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房工资与基础薪酬

孙好良 原创 | 2017-04-01 14:23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房价 住房工资 

 住房工资与基础薪酬

                               马 村

提要:生存基础和基础薪酬是社会人生存与发展的基本条件和必要条件。“生存基础”是人生存、生活、存在与发展的必需,它或是能吃、能住、能穿、能用、能代行,或是能给予人以心灵满足与精神慰藉。

人是不能离开“生存基础”的。最浅显的例子是,人离不开吃,人不能不吃,“吃”(所及物)是人的生存基础要素之一,人长时间不吃或是饿肚子是会营养不良,是会渐趋死亡的(谁要是不相信,不妨绝食饿上几天试试)。

大自然赋予人生命,给予人生存基础,生存基础是人生、活、存在的前提。拥有、获得生存基础是人的自然法权。

在社会化大生产条件下,社会劳动者通过劳动所获得的用于购买或满足吃、穿、住、行等生存基础诸要素所必需的劳动报酬,即为基础薪酬。

基础薪酬总和(C=食物工资+衣着工资+住房工资+代步工资+其它消费支出。或,基础薪酬总和C=451.4X+851X/nX表示日食物支出标准,n表示不含住房支出与代步支出情况下的恩格尔系数)。那么: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中华人民共和国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全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966元,……;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39]19281元,……。按常住地分,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195元,……;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中位数为29129元,……”进行计算。2015年中国社会劳动者的年基础薪酬应为:C=451.4X+851X/n =451.4×13.2+851×13.2÷0.427=32265.74/年,匹配房价a=365X·m/n/M2=365×17.4×10÷0.297÷60=3564/ M2,匹配房价(按人性化住房标准60 M2计算)收入比为6.6(社会劳动者个人“匹配房价/住房工资≤10”,世界银行认为家庭房价收入比在5左右为合理区间)。可是2015年中国城镇现实平均房价为9400/平方,一线城市现实平均房价为32300/平方,分别高出匹配房价2.6倍和 9.1倍。如果依据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1195元,购买60平方住房,社会劳动者个人房价收入比分别为9400×60÷31195=1832300×60÷31195=62。(实际上,这样计算“房价收入比”是不尽合理与不科学的。我们知道,人均可支配收入是社会人用来购买所有生存、生活资料的全部基金,即是包含吃穿住行及其它生存、生活必需的费用。“房价收入比”并不能准确地反映社会人生活的实际住房状况。因目前世界各国尚没有“住房工资”这一统计数据,无法采用“匹配房价/住房工资”比进行计算,我们只能沿用“房价收入比”粗略估计世界各国的住房状况。)

依据2015年中国城镇平均房价(9400/平方)反推中国城镇社会劳动者匹配年基础薪酬应为122499元年。可是2015年中国城镇居民实际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31195元。依此实际收入与现实房价购买60平方住房,不吃不喝需要18年(18年,再加上人生基础年岁24年等于42岁,已经耗尽了人生的大半辈子)。

依据2015年一线城市平均房价(32300/平方)反推北京市社会劳动者匹配基础薪酬应为409775.83元。可是2015年北京市全年全市居民实际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48458元。依此实际收入与现实房价购买60平方住房,不吃不喝、不穿不用(可能吗?)需要40年(40年,再加上人生基础年岁24年等于64岁,人在花甲,房子买了,人该死了)。

可见,中国现实房价与中国居民薪资收入极不相匹配,直接导致社会人作为社会消费者成为房奴,抑制了社会人作为社会消费者对教育、健康、文化、娱乐、旅游等其它方面的消费与享受,最终阻尼经济循环规律不能递进循环。

可鉴,中国房地产泡沫膨胀了中国经济,房地产既得利益者劫持、绑架了中国经济与中国社会财富的重新分配和重组,致使中国的房价脱离了中国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实在高得太离谱,致使中国经济畸形发展与社会财富过度集中,基尼系数偏高,社会成员贫富悬殊,社会阶层差距(政治、经济、文化差距)加大。或是“全国85%家庭买不起房,房价远远超出家庭收入”,或是“中国收入最高的1%家庭拥有全国1/3的财富,收入最低的1/4家庭只有1%”(这个结论发布在社科院的2009年和2016年《社会蓝皮书》上),或是“国富民穷”。

同时,当前中国的房地产是和国家银行、国家各级政府的利益捆绑在一起的。因为政府是房地产市场土地的唯一供给者,也即垄断者。

我们当理智地认识到:社会经济如果被单一经济成分(如政治经济、文化经济、虚拟经济等,在此指房地产经济)劫持、绑架和垄断,任其肆虐逐利膨胀而产生经济泡沫。当深知,世界上没有不破的泡沫,泡沫一旦破灭,必然会给社会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严重时将会导致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的发生,并随时可能会激化阶层矛盾,引发社会危机。

作为国家政府,要么解决民生保障房(公屋、公租房或廉租房);要么主导住房工资,提高社会劳动者的基础薪酬,把控“匹配房价/住房工资”比;要么宏观调控住房价格,要么让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自行平抑房价;而使国家居民“居者有其屋”,而使国家居民的生活水平、生活质量与社会发展指数得到不断提高。否则,政府将有失“为国民服务”的基本原则和“为国民负责”的根本宗旨。否则,这个政府将是一个不注重“民生”,对“民生”问题不作为,对国民不负责任的政府。

是的,生存基础与基础薪酬是动态的,是在不断提高和发展的。只要社会人在不断劳动,在不断发明与创造,只要有新的劳动产品参与社会市场流通而成为商品势必成为社会人的消费品,就有必要适时调整基础薪酬而能够让社会人有足够的货币来购买消费品,而达到社会人的生活质量与社会发展相匹配。也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夯实社会人的生存基础,才可能有整个人类社会的递进循环与可持续发展。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关注社会,关注人生。
每日关注 更多
孙好良 的日志归档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