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考古变成真!

翟智高 原创 | 2017-03-20 16:36 | 收藏 | 投票

  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考古变成真!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已有金册银册兵器出水,从去年11月开始至今,四川彭山“张献忠沉银”水下考古工作发掘文物累计超过2万件。

  张献忠江口沉银一直是历史之谜,其沉银地点历来众说绘纭,史学界也对此长期存在争议,一直是世人关注的焦点。史料记载,张献忠(1606--1647年),陕西延安人,崇祯三年(1630年)在米脂起义,是与李自成齐名的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国政权。1646年张献忠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遭明朝参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大量财物沉于江底。近年来,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过程中陆续发现了一些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为破解历史之谜提供了线索。

  1999年,成都商报首发的张献忠“江口沉银”报道引发全国关注。2009年起,又刊发了与此相关的多篇独家报道。2015年底,来自故宫博物院考古研究所、中国国家博物馆综合考古部、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大学、国家文物局水下考古研究所、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单位的10余名专家聚集彭山,对沉银遗址、文物进行研讨后出具意见书认为:通过与历史文献相比较,基本可以确定“江口沉银”的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是历史记载的张献忠沉银中心区域之一。

  “张献忠沉银”水下考古缘起于当地一些不法分子的盗挖。经过公安机关的缜密侦查,去年,四川眉山特大盗掘古文化遗址倒卖文物案成功告破,共打掉盗掘文物犯罪团伙10个,破获盗掘古文化遗址、倒卖文物案件32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70名,追回各类文物千余件,包括8件国家一级文物、38件二级文物、54件三级文物,涉案文物交易金额3亿余元。

   在追回的文物当中,“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尤为引人注目,铸造于1643年农历11月,这枚国家一级文物,曾以800万元卖出。也是张献忠沉船文物中的核心文物,对考证沉船文物性质极为关键。

(文化)(8)300余年前张献忠“江口沉银”处出水万件文物

  这是“永昌大元帅印”。该枚金印是当地警方破获的“江口沉银”盗掘案件中收缴的文物。

   2016年4月,国家文物局批准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项目于2017年1月5日启动。发掘中采用了现代化的工作方法和最新的科技手段,前期通过金属探测、磁法、电法和探地雷达等物探手段确定了发掘区域,发掘过程中采用PTK精准记录每一件文物的出水位置,在重点区域安装延时摄影,搭建整个遗址的考古数据管理系统等,保证了考古工作科学、有效的进行。

(文化)(1)300余年前张献忠“江口沉银”处出水万件文物

  这是位于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的考古发掘现场

    民间有这样一个传说:明末清初农民起义将领张献忠兵败四川,曾经“江口沉银”,把大量的金银财宝沉入江底,然而具体地点却成了谜。今年1月5日,彭山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正式启动,而在近日,考古队发现了大量文物,这使得张献忠的传说又离现实近了一步。



    文献有这样一种记载:当时张献忠在转运财富的时候,他的银子都是装在这种木鞘里面的。之所以用木鞘,是因为这种运输方式很方便,两个人一抬就抬走了。此外,木鞘上有一个简单的榫铆结构,放两个铁片,加工起来也很迅速。


   考古队还接连发现金耳环、金簪子等器物。考古专家推测,这些极有可能是明朝皇族藩王的器物。

 

这些文物或折射出张献忠败走四川的往事

    金封册是国家一级文物,现藏彭山区文管所。长约20厘米,宽约10厘米,上书“大西大顺二年岁在乙酉”等29字。这页金封册出水时间为2011年,出水地点位于彭山岷江大桥以上江中。这页金封册应是封面,内容大致是张献忠在成都称帝后,颁布政令法规,其规格比圣旨还要高!而在质地上,金封册更是全部用黄金所制,这一页重量达700多克。

   在考古队首次公布的一批金银器物中,最引人注目的是4块金银册。在只有成年人两个巴掌大的金银册上,满是刻印的文字。这些册子记录了明朝藩王册封的荣宠,也折射出张献忠败走四川的旧事。

 

    如果是册封儿孙嫔妃,藩王用的就是金册;如果册封郡王,藩王用的是银册。这说明,明王朝有一整套分封体系。

    除了这些属于明朝王室宗亲的金银册,考古队还展示了一批金首饰、金锭银锭等,这些器物可能原属于达官贵人或者皇室宗亲。

 (文化)(13)300余年前张献忠“江口沉银”处出水万件文物

  拼版照片为发掘出水的部分金饰和金锭

    文献记载,张献忠一直在长江流域包括中西部地区转战,他没有特别稳定的经济来源。通过沿途劫掠富豪,才能维持军队物资的运转。从目前发现的文物来看,这种情况很可能是真实的。

滩涂考古开创先河

   “张献忠沉银”水下考古是在四川彭山岷江河段内进行,河水湍急,水下能见度几乎为零。河底淤积的不仅是泥沙,还有大小不一的大量石块。为了将水下不可控的环境转变成可控的稳定发掘区,考古队独创了一系列发掘方法和手段。

   在发掘现场,考古队先锁定区域,再在周边建起一个围堰,把里面的水排干。这种方法被称作滩涂考古,它开创了我国内陆河流考古的先河。

   考古队在工地专门设立了一个筛选区,四五台挖掘机轮番上场。每天,分拣员都要从大约几十吨的沙石中筛选文物。

 

  走进张献忠沉银考古文物存放地已有金册银册兵器出水

  3月20日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消息,彭山江口沉银水下考古取得重大进展,出水文物超过10000件,实证确认了“张献忠江口沉银”传说。 

   考古发现已有金册银册兵器出水。
  在四川彭山江口古镇的岷江江底,张献忠到底“藏”了多少宝藏?

 现场一·岷江围堰

   四川考古史上首次江底考古自今年1月5日启动以来,截止3月19日,现场考古已进行两个多月。考古现场之一:出水文物临时库房——江口汉崖墓博物馆看到,出水文物被整齐堆放在库房里,有金册、银册;有金币、银币、铜币和银锭;还有铁刀铁矛等兵器。

现场一·岷江围堰宝贝藏于河床与砂石之间
    位于彭山区江口镇政府对面的考古现场。“只看证,不看人,哪个打电话都没得用。”安保人员说。站在高处,整个考古现场尽收眼底。不过,想要进入遗址内,得过4道门。据了解,这四道门分别是大门、更衣室、工具室和安检室。在最后一道门内,有三名特警守着一个安检通道,旁边摆着一个指纹打卡机。工作证在这里不管用了,只有录入指纹的人员,才能进出这最后一道门。“这是最后一道门,主要做金属探测,防止有人把东西带出来。”安保人员说,整个围堰周围,不仅有众多监控,更有数量不菲的特警,24小时执勤。考古区域面积大约10000平方米,沙石遍地,部分区域河床裸露。砂石堆边,挖有深沟,旁边不仅有抽水机不停抽水,还有选石机,对初层沙石进行筛选,防止文物流失。20多名考古人员,正在挖出的深沟里面进行作业。据参与考古的相关人员介绍,本次出土的文物,大部分都集中在砂石底部的基岩上。



现场二·临时库房

    这次考古发掘是四川首次开展的水下考古发掘项目,考古工作创新了工作理念,运用了大量的新技术,针对遗址处于岷江河道内的实际情况,通过围堰解决发掘平台,为今后滩涂考古、浅水埋藏遗址的发掘提供了工作范式和借鉴经验。

  “长沙府天启元年伍拾两金锭”也是国宝级的一级文物。长沙府天启元年伍拾两金锭是1621年长沙府上供藩王王府的岁供黄金,是已知的明代金锭中的最大锭型,存世稀少,价值极高,是已知的明代金锭中的最大锭形,存世稀少,价值极高。金锭束腰船形,两端上翘,铸纹清晰,金光熠熠,内錾二十三字铭文“长沙府天启元年分岁供王府足金五十两正吏杨旭匠赵”,完整记述了该锭的铸造时间、地点、重量等详细信息。“长沙府”,即当时湖南行政区划,省治所在地,“吏杨旭”应为监铸官,“匠赵”则为熔铸此枚金锭的金匠。

  天启元年,即1621年。长沙是明王朝的一个藩封重地。藩王每年的俸禄全部出自地方财政。这应是长沙府向吉王府岁供的一种特型的金锭,而非市面上流通的货币。

  这枚金锭又是如何落入张献忠之手呢?1643年,张献忠亲率大西军进军湖南,同年长沙陷落。大西军兵临长沙前夕,吉王朱慈煃已会同从荆州逃难来的慧王朱常润逃往衡阳。张献忠在大肆搜罗之后,放了一把大火,将吉王府烧为灰烬。


   


“张献忠江口沉银”水下遗址现场。

   这次出水文物数量之多、等级之高,种类之丰富,在全国都堪称一项非常重大的考古成果,具有极高的科学、历史、艺术价值,万余件出水文物对研究明代的政治史、经济史和军事史等具有重要的意义。

    这些文物包括西王赏功金币、银币、大顺通宝铜币、金册、银册、银锭以及戒指、耳环、发簪等各类金银首饰和铁刀、铁剑、铁矛、铁箭镞等兵器。

 

(文化)(9)300余年前张献忠“江口沉银”处出水万件文物

  工作人员在发掘现场用内窥镜探视木鞘中文物的情况

(文化)(12)300余年前张献忠“江口沉银”处出水万件文物

  考古工作人员展示发掘出水的刻字银锭

  “西王赏功”存世罕见,早年所知金、银皆为孤品。2011年嘉德春拍出品金质、银质“西王赏功”各一,金质成交价格230万元,银质以55.2万元成交。深圳海拍国际艺术品投资管理公司在2011年、2012年、2013年分别以980万元、500万元、1500万元的价格拍卖成交西王赏功钱币。

 

(文化)(6)300余年前张献忠“江口沉银”处出水万件文物

  这是考古发掘出的“西王赏功”金币

(文化)(7)300余年前张献忠“江口沉银”处出水万件文物

  这是考古发掘出的“西王赏功”银币



 通过此次发掘,基本确认了张献忠江口之战的地点,出水的万余件文物是确认这一重大历史事件最直接、最有力的证据。

资料来源:央视新闻、华西都市报、川报观察等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与产业发展研究院研究员,曾长期在科研部门工作,承担过国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攻关研究项目,成果记在史册里。哲人有训:“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爱好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领域多学科交叉…
每日关注 更多
翟智高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