈,一看白发老大妈面容憔悴,约莫七十岁,一手拉着肩上的包裹,一手拄着拐棍。问她哪儿不舒服,她说:“没有事,是我走路不小心摔倒的,不关你的事。”“明明是我撞你才倒下的啊,我送你到医院去看一下医生吧。”“不用,我真的一点问题也冇得的。”“老大妈,我知道你心肠好,可是你的身体要紧,这事不要跟我讲客气啊!”我便上前接过包裹,牵着她那布满老茧的手,扶上自行车后座,慢慢边走便问她去哪儿做么事,她揣着气说去邮局给儿子寄衣服和吃的。到医院做了检查,庆幸的是老大妈没有伤到哪儿,文友紧张的心才得以放下。

文友好奇的问老大妈:“你这么大年纪应该在家里享受儿女的福,哪用得着你大老远顶着寒风给儿子寄东西呢?”

老大妈半天沉默不语,在文友一再追问下,才哽咽着对她说:“闺女啊,是我命苦,上辈子没有修好,老伴刚去世不久,儿子不成器犯法判了十年,儿媳带着孙子改嫁他乡了,落得我一个孤老婆子过日子。眼看要过年了,我冇得钱买衣裳、鞋和吃的,就自己手织了毛衣、毛裤,做了双布棉鞋,还炒了点落生(花生)、苕果,一起寄给他,多少是我做娘的一点心意。”

“你儿子当初怎么没有想到父母和妻儿呀?你老风烛残年还牵挂着他,不值啊!”

“么办呢,各人的孩子各人爱。想孙子又不晓得他们娘俩的下落,只有等儿子出来后把孙子接回来,就怕我等不到那一天。”

“可怜天下父母心!你老还这么关心儿子,我想他会在牢中好好改造,争取减刑,早日回来的。”

听了老大妈一席话,她那思儿、爱儿之情在文友心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是的,他写信回来说减了两年,明天上春就能回家。”

“他回来会好好照料你的,加倍偿还你给他的大恩大德,那样你老可以享几年福。”

她俩说着说着,不觉到了邮政局。进门后,营业员见到后就笑脸相迎,迅速递上一杯热水,把她牵到椅子上坐着,并问道:“老奶奶,你老又来跟儿子寄么事啊?叫你要寄东西前,叫人给我们打个电话,我们会上门来拿,你又不听。你大老远走来,多不方便啊。”

“我又冇得么事,有功夫来,就不劳烦你们了。我要寄的东西在袋子里,你们检查哈,我再装好包上。”

“好的。”

“你把包裹单给我,我来帮这老大妈填吧。”

“还是我来填吧,收件地址、收件人、几件地址和寄件人,我都记得,阿姨你不晓得这些。”

不一会儿,营业员办妥了邮寄的手续,走出柜台说:“老奶奶,办好了,我来叫个麻木送你回家吧。”

文友连忙对营业员说:“还有顾客等你办理业务,你走不开,还是等我领完稿费送老大妈吧。”

“现在的年轻伢都这么好,多谢你们啦!好人有好报,你们将来都有福气的。”

两三分钟后,文友办理完汇款,把老大妈牵着走出了邮政局营业室,老大妈说我慢慢走回去,不用坐麻木了,文友说那么行,得叫车亲自把你送回家。“闺女,不用这么客气了,我每次都是走来走去的,再说耽误你回去做饭的功夫了,搞不好还误了下午上班时间。”“我撞倒了你,你半点也没有责怪我,反而说是自己摔倒的。遇上你这么体贴人的大妈,是我今生的缘分,今天说什么也要送你回家!”

在文友的一再坚持下,租了辆小车,把老大妈扶上车,送她回家。一路上,她们有说有笑,聊得很开心。她说我有个女儿二十多岁寻了短见,让我饱受中年丧子的疼苦。而今我老来遇见你,是上天对我的恩赐,有了你这么好的闺女,算我老来得到从天而降的福气。文友说我生母已辞世,老天安排我们以这种方式相遇,你就是我今生第二个母亲,你的儿子就是我的哥哥。你把他地址和名字告诉我,我要写信告诉这个喜信,并劝劝他,还将安排时间带你去见他。老母亲听了眉开眼笑,热泪盈眶。

送到家后,文友婉拒了老大妈留我吃中饭的好意,告诉她我们还有机会见面,以后专程来看望并吃饭。说完后,文友依依不舍离开了老母亲。车子渐行渐远,她老远看见老母亲站在门口挥动着手。

 

舒三明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从事财政国库管理工作
每日关注 更多
舒三明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