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改革的路径选择

郑永年 原创 | 2017-05-18 22:2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国改革 

 

  01改革的突破口

  我以前写过一本小书叫《中国改革三步走》。我认为,从总体上说,任何一个国家的发展和改革都可以分成政治、经济、社会三大方面。从西方和亚洲的日本和“四小龙”的成功改革实践中,我概括出一个思路: 先经济改革,再社会改革,后政治改革,也就是先生产,再分配,最后才是民主。这不是一个价值判断,而是从很多社会包括西方、亚洲日本和“四小龙”的改革发展的成功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中国也属于东亚社会的一部分,我觉得中国有可能也会往这个方向走。

  这三步走意味着在某一特定的历史阶段会有一个主体性的改革,比如第一阶段先经济改革,但社会改革、政治改革要作配合;第二阶段主体是社会改革,但经济改革、政治改革要配合;第三阶段主体改革是政治改革,但经济和社会改革必须做配合。如果是革命,那么可以全面推行,因为革命往往是破坏性的。

  革命是破坏,改革是建设,破坏要比建设容易得多。改革,理想地说,也是要全面推进的,但实际上全面推进是做不到的。任何一个国家碰到的问题都很多,不可能几百项改革同时推进(在一个特定的阶段),改革只能以某一方面为主。改革只能找突破口,每一个都是攻坚战。

  历史上看,先进行经济改革有很大的道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西方有比较成熟的民主,但(很多人并不懂)西方早期是怎么发展过来的。我觉得,西方也是先发展经济的。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西方“一人一票”的大众民主实际上是1970年代之后才开始有的。西方很多方面的经济和社会制度发展都是在精英民主的时候进行的。一战之前基本上投票权属于极少数的有财产的男性,工人阶级是没有投票权的,妇女和少数民族更不用说了。

  比如瑞典,这个国家被哈佛大学教授亨廷顿教授生前视为第一波民主的典范,但到了1971年女性才开始有公民投票权。再比如我们现在视为西方最民主的国家美国,历史上长期实行奴隶制,一直到了林肯时代才废除。1970年以后通过(黑人)民权运动,黑人才开始有政治权利。不管怎么说,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人一票”的民主并不是历史上就存在的,它产生的时间很短。实现“一人一票”民主之前,西方首先就解决了经济发展的问题。

  从今天的眼光看,马克思所处的时代就是“先经济”的时代,是原始资本积累或者原始资本主义时代。社会主义运动产生以后,工人阶级才慢慢参与政治过程,到了二战以后大众民主得到快速发展。根据西方的经验,我们可以认为,很多基本国家制度必须在一个国家的民主化之前建立好,否则民主化之后就没有机会建立了。这也是历史事实而不是抽象的理论。

  我们从西方的历史来看,大部分国家的基本国家制度是在民主化之前就建立的,包括我们所看到的法制、法治、社会政策、社会制度、福利制度等等。比如,法国的教育制度是在拿破仑时代建立的,德国的世界上第一个社会福利政策是在俾斯麦时期建立的。

  不过,民主化以后,民主政治确实对这些制度尤其是福利制度有很大的推进作用。一般上,我把基本国家制度分成三类:第一类是民主化以前必须建立的制度;第二类是必须在民主化以后建立的制度;第三类是在民主化之前建立起来,民主化以后会转型的制度,转型可能往好的方面转,也可能往不好的方面转。

  02“先经济、后社会、再政治”的改革路径

  东亚社会的成功也是经历了这样的“三步走”:先经济,后社会,再政治。东亚社会在很长时间里出现了我们政治学里面讲的权威主义政体,比如李光耀的新加坡。在权威主义政体下,新加坡的经济从“第三世界”走向了“第一世界”(李光耀语),在此过程中再进行社会政策、社会组织、社会福利建设。

  很多人说日本和“四小龙”是亚洲的经济奇迹,但是别忘了,日本、亚洲“四小龙”更是一个社会奇迹。这些社会在经济起飞的二十多年以后,不仅经济从“第三世界”提升到了“第一世界”,社会发展上更是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最重要的标志就是把中产阶级做大到超过70%。这是一个伟大的成就。当然,每一个经济体在发展中产阶层过程中所采用的方法是不一样的,日本采取工资倍增计划和社会政策,台湾大力扶持中小企业,新加坡发展政府企业和社会政策,香港也是在促进中小型企业的发展基础上推行社会政策。

  在经济发展和社会改革获得推进后,这些经济体才开始进行民主化。这倒不是说经济社会发展程度低的社会不能进行民主化,而是说民主的质量是大不同的。从简单的投票行为来说,一个人均GDP1000美金的社会可以投票,一个人均GDP10000美金的社会也可以投票,但人均GDP1000美金跟人均GDP10000美金的民主行为完全不一样。

  人均GDP1000美金的社会,就像我们从中国农村选举所观察到的,人穷的时候选票不值钱,一包香烟、一块肥皂就影响了选票(收买选票)。这不难理解,人均GDP1000美金的时候,大部分人还没有受过高等教育,还没有理性思考的能力,投票的行为很容易受左右。到了人均GDP10000美金的时候,投票行为就不一样了,大部分人已经受过高等教育,可以理性思考了,小恩小惠就很难影响选票了,而且至少人们不会采用暴力的形式。所以日本、亚洲“四小龙”的发展,是世界历史上最为和平的,这些社会都避免了欧美早期发展过程中所出现的大规模的暴力行为。

  改革如果按照“先经济、后社会、再政治”这样三步走是比较理想的,但是每一个社会不见得一定会按此三步走。比如亚洲和拉美很多国家就不是这样的,他们在人均GDP很低的情况下,在社会经济还没有发展的情况下就开放政治,结果产生了非常多的问题。从理论上看,这些国家都具备了西方所说的那些条件,多党制、宪政、法制、开放的媒体等,但实际上都是名不符实的。这些国家实行多党制,但每一个政党都想分大饼,而不是做大饼,因此社会经济一直发展不起来。

  我们国家这几年一直在讨论中等收入陷阱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更是政治问题。一些国际组织包括世界银行对中等收入陷阱进行了调查研究,表明二战以后一百多个国家,只有十几个国家逃避了中等收入陷阱,而这十几个国家里面大部分是中东那些拥有能源、石油资源的国家,能源价格涨上去了,人民就很容易富裕起来。除了这些国家之外,其他的五个经济体都在亚洲,即日本和亚洲“四小龙”,这些经济体就是按照“三步走“进行的,做得非常成功。

  1950年代,在西方的眼中,亚洲有两个民主的“明灯”或者典型,一个是缅甸,一个是斯里兰卡。这两个国家当时开始实行西方式民主,经济开始得到发展。但结果呢?到现在,它们仍然面临很多问题。到了60年代,西方说亚洲又出现了两个民主“明灯”,一个是泰国,一个是菲律宾。不过,这两个经济体到现在也面临诸多问题。前两个国家仍然处于低度发展阶段,而后两个国家长期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因此,我们应该从理论和实践上来研究,我们的改革秩序应当是怎样的,我们的发展秩序应当是怎样的。

  03中国改革也可以三步走

  对中国而言,也可以在任何阶段开放政治。不过,如果从西方的经验,从亚洲的日本和“四小龙”的经验来看,我觉得还是实行“三个阶段”的改革比较好一些。根据我自己的观察,中国实际上可能也在这样进行改革。

  我们从1980年代开始进行改革开放。在整个邓小平时代,中国都是以经济改革为主体。80年代中期中国也进行过政治改革,但是碰到了很多问题,所以后来没有继续下去。90年代的改革把经济层面的基本国家制度建立起来了,并且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经济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就。80年代初的时候,中国人均GDP连300美金都没到,现在已经到了8000多美金。我们的经济总量更不用说了,从那么小的一个经济体到现在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如果像现在这样发展下去的话,今后十多年里赶上美国的经济总量不会有很大的问题。 

  与经济优先的GDP主义相伴随,也出现了环保、社会等很多方面的问题。因此,十六大之后中央提出两个重大目标,即“科学发展观”和“和谐社会”。可以看出十六大以后,社会改革已经提到了议事日程上来,在社会保障、医疗、教育和公共住房等方面做了诸多的努力;同时,也想通过社会改革来培植社会力量。这个思路,我认为非常正确。

  同时,鉴于有效的国家制度是高质量民主的保障,所以制度建设我们也必须践行,但制度建设是不是马上就像西方那样开放政治呢?我对此持保留态度。我觉得中国的人均GDP还很低,现阶段还是要重视社会经济的发展,尤其是社会建设。没有坚实的社会经济条件,西方式的民主政治即使发生了,也不会有效运作。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浙江人,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治研究所所长,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中国》季刊主编,1997年到2006年担任过香港《信报》的专栏作家,2004年开始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写专栏。1985年和1988,分别从北京大学获得…
每日关注 更多
郑永年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