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也可以很好玩

张鸣 原创 | 2017-04-14 14:12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历史 

  历史承载了我们太多的价值期望,人们希望历史为鉴,明得失,知兴替,但这不应该是历史的全部。文化也一样,它不应该全都是沉重的,也应该有像斗蛐蛐那样好玩的、轻松的部分。

  文化的包容性是很强的,而且无所不在,就像一个中国人,哪怕他对李白不太了解,但对李白的认知肯定比一个生僻的外国人要多,这是文化的广泛影响力。所以说,游戏对历史人物的借鉴和改编无伤大雅,哪怕李白成了刺客,荆轲变成女的,小孩还是能够看出来是穿越,就是图个乐,毕竟很少人会真的借助游戏来学历史,大家的历史知识最初基本上都是从教科书上面得到的。

  因此,与其说一昧地追究游戏对历史人物的曲解和改变,不如把讨论的重点放在改善教育上面。其实每个历史人物都有多面性,但是教科书让很多人对历史的理解都充满着刻板印象。一说起李白,就是说他豪放浪漫,行侠仗义,而提到杜甫,老老实实的,苦巴巴的,但真实历史是这样的吗?这样的脸谱化历史人物,本身违背了历史的真实原则,再说,历史本来就没办法百分百被还原,学者只能努力去逼近历史真相。对历史研究者来说,历史是不能假设的。对历史研究者来说,在研究历史人物的过程中要把各种可能性以及人物的各种面向都尽可能研究透,尽量还原历史的复杂性,让小孩子们知道历史是复杂的,人类社会是复杂的。所以从一开始,历史教学就要首先把历史知识教正确了。

  此外,虽然说历史本身不能被假设,是其他文化形式是完全可以假设的,比如文学创作。大家知道,《三国演义》是小说,《三国志》是史书,《三国志》没有貂蝉这个人物,而《三国演义》有。

  泛娱乐的表达也一样的道理。历史本身就是很生动的,因为它本身就很多偶然性,非常戏剧,这些特性大可在游戏中发挥出来。做游戏改变历史人物也是一种文化创作,如果太讲究改编历史的还原正确性,这个游戏就变得非常非常的无趣。现在很多人认为历史不好玩其实是因为大家还没有发掘到历史里面那些特别好玩的东西。真正经得起考验的作品,都是需要人们不断地发掘内涵以及不断创造。

  而现在,我希望游戏产业可以思考一下线上游戏与线下结合的方向。从儿童的心理发育角度来看,光有线上游戏是不够的,孩子只和自己以及线上玩家对话,会变得越来越自闭,越来越沉迷虚拟世界。如果谁能发明一款游戏,把线下游戏的互动传统和线上游戏结合起来,相比这将是一款好游戏,能解决好多问题。但这并不是说一定要通过游戏给孩子灌输正确的知识,或者正确的观点、正确的思想,毕竟生活没有这么讲究,只要大面不错就行了。

  游戏就是一种生活方式,本质上跟过去攻城、跳格、溜溜球之类的游戏没有区别,都是有攻有防,有集体的对抗,只不过一个是线下,一个是线上的而已。我们没必要非要讨论出游戏有什么用途,玩游戏其实可以很纯粹——就是玩玩放松而已。那既然游戏就是生活,生活是没有正确与不正确之分的,如果一定要生活得很正确,太讲究,那就没法活了。所以做游戏,一方面要坚持非暴力色情原则,另一方面要注重发掘与创造,这才能让游戏不断创新发展。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浙江上虞人,1957年生,长在中国的“北极”北大荒。做过农工,兽医。初学农业机械,后涉历史,现在于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书。在吃粉笔灰之余,喜欢写点不不伦不类的文字,有的被视为学术著作,有《武夫治国梦》、《乡土…
每日关注 更多
张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