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中的2017年度人物

吴晓波 原创 | 2017-12-27 11:2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财富 王晓初 

   2017年的中国财经世界乏善可陈,并没有出现太多的新鲜面孔。有一些故事走到了终点,还有更多的故事则戏至半场,仍扑朔迷离。

  所有财富人物的命运,都与两个特征有关,其一,他必须与潮流同行,或者是新理念的创造者和引领者,其二,他的成绩是可以被量化评估的。在这个意义上,人的被关注和戏剧性,几乎全部地建立在行业波动的戏剧性基础上。

  在2017年,人工智能、机器人、区块链、新零售、海外投资、文娱复兴,无疑是最受关注的热点,它们有的是泡沫,有的已构成趋势本身,“年度人物”正出没其中。

  01 贾跃亭

  贾跃亭的微信指数一度超过范冰冰和鹿晗。7月4日,贾跃亭飞抵旧金山国际机场,有网民戏称他终于闯过了人生最大的难关——中国海关。9月27日,乐视更名新乐视,一字之别,完成了与贾跃亭的切割。到今天,他还在大洋彼岸为汽车梦努力,但是故事越来越呈现出荒诞的底色。

  没有证据表明,贾跃亭从一开始就想做一出庞氏骗局。这是一个扑朔迷离的创业故事,介乎梦想和骗局之间。谬误与真理一样,都需要时间来证明。

  自乐视2010年上市以来,贾跃亭通过定增、发债、股权质押、风险投资等多种手法,累积筹资超725亿元。他不断地召开新闻发布会,宣称自己有一个别人无法想象的梦想,最终,确实如他在那封致员工的信中所写,成则征服海洋,败则被巨浪卷走。

  他唯一没有言明的是,当巨浪灭顶之际,他本人身在何处。

  02 王健林

  在今年,首富王健林有点“流年不利”,私底下,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委屈。

  他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胡润富豪榜的前十人名单上是2009年,排名第九,资产290亿元,到2016年,他的资产已达2150亿元,八年间增加了7.4倍。从2013年起,万达实施大规模海外投资,聚焦于房地产和影院、俱乐部等文娱产业。媒体统计万达的海外投资额已达2250亿元,与此同时,万达在国内金融体系的贷款额也达到2000亿元的规模。

  万达的高调国际化,在王健林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2015年11月,在哈佛大学的一次演讲中,他直率地承认,我就是在“转移资产”。他的这番话在另外一些人听来,却是“可圈可点”的。中国国内的经济建设仍然需要大量的资金,而民营企业家的投资热情下降让决策层头痛不已,如果“王健林效应”发酵,那一定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6月中旬,银监会紧急电话要求各银行,对海航、安邦、万达、复星和浙江罗森这5家公司的境内外融资支持情况及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摸底排查。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下,7月19日,王健林举办新闻发布会,宣布将总值637.5亿元的资产打包出售给孙宏斌和李思廉。

  03 王晓初

  在中国通信业有“两王一常”之称,在过去的十多年里,王建宙、王晓初和常小兵三人轮番执掌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帅印,可谓影响这一产业发展的“国企三巨头”。到今年,王建宙退休,常小兵因贪腐入狱,只有王晓初推动了联通的决定性改革。

  联通混改得到了最高层的支持,在大半年时间里,王晓初奔波于十多个部委。他提出的改革方案非常大胆,即把整个联通集团——而不是某一块资产,拿出来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同时允许联通内部的高管持有公司股票。在他看来,要让联通像“猎豹”一样地奔跑,必须改变“猪”一样的生理结构。

  8月16日,中国联通以“发行新股+转让老股”方式,引入14家外部投资人,同时对核心员工施行持股计划,总共募集资金779.14亿元。完成股改后,这家央企基本形成了中国联通、投资人和公众股东的“三三开”混合多元股权结构。

  联通混改体现了国企改革从“管企业为主”向“管资本为主”的改革思路转变。然而,这一改革的扩大化和普遍化,仍然在观念、路径和制度上,充满了种种盲点和障碍。

  04 丁磊

  在中国互联网的“琅琊榜”上,曾经当过首富的丁磊一直是一个脸熟而戏份不多的“男三号”,他靠邮箱起家,以游戏致富,偶尔爆出几条“养猪”的花边新闻。不过在今年,他意外地踏在了新零售的大风口上。

  网易严选是突然火爆起来的新电商平台,丁磊探索出了一条与淘宝不同的选货模式。他找到广东和浙江的外销企业,鼓动它们把同款商品以更低的直销价格放到严选来销售。在严选的合作名单中,不乏Coach、双立人、Levi’s等各类知名中高端品牌的中国制造商。

  到今年年底,严选卖货突破70亿元,赶超了无印良品在中国的销售额。与此同时,严选迅速地开出了自己的线下体验店和精品酒店。

  05 雷军

  2016年,小米手机全年出货量下跌 36%,市场份额从 15.9% 下降到了 8.9%,在国产手机中也落到了第四位。乔布斯式的互联网思维造就了雷军,却也让他掉进了“偶像的陷阱”。因为对线上营销和口碑传播的极端迷信,小米在地面渠道上几乎毫无作为,这给予了OPPO、vivo和华为赶超的空间。

  比贾跃亭幸运的是,雷军有清醒的自我纠错能力,他迅速调整了战略。今年2月28日,小米发布松果芯片。与此同时,全力加大地面渠道的建设,“小米之家”成为新零售的模板。

  战略简单化之后的小米,渐渐走出了低迷期。9月,小米手机创下月销1000万部的历史最好纪录。在新闻发布会上,雷军很侥幸地说:“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家手机公司销量下滑后,能够成功逆转的,除了小米。”

  06 尤瓦尔·赫拉利

  今年中国最畅销的非虚构图书,是以色列人尤瓦尔·赫拉利写的《未来简史》。

  在他看来,几千年来,人类面临过的三大重要的生存课题——饥荒、瘟疫和战争,在未来都将不再是最重要的挑战,甚至在不远的时间里,克服死亡也仅仅是技术的问题。人类面临的新议题是人工智能革命,它将造成个人价值的终结,除了极少数的精英,99%的人将成为“无用之人”。

  尤瓦尔·赫拉利的走红背景,是人工智能热的迅猛燃烧。在很多专家看来,人工智能将在未来十年取代一半人的工作。大概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时刻像此时这样,对即将如期而至的未来有如此热烈的好奇和明确的集体无力感。

  当然,预言家们永远会在宿命论的最后留出一扇可以窥见阳光的小窗,赫拉利在自己的书中写道,“认可人类过去的努力,其实传达出了希望和责任的信息,鼓励我们在未来更加努力。”

  07 李笑来

  比特币和区块链是本年度最疯狂的财富泡沫。李笑来是其中最出名的“演员”。

  他是一个口才很好的东北人,据说是中国的“比特币首富”,6月底,李笑来发布了一个名叫EOS的区块链项目,开盘价为5.87元,两天后涨到30元,5天内完成1.85亿美元的融资,到7月初,这一项目在二级市场的市值冲到了不可思议的50亿美元,有人戏称这是“价值50亿美元的空气”。

  7月10日,李笑来宣布再启动一个ICO项目——Press.One币的融资。这一次,他索性连项目白皮书也懒得写了,仅在官网放了几百个字的介绍。他给出的理由是:“不提供那个,即使提供了也没多少人看得懂,甚至没几个人看那东西。”他将要众筹的金额为两亿美元。

  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公告,把ICO定位于“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区块链泡沫瞬间破灭。不过,比特币的游戏迄今还在热烈的进行中。

  08 “索菲亚

  2017年,唯一一个让世界惊艳的新人,可能是“索菲亚”。今年以来,她出现在各类场合,从BBC的新闻台、娱乐晚会到联合国大会。

  “索菲亚”是一个女性机器人,拥有仿生橡胶皮肤,会做鬼脸和抛媚眼,脸上甚至有4—40毫微米的毛孔,几乎跟人类一模一样。10月底,沙特阿拉伯授予“她”公民身份,这是世界上第一位“机器人公民”。“索菲亚”的投资人中有中国风险投资基金的影子,而中国也是全球最大的机器人制造国和应用市场。

  09 盗贼兄弟

  今年3月,一对“90后”兄弟从云南坐飞机到杭州,策划实施抢劫。27日凌晨,两人持刀连抢3家24小时便利店,只抢到2000多元,连来回路费都不够,在被现场抓获后,两人非常沮丧:你们杭州人怎么回事,出门都不带现金!

  盗贼兄弟的故事表明,今天的中国可能是全球最激进的“无现金国家”。现金正变得过时,手机支付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在中国的每一个商家和品牌都接入了这个生态系统。中国的移动支付规模达到5.5万亿美元,约为美国的50倍,这是互联网或零售经济领域,中美之间差距最大的一对数据。

  10 吴京

  7月上映的电影《战狼2》创下56亿元的票房纪录,这已超过2008年的全国电影总票房。这部电影描述的是一位被开除军籍的前军人在非洲卷入一场叛乱,他孤身一人带领身陷屠杀中的同胞,展开生死逃亡。

  它十分应景地响应了正在国人内心燃起的“大国心态”。在影片的最后有一个场景,男主角把国旗插进受伤的右臂,高举风中,穿过正在交战的战场。

  吴京是演员、导演和投资人,也是中国商业电影成功的一个新标志。

个人简介
“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人,上海交通大学、暨南大学EMBA课程教授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