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崩离析的中国中产阶级

向小田 原创 | 2017-02-09 13:53 | 收藏 | 投票 编辑推荐
关键字:中产阶级 

  在写本文的下午,上海某处正在经历一场房地产的狂欢。某单价八万的公寓,竟然在一个多小时之内全盘售罄。以总价计算,每一个单元几乎都在千万以上。而就在此时,你若是去普陀某地的菜饭骨头汤饭馆吃饭,10元就可以解决一顿午餐。吃菜饭骨头汤或者沙县小吃的顾客,以及开店的老板,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总价超过千万的楼盘,竟然要用抢才能买得到。

  在目前的上海社会,你若是注意的话,会发现社会阶层的划分越来越清晰,而这些阶层仿佛没有交集。到金融中心陆家嘴,你若是围着国金中心(ifc)走一圈,你会发现三大高楼的下面停满了数不清的自行车和电动车。在这里上班的白领偶尔会问,怎么在如此高级的办公区会有这么多的廉价交通工具,不知道是谁在使用。回过头来一想,那些起早贪黑工作的保安、清洁、门卫等,他们仿佛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他们的上班、下班,跟这些甲级写字楼的白领,仿佛是并行的两条线,彼此触碰不到彼此。

  根据最新的调查,在上海,人均可支配收入是5万元/年。全国这个水平大约为2.5万元/年。以上海的平均水平计算,要购买一套价值1000万元的房子,考虑贷款的情况下,要300年的时间——这几乎不可能。对于普通上海人家,能买上总价300万的房子,已经谢天谢地。

  在千万豪宅被抢购一空的同时,另外一些人还居住在老公房,吃十几元的饭,穿几十元的衣。随着房价的上涨,收入的不平等日益加剧。单纯依靠劳动收入的阶层,在购买家庭第一套住房时,就注定要为有产阶级贡献下半辈子的劳动力。

  在所有的社会不平等中,收入的不平等正在愈演愈烈。在上海,收入前10%的人群月薪平均超过5万元,而在后50%的人群月薪不足2000元。而在以平等著称的北欧,收入最顶尖的10%每月平均4000欧元,最底层的50%则每月1400元。在日本,内阁总理大臣或者大企业正社员的月收入,也不超过最底层50%的6倍。很明显,上海的居民收入分配从国际比较而言已经是非常不平等的了。

  然而劳动收入的不平等依然不是造成阶级差异的最重要的因素,最重要的,是资产。以收入计算是中产阶级的,一旦开始置业,就会发现很其收入大部分要被用于偿还银行贷款,维持高水平的生活就显得颇为窘迫。而如果你之前就拥有房产等资产,你就不用担心生活水平的下降问题。

  对于许多人而言,收入是可见的,资产是抽象的。资产不过是绿色的房本。然而,在房产价格飞涨的情况下,没有不动产,就相当于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开了一个巨大的风险敞口——你被迫在资产市场上沦为了弱者。合法持有房产的人群,可以通过房租等方式,寄生在依靠工资收入为生的人群之上,一个隐蔽的现金流不停地从后者流向前者。

  根据北京市最近的一项调查,今年上半年,持有北京房产的房东们通过出租房屋所获得的租金收入同比上涨了31.1%。这个收入增幅远远超过了GDP增速,也超过了居民收入增速。在这种背景下,人们持有的资产越多,其收入的增速就越高。换句话说,有钱人的收入增速,远远超过无产者。

  低收入阶层在社会总财富的分配竞争中已经出局,他们根本跟不上节奏了。

  进一步研究,即便是中等收入阶层,在收入分配中,也处于弱势地位。还是以上海的中产阶级为例,即便是他们持有的房产价值不菲,但如果不变现处理,也只能收到每年大约相当于总房价2%的租金。这种投资回报率小得可怜。

  他们每年从劳动工资中所取得的收入,适用的税率要远远高于高收入阶层。巴菲特就曾经说过,他本人的税率比他前台的秘书还要低。这里面的秘诀是,高收入阶层由于税收绝对值较大,可以通过各种方式和税务部门进行谈判,争取优惠政策。我们所了解的一个案例,某家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其董事长和总经理就享用了两个当局所给予的个人所得税免征名额——而这两个人,每年的收入均超过1亿。

  在缴纳了大量的税收之后,中产阶级还要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保证自己的财富不贬值。如果仔细研究去年的股市,你就会发现,中产阶级要想在韭菜收割战中跑赢最富有的10%的投资收益率,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d1.sina.com.cn/201608/31/1430712.jpg那些财富排名在前10%的富豪,他们之所以排名靠前,除去继承等原因外,最主要的就是他们在资产组合的投资收益率上要远超他人。财富有个很具有魔力的效应,一旦它超过了某个额度,那么它就会发现钱生钱是一件极其稀疏平常容易操作的事情。比如说,一个持有1000万A股股票市值的投资者,就可以申请网下打新资格。有这个资格,他的打新中签率就比一般小型散户高出十倍之多。仅仅依靠这种无风险的打新,他就能每年获得七八十万的回报。小型投资者根本没有入场券,他们一开始就被排除在了游戏之外。

  资本创造财富的游戏,它的门槛的自然存在,就已经对财富的积累产生了影响。初始财富的不同,已经决定了不同的资本收益率。

  如果没有外力改变,财富的分布就会越来越积累于头部。处于最头部的最少的人拥有了社会绝大部分财富。所谓的中产阶级,只不过是一时的幻想,假以时日,这个阶层就会因为各种原因分崩离析。大部分人会因为投资失败未能保住自己的财富地位而滑落至下一层阶级,少数幸运儿则爬上了财富的顶端。

个人简介
新浪微博专栏作家
每日关注 更多
向小田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