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人的诫律

杨鹏 原创 | 2017-02-09 12:06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自由人 诫律 

 

  启与示●原创首发

  遵从诫律,方得自由。《圣经》“诗篇”第三十二首中有这样的信息。我译了这首长诗,与朋友们分享。

  有福了,那罪过被赦免的。

  有福了,那过错被原谅的。

  有福了,主不指控他有罪,他心里没有虚伪。

  闭口不忏悔罪过时,我终日呻吟,骨头枯槁。

  白天黑夜,祢重重惩罚我,我灵魂之精血,在烈日下枯干。

  我向祢承认罪过,我不再隐藏过犯。

  我说:

  我的主啊,我忏悔我的过犯,祢赦免了我的罪过。

  信仰者向祢祈祷,祢就能被找到。

  泛滥的洪水,不会淹没他的地方。

  祢是我藏身之所,祢让我远离苦难,祢让我四周响起,获得解救的欢乐歌唱。

  祢说:

  我要教导你,指示你应走之路。

  我要指导你,我要督察你。

  不要愚昧如马,不要蠢笨如驴,无知的它们,套上嚼环缰绳,才会懂得顺服。

  罪人必会遭难,信靠上帝者,恩典必四方环绕。

  以信靠上帝为乐!

  欢乐吧,公正的人!

  欢叫吧,正义的人!

  “不要愚昧如马,不要蠢笨如驴,无知的它们,套上嚼环缰绳,才会懂得顺服”。马和驴无知,不认识上帝,不知道律法,不遵守十诫,不忏悔罪过。它们不是道德的主体,没有自省能力。

  人能够唱出自由欢歌,能感受到尊严,是因为他信仰上帝,心有敬畏;是因为他能分辨善恶;是因为他心无虚伪;是因为上帝不指控他隐瞒罪过;是因为他遵守神圣诫律。上帝独立,上帝自由,上帝在心,他便自由,不会被套上嚼环缰绳任人奴役。

  以色列人冒死越过红海后,上帝才通过摩西启示他们十诫。这是因为,在埃及时,他们是奴隶。奴隶并不是顺从自己内心的道德选择,奴隶的诫律,就是主人的意志。当奴隶挣扎摆脱奴役,成为自由人,他们就需要心灵的诫律了。如何面对上帝?如何面对邻居?要信靠上帝,要爱同胞,要尊重他人的权利如同要求他人尊重自己的权利。

  没有自由的诫律,自由无法保障。没有自由的诫律,自由人无法建国。渴望自由者不遵从自由的诫律,终将如马如驴,被强人套上嚼环缰绳。

  我们说得多的,是自由需要法治秩序来保障。我们说得少的,是自由需要道德诫律来推动。保障自由的道德诫律,就是内心敬畏上帝的法庭,对上帝透明忏悔,就是上帝聆听、审判和宽恕,就是面对上帝做出承诺并改变。信仰生出自由之心,法治权威与道德诫律,是自由之心起飞的双翅。

  以己为尊,以己为神,拒绝在上帝面前跪下,难以生出敬畏之心和平等之意,极有可能无法无天,热衷于在人间争抢神位,追求自己的自由而否定他人的自由。

  写到这儿,反省自已,我的内心有上帝的法庭吗?我向上帝忏悔吗?我有明确的诫律吗?我会三省四省五省甚至十省吾身吗? 这一反省,让我知道,虽然我希望自由,但还算不上是个自由人。我没有明确的内心诫律,缺少足够的自律。从清除专制的精神禁忌,到新建自由人精神的诫律之间,有一片危险的丛林地带,我还没有走过去。

  “我向祢承认罪过,我不再隐藏过犯”。人有忏悔之心,是因为内心深处有至高的上帝,有神圣的诫律,有无形的法庭。如果心中无上帝,追求自由的人,向谁去忏悔呢?向自己忏悔吗?

  “我要教导你,指示你应走之路。我要指导你,我要督察你”。如果内心没有上帝的指导和督察,没有上帝法庭的审判,善恶是非谁来决定?依靠自己?依靠理性吗?理性思维最纯粹的表现,是几何学思维,是数学思维。数学,能决定善恶吗?社会领域,由人与人的关系组成,其间要解决的是善与恶、是与非、自由和公正等价值问题。理性本是上帝的工具,是上帝赋予人的礼物,如果把理性推到至高无上的地位,抽去理性之上的上帝,理性就失去主人了。

  柏拉图强调理念世界,强调人的理性能认识理念世界,然而,他仍然看到理念世界背后上帝的支配性存在。笛卡尔“我思故我在”,把理性思考视为人性的本质,他的理性之上似乎不再有超越的主宰力量,等于宣布人成为自己的最高法官,这不就是把自己当成审判一切的上帝了吗?

  从笛卡尔“我思故我在”中,我们能不能看到后来欧洲唯物主义的兴起?能不能听到尼采“上帝死了!”的叫喊?会不会想到那以人为上帝的欧洲社会主义和法西斯主义的蜂起?能不能看到两次世界大战爆发?会不会发现欧洲宗教精神的衰败和社会凝聚力的涣散?

  没有敬畏上帝的内心法庭,失去对上帝力量的依靠,丧失共同信仰的群体力量,孤独的个人理性主义其实很容易沦为世俗权力意志的工具。没有上帝信仰的自由主义,最后很可能只是自我的放大和内心诫律的卸除,极易走向自由的反面。

  《圣经》“诗篇第三十二首”提醒我们:自由是自觉的顺服。但不是顺服他人,而是顺服上帝,顺服上帝善的原则,顺服公平,顺服正义,顺服真实,顺服对上帝和对人之爱。

  自由人,当建立和遵守信仰的道德诫律,当建立和遵守自由的法治秩序。在不自由的世界中开拓自由之路,是人类最艰辛的事业,但其实这是上帝的事业。顺服上帝,光在心中,才有勇气在黑暗中把自由坚守下去,才有信念在将来建立自由的世界。顺服上帝,光在心中,才能真正平等待人,也才有决心去拒绝那些把自己当神的狂妄之徒。上帝与个人自由之间,需要基于信仰的公共品德的诫律。

  自由之光,源于上帝。“信靠上帝者,恩典四方环绕”,上帝支持信靠祂的自由人。无论多么困难,阻挡自由的红海会被分开。

  这首诗告诉我们:

  知道得越多,越感到自己的无知。

  在浩瀚神秘的宇宙中,我们向上帝低下了头,内心充满着对上帝的信赖与顺从。

  在自由被奴役的世界里,我们向一切奴役者抬起了头,

  内心充满着对上帝的信仰与服从。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出生时间:1963年10月22日。 出生地:云南昆明 教育:北京大学西语系文学硕士,上海大学社会学博士。 出版书籍: 《成为上帝》(哲理散文) 《东亚新文化的兴起——东亚经济发展论》(经济类专著) 《老子详解——老子执政学研…
每日关注 更多
杨鹏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