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笔记之:天国之秋

田成杰 转载自 我的博客 | 2017-12-24 23:12 | 收藏 | 投票

   阅读笔记之:天国之秋 作者:田成杰

 

  《天国之秋》,裴士锋(Stephen R.Platt/著,黄中宪/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11月出版。

 

 

  

如果说“革命史”对太平天国过于美化,那近年来对“天国”的贬抑和对以曾国藩为代表的所谓“晚清中兴”的褒扬,同样也有矫枉过正之嫌——看过这本《天国之秋》中关于他和他的湘军对太平天国将士乃至妇孺残酷杀戮的描述,你当发现,这位满嘴仁义道德、礼仪廉耻、被国共两党领袖共同尊崇的曾文正公,不过是一名无情、残忍、市侩而又有点狗屎运的晚清官僚而已,正像和他并称“晚清三杰”的胡林翼名言:菩萨心肠,屠夫手段!

  难道,这才是他被领袖(们)以及当今社会推崇的真正原因?

  《天国之秋》多在叙事,因而摘录不多——希望通过这些不多的片段,能让我们窥历史之点滴真相。

 

  英国政治家劳合·乔治(Lloyd George)仍以太平叛乱为证,试图说明为什么不能给予中国平等待遇。他说:“中国的死气沉沉恰好证实了外国人所作所为的正确。中国人如同阿拉伯人一样,是非常聪明的种族,却处在一个无所进取的阶段。如果不是戈登组建了常胜军,中国定会被太平军颠覆。”

 

  有一次,一名清朝官员随后说道,他们其实一点都不在意联军舰队会不会炮轰大沽炮台,因为守要塞的军人“全是汉人”。

 

  岸上观看的农民似乎很害怕,船经过某个村庄时,村民全匍匐在河边,大声叫喊…“大王好!愿您下船登岸,统治我们!”诚如额尔金的秘书所见到的,“村民明显以为我们是要去推翻清朝”。

  ——在百姓看来,这只不过是又一次“城头变幻大王旗”,与他们鸟关系?

 

  …从那些在岸上追踪他们的农民群众身上看不到任何明显的敌意…这些人不是那些攻击传教士而出名的咆哮中国人,他们也不像是国家遭入侵的愤怒国民。在他们身上,船上的人看不到一丝在意皇帝死活的迹象。

  ——皇帝对百姓,也是如此!

 

  随着舰队平安无事往上游驶去,民众的害怕消失,转为有所提防的好奇,乃至有时令人觉得突兀的合作。船搁浅在烂泥地时,船员会把绳子抛向民众,岸上的人会帮忙将船拉离泥地。这样的事一再发生。

 

  洪仁轩抵达天京时,他的族兄(指洪秀全)已不理政事,整天待在宫里研读经文。除了后宫女子,几乎没人可以见他。

 

  李秀成的小股部队从城墙缺口打进城里时,城内居民正与本该保卫他们的打劫者(指清军)在街头混战,致使这场战争的亡魂多了许多遭私刑处死的、被乱刀砍死的,还有被烧死的人。

  ——中国历史上的多数战争,并非如胜利者自己所标榜的那样“正义”,而多是流氓之间的武斗。

 

  张国梁(清军江南大营统帅)的救援部队强行军抵达杭州时不见太平军人影,也找不到维持秩序的官府。于是一如从前的其他入城者,他们将剩下的财务洗劫一空。

 

  中国与美国两场内战的同时…中国与美国是当时英国最大的两个经济市场…英国面临着同时失去这两大市场的风险。英国得想办法恢复其中一个的秩序…事后英国首相会把介入中国一事,当作英国为何得以在不干预美国内战下仍能熬过经济崩溃的原因…英国靠着对中国内战放弃中立,才得以对美国内战保持中立。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史家通常…把太平天国视为原始共产主义的农民叛乱,把这场战争叫作“太平革命”或“农民起义”。我希望读者看过这本书后会明了,一如称太平天国是造成这场战祸的唯一凶手并不公允,声称他们在打造某种农民乌托邦,同样流于夸大不实。

  ——历史从来都是工具!

 

  马克思断言:“或许可以笃定地说,这场中国革命(太平天国运动)会将火星抛到现今工业体系已然(火药)过载的地雷上,使酝酿已久的普遍危机引爆,然后在往国外扩散之后,紧接着欧陆会爆发政治革命。”

  ——马克思,呵呵,一个失败的预言家…

 

  为资助他(曾国藩)求学,曾家已背负巨债,即使有翰林俸给,他在北京生活也不宽裕。但随着第一次外派出京,担任四川乡试主考官,情况跟着改观。巴结他的下层官员争相送礼,而通过考试的学子的家人也上门送礼以示感谢。他返回北京时有十六顶轿子随行,轿里装满裘、玉跟银,用来还清他的巨债还绰绰有余。

 

  (曾国藩说绿营清军)“见贼则望风奔溃,贼去则杀民(将他们装扮成叛军)以邀功。”

  ——为何所谓“国家军队”,最后都会变成如此不堪?

 

  他(马克思)不仅以嫌恶的口吻指斥叛军(太平天国)成不了气候,也以同样的口吻…认为整个中华帝国没有前途——因为其无药可救地沉溺于古代,从而与境外快速改变的世界脱节。“但只有在中国,才可能出现这种恶魔,”马克思推论道,“那是停滞型社会生活的产物。”

  ——好玩的是,他嫌弃的这个地方,却成了为数不多的接受他理论的国家!

 

  …暴民挖出她子宫中的胎儿,抓着胎儿的一只小手,举起给她看;她…发出一声令人心碎、令老虎听了都心生恻隐的尖叫…她使出最后一股超乎人类的力气…将胎儿抓到她流血的心脏上,至死抓着不放。(《天国之秋》)

  ——令老虎都能生恻隐之心…却也无法撼动国人的残忍!这真的是那个满口仁义道德、号称礼仪之邦的中国吗?

 

  俘虏中有一名等着被开膛剖腹的少妇,怀里抱着一名在开心叫着、跳着的十个月大的漂亮男婴。男婴被猛烈从她怀里抢走,掷向刽子手,刽子手举起残酷的小刀,当着他母亲的面,刺进他柔嫩的胸膛。出生不久的婴儿被从母亲怀里抢走,当着母亲的面开膛剖腹。

  ——残忍!

 

  年轻(太平军)壮丁遭开膛剖腹、截肢,割下的部位塞进他们嘴里,或丢向叫好大笑的中国人群里。

  ——对同类如此残忍,这是怎样的一副社会图景和心理呢?

  (www.earm.cn/田成杰2016-10-2整理)

我的更多文章: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田成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