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的2017: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陈俊 转载自 新浪网 | 2017-12-29 11:04 | 收藏 | 投票

  文/谢璞2017年岁末,新旧交替,硝烟依然弥漫互联网。

  小米雷军继续以劳模姿态,奔波忙碌,还是经济舱,过去一年,小米手机销售量重返世界第五的位置,按理说,该是喜上眉梢的时候,但这两荣耀又一次放出烟雾弹,赵明宣称,荣耀手机超过小米,位居互联网手机第一位,与此同时,给荣耀定下新的目标,2018年跻身世界第五。

  乌镇的互联网大会间隙的丁磊饭局中,雷军与余承东,相逢一笑,把酒言欢。雷军曾说,“我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小米要让每个人都能享受科技的乐趣。但同时,小米也必须面对华为和荣耀,红蓝两个军团的夹击。

  小米从低谷华丽逆袭,这是手机圈绝无仅有的,华为的表现也抢眼,如果没有疏油层事件影响,华为可能会有更好的表现。手机圈2016年是vivo OPPO的一年,2017年,属于小米与华为红蓝两军团,失意者,如刘作虎、贾跃亭,以及三星、联想等。

  饭局的友谊,从不靠谱。乌镇的“东兴局”,两对璧人,相爱相杀,姚劲波与刘强东、程维与王兴——姚劲波双11前邀请刘强东去了趟他的老家,刘强东在益阳说,我的祖上就是湖南人,饭局后,刘强东重启了拍拍网,做二手交易平台,对标58同城的转转。

  程维与王兴的竞争,火药味十足。

  滴滴出行的程维对话《财经》杂志宋玮,谈竞争,这是极有象征意义的一幕。2017年,美团点评做出行,滴滴试水外卖,宋玮此前有过对话美团点评王兴,引发热议,程维对话宋玮,也被外界认定是某种回应,投桃报李,礼尚往来。

  2016年的乌镇,张一鸣、程维、王兴与骆轶航对话,外界对这三位80后新生代企业家有了更深入了解,2017的乌镇,王兴与刘强东组了个饭局,张一鸣、程维也在,只不过,位置却疏远了。程维与王兴,关系很微妙。

  宋玮问程维,什么时候知道美团做出行的,惊讶么?“我和王兴认识很早,私人关系不错。美团上线打车产品的那一天我和他还在一起吃饭,我当时并不知道他在做这个事情,他也只字未提。吃完饭我看新闻才知道了这件事。”程维回答说,“中国有350个网约车平台你知道么?多一个竞争者而已”。

  程维说,“尔要战,便战”,宋玮的采访挂上网,对话引爆内容人士朋友圈,美团点评责以迅雷不及掩之势,迅速反应,北京、厦门等城市给用户投票窗口,用户投票超过20万,便上线出行业务。

  酒桌的友谊,的确不牢靠,竞争却是永恒的。

  2017年,80后开始主流。80后,这一批时代失意群体,夹在70、90之间,赶上了教育改革、房产改革,处境尴尬。当然,也有逆袭的人,今日头条张一鸣、滴滴出行程维、美团点评王兴(79年水瓶),是这个时代最引人关注的互联网创业者,他们都属80后,在腾讯、阿里的夹缝中迅速成长。

  这两天,淘宝迎来了新的总裁,蒋凡,也是80后。

  事实证明,朱啸虎“不投60后”的是有道理的,只不过,这不是句漂亮话。年初,朱啸虎与马化腾,在朋友圈怒怼,相互嘲讽,各自站队,年末,朱啸虎与马化腾却在筹划“停战”,共享单车压缩式快进,时间过得太快,共享单车们的烧钱速度更快。倒下了许多,也有即将倒下的,有钱是唯一法则。若不是“不投60后”的话柄被放大,朱啸虎的2017年,不至于如此焦头烂额。

  互联网最早成名的是红杉、IDG、软银,再后来是DTS、经纬。到现在,朱啸虎一个人便搅动了整个中国共享经济。明年会是谁?

  2017年的得意者有很多,譬如“人民怀念”的周鸿祎,360私有化回归A股,守得云开见月明,沉寂许久的他,在方浩这篇文章呼唤下,站了起来,并顺手出版了个人自传——这是周鸿祎近两年来第二次出书,巧的是,李彦宏也在今年出了本书,宣告百度ALL in AI,不同的是,周鸿祎没有女粉丝,员工也没有排队要他签名。

  年初加盟百度的陆奇成为李彦宏ALL in AI最得力的人,百度大刀阔斧的砍业务,将外卖给了饿了么,到了年底,百度起诉了前高管王劲…2017年,互联网没有了太子,包括百度。

  70后的周鸿祎、李彦宏不甘老,80后的创业者似乎表现更好。

  张一鸣执掌下,今日头条以现象级速度扩张,如抖音、悟空问答、西瓜视频、火山视频,在内容市场全面出击,收割流量,大开大合,所向披靡;王兴治下的美团点评,则在外卖、餐饮、旅行、出行层面全面出击,外卖与招聘的歧视,两椿小事,丝毫不会影响它的速度。

  得意者,除了几位80后,还有马化腾与刘强东。

  2017年,腾讯迎来了史无前例的投资收割季,更有日进1亿的“王者荣耀”,佳期如梦——阅文集团上市、搜狗上市、乐信上市,还有筹备上市的二次元B站…腾讯投资部与各个被投公司CEO们,以及沉溺游戏的小中学生们,将荣耀献给了王者,也是这一年,腾讯股价一次又一次创下新高,问鼎中国,冠盖亚洲。

  周鸿祎在丁磊的饭局上与马化腾碰了酒,某个采访上他再次向腾讯表示了羡慕——做安全不如一款游戏赚的多,王者荣耀比“贩毒的利润还高,但又没有贩毒的风险”。

  互联网对腾讯,只能羡慕与嫉妒。若没有“人民日报”几次批评,王者腾讯的其实荣耀光环会更加闪亮。

  当然,腾讯从来都是善于居安思危的帝国,两笔交易,流露出腾讯帝国对未来的判断与担忧——入股永辉超市,入股唯品会。

  两笔交易,均与京东有关,与其说腾讯入股,是战略加持“新零售”,倒不如说是,腾讯对京东给“扶上马,送一程”。新零售的概念提出,是在2016年,但布局却是更早之前,阿里为“新零售”前后投入了超过1000亿元,包括海尔日日顺、苏宁、上海百联、三江购物、银泰、盒马、高鑫零售。针锋相对的,京东提出了“无界零售”,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阿里以它惯有的战略领先策略,挖了一个大坑,这个坑,深不可测,如此规模的投资,京东有必要与腾讯进一步战略捆绑和协同。

  腾讯与京东的“新零售”捆绑,从乌镇”东兴会”,到入股永辉超市,再到投资唯品会,做实了“反阿里联盟”这一概念——这是网上流传的“701项目”的伟大胜利,如果有的话。

  2017年,胜利属于京东公关,属于刘强东。不可一世的阿里巴巴公关,节节败阵,前所未有。

  从“京腾计划”、“京头计划”、“京度计划”…以及各种“京X”计划,层出不穷,京东宣告,我们的朋友多多的,如此,进攻天猫,使之汗颜。加上方兴东的“二选一”天猫垄断的号角,加上小燕子与马云的八卦捆绑,再加上“东兴会”饭局策划与造势,进击的京东,一次猛过一次。

  今年的贺岁片,京东以618的市场投入力度宣发了陈凯歌的电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这部电影名字——它叫《妖猫传》。一命二运三风水,《妖猫传》的宣发,非京东莫属,何况2018年还是中国传统的狗年。一方面是刘强东五年内超天猫的豪言,一方面是方兴东天猫垄断的呼喊,两难声下,天猫在硝烟弥漫的舆论战中,大溃败。

  乌镇饭局的推杯换盏,换来舆论上天猫的四面楚歌,京东公关以前所未有的壮举,击败阿里,最后王帅也不得不出面两次回应。2017年的公关天团,不是阿里,却是京东。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胜利属于刘强东,失意者却是贾跃亭。“下周回国”的承诺,贾跃亭在腾讯科技说了一次,又在新浪科技说一次,匿名爆料社区上,乐视融资的消息也先后从万达变成阿里、腾讯…

  贾跃亭几近落泪地说,“连小微也不相信我了”,曾高呼一起为梦想窒息的人相继离开乐视,年底了,相关部门喊话督促贾跃亭回国履责,媒体甚至为登上“老赖”名单的贾跃亭提供了绕开监管,回国机票购买攻略——却意外发现,甘薇也去美国了,乐视的股票依旧在停牌。

  贾跃亭为梦想窒息,趣店的罗敏只能为舆论对自己的不公平而窒息了。互联网金融赶在2017年政策调整前,相继上市,不同的是,罗敏与抢戏的周亚辉,迎来了媒体史无前例的嘲弄与质疑,乐信IPO却是朋友圈刷屏的“比心”与祝福。

  好在,罗敏还是硬抗过去了,好在年末还有钱宝张小雷顶雷。

  当然,舆论也有一视同仁的时候,譬如,2017年,信奉精英主义且失语已久的许知远,对话马东后,又被挖出他对话女神俞飞鸿的视频,“油腻”的中年许知远,被嘲笑了,但同时,咪蒙、罗振宇、Papi这些当红者,拥有话语权的“领袖KOL们”,同样被嘲笑。

  “中国有嘻哈”留下了free stly 与diss,网络上流行节目在“奇葩说”、“火星情报局”之外,又增加了一个名叫“吐槽大会”的综艺节目。这几档节目,加起来,便是这个时代精神特质的集中体现——奇葩、火星、吐槽,它们弥合了“抖音”与“火山小视频”二元割裂,人人都想喊麦。

  被许知远嘲笑的畅销书作家吴晓波,又一次更新了他的中国企业史,从2008年增加到了2018年,标题叫“激荡十年,水大鱼大”。二手车、全屏手机、油腻中年、无人货架、皮皮虾、戏精…等等词汇一一袭来,便是激荡的2017这一年。

  此刻若不是通过搜索,我也很难记住过去一年发生的诸多新闻与故事,但我确信,我们会淡忘过去的2017年,如同江歌案、翟欣欣事件、红黄蓝事件一样,哪怕是再激烈的争论,也逃不过时间洗礼,生活会冲淡

个人简介
又名:陈禹霄.入选“世界名人网”策划人,胜者集团事业合伙人,特约记者。首创“中医式咨询”、“宗教化营销”,尝试通过“中医式咨询”给策划正名。有志于通过“全息策划工作室和胜者集团”这两大平台,借助全息策划技术,顺应…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