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竖一:中国废止计生后须大力鼓励生育

罗竖一 原创 | 2017-03-13 18:40 | 收藏 | 投票
文/罗竖一

    据2017年3月12日红网报道,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政协副主席、省科技厅厅长赖明勇建议,停止计划生育并鼓励生育,多途径减轻抚育幼儿家庭经济压力。

    从某些现实国情来讲,赖明勇作为一位在职的副省级领导,能发出跟现行计生政策有一定差距的建言,本身就值得肯定。仅此一点,足以证明赖明勇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人大代表。

    事实上,无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多年来不乏建言废止计生者。甚而至于,当年出台计生政策时,习仲勋等高级领导,包括一些专家学者等群体,就明确表示反对或以某些实际行动弱化计生的危害。

    譬如,在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援藏干部、西藏林芝市鲁朗景区管委会党组书记、主任黄细花,亦再次提交了《关于全面放开生育的建议》,认为仅放开二孩是不够的,必须抓紧调整生育政策,全面放开生育。

    至于易富贤、梁建章、黄文政、何亚福等著名学者,以及其他众多社会贤达,长期以来更是不断地从不尽相同的角度或层面深入解析计生的诸多危害,以及为何要废止计生等等。其中尤其要点赞的是,近年来,受易富贤们的积极影响,为数不少的普通国人都纷纷加入到生育大军中,而且以充满人间温情的方式或真正理性的生育文化感召身边的每一个不想生育或不愿多生育者。

    诚然,当年中国出台计生政策,确实有一定的合理性或现实基础。例如,由于“大跃进”、“十年浩劫”等众多政治运动的瞎折腾,所以其时国民几乎都被掏空了,而亿万羲黄子孙的吃饭都成了相当大的问题。在此背景下,作为中国高层决策者,的确难以对西方某些别有用心者尽力兜售,而中国国内某些人一再鼓吹的计生说不。

    实话实说,中国高层尚未公开发出废止计生的指令。但是,正像笔者在多篇时评文章中所讲,由于近年来中国人口方面出现了相当大的问题,而与之密切相关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等方面,也相应地生发出很多严重的问题,且其中的诸多问题亟须解决,所以,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中国高层,也就是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对计生做出了两次重大调整。即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式启动“单独两孩”政策,而2015年10月十八届五中全会又力推“全面两孩”政策。

    不可否认,从 “双独二孩政策”,到“单独二孩政策”,再变为“全面二孩政策”,真可谓路漫漫。为何如此呢?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是,个别部门、某些人口研究机构,以及翟振武等所谓的人口专家,有意无意地误导了高层决策。

    譬如,多年来一直鼓吹计生就是好,始终千方百计地勇做计生急先锋,而至今还属于中国计生体制内之“带头大哥”的中国人口学会会长、国家卫计委专家委员会成员翟振武,在2014年3月的《人口研究》上发表论文解释了为什么不能全面放开二胎:生了1个孩子的15-49岁妇女有1.52亿,60%-70%有生二孩意愿,全面放开二胎的话,将累计多出生9700万人,每年出生人口峰值将达到4995万,生育率将达到4.5。

    正因如此,很多宝宝被翟振武们吓死了,或者索性到不了其妈妈的肚子里。正因如此,决策层在较长的一段时期内,在计生的问题上跟民意保持着较大的距离。正因如此,计生系统和一些人口研究机构有意无意地强奸着民众的生育意愿。

    不过,从“一孩政策”到“双独二孩政策”、“单独二孩政策”,再到“全面二孩政策”的政策变化,包括习近平的有关人口等方面的诸多重要讲话,以及其它有关迹象,都已经或明或暗地显示道,中国废止计生只是时间问题——愚以为废止得越早越好——千万不要晚于2020年。

    常言道:“事实胜于雄辩”。无论是“单独二孩政策”遇冷,还是“全面二孩政策”没有达到预期效果,都雄辩地表明,经过多年的计生洗脑,在各种因素的负面影响下,国人不能生、不想生或不敢生者的数量,远超过计生部门、某些人口研究机构或翟振武们的想象或说辞。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近来计生系统的某些官员,一边声称“全面二孩政策”符合预期,另一边居然又声称会鼓励生育。

    当然,其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不过,需要提醒的一点是,在易富贤等人口学者看来,中国计生系统的数据造假、睁眼说瞎话等则是由来已久。

    综上所述,笔者罗竖一认为,中国废止计生后须大力鼓励生育。否则,“大国空巢”、“人口危机”等问题还会日益凸显,而与之密切相关的经济、社会和政治等方面,也会相应地生发出愈来愈严重的问题。(文/罗竖一)


 
个人简介
曾经的新闻人,现在的评论人。
每日关注 更多
罗竖一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