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没有妻子,就没有今天的我

刘植荣 原创 | 2017-05-19 08:3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马克龙 

 

马克龙:没有妻子,就没有今天的我

作者:刘植荣



201751439岁的马克龙宣誓就任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八任总统,他是法国历史上继拿破仑·波拿巴后最年轻的国家领导人。马克龙比第一夫人布丽吉特小24岁,有人认为这不正常,甚至杜撰文章称马克龙娶老妻不是为了爱情,而是别有用心,把妻子家族庞大资源当做自己往上爬的台阶,认为马克龙当总统是“法国制度整体腐败的结果”,“是裙带关系的赤裸样板”。

马克龙19771221生于法国北部只有13万人口的小城亚眠,母亲是内科医生,父亲是皮卡第大学神经学教授。布丽吉特也生在亚眠,1953413出生在姓特罗尼厄的普通百姓家庭,是父母6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

马克龙在亚眠读高中时,布丽吉特在高中教法国文学、拉丁文和戏剧,她在1974622与银行家安德烈·奥齐埃结婚。15岁的马克龙选了布丽吉特的戏剧课,马克龙每周用几个小时和布丽吉特一起研究剧本,就这样,彼此渐渐产生了感情。马克龙的父母知道此事后,找布丽吉特,要求她不要招惹儿子,至少在马克龙18周岁前不要谈情说爱。父母为了拆散这对“鸳鸯”,在马克龙17岁时把他送到巴黎亨利四世中学完成最后一年的高中学业。

马克龙离开亚眠时对布丽吉特说:“不管你做什么,我都要娶你。”布丽吉特2006年离婚后移居巴黎,马克龙帮她在巴黎联系了一所学校继续教书。20071020,这对年龄相差24岁的情侣结婚。

马克龙学业一直优秀,高中毕业后,先后在巴黎第十大学、巴黎政治学院和国家行政学院学习深造。巴黎政治学院是法国政治家的摇篮,法国有7位总统和12位总理是该校的校友。

2004年开始,马克龙在法国经济部任金融督察。2008年,马克龙辞职下海,他为此向政府支付了5万欧元的劳动合同违约金。扔掉铁饭碗后,他在罗斯柴尔德银行谋取了一个职位。2012年他又回到政府部门工作,任奥朗德总统的副秘书长;20148262016830任法国经济和金融部部长。

马克龙本来是社会党成员,他在2015年宣布退出社会党。20161116,马克龙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竞选总统。本次法国总统选举,传统的几个大党的候选人均名落孙山,这个无党无派仅有8年公职经历的小伙子高票当选。

马克龙岳父家是经营着一间祖传五世的糕点作坊,不过,老特罗尼厄1994年就驾鹤西归,那年马克龙才17岁,也许他从未与所谓的“贵族岳父”谋面,说马克龙岳父与他交谈后决定把自己在罗斯柴尔德银行的职位让给自己的乘龙快婿,纯属无稽之谈。


特罗尼厄家族的糕点作坊由布丽吉特的侄子让·特罗尼厄负责经营,这间糕点作坊始于1872年,起初就是一家面包店,目前在亚眠和附近只开有7处小门脸,资本金只有区区19万欧元,平均每天生产19公斤糕点。就这么个小个体户,有人说它是 比央企还央企,比垄断还垄断的大集团,是罗斯柴尔德的代理人

一天生产不到20公斤蛋糕,也就是个小本生意,根本不可能拿出巨资给马克龙疏通关节。马克龙在当部长期间,因为常接待客人,便在巴黎买了套房子,是他向好友亨利·埃尔芒借了55万欧元购买的。特罗尼厄家族老房子需要维修,还是马克龙给贴补了30万欧元。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称,马克龙总统就职典礼穿的是花450欧元买的Jonas et Cie牌子的套服,约合人民币3400元,也算不上是什么奢侈品品牌。第一夫人布丽吉特的套装和手袋确实是奢侈品品牌路易威登,但不是买来的,而是租来临时应付一下典礼场面,和租用婚纱一样。可见,法国第一家庭并不阔绰。

第一夫人租礼服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英国首相卡梅伦的妻子萨曼、英国首相布朗的妻子沙拉都因买不起礼服,租礼服出席重要活动。

布丽吉特1989年曾竞选特吕克泰塞姆镇的议员,但败选了,这是她一生中唯一一次竞选公职。布丽吉特连镇议员都当不上,这个家庭就有本事让一个毛头小子当上总统?

可见,马克龙的成就与岳父家没什么关联,不管从经济上还是从政治上,都没从岳父家得到什么帮助。

不过,布丽吉特本人倒是给马克龙很大支持和帮助。马克龙的演讲稿都要经她过目,斟酌遣词造句,告诉马克龙哪里声调强些,哪里声调弱些。马克龙胜选后称赞妻子说:“如果没有布丽吉特,就没有我今天的马克龙。”

只有知道事实真相,才能正确判断价值。马克龙自己的家庭和妻子家庭都是普通百姓,笔者未见法国媒体有任何有关马克龙攀龙附凤、裙带关系的报道,马克龙的成就主要来自他个人努力。

抹黑马克龙的人男尊女卑、歧视女性的思想根深蒂固,在他们看来,男人“老牛吃嫩草”正常,反过来就不正常了,其中必定有诈。如果马克龙比妻子大24岁,也许就没有这么多谣言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比现任妻子梅兰娜24岁,不但没这么多流言蜚语,反而引起不少人的羡慕。但从世界范围来讲,腐朽没落的文化毕竟不是主流文化,如果认为马克龙的妻子大他24岁不正常,甚至造谣对马克龙夫妇进行人身攻击和名誉诽谤,这是赤裸裸的对女性的歧视,不但要受到伦理道德的拷问,也应受到法律的惩罚。

总之,不是马克龙娶了大他24岁的女人不正常,而是认为马克龙娶大他24岁的女人不正常的人不正常;也不是马克龙娶布丽吉特别有用心,而是编造关于法国第一家庭谎言误导民众的人别有用心。

造谣可耻!信谣无知!(本文发《羊城晚报2017518A15版,发表时有删节)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刘植荣,独立学者,媒体评论员。 qq:327954416
每日关注 更多
刘植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