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诗歌的思绪

徐国进 原创 | 2017-02-06 11:08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关于诗歌的思绪 

 关于诗歌的思绪

 

一、

    诗歌是人类最真、最美的语言。

    诗歌在人类语言系统的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在最源头处起到了奠基般的作用。因此,可以说,诗歌永远是人类语言的一块光彩熠熠的基石。

    诗歌属于人类在历史襁褓中的语言。她简洁而单纯、美好又形象。   

二、

    人类语言的发育首先发端于诗歌,在文字形成之前,诗歌便开始了她的流传。而当文字发明并且被广泛使用后,人类自然地首先以诗歌的方式表达情感与思想,因此,在所有的学科中,诗歌也是最先出现的门类,诗歌的成型标志了人类语言水平的一场实质性的升华、发展和丰富。但是,诗歌不属于人类的科学语言。

     诗歌当然是一个民族精神最富丽的一束花朵,然而,诗歌决然支撑不起全部民族精神的门面。对于任何一个民族而言,最重要的精神素质理当是科学精神,而诗歌并不是科学语言。在21世纪,中华民族需要诗歌的语言形式,但是,更需要科学语言形态。汉语必须发育为世界上的最主要的科学语言,由此,中华民族才能够成长为一个伟大的民族。

    汉语是中华民族的最可宝贵的财富,因为这个工具不仅是我们通向世界的桥梁,而且是成就自身崇高的精神支架。汉语仍然是一种严重缺乏逻辑思维表达的语言,因此,强化汉语的逻辑思维,是汉语通向科学语言的唯一正确的途径,否则,汉语便难以充当科学语言。

    因此,现代汉语的发展方向,是向着逻辑的、科学的语言方向转型和升华。在21世纪,汉语唯有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科学语言,中华民族也才能够理直气壮地充当世界民族之林中最优秀的民族。

   三、

     战争是人类历史中的大事件,因此,诗歌也着重描述和记录战争,《荷马史诗》本身就是描写特洛伊之战的,而《诗经》也描述了牧野之战的情景。荷马是传说中的古希腊盲诗人,他大致生活在公元前8世纪,留给我们的是《荷马史诗》,与其同时的中国周朝,同样是一个诗歌异常繁荣的时代,到公元前6世纪经孔子的整理和删减,最终留下了仅仅305首,这便是我们今天看到的《诗经》。

      欧洲现代文明的源头是古希腊文明,而古希腊文明的文学源头则是《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叙述希腊联军围攻小亚细亚的城市特洛伊(Troy)的故事,《奥德赛》叙述伊大卡国王奥德修斯在攻陷特洛耶后归国途中十年漂泊的故事。特洛伊战争大约发生在1193年——前1183相传是以争夺世上最漂亮的女人海伦Helen)为起因,当然,真实的历史绝非像传说中的原因这样单纯。特洛伊城是当时繁荣的商业之地,而且地处要道,海伦只是发动战争借口,而在中国,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故事,则是为了取悦女人的东方版本。《荷马史诗》中记载的死亡人数264人,当然,真实的数字已经无从考证。

 《诗经大明》中记录武王伐纣的句子如下——殷商之旅,其会如林。矢于牧野,维予侯兴。上帝临女,无贰尔心。牧野洋洋,檀车煌煌,驷騵彭彭。维师尚父,时维鹰扬。凉彼武王,肆伐大商,会朝清明。

牧野之战的时间目前史学界没有定论,其说法公元1130年到前1018年都有。它 崛起于今西安一代的姬氏家族的联军与商朝军队牧野今河南省卫辉市境内)进行的决战。姬发(周武王)从而灭商。对于这场战争,有记载说“血流漂杵”,有记载则说“兵不血刃”。总之,死亡人数没有统计数字。

人类社会的战争是血腥的和残酷,无论是冷兵器时代的搏击还是机械化时代的枪炮对垒,对于人类而言,战争贸易丝毫的美好,更不值得去歌颂或者赞美。

四、

唐宋王朝是中国诗歌的黄金岁月,也是中国诗歌发展的最高峰。直到如今,唐诗宋词依然具有无限的魅力,依然生机盎然并且风情万种。从唐诗宋词中流淌出来的情感与思想,始终可以充当中华民族人文精神的精髓,并且直接影响着中国知识分子的人生。

然而,在繁华富丽的宋朝之后,无比璀璨和繁荣的唐诗宋词,既没有能够转化为一种冲破世袭的专制政体的利剑,更没有能够转化为致力于探索自然物质世界的火种。汉民族国家何其不幸,正当宋朝社会萌生工业化生产的最初萌芽之际,北方边疆之外的游牧民族——蒙古族快速崛起,并且随之发动大规模的南侵,蒙古族的铁蹄踏碎了唐宋王朝的繁华,也把唐诗宋词的华丽掩埋殆尽。因此,在唐宋王朝的繁华之后,我们这个以汉民族人口为主体的国家,传统的以家庭为生产单位的农业文明体系根本没有能力爆发出产业革命的力量,从而,唐诗宋词的繁荣也随着帝国体系的堕落而凋零,在公元13世纪,西方的意大利为基地的文艺复兴运动波澜壮阔的兴起之际,中华帝国却随着残酷的朱明王朝的杀戮和禁锢而陷入黑暗的深渊,整个民族在文学艺术、科学技术方面的发明力也随之枯萎。

可见,诗歌是一个民族精神中最为脆弱和娇柔的一支花朵,汉民族的诗歌从《诗经》起,便没有表现出对真理的无私的向往、对爱情的勇敢的追求、对社会平等的无畏的探索以及对人性良知的炽烈的热爱之情,《诗经》的许多篇章是讴歌权力者的、在我们民族文学的源头处,我们这个民族——便没有表现出热情奔放的个性。

五、

 中国20世纪的诗歌的悲凉,正如我们整个民族命运的悲催一样。在20世纪初的五四新文化运动中,一大批诗人纷纷涌现并且投身到民主革命的社会洪流之中。五四运动时期的诗歌充满悲愤与期待,同时也充满着伤感和热望。由于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共产革命的仿佛在顷刻之间化为熊熊燃烧的烈焰,就把古老的中国社会点燃。但是,共产主义决不会在浪漫的诗歌中成行。无论如何,在五四运动中,已经萌生出比诗歌更加深刻的哲学的身影。

197610月长达十年之久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终于被宣告结束。然而,中国人面对未来依然充满着盲目和懵懂,在中华民族的一个伟大时代来临之前,哲学充当了一支报春的燕子——《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虽然,这篇文章过分强调了实践的作用实在过于机械和刻板,而背后却意味着中国在政治上一次巨大的觉醒。

诗歌在20世纪80年代迎来了五四运动后的一次新生,一大批诗人就像奋飞的春燕,飞翔在一个仍然暗淡但却充满希望的黎明,他们中有北岛、舒婷、顾城,他们被冠以“朦胧诗”的总称。

20世纪80年代,哪是诗歌的生长的沃土,更是中华民族的一个黎明般的年代。诗歌在经过十多年的甚嚣尘上之后归于平静。沉寂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金钱至上的世俗潮流中。但是,诗歌就像是一把被高举的火炬,其炽烈的火焰不会熄灭,并且会永世相传。

 21世纪中国注定是属于企业家的世纪。即使如此,诗歌仍然是一道绚烂斑斓的旖旎风景。

 

                                         徐国进

                                     201726

个人简介
在社会中漂泊,先后从事教育与金融工作。对人生幸福的感悟是:健康与平安。对美好人性的理解是:感恩与宽容。对社会存在的期盼是:公平与博爱。对民族未来的追求是:自由与文明。
每日关注 更多
徐国进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